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一章 第七节

zxxd 收藏 0 15
导读:新战火中的青春 第十一章 第七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51/


“报告”站在许强的指挥室的门口整理了一下服装,大声喊道。

“进来”房间里的声音也不小。

推开门,走进去,陈明发现房间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许强,另一个挂着中将军衔的人他不认识。

“报告,南部战区纠察总队三中队二分队队员陈明奉命前来报到。”立正、敬礼,陈明报告到。

围着陈明走了两圈,许强问道:“伤全好了?”

“报告,全好了。”

“嗯,不错,挺有精神,胖了。好了,好了,不要这么紧张,这没外人。”转身他拉了一把椅子,把他拉着坐了上去,笑道,“坐,坐下再说。”

看到了坐下了仍然直挺着,表情带着紧张的陈明,许强介绍到:“这是咱们军的张军长……”

“啪”陈明又站了起来,立正,敬礼。

“哈哈哈。”周宗华也笑了,他叫出了陈明的真名:“陈子明,不用这么紧张,今天我找你是私事。”

“啊……”陈明更紧张了,说是让陈明不要紧张,可是“陈子明”这个名字一叫出来,加上找他还是为了私事,陈明又不认识周宗华,这种情况下,周宗华找他肯定跟他干爹有关。跟他干爹有关他不紧张才怪。

“哈哈哈,陈明同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既然你用陈明这个身份加入了部队,而且取得了相应的战功和荣誉,那么我们就应该承认你这个身份。”周宗华看他还是紧张,就解释道:“可是今天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用到‘陈子明’这个身份,所以……这样,你先看一下你干爹给你的信和这份文件。”

周宗华他也把陈明按到椅子上,递给了他一份文件和一封信。

干爹的信,内容很多,废话也不少,厚厚的一叠,陈明足足看了有十多分钟才看完,归纳起来有那么几点:

1、对于陈明用假身份参军的事情他不会干涉的,而且现在他已经办好了陈明新身份的相关证件。

2、既然陈明选择了穿上军装,那么就要对得起身上的这身军装。

3、由于陈明现在已经成年了,而且他自己把名字改了,所以他有股份的那两家公司有些法律文件需要他签署一下。

最后,干爹再三的叮嘱他,一定要小心,注意安全。他可不希望没人给他养老送终。

放下信,陈明打开了那个密封的文件袋,里面有两份说明文件和几份需要签名的文件。

虽然在几年前,陈明就知道自己继承了父母的一些遗产——两家公司的股份,不过他却没有在意,那时候他还小,没有多少金钱的概念,而干爹作为国家的最高领导,工资不少,老少两个光棍,吃喝都是由公家提供的,所以那个时候干爹跟他说起他有两家企业的股份后,还不清楚股份是什么东西的他只是说了一句“我还在读书,你看着办吧!”就把这事情给忘了,刚才看信的时候才又想起来这件事。

看过文件后,陈明还是被自己的财产下了一大跳。

他所拥有股份的这两家企业集团就是中华共和国最大的两个企业集团:龙腾集团公司和华夏集团公司。

这两家集团企业是那些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在起义前为了积累资金而成立的,那穿越而来的三百多个人持有了这两个集团的全部股份,一开始,龙腾集团还只是几个叫做腾飞的小作坊,而华夏集团也就只是几个小店铺,可是随着这群人组织的军队占领的地方的扩大,这两个已经发展成为集团的企业也越来越大,已经成为这个军事集团除了解放区税收外最大资金来源的。建国后,由于整个国家的科技和工业基础的限制,共和国的许多工业企业都是由具有科技、管理优势的龙腾集团和华夏集团控制的。而为了平衡,这两个企业在那个时候还活着的人开了一个董事会,决定将企业的51%捐献给国家,剩余的49%则由他们私人持有,这两个企业集团从此就变成了公私合营的国有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作为政府控股的大企业集团,在20年代国内大裁军的背景下,这两个公司几乎吸纳了大部的转业的营级以上军官以及大量的退伍士兵。同时在政府大量的贷款资助下,无数的工厂拔地而起,不到十年的时间,使得共和国从一个近乎单纯的农业国家完成了一次工业革命,各种工业体系已经基本完成。到1939年这两个集团已经发展成为了在整个世界都有一定影响力的企业,在国内更是把10强企业的后8名远远的抛在了后面。

由于企业太过庞大,在1935年这两个公司又进行了重组,进一步削减跟军工有关企业的私人股份。可就算如此,由于未知原因,穿越的这些人中,只有陈明的父母有了孩子,很多人在牺牲或病死之前都立下了遗嘱——他们死后,他们的股份除一半捐献给国家以外,另外一半由陈明——这个他们“共同”的孩子继承。战争是残酷的共和国建立时,穿越的着300多人,已经只剩下了不到50人,按照那些牺牲的人的遗愿,陈明继承了大量的股份,虽然到现在这两个集团公司经过了几次重组以及干爹几次“自作主张”的把他自己和陈明的股份捐献给国家后,陈明的股权只剩下了两个企业集团的不到8%的股份,可是就这百分之八也使他拥有包括三四家药厂、七八个贸易公司和五六家钢铁厂以及其他大大小小几十家的企业、工厂的控股权。

看完前面的两份资料,陈明才发现自己原来是全国排得上前几位的小富翁,难怪干爹以前曾经说过要他去做生意,不过现在既然他参军入伍了,那么就得尽到一个军人的本分,富翁还是等战争结束后再做吧——如果那时候他还活着。

接着,他开始看后面两份需要他签名的文件,一份是委托书,委托一个干爹信得过的、陈明不认识的人全权打理他名下的这些企业;另一份文件则是说如果陈明在战争中牺牲的话,那么他的所有财产,也就是那些股份全部捐献给国家。

对于第一个文件,反正这些年都是这个人在打理这些企业,签不签有什么区别?第二个文件就更简单了,人死如灯灭,人都死了,这钱捐不捐还有什么区别,反正他唯一的一个亲人——干爹,虽然把自己的股份都捐给了国家,可是他有自己退休工资。从许强的桌子上拿了一支笔,陈明刷刷的在两份文件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陈明。

把签好的文件交回给周宗华,周宗华没有看文件的内容直接把文件袋放进了自己的公文包里。

“首长,还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先回去了。”陈明说道。

“等等”许强叫住了他,顿了一下他接着说道:“小明啊,下个月2号,远征军在莫斯科要举行授旗仪式,除了旅以上指挥员外,每个部队都有几个名额参加,你是战斗英雄,又是第一个获得苏联红旗勋章的战士,军里点名要你参加。”

“纠察总队你就暂时不用回去了,现在天色已近晚了,你就在一旅休息一晚上,纠察总队那边我会打电话给他们的。明天早上你我们一起做飞机去莫斯科。”周宗华接着说道。

“是。”陈明应到,话音刚落,他突然想起调回野战部队这回事,陈明想用套近乎的方法看看能不能起到什么效果:“对了,许叔,我早上请人给你带来了一封信,你收到没有?”

“收到了,下午就收到了。”许强回答的很干脆。

“那我信上写的那事情怎么样?”陈明问道。

“提前回部队这不行。”许强回答的很坚决,接着说道:“你们总队的那些小子一个个叫着要提前回部队,你这个口子开了,还不全部都跑光了?那纠察总队的辛队长还不来找我的麻烦?下午收到了信,我就打过电话给你们辛队长了,他说以你的情况至少得干6个月。”

“许叔,没有其他办法吗?”陈明还想努力一下:“要不,回国后我去把杨叔偷偷藏起来的那瓶21年的茅台给你偷出来?”。

“没办法,你也知道,你们的辛队长不是个好说话的角色。”许强顿了一下,舔了舔嘴,提出了自己的条件:“如果你把他那瓶藏在卧室的五粮液也偷出来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找辛胖子再谈一次,看看能不能让你干完第一期3个月就回部队。”

“许叔,你也太狠了吧?”陈明已经忘记了房间里还有一个更高级的指挥官——周宗华,他像是又回到了在陆军学院一样,也同许强讨价还价起来:“两瓶都偷出来,你以后还要不要我去陆军学院的?要不这样,给你搞五粮液,我就干这3个月的纠察。”

“好,成交。”许强笑了。

“哈哈哈。”旁边的周宗华看着这两个正在讨价还价的家伙,笑了起来,说道:“陈明啊,你就这么怕干纠察?”

都已经叫他陈明这个名字了,陈明也就没有了以前的那点拘束,把周宗华当作长辈一样语气比较轻松的说:“是啊,军长你不知道,整天戴着纠察的帽子,战士们看到我都眼神怪怪的,而且纠察队不像在野战部队,规矩太多,这样要注意,那样要小心,随便看见一个人,无论他穿什么军装都要想一想、看一看他有没有可疑,会不会是破坏分子。太累了,没有作战部队直接。”

“哦,是这样啊!”周宗华点点头,表示明白,想了想,他决定也像许强一样“敲诈”陈明一番,他笑着说道:“小陈啊,我也可以帮你一个忙,那你是不是把杨庆益的那瓶茅台给我啊?”

“帮什么忙?”陈明问。

“昨天,我刚刚签署了授予你中尉的命令,这样,你回部队去可能要担任连职干部,如果你把他的那瓶酒给我,那么我就给你一个自己选择任职部队的权利,怎么样?这个交换不错吧?”周宗华也有做奸商的潜质。

“军长,这个条件可换不了那瓶酒。”陈明“还价”道:“要不,我拿干爹的1930年的那瓶给你。这样子北京和南京两个地方都可以过得去。”

“行,成交。”干爹30年的茅台在他到基地前还有十几瓶,现在至少还会剩下3、4瓶,陈明接着问道:“那,军长友那几个地方可以供我选择?”

“一处是我的军部警卫营有一个副连长的位置,一处是许强的机步一营也有个副连长的空缺,再有就是你原来所在的一营改编的独立一团,他们缺一个连长。”周宗华微笑着说道。

陈明觉得好像上当了,虽然机步连有点诱惑,可是回到老部队不是更好?他熟悉那里的一切。

白白浪费了一瓶茅台,不过还好,酒是干爹的。

咬了咬牙,他说道:“我还是去独立团好了,那里情况比较熟悉,工作好开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