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火 第一集 新兵连 第十五章 冬天里的一把火

tkdrby 收藏 1 19
导读:底火 第一集 新兵连 第十五章 冬天里的一把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4/



“你他妈少叫嚣,瞧你这小身板我就怀疑了,八班那帮蠢蛋怎么就没把你打趴下,要是我在场,当时就送你去军医院疗养了,还容你站在这儿?!记住了,我叫邵金波。”邵金波拍着自己的胸膛,指着秦天的鼻子骂道。

面对邵金波的恶言相象,秦天并没有多做表示,他将行李卷随手扔在身边的床铺上,稍微活动了下胳膊、扭了扭脖子,突然间身形一矮,左脚向前跨出一小步,右手借势挥出,直奔邵金波的面门。

当邵金波走进这间寝室的时候,他就做好了打算,全连十二个刺头兵被圈在这个寝室里,想要过风平浪静的日子很难,除非自己能忍气吞声任人宰割,但他做不到。有句老话说得好,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正好那个在八班寝室里打了自己堂弟的秦天也被分到了这里,自己老早就看他不顺眼了,要不是没有机会,早就干他娘的了,眼下正好拿他立威。

眼见两人就要打到一起了,周围的人却没有丝毫劝阻的意思,反正和自己没关系,就算打死人了又如何。

“住手!”不知道啥时候出现在门口的五班长一声厉喝,打断了秦邵两人的节奏。

“你们俩干啥?舒服日子过腻了?小样,在我手底下还这么不安分,我告诉你们,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我不管你们在原来的班里怎么横踢竖踹的,在我这就不行,谁要是再给我惹出点啥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去拿工具,跟我出去干活。”吕腾飞骂道。

吕腾飞知道,把这帮刺头兵弄到了一起难免会弄出点事来,这不,紧赶慢赶还是让他赶上了,还好没打到一起去。

锈迹班驳的铁门在刺耳的吱嘎声中打开,一人多高的杂草丛阻挡住了众人的视线,传说中焚化炉高耸的烟囱就在前方不远处,秦天侧了侧身,透过杂草空隙,隐约可以看到十班长口中停尸房那道紧闭的大门和门上那把碗口大的铁锁。

“别愣着了,快点干活,下手麻利点,如果五点前你们要是清理不干净院子里的杂草,就别想吃到食堂里那些半生不熟的馒头了。”吕腾飞四下打量着说道。

“班长,现在已经三点多了,五点之前肯定干不完,你要是想收拾我俩的话,也用不着拉着他们一起吧?”秦天用手一指其余的十个人开口说道。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以后这种愚蠢的问题我不想再听到,既然我现在是你们的直属班长,理所当然我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你们行动的准则,现在我想告诉各位的只有一句话,有机遇才会有作为,我不会针对任何人,但你们也不要妄想在我手下会有好日子过,快点动手吧,还有一个小时零四十二分钟。”吕腾飞扫了眼手腕上的军表后淡淡的说道。

短暂的沉默后,不知是谁率先挥舞起手中的铁锹,用行动默认了五班长话语的权威性,而后一个又一个兵加入了锄草的行列,最后秦天心不甘情不愿的也抡起了洋镐,将胸中的闷气都发泄在了眼前那一亩三分地上。

吕腾飞见十二个人都行动起来,嘴角露出丝不被人察觉的笑意,转身走出了院落。

“都他妈的你们两个害人精惹的祸,要不然大伙现在不都安逸的呆在寝室里,何至于出来受这份洋罪!”朱龙见五班长走了,憋在心里半天的话终于冒了出来。

秦天和邵金波两个人听了朱龙的话都没有还口,很明智的保持着沉默,低头干着自己的活。

“行了,少说两句吧,有互相埋怨那工夫,还不如想想怎么才能在五点前处理完眼前这些杂草,就算没他俩那事,看意思五班长也准备给咱们来个下马威,怪不得人,可惜了我的馒头啊。”高岩郁闷的说道。

“我有个主意,保证大家能在五点前收工,就是不知道你们敢干不。”刘天亮放下手中的工具,笑嘻嘻的问道。

吕腾飞出了院落,一个人漫步回了寝室。

此刻的五班长手里夹着烟卷,背靠着床头,思虑着自己接下来的动作,如果不能让这十二个刺头兵甘心听命于他,还真是个愁人的事儿。

坐在那里想了半天,吕腾飞始终静不下心来,左眼皮还一个劲的跳,弄得他心浮气燥,正当他准备起身去看看那帮小子的工作进度,寝室的门猛的被人推开,一个小兵握着门把手喘着粗气。

“五……五班长,快去看看吧……出,出事了!”连长的通信员李鸿涛弯着腰,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小李,出啥事了,慢慢说。”吕腾飞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三步并做两步来到李鸿涛的身前问道。

“你们班的那几个兵,把树林子给点着了……”

“我草!”吕腾飞怒吼声中推开了李鸿涛,撒丫子就往外跑。

十一个小伙子虚心接纳了刘天亮的意见,将已经被放倒的杂草堆成一堆,嘴里不住叨咕着馒头的高岩迫不及待的从兜兜里掏出了打火机。

微风轻轻的吹,火花噼里啪啦烧个不停,原本星星点点的火苗逐渐形成了燎原之势,十几个人围拢在火堆旁烤着手,兴奋之情溢于颜表。

“哈哈,今天晚上的馒头不会泡汤了。”高岩看着火苗燃烧的进度乐呵呵的说道。

“馒头不馒头的是小事,我现在最想看的是吕腾飞见咱们按要求完成了工作后,他脸上那丰富的表情,想阴咱们,他还得等,哈哈……”秦天在脑袋中勾勒着吕腾飞无可奈何的样子开心的笑道。

“你就像那一把火,团团火焰燃烧了我……”十二个人的男子团体小合唱在火焰噼啪燃烧声的伴奏下响起。

“停停停,大家换个歌吧,当年兴安岭的大火就是被费翔这首歌给唱起来的,不吉利、不吉利呀。”顾洪宝道。

“靠,扯什么蛋,哪有那么邪?!”

“就是,你该干啥干啥去得了。”

“哪凉快哪呆着去!”

“对,蹲门后唱东方红第五句去!”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把顾洪宝一顿损,顾洪宝见这情形也就不再吭声。

一群人疯疯闹闹无所顾及的笑骂在一起,谁也没有注意到墙边那丛已经燃烧起来枯草。紧靠着院落围墙旁柳树的枯枝在烈焰的烘烤下终于屈服了,鲜红的火苗飞窜到它的身上,继续着燎原的使命。

等到众人发现火势翻墙而过,再想要制止已经是来不及了,院落里那颗不知道啥年月种下的孤独的柳树早已成了火树,摇曳着释放最后一点光芒的臂膀搭上了它墙外的哥们,火势就这样一发不可收拾的燃烧下去……

吕腾飞奔出寝室,拐过楼角,远远的望见踊路的尽头人头蹿动,黄绿之色连成一片。

绿的是士兵们身上的军装,黄的是他们手中的塑胶脸盆,一盆盆盛满路边积雪的脸盆在士兵的手中上下飞舞着。

人道是众志成城化土为金,也亏得树上有些积雪,火势着的不是很猛,等到吕腾飞跑到火灾现场的时候,百十多号人已经用雪硬生生把火给砸灭了,秦天等一众纵火犯满脸污漆抹黑的端着不知道从哪抢来的脸盆,面面相觑的站在最前面默不作声。

“谁能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鬓角斑白的新兵营营长不怒而威的站在一旁,冷冷的问道。

“报告营长,我们连的哨兵路过这里的时候刚好看到一连的人神色紧张的从那里跑出来,起火的原因估计也只有他们最清楚。”灾情的通报者四连长扫了一眼杜峰后说道。

“四连长,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没准是我们连的人发现这里失火了,过来救火也说不准啊?!”杜峰冷哼了声反驳道。

“就怕有人做贼心虚,贼喊捉贼呀,你说是不一连长?!”四连长阴侧侧的说道。

“好了,你们两个吵什么吵,队伍带回,晚饭后所有连干营部开会,到时候我要知道起火的原因!”营长眉头紧皱低声喝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