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火 第一集 新兵连 第十四章 七班长的承诺

tkdrby 收藏 1 1
导读:底火 第一集 新兵连 第十四章 七班长的承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4/


“唉我说老五,你也忒不厚道点了吧,哥们我可是把压箱底的好东西都给你了,你就通融下吧,况且鲍宇这小子贼机灵,在老五你的英明领导之下,必然大放异彩,秦天这个榆木疙瘩你就留给我吧,等我调教好了再给你送去,这还不成吗?”李东升手中拿这两条芙蓉王,几近绝望的哀求着吕腾飞道。

“我说老七啊,你就别难为我了,换做是别的事都好商量,惟独在这个事上,我真的是帮不上忙,押运队的规矩你也清楚,咱公是公私是私,算老五我欠你个人情,换个角度你想想,就算你让秦天跟我走,也要看他小子有没有这个能耐,毕竟在这十二个人中还要淘汰掉八个,就这样吧,我还要接着去挑人,你让秦天快点去尖刀班寝室报道。”吕腾飞说完,头也不回的朝九班寝室走了过去,留下李东升一个人在走廊里唉声叹气。

李东升回到寝室,把屋子里的闲杂人等全轰了出去,只留下秦天一个人,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既然五班长那里的工作做不通,也就只能从当事人这里下手了。

“秦天,今天这里就咱俩,我想和你说几句掏心窝子的话,咱们认识的时间不算长,可也有一个月了,说说看,我平时对你咋样?”

今天班长抽什么疯,怎么突然问起这些来?要说你在我心中的印象,纯粹就是只大YI巴狼,刚到这里的第一天就拿我的内务开练,害得我当晚没被盖,第二天鼻涕就流个不停,可这话也不能直接说啊,太伤人了。

“呃……班长这段时间对我‘照顾’有佳,我十分感激班长,虽然有些时候对我是严格了些,我知道这都是为我好。”秦天脸不红不白的编造着善意的谎言。

李东升欣慰的点了点头道:“你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就好,今天五班长来我这里要人,准备组建一连的尖刀班,你是他名单上的人选之一,他背后的目的是从你们十二个人中选出四个人带去押运队,你怎么看这事?”

“啊?”秦天来了部队这些天,对押运队多少有些耳闻,可他没想到自己能有机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听了七班长的话,他着实有些吃惊,不过秦天马上恢复了常态,郑重的说道:“我是革命的螺丝钉,哪里需要我我就去哪里,不会有任何个人想法。”

“去,少在这跟我耍嘴皮子,我跟你说,你这次去了也只有三分之一的机会入选,而且押运队的兵常年睡在闷罐车厢和弹药堆上,不光苦,还有生命危险,你想,火车晃啊晃的,保不齐哪下就把弹药撞着了,到时候你就跟着一起上了天,多危险啊!”

听了李东升的话,秦天下意识的跟着不住点头,可他转念又一想,既然押运队是这么危险的地方,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往里钻呢?而且好象也没听说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过。

秦天并没有把疑虑摆在脸上,他装出副很中肯的样子问道:“班长,那我该怎么做?”

“你是我手下的兵,我也就不瞒着掖着了,我很看好你,是块好材料,等回了老连队,我就是五号哨所的班长,到时候你就跟着我去吧,等年底我推荐你来新兵连当班长,回去后接替我的位置带哨,要知道这个机会很难得哦?”李东升适时的抛出了诱耳。

“哨所班长?”秦天疑惑的看着李东升。

“对,哨所班长,那里不光生活条件好,还有单独的娱乐室、健身房,冬天用的是空调,还有卫星电视,除了带哨的一毛一你最大,手下还有十几个兵归你差遣,跟个土皇帝差不多,你要是去了押运队,不光连班长都当不上,冬天还要在铁皮车厢里承受零下四十度的低温,夏天要承受零上四十度的高温,整天肯方便面,苦不堪言啊,我这都是为你好,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嘛!”李东升加劲蛊惑道。(所谓的一毛一就是指少尉肩膀上的军衔,属于士兵私下交流时的常用语,多带有贬意,比如说军校刚毕业还挂着红牌的大学生在老兵眼里根本没什么威信,因为他们没有经过军营的锻造,不算是纯粹的军人。)

李东升说的都是实话,押运兵在铁皮车厢里的生活的确如此,外面零下二十度,车厢里面最少还要低十到十五度,而且全国各地的气温也不相同,北到漠河南到金门,西到吐鲁番盆地,只要是火车到过的地方,都会留下他们的足迹,最痛苦的是押运途中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整天只能肯方便面,二十四小时轮流休息,看守押运物资。

可哨所也不并不全像七班长说的那样,生活条件是好,但每人每天巡山六个小时,白天四个小时,夜里两个小时,要走二十几里山路,还要种蔬菜大棚,训练体能,拿俯卧撑举例,每天的定量就都是以千为单位计算的,而且是一次性完成,甚至有为数不少的士兵在服役的两年里就在山中放羊,和普通羊倌的区别也就是穿着上的不同。

秦天听了李东升的话的确让他心动不已,不说别的,光能回新兵连当班长训兵一条,就足够让他把持不定了,更别说让他带哨当班长了,可秦天毕竟在社会上呆了两年,没那么容易被忽悠住,班长许下承诺,必然是有他的用意。

“那班长你的意思是?”秦天思索着问道。

“到了尖刀班,不要过分张扬自己的能力,一旦五班长选定了你,就是连长说话也不好用,那样你也就只能去当个押运兵了,明白?”李东升问道。

秦天点了点头道:“明白了!”

“那就去收拾内务吧,到了尖刀班‘好好’表现,别忘了我说的话。”李东升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嘱咐道。

秦天花了五分钟时间收拾好了自己的行囊,扛着行李卷走进了刚空出来的尖刀班寝室。

“呦,瞧瞧是谁来了?这不是最近在我们一连里独领风骚的秦少嘛,不过这里是尖刀班的寝室,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尖刀班寝室里已经来了五六个人,靠近窗户边铺位的一个安徽兵不阴不阳的说道。

秦天听了他的话,眉头微微一皱,自从殴斗事件结束后,他和班里的安徽兵关系就不太好,但也算得上是相安无事,没有主动挑衅的,谁成想他今天刚换寝室,就碰上这么一位,秦天心里清楚,能住进这个寝室的都不是庸人,自己如果处理不好,今后就休想得到安宁,只不过屈膝求饶那一套他还不屑去做。

“哼,你奇怪,我还奇怪呢,怎么连无名小卒也能住进这里,简直是对我的侮辱。”秦天昂了下头,对付恶人只能以牙还牙,一味的忍让迁就只会让对方变本加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