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4/



风,一阵紧似一阵,刺骨的寒意让秦天不由得又挺了挺胸膛,冷风肆无忌惮的蹂躏着他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早就麻木了的脸颊已经感受不到初始时那股刀割般的疼痛,冬日女神似乎征服了整个世界,连时间仿佛都给冰冻的凝固在这一刹那。

随着凌乱的脚步声响起又恢复平静,不过是短短的半分钟,秦天暗自叹了口气,在心底默数道:第二十一个!

原本整齐的方阵,随着不断倒下的士兵已经变得有些支离破碎,站在检阅台上的军体教员依旧身躯挺拔,丝毫不为眼前发生的事所动,苍天在此刻并没有表现出它对世人怜悯的一面,柳絮般的雪花毫无征兆的飘落在众将士的肩上。

抬头挺胸收腹,身体前倾,双臂自然下垂夹紧身体,秦天一次又一次的反复提醒着自己军姿要领,他可不想成为一连第二十二个倒下的身躯,又或者队列后面那二十几个哥们中的一员,只要再坚持五十八分钟,他就解脱了。

零下三十八度的天气,六个连的全体官兵和军体教员冒着严寒,已经在操场上整整站了五个小时,因体力不支而倒下的士兵早就过了百位数。男兵连还好些,女兵连伤亡已经过半,轮流抬人的十二个班长也累得够戗,那些倒地不起的伤员们却在队伍后面的空地上做起了春秋大梦,毫不知情,偶尔醒过来一个也要马上回到队列里继续他未完成的任务。

当兵之前秦天就听他舅舅说过,部队里强调要爱护士兵,坚决彻底杜绝打骂体罚士兵的现象出现,可外人不融入到这个特殊的大集体中根本不会清楚,千十来号正处在叛逆期的孩子们被集中到一起,光凭借着连干班长口中那些忽悠死人不偿命的口头教育怎么可能训练出来,要是光说说场面话就能让这帮小子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估计清华北大都要扩大校址了。

玉不磨不成器,兵不打不成材,很多时候甜枣加棒槌是更有效的办法。

军体教员一抖手腕上的雪花,看了下时间,又看了看操场上被他折磨得半死的士兵,缓缓的开口道:“作为军人,就要有一个军人应有的形象,但是我在你们身上并没有看到一丝一毫属于军人的样子,实在是令人痛心,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我知道,你们当中有些人认为熬到了下连就有好日子过了,我现在就告诉你,你错了,错得离谱!

当你们的双脚踏进新兵营的那一刻起,你们就不再是平头百姓,而是保卫祖国的士兵,不管你有门路也好,没门路也好,想从这里走出去,就必须先给我成为一名合格的士兵,那些在营地里勾肩搭背家伙给我听清楚,今天是小做惩戒,下次要是再被我看到了就没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们了,好了,听口令,解散,原地休息十分钟。”

虽然站在场中的士兵们听到了军体教员解散的命令,可是站得已经麻木了的双腿早就不听使唤了,大多数人直接原地坐下,用同样麻木的双手掐捏着硬邦邦的双腿。

十分钟短暂的休息过后,变态的军体教员又下达了新一轮训练的命令,“一静不如一动,大家站了那么久也该活动下身体了,我要让你们这辈子都记住今天,全副武装五公里跑,十分钟后寝室楼门前集合,晚到一分钟的连队多跑一公里,各连带回!”

随着军体教员一声令下,六个连的值周班长玩命似的带着队伍就往寝室楼跑。

从操场跑到寝室楼需要三分钟左右,全连人马分散回到寝室又需要接近两分钟,打背包拿装备需要三分钟左右,再集合也需要两分钟,不多不少刚好十分钟,该死的军体教员掐得够准的,一点富余时间也不给。

秦天丝毫不敢怠慢,在全营的大行动中比拼的是各连的素质,自己本就上了连长的黑名单,再要在此时拖了一连的后退,杜峰不要了他的命才怪。

虽然大家午饭都没吃,可脑神经在极度紧张的状态下,行动速度都不慢,秦天灵巧的双手在此时大显神威,在其他室友都还在不停翻滚着内务的同时,他已经扛着背包第一个跑出了寝室楼,为此秦天还小小的得意了下。

可还没等秦天得意完,他就傻了眼,从寝室楼里冲出来的士兵们身上似乎都比他多了点什么,弹药包、军用水壶、雨衣、胶鞋……

秦天扛着内务,疯了般挤进向外狂涌的人潮,当他杀出重围回到似被扫荡过的寝室里的时候,新的麻烦又降临在他的脑袋上,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吼声从八班寝室传出,响彻一连走廊,“妈的,老子的胶鞋和脸盆呢!”

当秦天搜罗完全套装备,又从门厅坐岗的士兵脚上抢来臭烘烘的胶鞋当做备用军鞋别在内务上冲出寝室楼的时候,一连的队伍已经整队完毕,他赶紧打了声报告从队尾补齐,跟着队伍向预定地点出发,可惜这一切都被他的班长李东升看在了眼里。

长途奔袭开始了,由于场地限制,一二连围着寝室楼就转开了圈,三四五连被分配到大操场上,女兵连吃小灶,单独占用了小操场。

虽然活动地点不一样,可五公里的路程跑下来的结果却惊人的一致,全营八百多名新兵跑完了全部路程后无一幸免,背包全部散花,一个个丢盔弃甲的样子气得各连干部鼻子都歪了,当秦天小心翼翼的抱着自己那点装备冲过终点的时候,杜峰飞起一脚就给他踹到了人堆里。

在全连所有士兵都接受了连长的恩赐后,轻装上阵的十二个班长也归位了,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十二个人怀里乱七八糟的什么东西都有,全是路上士兵们遗弃的装备,其中十班长最倒霉,苦着脸扭着头,怀里抱着个脸盆,里面放着三十几只分不清左右撇、臭气熏天的绿胶鞋。

“看看你们的样子,真他妈的给我丢人,我怎么带了你们这么一群怂兵,到了战场上都他妈的是炮灰,现在整理装备,凡是途中丢失装备的,晚上回去罚站一个小时军姿,去你们班长那里领装备吧!”一连长杜峰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面前的士兵们大骂道。

秦天提心吊胆的检查了下自己的装备长出了口气,看来那一个小时的军姿是躲过去了。全连带回后,他千恩万谢的把那双刚污染完营地空气的胶鞋送还给了门厅岗哨,回到寝室整理床铺,悠扬的开饭号声在此时响起。

中午的四百个馒头加上晚上的四百个馒头终于让全连士兵吃了个饱,饭后,忙碌了一天的班长们正要整队带回,值周的一班长一脚将紧闭的食堂大门从里面踹开,黑着脸咬着牙,对着新兵恶狠狠的吼道:“全连带回食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