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868/


1、玩转东京

战争一触即发,灭顶之灾降临人类,纸做的钞票将一无是处,不如在战争还没有爆发之前,把散落在海外的资产,变成有用的建设物资。不过,要不动声色地撤出这些资产,并换成有用的战略物资,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但是,这事再难,也得要有人去干,要不,就太可惜了。这个任务如此艰巨,派谁去呢?中科院金融问题研究所所长马建想到了一个人,并在研讨会上向总理推荐了他。

总理王朝林也认识这个人,并对他的经营之道大加赞赏,听了马建的推荐,就拿起电话,让秘书处尽快联系上这个人。而且,王朝林也知道,这个人在日本东京拥有巨额财富,如果他能够把自己的财产先行撤出,那将对国人撤回海外资产,起到积极的示范作用。不到十分钟,一位秘书走了进来,把一部正在通话中的手机交了给他。王朝林要亲自给他下达这个秘密任务。


第二天,一架中国民航的运二十飞机,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穿越浩瀚的太平洋,朝东京成田国际机场飞去。靠左一个舷窗旁,坐着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扭着头,一直看着窗外的景色,而眼神却明明白白地告诉别人,他的心情,并不在窗外的景色上,但也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他,就是上海首富杨志远,他接受了国务院总理王朝林的任务,必须把在东京的五百亿美元的资产,全部换成各种大型工程机械设备和建材产品运回国内。但是,那些有着狗一样鼻子的日本人,让他伤透了脑筋。五百亿啊,可不是五百块,想拿走就拿走,如果撤走,将对东京的房地产业,带来致命的打击。但是,要不了多久,这五百亿美元,都将变成一堆废纸,要尽快将这五百亿变成国内急需的机械设备运回去,这谈何容易,基本上是一件无法完成的任务。

刚下飞机,杨志远就打了几个电话,是的,就是五个电话,他约了五个人到银座帝国大厦C座喝茶,那儿的茶道不错,在整个日本首屈一指。并且,站在那儿,可以看见整个东京湾,让人精神焕发,也很适合谈事儿。

在东京,杨志远也隐隐地发现,东京乃至整个日本的气氛都不太对劲,他知道,日本也在秘密备战,只是还没有公开。这让他觉得,完成这次任务的紧迫性。

杨志远轻装简从,在出租车上打完五个电话,稍稍停顿了几分钟,又拨了一个号码,电话通了,他却没说话,一挂机,脸上就露出满意的笑。

服务生为他打开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开心的笑。接着有人对他说;“杨桑,我已经先入为主啦!”

杨志远脸露笑容,马上迎了上去,心里却道;我就是要你先入为主,你个傻B。

来者正是东京地产寡头土肥三猪,他对杨志远的地产,早已垂涎三尺,一直想找机会兼并掉。其实,杨志远不叫他来,他也是会主动找来的,因为,杨志远一上飞机,他就知道了,只是不知道杨志远这么匆匆忙忙赶来东京,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否则,依杨志远的身份,是不可能有这个情况发生的。他正为发现了杨志远这个破绽而沾沾自喜的时候,杨志远的电话打进来了。

“三猪阁下好快呀,看来是坐火箭来的。”杨志远打趣道。其实,杨志远也知道,三猪接电话的时候,并不在自己的公司里。

“呵呵!杨桑也知道,日本人对美食的渴求,并不比中国人弱,我怕来晚了,赶不上你准备的这顿丰盛晚宴。”三猪话中有话地道。

“那是,只是还有贵客未到,不便过早开席呀。”杨志远挪喻道。也确实,杨志远并不会让三猪一个人独享,他要两利相较取其重。

“我算不算是贵客呢?”随着杨志远的话音,一个人从门口大步进来。这个声音,让三猪吓了一跳。心想好你个中国人,想玩我,用中国人的话说,那是火中取栗,这顿大餐,我三猪是非独吃不可。

“这就要看三猪君的胃口如何了。”杨志远对来客答到。并迎上去,和来客握手。站在来客身边,来客的高度不及杨志远的三分之一。虽然两人站在一起的身高及不和谐,但却并不妨碍两人的亲热,来客模仿西方人的礼节,抱了抱杨志远。

“不过三猪君历来喜欢吃独食到是真的,这次我来这么早,应该分一杯羹给我吧,三猪君,你说呢?”来客在和杨志远亲热的时候,微笑着对三猪说道。

三猪脸上,露出一种不置可否的笑容。

来客是东京地产株式会社主席八木一荀,速度也够快的了,但还是落在了三猪后面。见三猪早已等在此地,心中震了震,脸上却仍然堆满了笑。他知道,在实力上,自己是斗不过三猪的,三猪能分他“一杯羹”就真的不错了。

就在三人若无其事地说笑的时候,一个服务生敲敲门,走进来,手中托着一只托盘,来到杨志远身后,轻声道;“先生,这是刚才三猪阁下的消费单,他说是您请客,请您签单。”

杨志远转过身,拿起托盘中的签字笔,刚要签字,却又马上停下了,笔悬在空中。转过脸,对三猪道;“三猪先生不会这么穷吧?哈哈……”说完发出一阵开心的笑声。

听到杨志远的笑声,三猪的心悬到了嗓子眼,气得心里骂了句“八嘎!”

刚看他毫不犹豫地拿起笔,三猪就狂喜不已。因为,杨志远每次签单,都是毫不犹豫地拿起笔就签,从不细看账单。这是自己和杨志远打了几年交道后,才发现的这个秘密。今天怎么如此谨慎起来了,是不是他发现了其中的秘密?时间拖下去,人越来越多,对自己是极为不利的。

“既然是你请客,那我花的那怕是只有一块日元,那你也是要签单的喔。”三猪激将杨志远,生怕他不签这个单。

“那是那是,我签就是了,看来三猪君真的想吃独食,一下子吃了这么多,小心撑破肚子哦,一荀先生想吃,怕是要找三猪君了。”杨志远说着,看也不看那账单,挥笔刷刷刷地就在托盘里那账单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服务生托着托盘,谦恭地退了下去。看着服务生退了出去,杨志远整了整衣领,似乎觉得不舒服,就解开了胸前一粒扭扣。然后就坐在一荀对面,有一句没一句地聊起来。

三猪看见杨志远签了单,心中不由得狂喜起来,心想,你今天也终于让老子整了一回。他刚要掏出手机,就见刚才那服务生又走了进来,小声说;“对不起,三猪先生,您忘了签字确认。”

“混蛋,我刚才不是在杨先生之前签字确认了吗?”三猪咆哮起来。

“三猪君,和一个服务生较什么劲,签个字又不会累死。”八木一荀笑道,这明显是在嘲笑三猪的风度欠佳。其实,这是三猪得意忘形的一种外在表现,只是八木一荀不知道罢了。

三猪没有办法,只得接过服务生递来的签字笔,也没细看,只看见杨志远的签字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三猪继续打电话,但电话却怎么也拨不出去。气得他又骂了句;“可恶的美国佬,又在搞试验。”此前,所有东京市民都知道,美军正在做一项电子屏蔽试验,意在战时屏蔽掉某个国家首都的所有电子通讯能力。日本虽是主权国家,但在美军眼里,却是他们的保护对象,不拿日本的首都做试验,难道要他们拿华盛顿或纽约做试验哪。

杨志远和一荀都没理他,一荀甚至还投去蔑视的眼光。一荀和三猪都不知道,在杨志远解开那粒领扣的时候,这个房间的电子通讯,就被杨志远那粒形似扭扣的微型电子屏蔽仪屏蔽掉了。

三猪打不出电话,就一直在那里骂骂咧咧,但他嘴上在骂,心里却是受用得很,因为,他用特殊手段,从杨志远手里,以极低的价钱,买入了他的所有资产。合约是他做好了的,利用了杨志远签账单从不细看的习惯,让杨志远稀里糊涂地签了字。合约规定,杨志远出让他在东京所有地产,而三猪则在半年内支付完所有五百亿美元。三猪的如意算盘是,在这半年时间内,让这五百亿资产变成一千亿,那就等于自己不用出一分钱,就把杨志远的房地产全吞并了。

杨志远似乎并不知道三猪做的手脚,仍在笑语喧喧地接待后来的几位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