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五十章 慈不掌兵

收藏 33 91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五十章 慈不掌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离开苏仲康的一营驻地,第二天孟云霄等人又去了任义汉的坨南镇。不用说,情况都一样。任义汉正在训练场上训练他刚招的的新兵呢。


“都他娘的给我精神点儿!”任义汉拿着一条马鞭子在练刺杀的队列中来回的转悠着,“大队长可没同意你们这帮兔崽子进咱抗日独立纵队。赶紧给我练出个样子来,要不然哪天被大队长撞上看出来,你就给我直接滚蛋!老子可不陪着你丢人!杀!”


“任义汉!”站在练兵场大门口的陆子宇冷不丁的喊了一嗓子。


“到!”任义汉条件反射般的一个立正。待辨明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到了孟云霄等人之后,一张黑脸由于尴尬而变得黑里透红,甚至都发起亮光来。


孟云霄似笑非笑的盯着他,这眼神儿让这个铁塔般的汉子走路都显得不自然。


“嘿,嘿嘿...团...啊不,大队长, 二哥,你们啥时候到的?”


“来得不是时候吧?三哥?”孟云霄调侃着问道,“等这帮‘兔崽子’练成了老兵再来就合适了,对吧?”


“啊?你...你们都...听见了?嗨!他这个...”


孟云霄不再理会他,转身蹬上了练兵场的检阅台,面对着不知所措的新兵们大声喊道:“刚才你们营长有句话说得不对,我来更正一下!你们不是‘兔崽子’!面对着豺狼一般的鬼子的时候,你们应该是老虎;面对狐狸一样狡猾的皇协军和汉奸的时候,你们,应该是猎人!现在,我正式批准你们加入抗日独立纵队!”


山里人没见过世面,不知道鼓掌,但山里人一高兴一兴奋就用吼来发泄和表达。孟云霄的话刚说完,台下的新兵立刻就吼起来——“我们是老虎!”,“专吃小鬼子!”......


“老六,二哥,这是......”任义汉一时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三啊,....”陆子宇又把给苏仲康说的话向任义汉重复了一遍,任义汉频频点头。


“谁是管事儿的?谁是长官啊?我不活啦!你们这群土匪!呜......”几个人正说话呢,忽然有一对年逾花甲的老人跌跌撞撞大哭着从练兵场外扑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大群人。这对老人一进到练兵场就扑倒在地,呼天抢地,顿足捶胸的号啕大哭起来。


“怎么了这是?”任义汉的情绪刚恢复过来,又一下子愣住了。


“这是你的地盘,你问谁呢?”陆子宇道。


这下任义汉脸上可挂不住了。


“大爷大妈先起来,到底咋啦?”任义汉跑过去,试图把两位老人扶起来,可俩人就滚在地上不起来,还一个劲儿的拿头撞他。


“哎,老乡,”任义汉只好拉住一个跟进来看热闹的闲人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你知道吗?”


看着这个人像闲人,一说话可就感觉不对头了:“郝王庄的部队和你们是一伙的不?”听口气大有兴师问罪的意思。


“是啊!怎么啦?”任义汉纳闷的问道。


“怎么啦?我们是郝王庄的老百姓,今儿个一大早,你们在郝王庄的那个什么连长把郝大爷家的三丫头给糟蹋啦!你们是人还是畜牲啊?”那人越说越气愤,唾沫星子直飞到任义汉的脸上。


“竟有这等事?”任义汉显然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别以为你们有枪就敢胡作非为、无法无天,咱郝王庄的爷们也不是好欺负的!”


“这位大哥你别急,”陆子宇在旁边一听也赶紧过来,“来来,你慢点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那人看了看陆子宇,又瞧瞧在地上痛不欲生的俩老人,说道:“到底你们谁说话算数?谁是你们的长官?”


“我叫孟云霄。大哥有什么事儿和我说吧。我能作主。”孟云霄分开众人走到前面,平静的说道。


“你...你...你就是...”那人吃惊的后退两步,地上的俩老人一听也不敢大声嚎啕了,只是满脸眼泪鼻涕的抽泣着。


“我是他们的长官。有什么事儿我给乡亲们作主!”


“好!”那个人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郝大猛也就是个草木之人,也活了快四十来年啦。今儿我也不在乎什么‘笑面真君’了!我也不添油加醋,就实话实说,你们就看着办吧。”于是一五一十的讲述起来。


原来这郝王庄是在坨南镇东北角上的一个庄子,有200多户人家,任义汉的一连驻扎在哪儿。最近几天一连连续打了几个伏击,成果不小,连里就打算买些东西慰劳一下战士们。结果今儿早上郝大爷的三丫头去队伍上卖鸡蛋,这个连长万昌海也不知怎么邪劲儿上来就把人家丫头给糟蹋了。


“来人!”任义汉没等郝大猛说完就火了,“立刻把万昌海给我抓来!”


“营长, 俺在这儿呢。”万昌海随着话音从练兵场外走进来,人群霎时安静下来。


不容别人说话,任义汉一步跳过去,揪住万昌海的脖领子问道:“昌海,这老乡说的是不是真的?”


“是!”万昌海低下头,惭愧的回答道,“大哥,俺给您丢脸了!”


“浑蛋!”任义汉一脚就把万昌海揣倒在地,“你...你...”任义汉怒不可遏,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万昌海想要爬起来,任义汉一声怒吼:“你给我跪着!”万昌海就直挺挺的跪在哪儿。


“下了他的枪!给我绑起来!”任义汉气喘如牛,呼哧呼哧的。


正在这个时候,练兵场的墙外又有一个年轻人风急火燎的跑进来,边跑边喊:“大猛叔,不好啦!小鬼子进咱们村啦!快,您快回去看看吧!”人群登时乱了起来。那对地上的老公俩也不闹了,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快!”郝大猛挥舞着大手,“后生们,先跟我回去!这儿的事儿先放一放!”


“等等!”孟云霄大喝一声。人们一下子又安静下来。“乡亲们,你们手无寸铁的回去不是送死吗?万昌海!你的连队呢?没在郝王庄吗?”


“大队长!俺知道俺做了缺德事,主动来营部投案。弟兄们不放心,都在后边跟来了。现在都在镇外呢!”


孟云霄一听也生气了:“任营长!立刻集合部队。千方百计,不惜一切代价保住郝王庄!”


“明白!”任义汉虎吼一声,刚要下令,万昌海紧爬几步拉住他的大腿:“大哥!在西北军的时候俺就跟着你。这次兄弟酒后糊涂,自知必死。看在以往兄弟的情分上,给俺个机会,让俺临死前为郝王庄的百姓再卖一把子力气吧!多少也算赎回俺一些罪孽。求求你了,大哥!俺决不会趁机逃跑!”


任义汉看着这个跟随自己多年的兄弟,心中也是百感交集。抬头看了看孟云霄,孟云霄点点头,轻声说道:“给他枪!”


“谢谢大哥!谢谢大队长!”万昌海接过枪一骨碌站起来:“一连!跟老子杀回去!”


看来这个万昌海平时带兵还是深得人心。一连的大兵们为了替连长赎罪,十来里的路程一个撒欢儿就到了。日本鬼子虽然在村边设置了警哨,可还没来得及回庄就被干掉了。一时间枪声大作。


一连的冲锋没有任何章法,只是亡命的突击。一百多条好汉瞪着血红的眼睛,挺着闪亮的刺刀突进庄里。到处都是喊杀声,到处都是惨嚎声,血光四溅,肢体横飞,巷战、白刃战已经分不清了,都是以命博命的打法。


等孟云霄他们赶到的时候,战斗已经基本结束。一百多个鬼子在横尸街头巷尾,一连也牺牲了七八十个大兵。幸存的战士们在老乡的帮助下默默的打扫着战场,收拾战友的遗骸。


“万昌海呢?死了没有?”任义汉站在当街的一个磨盘碾座上大叫着四下张望。他的吼叫声不但战士们听到了,还引起了不少百姓的注意。万昌海挣脱了两个大兵的搀扶,颤颤巍巍的走到当街,他的胸前流着血,一条腿上也缠着绷带。


“大哥,俺还有口气!”说着话万昌海艰难的挪到孟云霄面前,努力的打了个立正:“谢谢大队长!让我在临死以前还能痛快地杀掉几个鬼子,谢谢啦!”


“云霄,你看...”陆子宇于心不忍的看着孟云霄,小声说道。


“参谋长!”万昌海打断陆子宇要说的话,“弟兄们这么多年,你也知道万昌海是个直肠子。不要难为大队长。万昌海不是人,做出了禽兽不如的事。大队长,再过二十年,如果小鬼子还在的话,俺还跟着你!”


孟云霄扶住他的身子,轻轻拍拍他的肩头:“好兄弟!......你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


“没啦!”万昌海大声道,“俺打小就没爹没娘,没妻没儿,除了这帮生死相随的兄弟俺啥牵挂也没有。找个手脚利索的,给俺来痛快点儿就行!”


“长官!长官刀下留人呐!”——怎么老封建那一套出来了——只见郝大猛和刚才的那对老夫妻俩一溜歪斜的跑到众人面前,气喘吁吁的说道:“长官,俺们不告了!留下他一条性命吧!他打鬼子的时候大伙儿都看到了,也是一条汉子啊!”


“老乡,现在不是你们告不告的事儿。他违反了军规,理应处死。”孟云霄解释道。


“可我们不怪他了。真的不怪他了!长官,你们就绕了他吧!众位爷们儿,你们也都说句话,刚才可是这汉子带着队伍救了全庄啊!乡亲们,已经死了八十多个好汉了,可再也不能死人啦!”郝大猛和那对老夫妻打躬作揖的向百姓们求取同情。


“是啊,饶了他吧!”“年轻人嘛!血气方刚,都有糊涂的时候!绕过他这一次吧!”聚拢过来的老百姓们也都纷纷向孟云霄和任义汉等人求情。


“谢谢各位乡亲父老啦!”万昌海忽然跪了下来,“乡亲们听俺说一句:万昌海做了牲口的事,就算乡亲们原谅俺,可俺还犯着队伍上的纪律呢!要不是俺做下这缺德事儿,弟兄们就不会跑到营部去求情,小鬼子也不会轻易进咱们庄子。说白了,还是俺的错啊!”


“看来你什么都明白!”孟云霄在他身边轻声说道。


“俺都明白!大队长,就算没有那档子事儿,这‘擅离职守’也该俺死上几回了。大队长,赶快叫人动手吧!”


孟云霄叹了口气,抽出腰间的手枪递过来:“兄弟,你自己解决了吧!”


“谢谢大队长!”万昌海有些意外的欣喜若狂,“大队长,跟了你俺真不后悔....俺——走啦!”


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任义汉无奈的闭上眼睛,口中喃喃自语道:“兄弟走好!不要怪谁。慈不掌兵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