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香菱学诗(课本剧)

白石 收藏 508 813
导读:[原创]香菱学诗(课本剧)


香菱学诗

第一幕

(茅屋数间,鸡犬相闻,这便是曹宅。曹雪芹正与胭脂斋讨论《红楼梦》)

胭脂斋:雪芹!

曹雪芹: 你来得正好,我正写到薛蟠随张德芳经商去了。胭脂斋:这薛蟠一走,不知你怎样处理香菱?

曹雪芹:香菱?你怎的想到她来?

胭脂斋:想那香菱年方三岁,便为人所拐,被拐子打怕,竟失却儿时记忆。原道冯公子买下香菱,便有好日,却不料呆霸王打死冯渊硬将香菱抢去,此后无一天好日。今薛蟠不在,香菱可改善生活了。

曹雪芹(想了一想):不如让她搬入大观园,何如?

胭脂斋(高兴地):自应如此,这才是大手笔。

曹雪芹:那以后该如何呢?

胭脂斋:不如让香菱入诗社与众姊妹玩耍,给她来个诗会,以鹿肉为奖励,岂不有趣?

曹雪芹:好倒是好,可香菱还不会诗呢?

胭脂斋:这有何难?也值得说。找一个精通诗文的人教她不就行了。

曹雪芹:好极!好极!为香菱的欢乐,我们去喝一杯,再赊一回帐,又有何妨?

胭脂斋:好!我舍命陪君子。

曹雪芹(边走边说):不如让黛玉教她,好吗?她也是极通诗文的。

胭脂斋:……

第二幕

(香菱将被褥送到蘅芜苑中,与众人一一相见毕。独往潇湘馆来。)

香菱(笑对黛玉):林姑娘,我这一进来了,也得空儿了,好歹教给我作诗,就是我的造化了。

黛玉: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作师,我虽不通,大略也还教得起你。

香菱:果然这样,我就拜你作师。你可不许腻烦的。

黛玉: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里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

香菱:怪道我常弄一本旧诗偷空儿看一两首又有对的极工的,又有不对的,又听说“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看古人的诗上亦有顺的,亦有二四六上错了的,所以天天疑惑。如今听你一说,原来这些格调规矩竟是末事,只要词句新奇为上。

黛玉:正是这个道理。词句究竟还是末是,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这叫做“不以词害意”。

香菱:我只爱陆放翁的诗“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说的真有趣。

黛玉:段不可学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一入了这格局再学不出来的。你只听我说,你若真心要学。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细心透熟了,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扬、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你又是一个极聪明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

香菱:既然这样,好姑娘,你就把这书给我拿出来,我带回去,夜里念几首也是好的。(黛玉将诗交给香菱)

黛玉:你只看我红圈选的,有一首念一首。不明白的问你姑娘,或者遇见我,我讲与你就是了。

(香菱回蘅芜苑,诸事不顾,只顾念诗。宝钗催她睡觉,也不睡。宝钗只得随她。一日遇黛玉。)

黛玉:共记得多少首?

香菱:凡红圈选的我尽读了。

黛玉:可领略了些滋味没有?

香菱:领略了些滋味,不知是不是,说与你听听。

黛玉:正要讲究讨论,方能长进。你且说来我听。

香菱:据我看来,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有似乎是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

黛玉:这话有了些意思,但不知你从何处见得?(宝玉、探春上)

香菱:我看他《塞上》一首,那一联云“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似无理,“圆”

字似太俗。合上书一想,倒像是见了这景的。若说再找两个字换这两个,竟再找不出两个字来。再还有“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这“白”、“青”两个字也似无理。想来必得这两个字才形容得尽,念在嘴里倒像有几千斤重的一个橄榄。还有“渡头馀落日,墟里上孤烟。”这“馀”字和“上”字,难为他怎么想来!我们那年上京来,那日下晚便湾住船,岸上又没有人,只有几棵树,远远的几家人家做晚饭,那个烟竟是碧青,连云直上。谁知我昨晚读了这两句,倒像我又到了那个地方去了。(宝玉、探春听她讲诗)[此处不须旁白]

宝玉:既是这样,也不用看诗。会心处不在多,听你说了这两句,可知“三昧”你已得了。

黛玉:你说他这“上孤烟”好,你还不知他这一句还是套了前人的来。我给你这一句瞧瞧,更比这个淡而现成。(黛玉将诗递与香菱。)

香菱(读):“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原来“上”字是从“依依”两个字上化出来的。

宝玉:你已得了,不用再讲,越发倒学杂了。你就作起来,必是好的。

探春:明儿我补一个柬,请你入社。

香菱:姑娘何苦打趣我,我不过是心里羡慕,才学着顽罢了。

香菱(对黛玉):出个题目让我诌去,诌了来替我改正。

黛玉:昨夜的月最好,我正要诌一首,竟未诌成,你竟作一首来。十四寒的韵,由你爱用那几个字去。

(黛玉将杜律借与香菱)

(蘅芜苑中,香菱边作诗边读杜诗。)

宝钗:你何苦自寻烦恼。都是颦儿引的你,我和她算帐去。你本来呆头呆脑的,再添上这个,越发弄成个呆子了。

香菱:好姑娘,别混我。

(香菱作了一首,与宝钗。)

宝钗:这个不好,不是这个作法。你别怕臊,只管拿了给她瞧去,看她怎么说。

(潇湘馆,黛玉正看香菱的诗。)

黛玉(读):“月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诗人雅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翡翠楼边悬玉镜,珍珠帘外挂冰盘。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

香菱(急切地):写得怎样?

黛玉:意思却有,只是措辞不雅,皆因你看的诗少,被他缚住了。把这首丢开,再作一首,只管放开胆子去作。

(离了黛玉,香菱不回蘅芜苑,只在河边树下沉思。)

香菱:到底怎的才能词句既雅且有意趣。……但不知这句可好吗?……

(宝钗、探春、宝玉经过。)

宝钗(对探春、宝玉):这个人定要疯了,昨天嘟嘟哝哝直闹到五更天才睡下,没一顿饭的工夫天就亮了。我就听见她起来了,忙忙碌碌梳了头就找颦儿去。一回来了,呆了一日,作了一首又不好,这会子自然另作呢。

宝玉:这正是“地灵人杰”,老天生人再不虚赋情性的。我们成日叹说可惜她这么个人竟俗了,谁知到底有今日。可见天地至公。

香菱:有了!这就找林姑娘去。

探春:咱们跟了去,看她有些意思没有。

(众人至潇湘馆。)

黛玉:这首诗还没把住题……

探春:作的怎样呢?

黛玉:自然算难为她了,只是还不好。这一首过于穿凿了,还得另作。你们且拿去看看罢。

探春(读):“非银非水映窗寒,试看晴空护玉盘。淡淡梅花香欲染,丝丝柳带露初干。只疑残粉涂金砌,恍若轻露抹玉栏。梦醒西楼人迹绝,馀容犹可隔帘看。”

宝钗(含笑地):不像吟月了,,月字底下添一个“色”字倒还使得,你看句句倒是月色。这也罢了,原来诗从胡说来,再迟几天就好了。

宝玉(大笑):若是题目是月色,倒是极好的诗。

(香菱走至阶前竹下闲步,挖心搜胆,耳不旁听,目不斜视,另寻新词。)

探春(隔窗叫喊):菱姑娘你闲闲罢。

香菱(沉思,转身对探春):“闲”字是十五删的,你错了韵了。(一阵大笑。)[不用旁白]

宝钗(笑毕):可真是诗魔了。都是颦儿引的她!

黛玉:圣人说“诲人不倦”,她又来问我,我岂有不说之理。(众人又笑)[不用旁白]

(至晚,宝钗、香菱回蘅芜苑。宝钗安睡。香菱仍想诗,恍惚欲睡……)

第三幕

(香菱在恍惚中,似有人拉她。视之,可卿也。)

秦可卿:菱姑娘,我在此久候了。

香菱:这不是东府蓉大奶奶吗?

秦可卿:不要这般叫我,唤我可卿姐姐便好。

香菱:可卿姐姐如何在此?

秦可卿:此事莫提。我知你在作诗,且带你去个学诗之处,回去时切不可与宝叔等提及。

(可卿带香菱至一处,门上有“太虚幻境”四字。)

(可卿带香菱至警幻前。)

可卿:菱姑娘,这是警幻仙子,你可去他处学诗,必有所成。

香菱:香菱见过仙子。

警幻:菱姑娘不必多礼,你可在我处阅诗习词。

香菱:多谢仙子。

警幻(对香菱):菱姑娘可细心研读,在下尚有要事不便相陪。(转向可卿)可卿,去与菱姑娘送杯香茗来,这才有意境。(警幻、可卿下)

(香菱随手翻阅案上书籍。)

香菱(拿起一诗读):“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这一首望月怀人,想这清风朗月之夜,最易牵动相思,牵动对故乡之人的思念。张子寿可谓是知情之人。

香菱(又拿起一诗):“旅馆无良伴,凝情自悄然。寒灯思旧事,断雁警愁眠。远梦归侵晓,家书到隔年。沧江好烟月,门系钓鱼船。”背井离乡之人皆难免羁旅之愁。“沧江好烟月,门系钓鱼船。”这又是一首望月怀乡的诗了。

可卿(捧茶至):林姑娘可有些思绪了吗?

香菱:我明白了,以情寓景,情景交融方是好诗。

可卿:说得好,有情者方成好诗;若无情而“为赋新词强说愁”者,岂不是无病呻吟吗?

香菱(再拿起一诗):可不奇怪?前面两首,一首是张子寿的《望月怀远》,一首是杜牧之的《旅宿》,皆有名有题。此首怎既无名也无题。

可卿:你可读来看看,可有些意思没?

香菱(拿起,读):“根并荷花一茎香,平生遭际实堪伤。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可卿:此诗并非写月,离了题了。

香菱:但不知此首咏莲诗何人所作?我虽不知它后二句是何意。只“平生遭际实堪伤”一句却似在说我一般。自我记事以来,便总与拐子在一处,被他们买来卖去,无一刻安宁。人皆叫我香菱,我也忘却自身姓名,家乡何处。(香菱有些泪痕)自被薛大爷买来,他乃率性使性之人。在他处我也郁郁寡欢,伶仃孤苦。幸这几日,他出外经商去了,我在宝姑娘处安闲度日,是以心境开阔,也想学起诗来了。

警幻(笑着进来):古人云:文章合为时而作,诗歌合为事而作。”你心中既发了这番感慨,作出诗来必是好的。你且作来我看。

(香菱将诗写出,递与警幻。)

警幻:很好,很好,你得了,请回去罢。

香菱:哦,我得了吗?我得了,我得了!难道这一首还不好?

(宝钗推香菱,香菱醒来。)

宝钗:得了什么?你这诚心都通了仙了。学不成诗,还弄出病来呢。

香菱:你且拿纸来,我录与你。

(香菱将诗录于纸上,两人至潇湘馆来。)

香菱:你们看这一首。若使得我便还学;若还不好,我就死了这作诗的心了。

黛玉(读):“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博得嫦娥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

探春:写得好,写得好。社里一定请你了。

宝玉:这首好,新奇且有意趣。可知俗话说“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宝钗:你做学问若有她一半苦心就好了。

宝玉(不答):……

黛玉:他呀,若讲起那老鼠成精的故事,倒有点有句;若说起作诗、写文章便无从着手了。(众人笑)

第四幕

(酒店门前,曹雪芹与胭脂斋从里边出来。)

曹雪芹:怎么样?这般安排可满意吗?

胭脂斋:这样安排当然满意。但不知薛蟠回来之后香菱怎样?

曹雪芹:唉!她的判词已定,“平生遭迹时堪伤”,薛蟠归来她必又要过那孤苦寂寥的生活,终至被夏桂香害死。

胭脂斋:雪芹,你特狠毒了。

曹雪芹:非是我狠毒,像香菱这般凄怆的人,在这遍地腥云,满街狼犬之世比比皆是,单单同情她又有何用呢?

胭脂斋:雪芹,快将这《红楼梦》写出来罢,这对于他们或许也是一种些许的慰藉呀。

曹雪芹(颇感慨地):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下)

(全剧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0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