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狙击手 PART NINE 明修栈道 [10] 迷惑(下)

百合浪子 收藏 1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556/


“没错。混特部队的战斗力已经让地上人对我们这支神秘部队刮目相看,南加州战役就是个样板。不论是我们突袭124师指挥部,毫发无伤地夜袭洛山玑补给基地,还是其他部队把他们的后方搅得一团糟,都让他们知道了,我们是盟军安插在敌后的王牌。而这样一支部队突然出现在他们的前面,跟他们打阵地战,你说他们会怎么想。保守的想法是我们在摆迷魂阵,而激进的想法则是我们为了完成包围已经没有足够的机动能力。就现在看,后一个想法成了敌人的主流。今天我观察了一天,对面阵地已经开始有所调整,多数装甲屏障和固定防御火力被撤掉;一些树林里冒出了烟,应该是正在集结的车辆的尾气。这说明什么?”杨锐看了看周围人略有些惊异的眼神,自己公布了答案:“他们正在准备突围。他们料定了我们正在进行一次愚蠢的包围战术,而打算用一次成功的突围甚至反包围来报南加州失利的一箭之仇。这也可以理解,地上人一年里丢掉了整个南美和拉美,又在几天里失去了南加州,然后又被不明不白地扔进包围圈五十万部队。只要不是圣人,就难免会在这种情况下失去理智。他们需要一次胜利来洗刷自己的耻辱。而我们给他们的印象是,他们的机会来了。”

“你就那么肯定?”杰弗逊对杨锐的滔滔不绝还是有点不相信。

“如果是刚才,我还不太肯定,但现在,我百分之百的确定。还记得昨天的炮击么?那其实是在试探,他们打过两轮炮就跑。而今天就不一样了,我们的炮弹都临空了,他们仍在炮轰我们的阵地。这说明他们在不惜一切代价,孤注一掷地进行火力准备。”

“照你这么说,我们还干嘛玩这个低级的游戏?”杰弗逊指了指外面的油桶。“我们完全没必要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除非我们觉得他们的炮弹太多,帮他们浪费些。”

“这就是我们要给他们的错觉,让他们觉得我们是在戏弄他们。再没有理智的指挥官也会明白,敌人故意暴露自己就是为了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这样反而会让他们放松对这些看似愚蠢的活动的戒备。如果再有几次,我想他们决不会再向我们这开一炮,而且无论我们这有多大动静,只要不是出击,他们都不会在意。至于这游戏,说是吸引火力,浪费他们的炮弹,还不如说是魔术师在变魔术的时候跟观众说的那些屁嗑,没什么实际作用,只为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杨锐说完便嘲笑地笑了。

其他人则茅塞顿开地兴奋起来。“嘿,小孩,你是说,我们要撤出这该死的阵地了?”

“是你们说的,我可没说。”杨锐一脸坏笑。

外面,炮击已经结束,黑夜又恢复了它的宁静。

“好了,大家听够了没有?”小个子看了看表。“小孩说的有道理,但你们出去也别瞎说,自己知道就行了。杰弗逊,你该滚了吧?在我踢你屁股之前快从我的工事里消失。该谁点下一轮火了?准备一下。”

杰弗逊拍拍藏在子弹袋里的烟,满意地钻出工事。杨锐提起枪,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该我了。”

拎上两塑料桶柴油,杨锐出了工事。他猫腰来到战壕的一个突出点,那里放着一个被切掉上部的铁皮油桶。拧开一个塑料桶的盖子,把柴油倒进铁皮桶。身后有动静,杨锐迅速转身倒下,抬起左臂,把胳膊上的P35对准声音的方向。

“嘿,是我。”弗劳瑞弓着身子溜了过来。

杨锐放下胳膊,关上P35的保险。“你怎么来了?”

“透透气,来,我帮你。”弗劳瑞拧开了另一个塑料桶,跟杨锐一起把油倒进铁桶。“我还有点不明白,你说我们如果撤出阵地,那下一步该做什么?”

“我又不是指挥官,哪会知道那么多?”

“得了,就算你不知道,凭你的脑袋也能猜出来。应该庆幸你不是我们的敌人。说说看。”

“两种可能,进攻我们的真实目标,或是接着在别的地方迷惑对方。这就要看指挥部那些人的胃口了。”

“那这个阵地呢?不要了?”

“敌人已经选择了这个位置作为突破口,这里要与不要也没什么价值。”

“那面前的这些敌人呢?费这么大的劲把他们包围起来就是为了演戏?”

“我也只能想到这了。说实话,我说的都是推测,有时我自己都觉得站不住脚。面前的这几十万人,我们是无论如何不能放掉的,他们既是诱饵也是我们的猎物;但怎么吃掉他们,我没想通。还有猎狗的真实任务,我们不能老在这待着,虽然我有预感我们会撤出这个阵地,但我们一走,对地上人就没什么迷惑价值了;上面不会让我们白演这场戏,可怎么收场……”杨锐苦笑着摇摇头。“对方的海军是我们的一个大威胁,可如果向内陆攻击,地上军绝对会对我们实施夹击,把我们做成人肉三明治;下一步的进攻方向也是我的一个大疑问。不过这也不是我们该担心的事,看样子上面早已安排好了,只是让很多人都猜不到而已,我们要做的就是执行。”

“过了今晚,我们就会知道一些了,对不?”弗劳瑞倒完塑料桶里的油,又晃了晃甩掉残油。

“但愿。明天这里肯定会成为战场,我可不想再像攻打124师时那样,打一场残酷的阵地战。”杨锐也倒完了油,收拾好一切,他从口袋里掏出为这次任务配发的酒精棉。弗劳瑞拿出打火机,点燃了棉花。

“撤!”杨锐一挥手,把烧着的酒精棉扔进油桶。火焰腾地从柴油桶里蹦了出来,窜出老高。

“回掩体。”杨锐和弗劳瑞一前一后,猫腰低头地在战壕里穿梭。

“嗷——”地上人的炮弹如期而至,叮咣地砸在还是热乎乎的土地上。

“轰——”一枚炮弹在壕沟边爆炸,把正在里面移动的杨锐两人震了个趔趄。

“奶奶个叉的,用得着瞄这么准吗?”杨锐大骂道。他前面,弗劳瑞躺在地上,不停地眨着眼睛,晃着脑袋——显然他被震得不轻。杨锐跳过他的身体,抓着他的子弹袋的绑带,拖着向掩体跑。杨锐知道,这时的弗劳瑞平衡系统暂时无法控制他的身体,如果让他站起来,没准会因为无法控制身体高度而被对方狙击手发现,或是被弹片击中。工事口,正在用弹道雷达定位对方炮兵阵地的卢兹看到了,赶忙过去帮杨锐把弗劳瑞拖进了掩体。

“受伤了?”小个子问。

“应该没事,被震蒙了,给盆凉水就好。”杨锐擦着汗回答。

“哗——”一泼水浇在弗劳瑞的脸上,他一个激灵坐了起来。

“妈的,这什么味?”刚清醒过来的弗劳瑞闻到了一股臊臭味,他又抬起胳膊在上面仔细嗅嗅。“天啊,我的嗅觉失灵了!”

“放屁!”雷诺说。“那是我昨晚的尿,忘记倒掉了。”

“噢!该死!”弗劳瑞恼火地摘下头盔就扔向雷诺。“还不给我找条毛巾!”

多数人都捂着鼻子,哈哈大笑,只有弗劳瑞在骂骂咧咧地擦着自己头和身上的尿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