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长篇连载 蓝剑战记 第二章

芦荻荭荼 收藏 91 21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楔 子 http://bbs.tiexue.net/post_1912197_1.html

第一章 http://bbs.tiexue.net/post_1913807_1.html


第二章 御前会议


被第九那颜和梦翔梦所惦记的蓝剑王公兼军团长灭杀,此时正在铁血帝国皇宫的候见室内,做着参见江泪帝之前的最后准备。

这间以蓝色为主基调的候见室内陈列着历代皇帝颁给蓝剑军团的军功感谢状副本,正本则收藏于蓝剑军团的大本营内。除此之外,正对大门的墙上最醒目处还挂着蓝剑王公家族的族徽——蓝色背景上一对交叉的双剑。同时,也是蓝剑军团战旗上的标志。

由此可见,这是一间专门为蓝剑所设的候见室。帝国七大王公,每人都有这样一间召示皇恩浩荡,荣宠绵长的候见室。以示他们有着与一般廷臣所殊异的崇高地位。

年逾七旬的他除了拥有一副同龄人中少见的挺拔腰板之外,其余各方面看上去都毫无出众之处。皱纹堆累的古铜色脸庞、总是微微眯缝着的双眼加上总给人一点乱蓬蓬感觉的白胡子,活象一位在农田里耕种了一辈子的老农夫,而全然不似叱咤疆场,令敌手闻风丧胆的大军统帅。

他此番来到帝都天城,是为了参加江泪帝召集的七王公御前会议。通常来说,这种会议只有在发生以下几种情况的前提下才会召开。

第一种是皇帝驾崩,七王公必须协商选举继位的新君;第二种是皇家重大庆典,如迎娶皇后,皇子或皇女诞生;第三种是发生了重大内乱,如重臣谋反、地方发生叛乱;第四种则是为发动大规模对外战争或强敌来犯,必须动员全国军力时的军事会议。这次的原因属于最后一种。

帝国的宿敌克迪安人再度发动了对帝国藩属阿尔思兰王国的侵攻。该国国王,有着“快乐的蛀书虫”之称的蒙卡托三世是一位风雅的学者,一流的文化人,但也因此难免在治理国家的事务方面产生懈怠感,造成王国力量的弱化,给予早已觊觎其可以控扼通往铁血帝国边垂萨莫斯山口要道这一优势的克迪安人以可乘之机。十天前,他们挥兵疾进,占领包括王都赤塔城在内的一大片土地。蒙卡托三世仓惶出逃,用更加迅捷的速度逃入铁血帝国境内,发出求救的呼吁。

“现在,克迪安人已经控制了阿尔思兰全境,其主力则集结于萨莫斯山口之前,堵住了我们的出兵之路。所以,即使我们迅速出兵,在已逸待劳并占有地利的敌军面前,情况也不容乐观。”

帝国军务部长,有着一等侯爵封号的卫悲回用如上之语结束了自己的敌情分析。

“不论是从利益或义务的角度出发,我们都应不惜一切代价去挽救阿尔思兰,让我们的军刀好好教训一下这些只会搞偷袭的克迪安老鼠!”

率先发言的是具有皇族近支血统的帝国近卫军副元帅令羽鹰狼。由于他身属帝国内仅次于七王公的十八位一等侯爵,更由于近卫军大元帅由皇帝兼任,所以他就是实质上的近卫军统帅,因此得以与会。

“不惜一切代价吗?”坐在他对面的军令部长官,一等侯爵,有着“深沉睿智的历史学家”之称的克劳塞维茨发出轻轻的冷笑。

“阁下有何见教?”觉察到对面传来的不屑,令羽鹰狼立刻报以难称善意的反问。

“可以大胆设想,当我们的重甲骑兵被迫从狭窄的山道内缓缓挤出的时候,克迪安人的长弓手们会为获得如此优良的活靶子而开心大笑的样子。”

灭杀注意到,当克劳塞维茨说话的时候,令羽鹰狼的表情就像在战场上突然被流箭射中要害一样难看。默然许久后,他才勉强回敬:“一个从未上过战场的人,即使怪话说的再漂亮,也终究于事无补。”

听到这样的回答,灭杀在心底暗自叹息,新一代的皇族之中果然没有出色的人才,象令羽这样以勇名著称的人也在谋略上缺乏应有的水准,那么其他默默无闻之人的表现就更加难以期待。江泪帝年事已高,未来的新君竟然毫无显露的苗头,这是一个比克迪安人来犯更加令人困扰的难题。

眼见帝国军事三巨头意见参商,江泪帝只得用威严的咳嗽声制止了他们,然后转向七王公,争求他们的意见。

除了代表蓝剑的灭杀之外,在座的其他六位王公分别是:

赤龙王公龙腾四方,五十二岁;

黑虎王公夏草,四十七岁;

金雕王公姬凌风,三十八岁;

白鹤王公朱里奥,六十五岁;

紫凤王公昨日黄花,三十三岁;

苍狼王公鄂狼,二十七岁。

除了一直保持沉默的灭杀和因病告假的朱里奥之外,这五位王公的观点很快就呈现出壁垒分明的态势。仿佛是为了证明年龄的差异究竟能使人的思想产生多大的悬殊,三十岁以上的昨日黄花和姬凌风站在令羽鹰狼一方,力主迅速出兵击溃敌人;而四十岁以上的龙腾四方和夏草则持保守的态度,临时组成了克劳塞维茨派的阵营。至于最年轻的苍狼王公鄂狼却象什么也没听见一样低头把玩着手中的折扇,仿佛那上面有着比军国大事更加重要的东西。

“灭杀卿,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江泪帝的目光穿过两派之间用唇枪舌剑构筑起来的战场火网,直接将问题送到灭杀的面前。

“承蒙陛下亲口征询老臣。”

灭杀不紧不慢地站起来,用形式化的口吻做为开场白,给对立的两派一个收声的机会。然后才用低沉的口气说:“臣以为援救盟友乃帝国义不容辞的责任,但贸然将近卫军主力投入不利战况也非良策。臣想,不如由我们蓝剑的轻甲骑兵做为主力出阵较为稳妥。”

“嗯,你要请战吗?”江泪帝沉吟着问。

“是的。”灭杀的口气依然迟缓,“凭借轻骑兵的速度可以减少冲出山口时因队型过密而造成的损失,然后迅速突袭敌军的阵角,为重骑兵展开队型赢得时间。”

“这固然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但你们蓝剑军团的损失会过大,朕有些不忍。毕竟这是帝国的战争,蓝剑没有独自承受的道理啊。”

“陛下对蓝剑的关怀,老臣感铭五内。但既然同为帝国军队,只要能打败敌人,纵有损失,也是份内之事。”

“老爱卿公忠体国,堪称群臣表率。此策暂时记下,只有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之后,才能不得已而用之。”

“是,全凭陛下裁决。”

灭杀欠身归坐后,争执的场面也宁静了下来。几位适才口沫横飞的王公们现在脸上都有些惭愧的表情,同时将钦佩的目光投射在灭杀的脸上。但是,还有来自鄂狼的另外一种目光,令灭杀感到有点不舒服。

那虽然不是不友善的目光,但其中所蕴涵的诡秘笑意却象是洞穿了灭杀的内心一样,带来了难以言喻的紧张感。

“这小子难道真的觉察到了什么吗?”

灭杀开始以警惕的目光打量起这个比自己更加沉默的年轻人。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