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哨所趣事一 人犬大战老貉子

新兵结业下班时,我们为能到库区的哨所里执勤,大家都争先恐后的写"申请书",积极要求进哨所.目的就是那里锻炼人,成长快,最主要的是山里的自然环境好,新奇,对我们城市里长大的孩子来说更具有吸引力.



在哨所站过岗的人都知道,是下岗回哨所的人,要在执一个小时的夜班,等到叫醒接岗的人去站岗,在哨位回来人做交记录接后,我们执班的人能去才能睡觉.


每年8月份,东北山区的气温也是很高的,象我们在哨所,除了在哨位上站岗着制服外.其它时间我们就是穿背心加我军独有的"八一"大裤叉,因为夏天这地涡风,在者又是在哨所,就我们清一色的哥10个人,不向在营区日常养成管理和要求的那样严格,松散点也是很正常的事.


那天是我在执下半夜1--2点的班,一个人在寂静的深夜里看看书,这样一来多少也减轻点困意.正当我聚精会神看书的时候,就在我们哨所正南方向的沟塘里,隐隐约约听见我们哨所大黄狗的叫声.我当时就光着大膀子,穿着"八一"大裤叉,脚下蹋拉着拖鞋,手拿着即将没电的手电筒.一点也不知道害怕的象狗叫的方向走去,为什么我不怕呢?因为我们哨所的大黄狗和我最好,只要是有我的岗,就一个口哨,它准和我上岗.就冲这点我们的战友都非常的"嫉妒"我啊.


我手就拿了个电筒,也不知道什么叫"怕",一个人虎了八矶的,在漆黑的山沟里,独自往狗叫的方向走去.这时我走的以离哨所很远了,于此同时,我也离狗叫的地方也是越来越近.当我走到距离大黄狗叫30米左右的地方,我就大声喊"大黄",也许是狗听到了我的给它的壮胆声音,这声音叫的是越来越大.就见大黄狗在沟塘最底下,围着直径有2米的柳树毛子疯一样的狂叫,大概是把什么东西堵在了里面,这里面的不敢出来,外面的大黄狗是也不敢进去,就是在团团的打转转.这时我里那柳树毛子也就不到10米了,当我用手电筒一照时,正好和里面的动物对上了光,只见里面反射出两道碧绿的寒光,此时此刻我吓出了一身冷汗,心想这回可玩完了呀,这是碰到狼了啊.原因是我们常听老兵讲,"狗和狼是两头望",谁都不碰谁,"点背"这回就让我给碰上了.


我这脑门子的汗都流下来了,还好,我是转身"撒鸭子"就往回跑,这大黄狗一见我往回跑,它也跟着我跑.我的心就更没有底了,脚下本来就是穿着拖鞋,这一溜号.好家活,脚下一拌就把我整了个"狗抢屎",手电和拖鞋都摔没了,还好手电筒还亮,我已顾不上找鞋了,边跑边喊:"大黄顶住,快顶住啊".狼狈不堪的,小脸吓的蜡白,光着脚丫子,上气不接下气飞速的跑回哨所.


这时正好班付起夜,他看见我这"熊样"就问:你是怎么整的,上那去了.我喘着粗气,磕磕巴巴的把刚才看见的情况,添枝加叶的学了一遍.



我们班付是是老兵,家是伊春林区的,这方面的知识比我们多的要多.他转身回进屋拿了把冲锋枪,带了50发子弹,让我拿把铁锹跟在他的后面.我两个人又进了沟塘,我在他的身后,心里这个骂.你拿冲锋枪,我拿个大铁锹.这要是有情况,我这破玩应还赶不上烧火棍呢?谁让我们是新兵呢?


等我们接近狗叫的地点时,班付在远处观察了一下,就对我说:我把子弹上堂了,你用手电筒照着的同时,还要瞄准,完一它要向我扑上来,你就开枪啊.千万要准,不能打到我啊,记住没."此时,我真后悔,这枪还是给你拿吧,但还不敢说,怕挨班付骂是:废物点心.硬着头皮干吧.只见班付手拿铁锹,慢慢的走向前去.这时大黄狗又来精神了,也比以前的胆子更大了,它两在柳树毛子里外对咬,互不分胜负.就在它们对咬,打斗的一瞬间,只见班付看准时机,轮起铁敲很很的向里面打去,就听一声凄惨的叫声,那东西在也不动了.


好家伙,我们的大黄狗兴奋的用嘴叼起那东西,一流烟的跑回哨所.我和班付还没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等会到哨所,只见大黄狗还是兴奋的不得了,我好歹把它嘴叼的东西哄下来.我们谁也不认得,还以为是小熊崽,心想要真是小熊崽,我们也祸就惹大了.那老母熊还不把我们哨所给平了,也岗还又个站啊.


第二天我们给营区打电话,连长上来一看,笑着说:是只老貉子,你们也太能制造紧张空气了.连长听完我们打貉子的经过后,拍拍我的肩膀说:好样的.我心想,没给我吓死,还好样的呢,别糟禁我了.班付才是猛男呢.


本文内容于 2008-9-4 13:16:19 被知松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