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 第三十四节 第五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由于没有外围警戒线,我们很顺利的便突入了兵营。虽然他们设立了双岗跟暗哨,可惜这上哨的人素质差了点。在我们眼里暗哨跟明岗没什么区别,解决他们也没有费什么劲。接下来就容易多了,有了老M国的先进武器,基本上没有出什么状况。只是在对付教官的时候出了点小意外。前面的解决起来非常轻快,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最后一个竟然还有一定的反应能力。好在老虎反应快,一个滑刀这才把丫结果了。把整个营地装上了炸药,我们开始往撤,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 ,明天晚上我们就可以回到祖国开庆功会。

撤回到小树林,我们赶紧上了车,老徐他们早就发动好车子等在那里。车子刚开出去四,五公里,我坐的车突然死了火,然后怎么样都发动不起来。老徐急忙跳下车找毛病,这事完全出乎我们意料之外。尹队跟刘队紧急交流了一下意见,决定分组行动。因为我们缴获了一批重要文件,需要马上通过安全途径送回国内。所以刘队带着火山,赔本,猴子跟另外三个国安的兄弟先走,而尹队跟我,老虎,工匠外加国安的大头,老鬼等车修好后再去飞机场。反正时间还早,再说我们返回也是分开走不同的路线。

跟先走的兄弟拥抱了一下,相互说了声:回国见。便目送他们离去。老徐对这事很愧疚,一边修车还一个劲的责怪自己。我们安慰他说没有什么,也就是早一会晚一会的事,真的没有什么的。再说车也不是人,那有那么听话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四十分钟后车修好了,老徐跟我们所有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跳上车,老徐把车开的飞快,想要把失去的时间抢回来。想想也是,我们车里除了人还有一大批的武器。刘队他们走的时候,除了每人身藏把短火外,其余的都给我们留下了。真要是让人觉察出点什么,那麻烦可就大发了。再说就算没有人发觉什么,我们还要把这批东西送到安全点去,这也需要时间。

车子开得飞快,但是我们还是觉得太慢了,感觉过去了很长的时间,终于开到了城市的边缘。只要拐过一道大弯,再往前跑六公里,我们就进入了城市,一旦进入城市那一切就好办了。

拐过弯,眼前的景象一下子让我们所有的人心都提了起来,前面停了一排车,有八,九辆之多。远处是T国的四台警车,并设置了路障。有五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正挨个的检查着车子,从情况来看,这路障才设置了没多久。估计刘队他们并没有赶上,这样我们稍稍放了点心,只要他们没事,我们再怎么样这个任务也算完成了。算起来,不管这次我们是否能安全逃脱,我们都赚了。还有一点就是T国的人真想把我们留在这里,光凭这些个警察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有机会,就算死,我们也要闹个够本才行。要让他们知道,对上了中国军人是他们一生最错误的决定。

老徐回过头冲我们苦笑着说:“对不起大伙了,是我害了大家。”大伙一听都笑着说这没事,就前面这点玩意还留不住咱们,你就瞧好吧。咱爷们可不是谁想留就可以留得住的。老徐笑了,没有再说什么。尹队告诉他一会打响了,他开车往回走,执行B方案。我们知道这个掉头的含义,也知道这样才能掩护其他兄弟安全离开。

老徐点点头,看着越发靠近的警察,我们打开了保险上好了膛,等丫上来送死。就在警察靠上来让我们开门的时候,我冲丫头部就是一枪。弹丸一下子击透了他的头部,巨大的冲击力把他整个人都击飞出去。同时其他的战友也一起开火,一时间公路上弹丸四射。老徐一个急拐,掉过车头向后一下子冲了出去,后面留下了五具尸体跟一群吓傻了的人们。

还别说,T国警察的职业素质还是值得让人称赞的,反应并不是太慢。也开着车追了过来,被老鬼用抢榴弹炸趴了两辆后,就再也没有勇气追了。大伙看着后面的火光都笑了,可我们也知道这仅仅只是开始,因为我们是在跟一个国家战斗,真正的对手还没有出现。开头的火爆也意味着我们很快就会被有心人盯上,看来我们在异国的老鼠之旅开始了。

什么叫丧家犬,现在的我对此深有感受。一个小时前,我们被T国的一群特警盯上了。也许是他们对我们的出现并无所知,只是把我们看成了一群拥有强大火力的罪犯。所以并不是特别重视,双方当即就发生了一场枪战。这种强弱相对明显的战斗,往往很快就能够结束。我们在只有老徐手臂轻伤的情况下成功的留下了他们六个人,这还不包括受伤的。这一下把他们打蒙了,而我们也不想跟他们缠斗,所以一触既撤。

飞快的转进了山脉,在老徐的带领下我们到达了第一个隐藏点。这是为这次行动的B方案特地准备的,像这样的点一共有七个,分别分别于T国通往HX国的方向上。这些都是老徐他们亲自准备的。布好警戒后,我们抓紧时间进行补给,并开始休息。到目前为止,我们很幸运,看来T国真正的对手还没有反应过来。所以我们要抓紧这个有利时机,这样才能争取更大的主动。同时我们也对此抱有很大的希望,我坚信我们最终会回到祖国!如果真得有谁必需留下的话,我希望是我自己。因为我真的不想再参加战友的追悼会,那种心被生生撕裂的痛苦,我再也不想去面对了。带着这些想法,我强迫自己进入了睡眠状态。

被伙伴叫醒警戒时,天又黑了,看着黑幕下陌生的山岭,吹着异国稍带凉意的晚风,我首先想到的竟然是对手现在在干什么,是不是正满世界的到处抄我们,然后想到刘队跟猴子他们是否已经安全的回到了祖国。最后我想起了丫头跟亲人们,也许他们这会正在看着电视,偶尔也会想想他们不知道地方的我。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们,有许多原本应该做应该说的都并不曾表现出来过。如果这次行动我真的光荣了的话,那他们面对我留下的冷冷一份遗嘱,心里该有多难受啊。

用力摇了摇头,仿佛要把这一切都甩掉,在心里再一次告诉自己,除非万不得以,自己一定要活着回去,跟我所有的兄弟一起活着回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