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儿司令”范绍增其人其事

元帅的元帅 收藏 43 15490

范绍增,字海廷,外号"范哈儿(四川话即傻儿)",四川大竹人,他长得肥头大耳,憨态可掬,整天眯着个眼,显得傻乎乎的。他原是袍哥出身的绿林,被地方招安后,当了个师长,1927年随杨森投了北伐军。在四川军阀混战中,他又投靠蒋介石,得到蒋的青睐和器重。1938年,武汉陷入日本铁蹄之下,蒋给他一个军的番号,委任其为第八十八军军长,令其出川抗战。1939年,范绍增率领最后一支出川抗日的川军部队---第八十八军雄赳赳地奔向抗日前线。

范绍增这次组建军队是散尽家财,自募兵员,国民政府只给了他一个军的番号却不给钱和人。他找到昔日的好友罗君彤,任命他为副军长,在大竹、合江两地成立新兵招募编练处,同时又利用袍哥、旧部的种种关系,号召他们踊跃参军,英勇杀敌。不到十天,队伍就凑起了4个新兵团,加上原有2个团,计6个团,达万余人。有了人,武器又成了问题。范绍增绞尽了脑汁,搞到一些库存的旧枪械,但这些武器破旧不堪,都是其他川军淘汰的破烂货,根本无法使用。于是,范绍增找到军械修造厂的老部下,对他们说:"我自己出修理费,你们帮帮忙,一定要尽快把这些枪炮修好,我好出去打鬼子"。有了兵,又有了枪械,他又出高薪招募了社会上闲赋在家的军官充当连、排长。尽管这支部队武器低劣,装备简陋,但总算是一支部队了。一切准备就绪,范绍增到重庆军政部备案之后,便跑到周恩来那里请教克敌制胜的办法。周恩来对他说:"你们这支部队现在向抗日前线英勇挺进,说明这支部队是爱国的,要克敌制胜,就要教育部队懂得为谁当兵,为谁打仗,同时军纪要严明,赏罚要分清,官兵要团结,百姓要爱护,要做到这几点,这支部队肯定会有所作为"。随后赠送范绍增两本书,一本是《论持久战》,另一本是《抗日救国十大纲领》。

范绍增从周公馆出来之后,好像悟出了什么。在开拔前夕,范绍增根据国民党军委会对部队番号保密的规定,在全体官兵臂章上用"英挺"两字为代号,其意思为八十八军是英勇挺进的部队。

八十八军名义上是一个军,实际上是一个新编二十一师,辖两个旅,范绍增正准备保荐他最信任的罗君彤为师长,可大特务康泽却向八十八军伸出了手,他派了好几拨人给范绍增进言说:"罗君彤是文人出身,没有军校毕业的牌牌,现在部队出川抗战比不得过去在四川打内战,必须找几个军事学堂毕业的得力人才去才行。"于是强行给范部塞过来几个他的心腹。

范绍增无可奈何,只得任命康泽的心腹马昆山为新编二十一师师长。接着,康泽的手下吴韶金又被任命为副师长兼参谋长,刘默操被任命为第八十八军参谋长,还有不少特务也跟着进了第八十八军各部门。他们拿着范绍增的钱却干起了招降纳叛的事来。副军长罗君彤一看八十八军实际上已被康泽所控制,气愤地说:"抗日义军已成了特务的大本营了,这还有什么搞头?"一气之下便离开部队,到成都办木厂去了。范绍增只得忍气吞声,他急电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请求调八十八军开赴第三战区参加抗战,以此求得保护。顾祝同与范绍增私交极好,当即复电:准八十八军开赴三战区司令长官部所在地江西上饶,列为战区总预备队。

范绍增终于一尝夙愿。他召集全体官兵训话:"过去我们在四川打内战,都是害老百姓,这回弟兄们随我去打日本鬼子,打的是国仗,你们要好好干,要人人当英雄,不准当狗熊,老子就是倾家荡产,拼命也要同你们一起把日本的龟儿子赶跑。"此时,四川军民抗战热情正如火如荼,街上贴满了"抗战必胜"、"欢送八十八军上前线"的标语,士兵们斗志昂扬,一心想早到前线,与鬼子拼个你死我活,以报效国家,纷纷表示:"不惜生命,奋勇杀敌。"

一到前线,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就为八十八军补充了一部分装备,使其战斗力有所提高。但刘默操、马昆山、吴韶金等人却按照康泽的旨意,在部队内进行挑拨离间、分化瓦解,使团与团、营与营之间不断发生矛盾,从中获渔翁之利,培植亲信,还企图将范绍增排挤出八十八军。他们与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部政治部主任、大特务邓文仪勾结,拟定了以马昆山任第八十八军军长、吴韶金任新编二十一师师长等升迁名单,拟定后,由邓文仪亲自送顾祝同审批。顾祝同看穿了康泽、邓文仪、刘默操等为特务系统拉队伍的鬼把戏,将名单狠狠一扔,冷笑着说:"范绍增这个军长我是不敢乱动的,他是校长(指蒋介石)点名的,何应钦部长备了案的,孔祥熙院长鼎力支持的,再说人家拉凑一个军也不容易,自己掏腰包出钱购买枪械,招募兵员,现在又到前线与日军作战,这有何不对,我劝你们少打这些烂主意。"邓文仪碰了一鼻子灰,马昆山等人也不得不有所收敛。

不久,刘默操、吴韶金私运鸦片到前线贩卖被发觉,怕受到军纪制裁,逃跑了。马昆山也觉得自己一个人在八十八军难以立足,便自动辞职,夹着尾巴溜走了。



特务们一走,范绍增去掉了一大块心病,又将罗君彤请到前线就任新编二十一师师长,并着手对八十八军进行整训。范绍增听说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制定了一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规定,很管用,便叫手下人借来学习学习。他看后大为赞赏,便与罗君彤穿便衣到附近新四军营地转了几天,认为这是新四军战斗力强的一个重要原因。范绍增本想借来用用,又觉得拾人牙惠不好,于是,他与参谋们埋头苦思,想出了个"四大纪律,十二项注意"。这四大纪律是:决心抗日不当孬种,服从长官意志,不要人民的东西,坚固国军团体;十二项注意是:逢人宣传,说话和气,爱惜武器,不当逃兵,整洁驻地,买物公平,借物送还,损物赔偿,不乱拉屎,不嫖不赌,自己洗衣,负伤守纪。经过一番整训,八十八军纪律严明,已和打内战时的"烂军队"、"双枪军"(指步枪和烟枪)迥然不同,赢得了当地民众的关爱和支持,老百姓纷纷为其服务。妇女们也不怕兵了,为士兵缝补衣服,好像对亲人一样。这种鱼水情使八十八军士兵们深受感动,决心奋勇杀敌,为国效命。许多士兵哭着说:"这辈子当兵打仗,从没有遇上老百姓这样关爱我们,我们为打国仗而死,死而无憾。"

1940年8月,范绍增部在太湖沿线与日本军队激战。范来到前线督战,他说:"弟兄们,现在是显本事的时候了,本人叫伙房杀了几头猪,犒劳大家,不过,老子把丑话说在前头,哪个畏缩不前,在小日本龟儿子面前丢人现眼的,莫怪老子的枪子不认人!"结果在这场战斗中,八十八军击溃日军一个联队、毙伤日军数百人。由于他们臂章上有"英挺"两字,当地老百姓误认为这支武器低劣,但纪律严明、作战勇猛的部队是项英、叶挺领导的新四军,对其格外热情。

1941年1月,范绍增在太湖前线得悉"皖南事变"发生,急电顾祝同:"大敌当前,团结第一,内部大动干戈,无疑对日有利。"在当时的情况下,范绍增不敢得罪蒋介石,只得给顾祝同打这一电报来表示对新四军的同情和支持。同时,他又交待部属:"如有新四军失散人员,可暗自收容,将来交到江北陈仲弘(指陈毅)处。"

当月下旬,日军利用"皖南事变"所造成的正面国民党兵力空虚的有利条件,对太湖地区发动猛烈扫荡,八十八军前锋不力,纷纷后撤,范绍增与副军长罗君彤挡住去路,范高吼:"王铭章师长固守滕县,以身殉国,何等壮烈!如果我们丢城失地,将来有何面目回四川见父老乡亲?!"他统率部队,与日军激战三天三夜,多次拼刺刀肉搏,终于在春节前夕将日军全线击溃,恢复原有阵地,还缴获了一架日军迫降的飞机,这对国民党正面战场来说确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这年秋天,华中许多国民党中央军连连失利,未完成作战计划,惟独范绍增的八十八军击溃了日伪军两万多人的扫荡,并收复了余杭县城,获国民党军政部明令嘉奖。当地民众敲锣打鼓,抬着鸡鸭鱼肉慰问八十八军,还召开各界人士劳军大会,请范绍增作报告。

范绍增说:"这一次打败日本鬼子,为中国人出了口气,我们要是没有乡亲们的帮忙,给部队带路、送饭、送水、送子弹,是打不赢的,请大家看到,下次八十八军还要把仗打得更好,保护好老百姓,如果说了做不到,你们就朝我脸上吐口水,我范某人揩都不揩!"他通俗的讲话,引来阵阵掌声。

范绍增也知道,部队要打好仗,就要得到老百姓拥护和支持,还要爱护士兵。他经常在开饭时间突然跑到连队,和士兵们蹲在一起吃饭,若发现饭菜不好,就会当众把连长、司务长叫来大骂一顿:"你们这些狗日的,士兵们伙食不弄好,有啥力气打仗?仗打得不好,咋个对得起老百姓,今后再让我抓到,枪毙你们!"



1942年5月上旬,中日浙赣会战拉开了序幕。日军十三军的第七十、第二十二、第十五、第一一六、第三十二5个师团和第四十师团河野旅团共54个大队从浙江杭州、宁波之间向西进攻。日十一军的第六、第三、第三十四、第六十八师团从进贤、东乡一带向东进攻,其战略目的是打通浙赣线,荡平浙西、赣东一带的飞机场,并企图歼灭国民党第三战区主力部队。蒋介石、顾祝同最初的战略意图是:以较小的兵力配置于浙赣铁路西段,阻止和迟滞日十一军的进攻,战区的主力集中浙赣铁路东段的金华和兰溪一带,相机与日第十三军作战,同时以一部分兵力退到浙赣线东段之两厢,开展游击战、破袭战,袭扰日军的后方。

大战初期,第三战区仅以小股部队节节抵抗,日军因而进攻神速,仅9天功夫就推进到金华外围,并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对金华形成合围态势。

顾祝同权衡双方兵力,认为敌陆海空联合作战,处于优势,现气势汹汹而来,锋芒毕露,若在金华、兰溪地区与敌决战,显然于我不利,遂命令第十集团军等向衢州突围转移,不与敌作战,仅留范绍增的八十八军在金华、兰溪地区阻击、迟滞敌人,以便主力部队在衢州、江山一带集结,寻找战机。

5月25日,日军未发觉第三战区主力部队已经转移,仍按原计划以第十五、第七十、第二十二师团及第四十师团河野支队近8万人向金华、兰溪进攻。

范绍增的第八十八军将士在山岳水??利地形构筑坚固阵地,以山炮、迫击炮狠狠打击进犯之敌,使日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重大代价。

鏖战之际,范绍增亲临阵地训话:"日本人有什么可怕的?脑袋掉了碗大的疤,是男人就跟老子顶着,跟日本龟儿子拼命!"说着,抱着一挺机枪,狠狠向日军射去,嘴里仍不断地骂着:"我操你龟儿子的娘!"

日军以绝对的优势兵力,猛攻四天四夜,始终未能撞开八十八军的防线,战斗的惨烈程度可用尸骨成山、血流成河来形容了,整个阵地弹落如雨,一片火海。面对嚎叫着冲来的日军,副军长罗君彤吼道:"弟兄们,现在报效国家时间到了,请大家刺刀上枪,拿起大刀片,与鬼子拼命去!"杀红了眼睛的八十八军将士在弹尽粮绝的情况下,毅然抽出大砍刀,捆起手榴弹,与敌人展开肉搏,当时的动员口号是"受命之日忘其家,出征之日忘其身"。

说到这两句口号,里面还有一个故事呢。当八十八军在四川誓师出征之日,家乡的父老乡亲赠送他们一面锦旗,上面书写着"受命之时忘其家,出征之时忘其身"。在出征的千里征途上,范绍增都叫士兵们高举着这面旗子,一直到达浙西前线。有一次,新四军军长叶挺到八十八军军部商谈协同作战事宜,看到这面锦旗,连夸这两句口号提得响亮,表现了抗日军人保家卫国、血洒疆场的英雄气概。听到叶军长的夸奖,范绍增心里特别的舒坦,于是他每次作战斗动员时,就把这两句话搬出来,从而使这两句话成了八十八军的战地动员令。

5月28日,日军第十五师团长酒井中将带着司令部参谋人员及副官骑着高大的东洋马亲自到兰溪督战。酒井一行在兰溪北面3公里处,战马踏响地雷,连人带马顿时陷入血泊之中,酒井的腿被炸飞,一只手飞到树杈上。接着,附近又接连有人触响地雷,随行的兵器部长、兽医部长、副参谋长等人尽被地雷炸死。

酒井师团长被炸身亡,在日军中引起很大的震动,因为在日本陆军历史上,"在职师团长阵亡,自陆军创建以来还是第一个"。

当天晚上,范绍增接到顾祝同电报:"现阻击任务完成,命你部迅速突围,转入敌后开展游击战。"

5月29日,日军主力同中国八十八军血战五天五夜,终于攻取了金华与兰溪,这时他们才发现扑了个空,不但没有围住第三战区的主力,连八十八军也不知到哪儿去了。远在重庆的蒋介石对发生在自己家乡的这场大战十分重视,日军出动如此多的兵力其目的是与第三战区主力作战,以便一举歼灭。于是蒋介石电令顾祝同,原定的衢州决战不打了,立即放弃衢州,主力转移外线,另找战机。

再说八十八军直属炮兵队一部转战到浙江与江西交界一带打游击。一天,他们在江西广丰县排山地区的山上看到一小股日军在屠杀当地民众,为首的一军官肩扛着少将军衔,骑着高头大马,手舞指挥刀,叽里呱啦地嚎叫着,指挥手下的鬼子杀人放火。气红了眼睛的八十八军士兵们咬着牙,一排迫击炮弹打过去,那个将军顿时翻身落马,痛得嗷嗷乱叫。后来查实,这位被打成重伤的日本军官是日军四十师团的少将旅团长河野。

八十八军屡立战功,多次受到国民党军委会的嘉奖。浙赣会战后,八十八军的武器装备得到极大的改善,不久被提升为甲种军。这下子惹得何应钦也眼馋了,他也不顾往日情分,下令把范绍增提升为第十集团军副总司令,所遗军长缺位由自己的侄子何绍周接任。这种明升暗降、夺去兵权的手腕使范绍增大失所望。他一气之下,带着中将副总司令的虚衔,称病回重庆去了。

抗战胜利后,范绍增对打内战无兴趣,在上海成立"益社",自任董事长,在经济上对苏北解放区和中国民主同盟有过资助。1949年9月,他被委任为国民党重庆挺进军总司令,在大竹、渠县成立11个纵队。12月份,他在刘伯承、***的感召下,毅然率部起义。全国解放后担任过西南军政委员会委员、河南省体委主任、全国政协委员等职。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