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活中的汽车]爱车抛锚了

国庆节前夕,姐们小燕来电话了,让我星期天送她老家的表妹一趟,我想了想也没什么事,就欣然答应了,星期天一大早,我开车去了小燕家,嘀嘀,我按了按刺耳的喇叭,不一会,小燕和她表妹抱着大包,小包的出来了,我说:“干嘛,搬家呀?”小燕说:“我妈把家里不穿的衣服,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抛出来,让给稍回去。”哦,不一会把后备箱塞的满满的,告辞了小燕父母后,我们启程了,小燕表妹在寿阳县的一个小村庄,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听着音乐,小燕忽然问道:“你车上的音响是不是换了,以前没这么效果好啊?”我得意的说:“当然了,换了进口的CD,前后加装了四个环绕喇叭,后面还立着个黑呼呼的低音炮呢,音量要是开大些,保管震的你心跳,花了哦2千大元呢”“你看你小样,”说着小燕打了我一下,我严肃的看了她一眼说道:“别闹,我在开车,这可是高速呀!”小燕说:“哦,知道了,赶车小姐。”我说:“你找骂啊,”哈哈我们都乐了,太原到寿阳很快,半个小时左右就到了寿阳的出口了,下高速后,又走了20分种左右,路况就不好了,几乎没有柏油马路了,我问她表妹,:“还远吗?”她说:“不远了,不过前面不好走了,有一截盘山路呢,”啊,我心里暗暗叫苦,我这水平跑平路还行,山路可就。。。。。。硬着头皮走吧,前面的路更差了,纯土路,高低不平,坑坑哇哇,我不得不放慢了车速,小燕说:“要不咱们停到这吧,”我一想,后备箱那么多东西怎么拿啊,说:“没事,在走走看吧,”走着走着,看见了一个半山腰有许多的房子,她表妹说:“就在那里。”车开始爬坡了,她们那坡道更难走,那应该不能算路,高低不平不说,路的中间还有常年被雨水浇淋的长坑,坡也很徒,我感觉车都快立起来了,干是我放慢车速,挎入一档,缓慢前进,哼,哼,车就和老牛一样慢,我心里也有些紧张,爬了十分钟了后,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我看见从驾驶台上冒出了两股白色的气,紧接着白气大了,啊,我大惊失色,心里砰,砰的跳,小燕也惊问道了怎么了,白气越来越大了,而且是热气了,匆忙之下,车转到一个缓坡了,我赶忙停车,熄火,并照呼她俩赶快下车,下车后我惊魂未定,长出了口气,定了定神,这时车里的白烟更大了,机盖里也冒出了白烟,小燕问道:“不会是车着火了吧?”我想了想,不可能啊,如果是车线路连电冒烟,如果冒烟也应该是蓝烟啊,想到这里,我小心意义的过去把车门全打开,把机盖也扣开了,并跑到后备箱把随车灭火器拿出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预防一下是应该的,我们三人惊吓未定的站了五分钟左右,白烟不冒了,我急忙走上前去,只见驾驶台上还有水珠,低头一看,脚垫全湿了,把电门一打开,只见温度表指示在红杠的最上面,天哪!是水箱开锅了?还是?可又不太可能呀,我水箱里加的是防冻液呀?这时,小燕和她表妹也围过来了,怎么样?怎么回事?我说:“估计是水箱开锅了,”小燕说:“水箱开锅是怎么了?”我说:“就是说车温度高,引起水箱开锅,具体我也说不清楚。”她们问:“那车还能走吗?”我说:“肯定不行了,这点常识我还有,保养车时,修车师傅告诉过我,一但水箱开锅或温度表指示在红杠上,车肯定是不能动了,如果在动车,那后果可惨了。”小燕她表妹过来说:“我回去叫我爸,妈来帮忙吧。”小燕说:“那你快去吧。”等了不一会儿工夫,远远的看见小燕的表妹领着她爸还有几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来了,问了我简明的情况后,小燕表妹的爸爸先让几个小伙子把后备箱的东西都卸下来,并告诉其中的一人小伙子去叫村里的拖拉机,然后他歉意的对我说:“真不好意思,你看你大老远送我们闺女回来把你的车也弄坏了,”我急忙说:“没事的叔叔,是小毛病。”他说:“咱们附近也没有什么修理厂,得叫拖位机拉着你的车去县城修理厂。”我说:“行,没事的。”等了五分钟的样子,突、突、突的拖位机声音传来了,我看了一下,还好啊,方向盘式的,后面没斗,我从后备箱拿出了牵引带,前后都挂好,小燕表妹的父亲执意要跟上,我拒绝再三也不行,于是他也上车了,拖拉机牵引着我的车,慢慢下山了,一上车,我赶紧打开电门,要不没刹车,打开双闪灯,车子缓慢的前进了,走了十几分钟吧,开始上了柏油路了,路上的行人、车辆不时的扭头观看,我心里说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拖位机拉汽车啊,还有老牛拉汽车呢?”走了不一会儿工夫,到了修理厂,修理师傅过来问明情况后,首先打开机盖看了看水箱,接着又拿了一壶凉水往进灌,灌完之后他“咦”了一声,钻进车里一看脚垫,用手摸了摸,弯着腰在驾驶台下看了半天,哦,毛病应该在这,接着修车师傅问我:“小姑娘,你上山时用低速档时间长吧?”我想了一下说:“也不是很长吧,也就十五、六分钟吧!” 修车师傅说:“应该不是空调小水箱裂了就是空调管路破了,”我说:“那怎么办?”修车师傅说:“得拆驾驶台啊,时间挺长的,得用三个小时吧!”我想了想说:“没办法,拆吧。”修车师傅叫了两个小徒弟,三下五除二就把我的驾驶台、方向盘全拆下来了,天啊,惨不忍睹,拆下驾驶台后,后面一团一团的线路全裸露出来,小燕表妹的父亲钻进车里,自言自语的说:唉呀,这好好的车怎么转眼间就成了这样了。修车师傅检查了管路后,接着找到了原因,就是小水箱裂了,他把是小水箱拆下来,当着我的面往里灌水小水箱边灌边漏,确实是裂了,可他这个修理厂还没有这中小水箱,还得去去别的地方买小水箱,前前后后折腾了三个多小时,车才修好,修好后,那个修车师傅告诫我说:小姑娘以后遇上爬山路,尤其连续山坡路,不能一直用1档,实在不行就得停车歇一会儿,你一直用低速档,车子是受不住的,”给修车师傅接完账后,我和小燕直接返回了,路上还想:唉,又长了一个教训,看来这开车也是开到老而学到老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