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天下 潜狼卷 第四章 犹斗

abc910717 收藏 0 8
导读:战天下 潜狼卷 第四章 犹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8/




“前锋5万弓箭手,中军长枪兵3万,左右侧翼安西军骑兵各1万人,秦玉你确定这份情报真的是安西征剿军的军力布防情报吗?”青龙李祝锁眉沉思着。

‘回青龙使,分毫不差,这是我在安西军里的一个老乡给我的消息,不会错的,小人刚刚也差遣斥候去函谷关探察过消息了,确与情报吻合。而且,张耀佐在抵达函谷关后并没有作什么休整,只是稍作休息就率军往九州而来。”“哦”李祝稍低的应了句,望望厅内的九州地图,在灯下不停的踱着步,“他是想干什么呢?没有后卫,两翼薄弱的阵势犹如刀尖,对于老将张耀佐应该不会这么冒险的啊?难道他是十分自信安西军的实力才摆出这只攻不守的阵形吗?还是他......”想到这,他看了秦玉一眼,见秦玉正双目炯炯的看着自己,他转过头定了定心神把命令吩咐了下去。“秦玉,玄武你们两个带上3万青獒骑伏在九州城外的葫芦峡,放过前军,待安西军进入峡谷之后,以雪狼嚎为号,策应白虎的行动,切记只能诱杀不可硬拼。”“是”。两人领命下去。“二弟,你带两万步兵去峡谷两侧的山顶,让他们每人带一只羊上去,记住一定要把羊背上去。”“背羊?”胖和尚白虎一楞。“好端端的背羊干什么?”一旁正逗项天玩的项云儿却抢在白虎前面好奇的问起来。“恩,要背羊。”单纯的项天眨巴眨巴小眼睛呐呐的说。“噢?这倒奇了!小天儿,你说说看为什么。”“羊,那么多羊全跑下山去,好玩!滚雪球,哗哗,噢!哗哗!”“哼!臭小子,你啊,尽知道玩!”柳萌依见项天天真可爱的样子,忍不住在项天的小鼻子上捏了捏。


李祝微微一笑说:“白二弟,项天说的不全对,但也有些联系了,你们把羊背上山去之后,用绳子每十只一绑,看安西军进谷后,就往下赶,要一拨一拨的赶,赶完了就率队迅速冲杀下去,接应青獒骑。”“那......”“不用问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为什么这么做了!”青龙眯着眼睛不在说话了。”好吧。“白虎郁郁的走出了厅门。“哎,哎,哎,大哥,我呢?我这次干什么呢?”柳萌依见青龙转身就要走,急忙拉住李祝的袖子问。“你,哦!萌依你带着项天和云儿一起回接天山寨吧。要好好照顾他们,唉!项天这孩子很聪明,就是身子骨太单薄了。”李祝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望项天的眼神里却满是怜惜。“这,我不回去,我也要陪大哥打仗。”“要听话,萌依,这次他们人很多,我怕难免有什么不测,你们留在这里我会分心的,再说你也是个大姑娘了,整天打打杀杀的像什么样子?”李祝不悦道。柳萌依闻言眼里一黯,望着青龙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注视青龙好长时间,然后幽幽的带着项天和项云儿下去了。


“报告将军,前方就是葫芦峡了,没有发现敌军的动向。”“哼!那是自然,他们小小的雪狼盗那敢与我们交锋,开玩笑!传令全军,继续加速前进,赶在天黑之前我们要抵达九州城,然后踏平雪狼贼!”张耀佐神气十足的笑道。“慢,张将军,我们这次远道而来,人困马乏,这样急匆匆的赶到九州城也没法战斗啊,再说葫芦峡四面坡度极大,山高险峻,应该小心堤防敌人设伏才是。”中军副将(原安西军五方面军主帅)严忠进言。“哦,哈哈,就凭那些蟊贼,还懂设伏么?想不到严副将老了,怎么连胆子也越老越小了。我手下十万忠勇之士,就算他们真的在葫芦峡里作什么手脚我也不怕,未站先怯,岂不让人笑话?”张耀佐抖抖衣袍上的雪,不喜的讥讽道。“若是你真怕了,就带三千人在后面作缩头乌龟去,看我怎么旗开得胜,荡平接天山寨。”说着撇下严忠随军急行。严忠看看主帅渐没与风雪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带着几个将校向后退去。


就在安西军进入葫芦峡不久之后,突然从山峡两侧传来“轰隆,轰隆”的巨响声,声音由远及近,由小到大,到后来竟如打雷一样震耳欲聋。张耀佐和手下将兵惊恐的顾望四周,却搞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啊!是,是雪崩,快跑啊,是雪崩。”一个士卒指着从山顶如山洪般涌下的白色雪流惊慌失措的尖叫着。“快!后撤!”张耀佐大吃一惊连忙发令。但是已经晚了,奔涌而来的雪流像浪花一样,一拨一拨的推着前面的雪流,雪流越涌越多,越涌越快,安西军根本来不及整合撤出峡谷就被扑面而至的雪流冲散掩埋,很多人甚至连呼救声都未及出口就已经永远消失在皑皑雪墓之中。


严忠和手下三千士兵才刚刚进谷就听见从前方传来乱纷纷的吵嚷声,似乎出了什么大事,待听到“轰隆”不断的雪崩声时,老成持重的他马上意识到前面中伏了,下面敌人可能会从后面包抄。急忙命将校摆成雁翼阵,守在峡谷口高处以备不测。


再说秦玉和玄武两个放安西军进谷后,单单等白虎那边发行动暗号,可是好久都没有反应,玄武等了又等,焦躁在青獒背上晃来晃去,及至听到山谷内巨响震天急急催獒往山峡内冲去。“秦将军,别等了,我二哥那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应该是时候进谷了。”“可是,白虎使的信号还没到,青龙使说了,不可轻举妄动的。”秦玉拉獒拦住了玄武的去路。“你让开,大哥说过可以去诱敌的,我去诱敌。再说,那张耀佐的人头非我莫属,白二哥他别想了。”玄武猛的举棍挑开一条路冲进山谷去了。秦玉看看无法,只得小心翼翼的整军进谷。


严忠正在犹豫该不该撤阵往前去看看,就见一个青色黑影驮着一人闪过身侧,马上挺枪追去。“拿下他!”众兵也纷纷冲上围去,但是那人胯下青獒速度极快,跟一阵风一样就闪了过去,自己又是长枪步兵怎么追的上?严忠越追距离反而越远,看着玄武身影渐渐变小,不甘的拍马回防。


这时,秦玉也率青獒骑兵涌进谷来,见到严忠二话不说,冲上就砍,长枪兵也与青獒骑战在一块。


秦玉的古武术“千面刀”是秦家家传功夫,共有五层,练到极至,配合秦家特有的内功吐呐使出的刀法如千面镜子合围成的光影无处不在,往往令对手攻不知如何攻,防不知如何防,端的也是非常厉害了。天武榜排名83。秦玉虽只练到第三层,但在一般对阵中已是游刃有余了。严忠看看周身四处卷来的薄薄的刀影却一点也不惊慌,他稳稳的用手一拽马缰,胯下的枣红马竟被年老发白的严忠拽的往后退了一大步,马前蹄高高抬起朝秦玉面门踢去,秦玉吓出一身冷汗,边躲边骂:“老匹夫,你敢使诈?”“诈?哈哈!年轻人,兵向来不厌诈的!”严忠话音未落人已踩着马背飞跃在半空冲着秦玉脑门挺枪刺来,秦玉狼狈的连连躲闪,不妨严老头在空中的出枪速度竟一下快似一下,刷刷刷!连连在半空中刺出、七,八枪来,“嘶!”“啊!”枪尖入肉,卷起一串血,秦玉疼的面色苍白抱着右肩滚下獒背。


“噢!”眼看着风雪中的老将气势冲天,手下的长枪兵个个士气大振,高喊着就朝秦玉杀来,想要活捉秦玉。


青獒骑见到秦玉有危险,同样奋不顾身驾着青獒往严忠身前杀去,那些抢在前面的长枪兵还没来得及挥枪,就见眼前黑影一闪,脖子一凉便英魂归西了,几个回合下来,严忠的长枪兵已消怠无几了。


“各位弟兄,我们安西军向来英勇无敌,让我们为了那高贵的荣耀,和家人的幸福安宁,杀贼!”望着剩下的安西军严忠怒喝一声,鼓舞士气道。所有受伤以及那些奄奄搏杀的安西将士听到严忠的怒喝不由浑身一振,再看看严忠,周身血染,两目皆赤,长枪旋开,所到之处青獒骑兵倒下一片。于是也都振臂高呼“杀贼!”“杀贼!”雷鸣虎啸的宣言不禁让青獒骑的攻势一窒。安西军,这支曾经随着夏焉征战南北的虎骑也开始逐渐焕发出昔日那少壮豪情来,长枪挑向青獒,击空后马上用腰间的短刀在身侧一个旋转劈,虽然青獒咬中了人,可背上的骑兵却已被劈倒在地了,还有的干脆冲上前去用砍的卷刃的腰刀狠狠的劈下了青獒硕大的头颅,然后自己才被杀死。一敌二,一敌三,最后是一敌五。所有的人的身上都遍布着大大小小的伤口,却没有人退却,活着只是为了带走更多生命,好坚守自己永恒的荣耀。安西军!那曾经响彻大陆的名字,在经过数十年沉寂后终于又再次在那些为它奋斗半生的人的眼里燃起,如火如荼。


他们已经是死人了,而死人还怕死吗?血迹像不协调的笔墨书洒在这单纯苍白的雪地,迎风不动,自舞!是战意,是豪情,是蒸不熟,煮不烂的铮铮铁骨!每滴血后注定有一个人,一段故事。而很多滴血汇聚在一块时,他们的故事也就书写在了一起。活着,可博,可杀,可喜,可怒。而死后,只有空旷,空旷如死寂。


秦玉是极恨严忠的,如果不是他的话,安西军便会溃败,自己完全不用损失这么多弟兄的,为围剿这三千人,自己付出了2万青獒骑兵,要知道青獒骑可是雪狼盗的主力,培养很困难。三十多年才有了现在5万人的规模。可是这一次一下折损了这么多,让自己如何向青龙交代?“杀,杀了他,用他的首级邀功,尸体喂青獒。”秦玉恶狠狠的瞪着严忠。


所有的人都倒下了,只有严忠右手持枪一动不动的站在风雪里,仿佛没有听见秦玉的威慑,依旧仰着战意十足的头颅,似寒梅又似丰碑一样屹立于狂风猛雪里,胡发飘飘 !


“将,将军,他死了。”士卒难以置信的瞅瞅严忠血红圆瞪的双眼对秦玉回了句。“死了,他竟然也会死。哈哈哈哈......”秦玉狂笑着,笑着,笑着他收住了声,静静走到严忠面前,“啪!”的单膝跪下,所有人都从獒上下来跪了下去,以王朝最高的军礼为这位威风凛凛的老将军送行。


寒风依旧在吹,一个错觉,严忠微笑着带着手下的将士从秦玉上面前走过,纵马奔向那茫茫的天空。


一时间,又是九州飞雪!纷纷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