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四十七章 迎新送旧(上)

收藏 51 217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四十七章 迎新送旧(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特务”的言论都出来了,南宫小姐自然是不能再赖着。背地里连骂了孟大虾七八十个“混蛋”之后,南宫小姐也打点好行囊准备回府。就在南宫姑娘刚要出门的节骨眼上,看见了她爸爸。


南宫雨卉的爸爸是谁啊?南宫世显——国民政府最高统帅部军事委员会少将高参。干吗来啦?还用问嘛,“诏安”呗!


“爸爸,这个混蛋可狡猾着呢!”南宫少将一愣:“卉儿,你说谁狡猾?谁又是混蛋啊?”


“就他们这个大队长孟云霄呗!”南宫雨卉挽着父亲的胳膊,陪父亲走在路上。


“可不许胡说!”南宫世显硬板起脸,训斥着宝贝闺女,“孟云霄现在可是轰动全国的抗日大英雄!知道你的同行们都怎么夸捧他吗?机警、睿智、视死如归、英勇善战、胸怀大志、天将英才、高瞻远瞩、...都快把他捧上天了,你居然骂人家‘混蛋’?”南宫将军说着看看四周,“还好没人听到,就连老头子也亲下‘诏书’。为了这次收编,最高统帅部可是大开绿灯呢!”


南宫雨卉吓得吐吐舌头,没敢再说孟云霄怀疑自己是特务的事儿。


“孟大队长,上次河北游击师独立旅登门拜访,纯属闹剧。务必请孟大队长不必介意啊!”南宫少将开门见山的就把上次的事儿来了个道歉总结。


“有南宫将军这句话,云霄敢不遵命?哈哈,都过去的事儿,不提啦!”


“孟大队长果然是虚怀若谷,襟怀坦荡。那我就直说吧...”到底是职业军人,南宫世显一点都不拐弯抹角,直抒来意。“经最高统帅部军事委员会研究决定:将孟大队长的抗日独立纵队按照甲种团的编制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太行山抗日独立团’,辖四步营、一炮营、一个骑兵营。孟大队长意下如何?”


“哈哈哈哈,”孟云霄哈哈大笑,却笑而不答。南宫世显当下就明白了,马上就把话题接下去:“孟大队长想必又要提军需粮秣之事却又不好意思是吧?这一点请放心。改编后的独立团所需要的4000套冬装,中正式步枪2680支,轻机枪94挺,重机枪24挺,冲锋枪150支,短枪88支,60mm迫击炮12门,82mm迫击炮8门以及75mm山炮4门等装备已责成第二战区长官后勤部准备停当,几日后即可运达。孟大队长满意了吧?”


“南宫将军费心了。”孟云霄哈哈笑着客气一句却又说道:“不知我们抗日独立纵队接受改编之后,隶属哪个战区、哪支部队的战斗序列?还请南宫将军明示。”


“关于这一点,大本营最高统帅部也有明示:改编后的独立团直接归属重庆最高军事委员会的指挥。之所以这样决定,是因为大本营考虑到改编后的独立团所处的位置特殊,背景复杂,不利于某一个战区直接指挥,独立团嘛,还是主要靠自己寻找战机,适时御敌。”


国府大本营的这个决定倒是出乎孟云霄的意料,这蒋大老板怎么了?给了这么多武器装备却又不打算叫自己去厮杀,这回可真新鲜了。嗯,里面必定有阴谋。


“那我改编之后的给养补充呢?不会又是就地取材吧?呵呵。”孟云霄打着哈哈继续准备讨价还价。


“关于改编后独立团的后续给养补充,将由大本营首先调拨到第二战区,然后再补送给独立团。”


——叫我去阎老西手里讨账花,这山西老财主可是从小就搞金融投机的,不好惹。——孟云霄一想我还是来点现实的吧:“南宫将军,你刚才也提到了我们驻地所处的位置特殊,背景复杂,处于犬牙交错的敌我混占区。这样的日子可不好过啊。我看不如这样:反正第二战区也要运送装备过来,就不如再劳烦你请示一下上头,看是不是可以把我的补给军饷粮弹提前几个月发给我。这战局变化可是神鬼莫测啊,万一哪天我要没了粮弹而小鬼子又找上门来,那时候再按照常规给我发放可就远水解不了近渴啦!您说是不是?”


怪不得宝贝女儿说孟云霄狡猾呢,还真一点没冤枉他。而且这小子还不是一般的狡猾,要长了毛可能比猴儿还精呢。


委员长之所以给他抗日独立纵队大批的装备又不让当地的战区去指挥调动他,第一个原因就是为了和当地的八路军争一下颜面。自从忻口会战结束之后,正面战场的国军那是节节败退,而人家八路军却大力开展游击战,却是捷报频传啊!这就让远在重庆的委员长很没面子!现在一个孟云霄横空出世,委员长就赶紧迫不及待的想给他们穿上国军的军装,为国军更为委员长挣回点小面子来。而委员长不让孟云霄归属当地战区的第二个原因就是弹药补充问题,没有当地战区的补充,也没有了重庆的补充,改编独立团的枪就成了烧火棍,如此看来,改编后的独立团要聪明的话,就只能听命于政府了。


你瞧委员长的算盘打得不算不如意吧?可偏偏就遇上了孟云霄大虾,提前就要预支。这下可就让南宫少将遭难了——答应吧,违背了委员长的初衷;不答应吧,看这小子的样子,显然这次收编就又成问题了。


南宫少将不愧是官场老手,稍一思索:“好!我这就用随身的电台请示一下,孟大队长请稍后。”


“南宫将军费心,云霄等静候佳音!”说完一拱手就带人出来了。一出门,陆子宇就问道:“云霄,你真地想接受改编?咱们兄弟当初可是有言在先——不加入任何政治党派的。你现在要接受了重庆的改编,如何向弟兄们交待啊?”


“二哥你先别急啊,听我给你解释:咱们现在只是接受军队的改编,又不是加入国民党政党组织。而且马上我还要给南宫少将提条件呢,你就看着吧。”


“可是别人怎么认为这件事呢?你上次可是也拒绝了人家八路军游击队了,万一八路军再来,人家要说你出尔反尔,贪图功名利禄,你怎么解释?”


“这个问题问的好!不管怎么说,八路军表面上还不是也隶属国军第二战区的战斗序列吗?说白了他们也是国军中的一支部队,但是照样不是另一个政党吗?我和他们一样接受中央的统一指挥,他们还能说我什么吗?服从中央政府但不加入任何党派,这就是我的原则。”


“哦!”陆子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好像有点明白了。


“孟大队长!”南宫世显在门口喊,“重庆最高军委会已经回电,请进屋说话吧。”


“重庆方面已经同意了你的要求,决定给你们改编后的独立团提前预支四个月的粮弹补给,而且以后都照此领取。一年的补给分三次领完。”南宫少将说着递过来一封电报。


“太感谢南宫将军了。”孟云霄这话说得到很真诚。——这可是财神,应该有点真诚。——“不过我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来。”孟大虾装作很意外的样子说道。


南宫世显一听头都有点疼:这家伙又要出什么难题啊?这粮饷提前预支的事儿才刚解决,要知道对于别的部队来说,别说预支,不拖欠你几个月能按时发放就等于烧了高香了。但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孟大队长有什么事儿尽管直说,能帮忙办到的我一定尽力。”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关于部队改编后,设立政训部的事儿。南宫将军你知道的,我这队伍上的大兵啊,来历都很复杂,除了种地的老百姓,就是些个土匪啊,绿林好汉啊什么的。可以说是冥顽不灵,愚钝不化。除了会玩儿命,什么都不懂。而且咱们这地方又在大山里,荒山僻野的,条件艰苦。这政训部我看要不就......”


“这个好办!”南宫世显还以为是多大的事儿呢,“取消!”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有名无实的一个文职机构,设置之后也不会起多大作用。委员长要真不放心你,那军统、中统的人可不是吃白饭的!更能叫你防不胜防!”


“那好!”孟云霄痛快地说道:“只要装备一到,部队立刻改编!”一句话差点没把南宫世显的鼻子气歪——敢情到现在你孟云霄还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呢!


要说实话为这次收编还真难为了南宫世显。怎么说人家也是堂堂的国军少将高参呢,而孟云霄就算改编成独立团后最多也就是个上校军职。干吗要给他低三下四啊?这就叫啥人有啥福气。别看孟云霄官卑职微,可人家现在是蜚声全国甚至驰名海外的抗日英雄,特别是蒋某人要将他竖成一面旗帜,这狗屎运就挡也挡不住了。


南宫少将离开后整一周,正好是民国27年春节的第四天,正月初四,由第二战区一个辎重营运送的一个整编甲种团的装备全部运到。随着国府装备一起到的还有几个特殊的客人——八路军游击队的吕长山陪着主力部队独立团的杨成武团长也到了。


“现在是叫你大队长呢还是应该改口叫孟大团长呢?”吕长山开着玩笑和孟云霄握手。


“直接叫我孟云霄好了!”孟大虾爽朗的哈哈大笑,“老子只稀罕这些武器,不稀罕那个虚名!”


“叫谁谁都眼馋啊!”杨团长也啧啧有声的死盯着那些装备,“咱们八路军一个旅也没有这么多炮啊!孟团长,老蒋可真舍得给你下本钱啊!”


孟云霄仔细的打量了几眼这个十几年后的开国上将,而也正是眼前这个穿着朴实、像个庄稼汉般的汉子就在一年多以后击毙了号称“名将之花”的日军中将阿部规秀。想到这儿孟云霄心里一动:八路军不是缺枪少炮吗?何不送他们一些,没准儿将来就是我送的炮打死的那个“不该开的花”呢。


“杨团长,蒋某人是什么居心我最清楚啦。不就是想让我给他装点门面吗?老子偏不!您要喜欢,看上什么玩意儿了,走的时候尽管带上!”听那口气就像家财万贯。


“君子有成人之美,不夺他人所好!孟团长,这可是委员长送你的,我怎么好意思拿走呢。”杨成武说着又恋恋不舍的对那些大小火炮多看了几眼。


“我怎么听着您叫我团长这么别扭啊?”孟大虾难受的说道:“这样吧,我送您几门迫击炮,作为交易,您再也别叫我团长了好不好?”


这几句话让杨成武不得不认真的打量起孟云霄来。怎么这就是传说中的抗日英雄吗?为了让别人不叫他的官称,居然拿大炮作交易,这叫败家子儿呢还是叫豪放呢?——要知道在抗战初期,对于八路军或者八路军领导下的游击队来说,别说是几门火炮,就是一挺机枪、一支步枪,哪怕是老掉牙的老套筒、汉阳造都是宝贝啊!有多少人还扛着梭镖、背着大刀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