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四十四章,除夕之战

dontbb 收藏 6 9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前前后后差不多有一个大队的小鬼子和一个大队的伪满军被李矛独立团消灭。县城周边日伪军的活动明显的减少了。


李矛部打了胜仗的消息很快传了开来。原来,鬼子也怕枪炮子弹啊!之前在民间流传的一些鬼子神魔化的流言不攻自破。


独立团这段时间打鬼子发展迅猛,也发了大财,正好用到队伍建设上去。随着队伍的壮大,加上李矛在训练滑雪兵,独立团不少的人都认为;不需要再整天逃跑了。靠着这些逐渐锻炼出来的战士们,还是能抵挡住鬼子的。来得少了,咱还消灭了他呢!鬼子总不会把整个师团都开来吧……


李矛在训练滑雪兵,团副刘星也在训练其它普通部队。此时团部留守的团级军官仅剩参谋长姜子牙。听到手下人的议论后,参谋长姜子牙他可不这么想,一、二个鬼子的中队咱可不怕……但说不准敌人真会派出一个联队以上的鬼子来。枪打出头鸟的道理他也懂。心想得让小鬼子多些仇人和对手,独立团日后的日子才会好过。为此姜子牙打上了周边其他武装的主意。姜子牙虽然现在已是堂堂正正的少校参谋长,但仍然脫不了混混的本性。诡计多端的他很快想出一损招;派人四处放出风声,说是鬼子的据点、炮楼里都有很多枪炮子弹,钱粮。但是现在鬼子人数少,兵力分散。要守住每个据点可不容易,在援兵来之前,拿下据点的队伍,那是铁定会发笔小财的。这个消息一放出去,邻县的一支队伍就也打着为烈士报仇的旗号去打小炮楼。他们是第一次,准备很充分,他们成功了。一时间,鬼子的炮楼、小据点在大伙眼里似乎成了香饽饽。


那支打下了据点的土匪武装,其实自身伤亡也不小。但是这个年代,谁愿意说自己是孬种啊!他们对外的说法也是轻松写意,鬼子不堪一击,炮楼藏品丰富。这样的说法更加吸引了各处的胡子们。打下来据点的,就再夸张的说一通。十几天下来,几个县城外围,战火连连,鬼子和汉奸似乎越来越菜了,炮楼也几乎要成为宝藏的代名词了。


同时,各类武装有的悄无声息消失了,留存下来的,发展更快,也更加强悍了……


周边县的武装力量的活动也跟着频繁了起来。李矛在训练滑雪兵时,邻县朝阳的一支亦正亦邪的土匪武装悄悄的摸近了鬼子的一处据点。


驻扎独立团相邻县城朝阳的是盐井大队,大队长盐井,也是被独立团打死的小鬼子柳川的頂头上司。盐井大队长伤愈归队后,﹙与抗联作战时受重伤﹚屁股还未坐稳,手下来报:又一处据昨晚被一队身份不明的武装端了。盐井大队长刚想出兵报复,才发现自己的盐井大队现在基本上已是空架子,无力讨伐这股敌人,更不要说进攻实力最强的李矛部,若不是身边有一个满员的伪满军正规军主力营镇守县城,受到各种抗日武装攻击的他,恐怕只好放弃与朝阳这座县城了。


他马上向他的上级----原田旅团长汇报自己轄区糟糕的形势。电话拨通后,盐井大队长如实地作了汇报,声称伪满军不可靠,需火速调大日本皇军才能彻底消灭独立团和其它抗日武装。


独立团所作所为早已引起原田旅团长的高度重视。他只是忙于对付十分活跃的抗联,已是焦头烂额。柳川被灭后,原田根本无暇顾及独立团。


就在此时,原田旅团长手下一名作战参谋进来报告:“报告旅团长,小日向白朗联队长率部今日归建。”


“小日向白朗联队长今日归建?”原田正怀疑。又有一名作战参谋报告:“白朗联队长来电,请示作战任务。”


原田重重地吼叫:“念!”


那参谋继续:“小日向白朗联队已抵达阜新,请旅团长指示下一步行动。”


“哟西!命令小日向白朗联队休整三天后,进剿李矛独立团!” 小日向白朗联队到来弥补了原田的兵力不足,他得意洋洋地下令。


这个小日向白朗联队长就是那个差点被何峰打死的小日向白朗,上次小日向白朗联队追杀何峰不成,反被何峰精锐部队基本上全歼。有后台的小日向白朗逃得性命后,仅军衔降了一级,仍然留任补充后的原田旅团步兵联队长。


虽然小日向白朗步兵联队被何峰痛歼一回,让高傲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日向白朗知道;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而且小日向白朗步兵联队原老班底被何峰全歼后,此时的小日向白朗步兵联队实力已大不如以前了。但收到上级原田旅团长的命令后,一向眼高于顶的小日向白朗还是没有将李矛的独立团和其它抗日武装这些乌合之众放在眼里。急于找回顏面的小日向白朗立功心切,他仅让手下休整了一天,就率部离开了阜新,亲率3800多日伪军直扑独立团所在县城。


鬼子没有给李矛等滑雪者半月的训练时间,到第十一天,刘星和姜子牙派人来报;小鬼子来攻。


带滑雪兵回到县城的李矛,很快弄清了小日向白朗来攻的准确时间。提供准确时间的是现在的县城首富张文宾,因为张文宾有一支往来县城和省城,用于运送货物的20辆马车队在阜新被小日向白朗的部下临时征用,张文宾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暗中派人给李矛送来了情报。李矛重赏了来人,又派人核实情报后,马上将部队撤出了县城。


小日向白朗虽然没有将李矛的独立团和其它抗日武装放在眼里。但他毕竟是一个作战经验丰富的指挥员,他吸取了柳川上次血的经验教训,这次仅兵分两路从东西两方夹击李矛的独立团,他的作战意图是;一举歼灭李矛的独立团最好,第一步没有达到目的时,先夺取独立团根椐地-----县城。而东西二路军都强于李矛的独立团。让李矛无处下手,只有挨打的份……


小鬼子西路军,由二个鬼子步兵大队约2200人组成,秀戒少佐指挥。企图远距离包抄独立团和其它抗日武装。


小日向白朗自率东路军和运输队抄近道直取县城;东路军由一个步兵大队,一个炮兵大队,一个伪满军中队共1800多人﹙其中炮兵大队只有364人,下辖;两个170人的中队,共24门70mm九二步兵炮。﹚和一个运输队组成。运输队则由临时征集的88辆骡马大车组成,其中包括富商张文宾的20辆骡马大车,由一个鬼子准尉带9个小鬼子押车,马车夫全是中国人。


从阜新东边进入县城,就是上次柳川进军的行军线路,也是县城与省城之间的主干道。地形多是平坦,险要之处不多。小日向白朗算定李矛的独立团不敢打自己的主意。通过三天行军,到除夕那天上午9点,小日向白朗的东路军来到离县城二、三里地的双门峽。选择除夕占领县城,小日向白朗一来想趁中国人忙于过年,一举消灭李矛部,二则是;不让李矛部舒舒服服过年,从心理上打击李矛部士气。


双门峽是从东边进入县城必经之路。路是沿两座山峰中的河边穿过。滚滚的河流,湍急的河水汹涌澎湃。因为天气奇冷,所以河面上只结了厚厚的一层坚冰。变成了一坦途。小日向白朗的东路军没有沿路走,全部走在平的坦河面上。


两边山坡上,很陡,松软的积雪有一尺多厚,雪面上又极为滑溜,积雪甚厚,一溜下去就难以收住。远距离看上去白雪晶莹根本藏不住人。一小队鬼子前鋒试探了一下,两侧山坡上人根本爬不上去,小鬼子军官下令;用火力侦察了一番,“砰砰砰”除了落下一雪打断的冰树枝和积雪外,仍然死一般寂靜。山坡上没有一点动静,这队鬼子前鋒放心地、大摇大摆地窜出了双门峽,出了谷口小鬼子军官从望远镜中已能看到县城。


来到县城,鬼子前鋒没有遇到任何抵抗,只有一队乡绅组织了一些良民在城门口欢接皇军,这一小队的鬼子迅速占领了县城,并升起了膏药旗。


不费一枪一弹占领了县城,这在联队长小日向白朗的意料之中,換上自己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也不会坐以待毙。他下令前队的鬼子步兵大队加速前进。


联队长小日向白朗的坐骑也随鬼子步兵大队窜出了双门峽。但后面的炮兵大队遇到了麻煩,最前面的一辆拖炮的重车,压碎了坚冰连人帶车掉入了河中,炮兵大队长一边指揮鬼子们抢救,一边让车队从冰河面上路,可又一车辆拖炮的重车压碎了冰层陷入了一个松软大雪坑。将后面的炮兵大队和运输队、殿后的一个伪满军中队全堵在山谷中,炮兵大队长大吃一惊,明白这一切都是人为的……


率部走出400多米的联队长小日向白朗,见后队没有跟上,也感到有点不妙,马上下令;“前队停止前进。”他话音刚落,“嘘,”一阵令人心寒的空气切割声突然传来。


这个声音是炮弹歌唱的声音。久经沙场的联队长小日向白朗感到炮弹是朝自己打来的。大吃一惊,顾不上招呼别人,连忙自私地从马上跳下来,独自一人卧倒。


那发呼呼作响的炮弹狠狠地砸在小日向白朗不远处,爆炸了,爆炸掀起的泥土几乎把他埋了,马和五个没有防备的小日本鬼子被炸得血肉横飞。有一块弹片击中了一个日本鬼子的脑袋,那个日本鬼子离报务兵不到2米,他的身子随着惯性冲了几米,但是半个脑袋被打没了,白色的脑浆飞散出老远。少见死尸的报务兵当场就呕吐起来。旁边一个鬼子少尉以前打死过不少中国军民,本来还是能承受的,但是他瞄了一眼报务兵,看到他吐的东西,一想到他和自己吃的东西是一样的,准尉的胃里一阵翻腾,喉咙一下子没压住,一股液体从胃里镖了出来。


“巴嘎!巴嘎鸭卤!杀给给……”从泥土中爬起来的小日向白朗万万没想到李矛会如此大胆,知道李矛志在夺他的大炮和辎重,马上命令队伍反击。


一群小日本鬼子“哇呀呀”嚎着拚命往后冲,但跑了不到五十米, 大量炮弹发出令人恐惧的呼啸声,暴风骤雨般砸在了第一发炮弹的地带为界,五十米的地帶,顿时成了一片火海。面对象冰砲一样密集的炮弹,数十个小鬼子在冰面上无处藏身,大多当场被炸死,而且特惨!……炮弹炸开了坚冰,河面上的冰和小鬼子一齐落进了湍急的河水里。死的伤的小鬼子统统喂鱼去了。通往谷中的道路一下子窄了一半……


炮响的同一时刻,从山坡的雪地里一下子冒出无数中国士兵来,谷中枪声大作,没有自卫武器的鬼子炮兵大队一下子伤亡过半,更要命的是从两侧的山坡上,顺着约四十五度的斜坡,‘唰唰唰‘的飞滑下来数百名滑雪兵,带着呼啸的风声,眨眼间滑到炮车边,滑雪兵雪杖一插,个个不是驳壳枪,就是冲锋枪,“砰砰砰”开始了单方面的大屠杀……


同一时间,殿后的一个伪满军中队,也被独立团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伤亡惨重不说,来不及反击,就被独立团数十挺轻重机枪死死地压在谷底动弹不得。数百独立团战士端起明晃晃的刺刀呐喊着从山坡上滑下来,几名顽固不化的伪满军被打死后,剩下的活着的绝望的伪满军一个个跪在雪地上举手投降了……


运输队的十来个顽抗的鬼子兵被打死后,中国马车夫全抱着头,趴在雪地里,马车下,一动也不敢动。


李矛亲率滑雪兵轻而易举解决了小鬼子炮兵大队后,数百名独立团战士马上将炮卸下来,很快开始向谷外开炮。好不容易从谷口炮火中冲过来的小鬼子再次陷入一片火海中,极少数命好的小鬼子幸运杀到谷中,好运到头了,对面密集的弹雨劈头盖脸地朝他们射了过来……


扑向谷中的小日本鬼子部队每次都遭至灭頂之灾,独立团的炮火火力是他们的十倍以上,而且失去大炮小日本鬼子,剩下那点可怜的掷弹筒根本打不到独立团,第一次碰到这种战局的小日向白朗和手下训练有素小日本鬼子,有力无处使,一个个郁闷极了。


谷中枪声渐稀,看到谷外的小鬼子也不往谷中冲了,独立团也停止了打炮,李矛马上命:参谋长姜子牙带伤员、二营、三营打扫战场,仍后押着缴获的所有物质和90多个伪军俘虏后撤,一边让一营在谷口用几乎剥得赤裸裸的小鬼子尸体叠起来,再让战士们炸开冰河,用雪水浇上,很快修筑了一道冰硬的防线,当小鬼子小心翼翼冲入谷口时,弹药充足的一营马上从防线后用密集的弹雨劈头盖脸地朝他们射了过来,沉默了好一会儿的大炮又发言了,专打鬼子后队,如此几次完全被动挨打的小日向白朗见手下日军伤亡惨重。终于冷静下来,停止了无为的进攻,一边发报让秀戒少佐火速向自己靠拢……


到下午5点,秀戒少佐的西路军终于赶到,不过当日本人冲入谷中时,除了一条由几乎剥得赤裸裸的鬼子尸体码成的冰硬的防线外,谷中空荡荡的,只有雪地里一滩滩血渍和那条几乎剥得赤裸裸的鬼子尸体码成的防线,向秀戒少佐证明这里的确发生过激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