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八节:别了,南国(8)

醉长生 收藏 4 98
导读: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八节:别了,南国(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鬼冢廉介瞪大了双眼,思维在刹那间凝固,两眼只看见那个闪烁着橘红色火苗下坠的打火机。那打火机下坠得很慢很慢,慢得好象可以让他接住……“不~!”鬼冢廉介下意识的突然要向50多米远的打火机奔去,吓得木村新兵卫等日军七手八脚的拽住了他。‘嘭……’一阵热浪袭来,众人又拉着鬼冢廉介连连后退几步,“可恶啊……”鬼冢廉介挣开了拉着他的士兵,透过狂乱的火焰失神的看着那个大地特工。

火舌已经舔上了他的腿,他好象一点都感觉不到,依然微笑,嘴里斜斜的叨着烟,眼里好象若有所思。热浪已掀起了他的衣摆,吹得阵阵飘动,他好象也没感觉到,坐在已经被熊熊烈火包围了的卡车上依然微笑……

‘砰’,他的微笑不见了,一颗子弹从远处飞来,贯穿了他的太阳穴,他滚下了卡车,投身熊熊烈焰中……

“你……!!!”白少虎一声厉吼,抓住谢南国的步枪猛地抬起,愤怒的眼神死死盯着谢南国。突然间,在炮弹的团团爆炸中震左右乱晃的装甲车里,空气象是凝固了。没人说话,也没人指责谢南国的不是。装甲车急转弯,绕过了一个路口,终于,连炮弹声也听不见了。

两鬓班白的将军用了然而又安慰的目光,平静的回应着年轻人的愤怒。他不需解释什么,也不需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年轻人的愤怒并不是对他。

白少虎眼里的怒火渐渐消逝,渐渐被悲伤代替。他慢慢的低下头,肩膀有规律的上下耸动,无声的抽泣。

“你的痛苦我能理解,因为有段时间,我比你更痛。我们是军人,当断则断!”谢南国的大手轻轻放在白少虎的肩上,“哭泣是对逝去兄弟的怀念,更是一种尊重。哭吧,这不丢人……”

二十个灭火器对着桥上的烈焰一起喷出粉末,在烧起十几米高的火焰面前,这些粉末还没有实际接触到任何东西就被热空气卷上了天,车用的小灭火器没一会就用尽。三百多个士兵又全都拿着钢盔和少量几个消防桶到河里装水七手八脚往上泼,装的这点水一泼到灼热的桥面就化成了水蒸气。这一点水,对长50多米的清水桥火场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杯水车薪,不过是聊尽人事罢了。热浪喷得人根本不能靠近,就不用想用树枝类的东西去扑打了。

这几天才下过大雨,上游流下来的水量增大,平时二十米宽深才两米的清水河现在宽三十多米深三米的,而且水流湍急。几个水性良好试图泅水渡河的士兵是用绳子拉着才没被冲走。

鬼冢廉介心里那把火烧得绝不比桥面上要小,恨自己太有自信,更恨大地特工太过狡猾:

大地特工打一开始就没打算走四号公路!

到了五号公路哨卡,能不被识破最好,就算是被识破了,也算是将追兵引到五号公路去。然后在清水桥上放一把火,还是沿五号公路去最进的蝴蝶屿一带登艇。后面五号公路上的追兵追来了一看,自然就以为他们已经跑到了四号公路上,这把火就是为了拦阻追兵用。追兵会灭了火直接上四号公路追去情人礁。

如果追兵直接上了当,沿四号公路一线追去,那就不用说了。五号公路到清水桥的路程比四号公路刚好要长那么一点,等追兵沿着四号公路超过了清水桥他们才会在清水桥出现。还是会放一把火,反正追兵已经过去,看也看不见,就算是看见了也不会在没有确切情报前为了一把火回来,就算是回来了这把火也正好挡住了追兵的去路。

清水桥至五号公路几公里长的路程都是一片平原,无伏可设。如果追兵抢先一步通过了清水桥反向向五号公路截来,他们老远就能看见。,把装满汽油和稻草的卡车直接引燃在才不到10米宽的马路,照样是拦住追兵,他们原路退回,再用其他方式离境。

不用炸药炸桥的目的,当然是不想有声音吸引到可能在附近巡逻队注意的原因了。而且,如果是在公路上,炸药也不如火场能起到拦阻追兵的目的。

仅仅是在一个走那条公路的的选择上,这批大地特工居然把任何可能性都算进去了,利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条件。心理、时间、地形、路程,甚至因为前天下了大雨导致河流涨水,连水文都给算进去了!

“呼……”鬼冢廉介仰面朝天吐了口浊气,他现在总算有点明白,为什么就这么区区几个大地特工,居然有能力将他一个手里掌握了几万兵力的堂堂新加坡总督戏弄于股掌之间,把新加坡搅了个天翻地覆。因为他们里面有一个人,这个人不是个天才,就是个魔鬼……鬼冢廉介不敢想象,如果这个魔鬼手里也有个几万兵力,谁能阻止他做什么?

“阁下……”木村新兵卫的声音把鬼冢廉介从沉思中拉了出来。

“在那里?”

“已经就位。”

“但愿还来得及。”鬼冢廉介虚弱的说道,“这大概是最后一个能阻拦到大地特工的希望吧。”突然一笑,“如果他们能是希望的话。”

‘轰……’的一声爆炸声,桥上大地特工装汽油的那辆卡车油箱烧得炸开了。爆炸掀起一阵气浪,吹起桥上烧得正旺的稻草漫天都是,大多掉起了河里。少数几根飘下来掉落在两个步兵脖子里烫得哇哇乱叫,原地跳脚。

鬼冢廉介看见这一幕眼睛一亮,对木村新兵卫道:“快叫士兵们掷手榴弹,往火里掷!”

木村新兵卫疑惑的看了桥上一眼,随即明白了,冲过去大叫:“全体集合!”

手榴弹一颗颗的在桥上接连炸开,载着汽油的稻草被气浪全部吹到四处分散,飘进了河里。减弱到极小的火势在几分钟以后彻底的被一桶桶的水浇灭了。‘轰、轰’两声巨响,本就已是残骸,挡在桥上碍事的卡车被两发迫击炮弹炸个粉碎。十辆卡车满载着步兵呼啸着冲过清水桥,向蝴蝶屿的方向驶去。

……

装甲车风驰电掣的奔驰在公路上。熊无疾焦急的问道:“还有多远?”清水桥上的火最多也只能烧半个小时,这还不算出现意外的情况。

“大概十分钟,十分钟后下车。”宫琳看看周围,答道。

“怎么直到现在还没有一支阻截我们的部队,海边的布防真的是空的吗?”熊无疾奇怪的说道,话音刚落……‘轰’,装甲车碾上了地雷,侧着车体跳起一两米高,栽倒在路边。几个人撞得七荤八素的从车里爬出来,围着装甲车枪指着四面八方搜索敌人方位。

宫琳佩服的称赞,“乌鸦嘴真灵。”

熊无疾哭丧着脸,“下次只给别人算命。”

“左边!”谢南国一枪向路边的田埂下打去,一个人影头上爆出一团血雾,手一扬就不动了。众人纷纷抢到装甲车后面隐蔽,几发还击的子弹打在装甲车上铛铛做响。

熊无疾道:“有多少人?”

谢南国道:“没看清楚,只看见一个。”

熊无疾奇怪,他们刚下车的时候是最好打击他们的时候,敌人为什么不开枪?看来敌人的兵力不是很强,目的只是把他们拖在这里等援兵到达。他们不动,敌人也不打。躲在装甲车后面没事,要是不理敌人,离开装甲车往公路上跑那可就事多了。现在手榴弹也用光了,没法攻击掩蔽在田埂下的敌人,只能冲上去了。

“火力压制!周春,老虎,我们上!”熊无疾把装甲车上的机枪摘下来递到黄杰手里,操起步枪就起身。

“连长,我们去!”黄杰拉住熊无疾,“你和白排长身上伤得不轻,行动不便,我和周春上!”

熊无疾回头看看白少虎。白少虎脸色苍白,刚刚在装甲车上又撞裂了腰上的伤口,本就没有缝合的伤口又是血染一片。问道:“你怎么样?”

白少虎轻笑,声音明显虚弱无力,“再宰两个没问题……”熊无疾心里明白了,白少虎的身体的确已到了极限,否则以他的雄心,“再宰20个没问题!”再让他冲锋已是不可能,熊无疾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也是差不多这样。

熊无疾从黄杰手里接过机枪,叮嘱周黄二人道:“小心!”

谢南国和宫琳齐声道:“还有我。”熊无疾知道现在不是废话的时候,平时让一个将军和女孩子去打冲锋当然是笑话。现在可不是平时,直接道声:“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