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形色色的死刑:罗马刽子手可以强奸女死囚

灵巧的刽子手一般总能一刀就将犯人的头和躯干分离,观众也很在行。

1737年7月,刽子手在一次斩首刑中一刀成功,成了斩刑的典范。他一刀砍下了博利欧·德·蒙蒂尼的头,在把头颅放在地上前。他拎着头从各个角度让观众看,并向观众致意,活像个喜剧演员。编年史里记载:“人群为他的灵巧而使劲鼓掌。”

有个法国军事参赞详细描述了两次大战之间对十五个犯人的一次公开新首:“犯人们跪在地上,排成两行,手绑在背后。每个犯人前都有一个刽子手,后者举起刀,砍了下去。犯人的头似乎迟疑了~下就滚落在地上。大量的血从颈动脉喷涌而出,而身躯也突然变得软弱无力,缓缓地倒在了血泊中。只有一个犯人的头没有被一刀切断。犯人发出了可怕的叫声,在第五刀下去后,头才滚落下来。”军事参赞告诉我们,这是因为这个犯人没有给刽子手小费。

尽管刽子手们都十分灵巧,但司法年鉴仍有一些不堪描述的可怕的记录,这些并不是因为施刑者的读职,而是由于他们能力不够。

夏莱伯爵亨利·德·塔莱朗被确证犯有阴谋罪后,于1626年在南特被处决,他被剑割了三十二刀。

被震惊了的观众在第二十刀时仍听到受刑者在叫喊:“耶稣!玛利亚!”我们确实应该公正地对待刽子手,可那个施刑者原是个被处绞刑的士兵,因为他接受操作剑才被豁免。而他用的那把剑事实上是一把瑞士卫兵的剑。第一刀,这个偶然机会造成刽子手割断了犯人的肩膀.而以后几刀也只是伤着了他。前二十刀,勇敢的受刑者每次都摆好姿势,希望最终能得到解脱,可每次又都失望了。最后十二刀,他是躺着挨砍的。

1642年在里昂举行的德·图先生和塞克·马尔斯先生的斩刑也同样是一次可怕的屠杀,给他们施刑的是一个搬运夫,而那时里昂正在等待一位正式执刑者。德·图先生的头直到第十二刀才滚落下来。至于塞克·马尔斯的斩刑,里昂初级法院的书记官作了记录,他写道:“第一刀是从脖子上方砍下的,太接近头;这一刀只把脖子割断了一半,犯人的身体仰面倒向了支架的左边,脸朝天,腿和脚在抖动,手无力地抬起……刽子手朝他的脖子又砍了三四下,终于砍下了他的头。”

一位见证人详细描述道:“他闭上眼睛和嘴巴,等待着刽子手从容不迫地给他一刀……挨了一刀后,塞克·马尔斯叫了声,可叫声消失在血泊中。他抬起膝部,似乎想重新站立起来,可又倒在原地了,头还没有完全与身体分离。执刑者先走到他右边,接着又走到他后面,用手揪住头发把头拎了起来。

“他的右手用他的大切肉刀锯断了一部分动脉气管和还没有被割断的脖子的皮,然后他把头扔在断头台上。人们注意到头又转了半个圈、抽动了好长时间。”这第二个证人的证词与前者有所不同,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塞克·马尔斯和德·图的斩刑相当可怕。“瑕疵”经常会出现,但人们多次看到即使最有经验的执刑者也往往缺乏机灵。

事实上,用剑施斩首刑一直被认为是一种不完美的极刑,因为正如我们上文指出的,这不仅要求执刑者机灵,而且要求犯人配合。

因绝望而拼命挣扎、顽抗的犯人也并不少。同样,乖乖地听从命运安排的犯人也有许多,有些犯人甚至比别子手希望的更顺从。

蒂凯太太就是其中一例。她二十八岁,年轻又漂亮,丈夫是巴黎国会的一个议员。

由于她丈夫一而再、再而三地对她不忠。最后她也欺骗了他,并雇用利客想阴谋杀害他,但她的计谋被识破了。

被捕后,她被判处死刑,判决下来后第三天,她被带往格雷伏广场。车队到达广场时,天空突然变得阴沉思雨倾泻在她乘坐的大车上,她的两边坐着刽子手夏尔·桑松和听仟海的神甫。

有的历史学家认为刽子手来自篷图瓦兹。一眼望去,广场变得空无一人,人群都在寻找躲雨处,有的进入了房子内,有的躲在商店的挡披檐下或接待室的门厅里。施刑者的仆人和士兵则躲在断头台下或大车下面。

在大车上,犯人、刽子手和神甫也在等待。夏尔·桑松对蒂凯太太说:“请您原谅,但我现在不能办事。这样的滂论大雨会让我失手的。”蒂凯太太感谢施刑者和所有在场的人等待暴雨停止。

在这种凄惨的境况中度过了一小时。最后,而小了,人群渐渐地又回到广场上。助手、仆人和士兵也从躲雨处走了出来。“是时候了!”刽子手说了一声,他们从大车上下来爬上了断头台。

因为帮凯太太爬楼梯时得到了桑松的帮助,有人说她用一种“既感激又羞耻”的姿势吻了桑松的手。后者转过身去,对他的儿子兼助手说:“你来代我吧!”年轻人犹豫了一下,但犯人打断了他的思绪:“先生们,你们能不能告诉我,我应该采取什么姿势?”

“跪着,头抬起来,把头发撩起来,让颈背露出来后放在面孔前。”老刽子手回答道。至于他的儿子,已开始不知所措,这时犯人摆好了姿势。

她问:“我做得对吗?”

正当年轻的刽子手在他父亲的鼓励下举起沉重的剑准备在空中挥舞时,受刑者叫了起来:“千万别破了我的相!”第一刀落在了耳朵上,切开了脸,血溅了出来,下等人发出了侮辱性的叫喊声。犯人倒在地上,四肢抖动着,像一匹受伤的马。一个仆人抓住她的腿,据在地上。夏尔·桑松抓紧她的头发不让头动弹,这样他儿子可以重新执刑。直到第三刀,才把头割下。

在不成功的极刑中,最有名的大概是阿尔蒂尔·托马·拉利一托朗达尔的斩刑了。拉利一托朗达尔曾是法国在印度的殖民地的司令。在连续几次胜利后,在篷蒂谢利他被英国人包围,经过顽强抵抗,最后他投降了。法国丢失了印度。拉利一托朗达尔被俘了,被带到伦敦后他得知法国舆论要求杀他的头。他要求英国人凭其保证假释他,给他自由,就这样他来到法国。他从没这样自豪和愤怒过,他要为这些人对自己的侮辱讨回公道。

令人愤慨的不公平的是,法官以叛国贼的罪名判他死刑。他是在格雷伏广场由刽子手桑松执行斩刑的。

在行刑前被强奸

据说玛丽·斯图阿特在被砍头前遭到了刽子手的强暴。在罗马,法律规定不可以判处处女死刑。于是,为了绕过这条规定而同样判处处女以极刑,习惯上,是侍从官享有在行刑前将之强奸的权力。二十岁的维斯塔修女便遭受到了这样的命运,还有台伯尔的首相塞让之女也遭到了强奸,她只有七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