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纪事 第一章 演习A 第六章 果真如此

得心 收藏 0 1
导读:龙魂纪事 第一章 演习A 第六章 果真如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7/


上校也算搞清楚了状况,道:"都没什么,都是误会.可你们这是擅闯军事禁区.这可是不对的.他的确有权检查你们.再者,他是方法不对头.我替他道歉.可你们打伤了人,这怎么处理?"

那矮个青年还没消了气,道:"怎么处理?想叫我道歉.门都没有.人我是打了,你看着办吧."

上校冷笑了一声.道:"喝!还挺冲.我们部队上的人你打了还不解气是不是?"

那人道:"先让他起来给我赔礼道歉了.要不没完."

上校道:"不止冲,还挺横的嘛..."他也看出来了.这些个人估计不是有钱就是有权的主.十成的高官子弟.连他都不放在眼里.想着,上校心里可就上了火气.首都那会,自己可算是和这些个人打过交道.典型的一代跋扈子弟.要不是仗着自己有点背景和基础,还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虽说自己已经是恶名在外.胆大包天的主,但好歹也是四十的人了.不能不多长个心眼.

这时旁边那矮个青年的同伙也帮腔道:"就是.先叫他道歉.要不没完."

和上校一起来的那个志愿兵司机也不是个善茬.一挽袖子.忽道:"怎么,还没打够啊.要不我陪你玩玩?"

上校摆摆手,以他的估计,这小子肯定是练过的,一脚就干趴了一个人.一般人上去肯定不是对手.今天的事怕是不能善了了.传出去,一当兵的叫地方上的人打了.虽不是自己手下的.但无论是谁碰上了.总面子上过不去吧.这些个家伙,仗着有后台和深厚的背景,动不动就出来惹事.今天撞自己枪口了,不教训一下怎么行?但难道叫自己上?MD,有点憋曲.虽说自己已是全军都挂了号的混人一个,也不太好意思上去出这口恶气.万一传出去,也总归不是个事.丢自己面子.

上校左思右想,两边为难.

见他这样,那群人来劲了.打人的矮个青年更是嚣张."怎么,上来啊.看我不挨个抽你Y的?"

这边小陈虽生性怕事,却有些沉不住气了.自己现在都在部队了,耳濡目染.血性多少还是有点的.人家都欺负到咱们头上了.干他的.但想想却自己又不敢上.

王擎闷了半天,早就憋不住了.怎么办?破戒?打他狗日的?以前仗着那些东西,架是没少打,更从没挨过别人的打.受过别人的气.一言不合,拔拳相向.打完了人,回去再挨师傅一顿打:叫你小子恃强凌弱.师傅打完,接着又跟没事一样再不追究.用师傅的话来说就是:少年斗狠,不足为奇.恃技欺人,取不得.但人若没点血勇之气.活在世上,不过白糟蹋粮食.打,就要打不平之事,打不平之人.只要坚定武德,存心向善,就不为过.

小陈这边已经有了主意.这不是有王擎吗?这小子他自己是知道的.军事全优,素质在同年兵里头拔尖.更听说来部队前就带着功夫.还等什么呢.先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揍扁他.

小陈对王擎道:"欺负到我们头上来了.干他娘的.你上."

王擎一楞:"我上?"

其实他自己早按捺不住了.但还有点担心.他还没摸清楚那上校的意思呢.部队上的传统是历来护短.在外头吃了亏,是怎么也要找回来的.要不然,还怎么好意思叫嚣着团结一致呢.这是部队死都改不了的一条根.命根!

王擎为难地看看那边的那个上校,小陈会意.道:"怕什么?我看他自己心里也早火了.没看他自己都想动手了嘛."

王擎再看上校,不由又是一楞.那名上校右手似是有意又似是无意地握拳,松开,再握拳,再松开.眼里还是先前的痞怠.半是痞子般的无所谓的松弛,半是疲惫的神情.用部队的经验,那就是老兵们特有的一种神态.平时是稀稀哈哈,可到了关键时刻,却是生龙活虎.典型的张弛有度.

王擎心一横,豁出去了.大不了背个处分就是了.男子汉大丈夫,说做就做.

往前一站,道:"怎么?我陪你练练?"

矮个青年目中无人惯了,又急与找回面子,方这般嚣张.见王擎一脸的嘲讽神情.心里一乐.来个找死的.道:"那就练练.可丑话我说在前头,别等会..."

话未讲完,王擎已经骂道:"练练就练练,哪儿那么多费话."

话音才落,人已经上来了.

上校正伤神,还没来得及阻止.两人已经交汇了在一起.

矮个青年立腿横揣,正想逼开冲上来的王擎.正所谓,以长击短,腿法要的就是距离感.避免贴身缠斗.却只见眼前一花.王擎闪身快上,右手低推,左臂回旋成轴,一个肘锤,正中自己肩头.立马感觉像被一枚汽锤击中.眼前忽一黑,倒在地上..

一切快的叫人反应不过来.所有人都是感觉眼前一花,就有个人倒在地上.这才发现王擎不过一击就制敌.

上校隔了半饷才回过神来.好小子.真正的练家子啊.还真看走眼了.

矮个青年的同伴围了上去,一个白色短裤,粉色上衣的女孩拍拍矮个青年的脸.却见他脸色苍白,不省人事.一行人不禁急了.有人道:"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那女孩起身对王擎道:"他怎么了?"

王擎回道:"挨了一下.是昏过去了.等下就没事了."

果然听矮个青年哼了一声.醒了过来.却感觉浑身无力,提不起劲.但缓了一会,身体又恢复了正常,再一检查,却好像没事一般.纳闷的是,自己也好歹练过两年,却仅仅是一招就被对方打倒.虽心里不服气.但想想好像并不是人家的对手.不由的无可奈何.

一众人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那女孩道:"没事最好,如果他有事,我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矮个青年站起来说道:"好身手.不过我不服气.怎么样,哥们一定要找回来的."

王擎笑笑,心道:老子还怕你不成.反正打也打了.还怕你个鸟.后悔药老子是从来不吃的.

一旁上校哼了一声,道:"不服气啊?以后不用找他了.直接找我就行了.我叫王文纪.记住了.总参的.你以后要是想起来了,找我就成."

那人用力一点头,道:"好!我记住了.我肯定会去找你的.今天在场的谁都跑不了."

王文纪冷笑一声.转身吩咐跟他来的司机帮忙给那些人修车.矮个青年和同伴却叫着不肯.

王文纪说道:"这眼看就要天黑了,你们上哪儿修车去,怎么离开这?再说了,一茬是一茬,我们解放军还是乐于助人的."

那女孩道:"那我就先谢谢你们了.不过你也说了,一茬是一茬.这可不能混为一谈.今天的事咱们以后再说."

王文纪心里知道这事只怕还有后文,还好自己揽在了自己身上,忙回头命令王擎等先走.

小陈帮忙和王擎将挨打的解放司机扶上车,还好,没啥大碍,还能开车.再者王擎替他出了口气,那司机便没叫这两个新兵蛋子再上车斗,直接坐了驾驶室.

才等王擎小陈坐好,解放司机又是猛踩一脚油门,飞也似地冲着归路赶了回去.小陈再也忍不住了,小声地问道:"班长,能告诉我你是哪个团的嘛?"

解放司机鼓着还肿着的腮帮子,不紧不慢地道:"坦克团!"

小陈唉呀一声,晕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