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7/



两人一边忍受着,一边心里大骂.正骂得起劲.却只听得吱得一声,司机又一个急刹车.车猛得停了下来.二人这一急停一晃,胃没给吐出来,只觉得气血上涌,说不出的难受.真是连剐了司机的心都有了.

车才停住,司机已是大步流星跳下了车.二人看前面,才发现不知几时,路边停了三台越野车.一台车边围着十来个人,一个个头不高的小伙子站在路边.敢情车是被拦下来的.看这些人的服饰,都是地方老百姓.但都很年青,打扮时髦.看样子都是大学生一类的.

那个头不高的小伙子道:"大哥,帮个忙,车坏了.你车上有千斤啥得工具没?"

解放司机一脸的疑问,不搭腔.却是看了看所有人,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怎么会在这儿?"

那小伙子笑道:"我们都是暑假出来玩得,走这车却坏了.大哥,你帮个忙."

解放司机推开他递过来的烟,道:"你们难道不知道这里是军事禁区吗?老百姓是不准来这旅游的.一路上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小伙子听他口气不善,道:"就这么就进来了.谁说这里是军事禁区?我们没发现啊."

王擎心里好笑,敢情这解放司机的疑心还挺重,十保密学得还不错,很有些搞保密工作的前途.把这些人当不良人士了.

那小伙子身边又过来一个个头差不多的男青年道:"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这是禁区.光老远听见又打枪又打炮的,觉得好玩.所以过来看看.一路上也没人告诉我们不让进啊."

解放司机喝道:"没人告诉你们,你们就进来了?一点常识都不知道啊.部队演习是军事机密.这里方圆几十里都是禁区.你们说进来就进来,怎么那么浑啊."

那人道:"我们不是不知道嘛.的确没遇到有人说是不让进.我们也是玩来了."

解放司机好笑道:"玩来了?这里是玩的地方吗?再说了,鸟不拉屎的鬼地方,有到这来玩的吗?都拿你们的证件出来.还有..."他冲着边上一个对着他和车照相的一女孩道:"拍什么呢.不准拍...对了,一路上你们都看到什么了,是不是都照相了.给我交出来.我要检查检查."

那女孩穿了一条牛仔裤,腰里将上衣缠上,满脸的秀气,却脾气不小,一甩头道:"凭什么啊?"

解放司机眼睛一瞪:"凭什么?我怀疑你们拍了不该看的东西.我要检查一下."

那女孩道:"我拍什么关你屁事."

解放司机抢上几步,竟然夺了过来,想打开看看,却发现是新式的照相机,自己都不知道怎么打开.

那女孩急了,道:"你还我.你凭什么抢我东西?"

先前的小伙子趁解放司机不注意,将相机一把夺回.道:"你干吗呢.有你这种当兵的吗?"

解放司机语气更是不善,道:"这是军事禁区.每一个战士都有义务和责任保守部队机密.你们闯进来可是犯法的."

那伙人想必是都有点火气上来了.一人阴阳怪气地笑道:"还人民解放军,人民子弟兵呢.我们就是人民,这是人民的地方,还凭什么不能进来了."

解放司机有点词穷,心里火大,却说不出话来.

王擎这半天可是看出来了.这老兵也就是个死心眼,直性子.不懂得绕弯子.一味的直来直去.按说看到地方老百姓进了演习区域是禁止的.理应在详细辨别后放行,这是对的.但他的方式方法和说话的语气不对劲.老犯冲.多简单的一事,眼看就要出岔子了.

"MD!"那解放司机骂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这是禁区.我有责任和义务检查你们的身份.谁都别想走.事情没弄明白.不算完."

王擎心里叹道:唉!梁子算是结上了.连MD都出来了.看这些人的行事来头,怕是很不简单.吃你这套才怪!

忙招呼了小陈一起下车.

见二人下车,解放司机喝道:"你们两个给我看住他们.搞不好都有问题.都要检查."

矮个青年见又下来两个当兵的,却是列兵军衔.他自小是官宦人家长大,也有点见识.但怎么说呢,现在流行太子党.自己好说也是个小霸王,开始还低声下气,想先修了车,但谁料到,救兵的没有,却等来个混球.MD,说话冲的要死.当着这么多朋友的面,叫自己下不了台.NND,敬酒不吃吃罚酒.

他见这样,也不含糊.说道:"怎么?想威胁我们啊.告诉你,大爷们不吃这一套."

解放司机骂道:"MD,你还挺牛的嘛."

矮个青年反一瞪眼道:"操你大爷的,你骂谁呢?"

解放司机骂道:谁TM找骂就是谁.不服气啊.

哎.说到这,也怪不得司机大哥了.部队上的人讲话,开口闭口三句话:我靠!我操!TMD!走哪个部队都一样.说话总少不了这三句话.不论是兵还是官,都是一口粗话,也算是部队的一个特色吧.可苦了多少从部队出来的人,这辈子算是当定粗人了.

那小伙子叫道:"怎么着啊.有种你再骂一句.看我不抽你Y的!"

解放司机一梗脖子."骂你怎么了.TM你才找抽呢."

只见那人忽抬起左腿就是一脚,解放司机反应不慢,身子一侧,躲了开来.

王擎心中暗暗急道:不好!要完了.有心想救,却心里有点矛盾.还没拿定主意.

果然只见那人闪电般又是一个右脚后旋飞踢.正中解放司机的脸颊.解放司机叫了一声,飞了出去,落在地上.左脸瞬间肿的老高.站都站不起来.

王擎等二人面面相觑.王擎心道:好小子.果真是练过的.看他的这下子,怕也是练过好几年的.谁说富贵人家无男儿呢.MD!纯属扯蛋.

解放司机脸肿的老高,趴在地上却不敢再起来拼命.他也心里有数,这几人怕不是好惹的.心里正在计较.却只见后面突然来了辆军车.

见前面出了事.车上立马跳下两个人来,一个司机,挂得是志愿兵的军衔.约摸有二十五六了,满脸的豆豆.另一人国字脸,眼里的神情尽是痞怠.身材不高,却说不出的带一股凌厉之气.却是个上校.

上校走上前来,却见有些意外.地上躺着个司机,脸肿得老高,哼哼叽叽却爬不起来.旁边两个新兵.一人还背了部电台.刚才他老远便见前面似乎出了什么事,正催司机赶过来,却见一个青年飞起一脚.一个战士就倒在地上.正纳闷的不行.忙问身边的那个无线兵.

小陈有些为难,道:"这个..首长..."

那上校见他忸忸捏捏,骂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跟个娘们似的.没个利索劲."

小陈看看王擎,再看看地上的解放司机.老实将刚才的情况一五一十讲了一遍.

上校骂道:"MD我还以为怎么了,谁知道就这么简单啊.TMD!你都哪个笨蛋带出来的兵,稀稀拉拉,半天连话都讲不清楚."

小陈一翻眼白.我倒!这都什么首长啊.开口闭口没句好话.

上校眯了眼看着那矮个青年道:"你们哪个学校的?看不出,你小子手上还挺硬的嘛."

那矮个青年混不吝地道:"事你们的人都说了.基本属实.人是我打的,你想怎么样吧?"

上校笑道:"我想怎么样?呵呵...简单,我先了解一下你们的身份和目的再说."这边那些人忙拿了证件出来给他看.末了那女孩也交了照相机,并一再解释,没有拍摄到什么违禁的东西.

一行人这才你一句我一句,都是讲解放司机的蛮横无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