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这该死的警察 四

“只身除恶”


我毕业的那个时候是1993年,那时社会治安比起现在来是很坏的,流氓地痞不说是横行吧,反正也算多的了,几乎天天都有打砸抢的事发生。


我在警校散打考试芤只是勉强及格,说不上好,也说不上最差。有一天,所里的人都出去了,刚好我一个人在所里值班,突然,镇上的一位副镇长跑来,满脸鲜血淋淋,我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那个袁**回来了,当时他正在理发店理发,那个袁*喝得酒气熏天的,上去就把他死打了一顿!


这个人我来得时候就听说了,只举一个小例子:有一次,他从距我们这儿150多公里的十堰市盗了一车赛车,连夜骑回了家中,案子发了以后,人也跑了一直落屋。另外,还有多起打架斗殴的案子。我们也正要找他呢。可是,那家伙人高马大的,又喝了酒,我一个人怎么对付得了?反过来想,人家堂堂的镇上副镇长来报案了,我不去太丢人了,和同事们联系吧,一是无法联系,就是联系上了,没有几个小时是回来不了的。(那时下村上都是靠走)但不知为什么,也许是警察的良心在起作用吧,我心里是这样想的,表面上还是毫不犹豫地跟着那位镇长去了。


到了理发店后,那家伙正在大发淫威,理发店的东西扔了一地,这时一种责任感和良心使我反而异常的平静下来,我首先给他看了一下工作证,他随手一挥,把我的工作证打掉了地上,周围有很多围观的群众,我知道他们都在看着我----警察都解决不了的事,他们是绝不会插手的。


我打量了一下他,首先是一股凶像逼人,比我约高出来一个个头,再者他看到我是一个人,有几分嚣张和得意,期间也夹杂有少许的紧张。我反而更加平静。


我慢慢的从地上捡起来我的工作证,揣好。再从口袋里掏了两支白金碟的烟,我拿一支,递给他一支,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搞愣了,下意识地掏出打火机为我点火,就在这一刹那,我一拳重重地打在他的眼睛上,他当即把眼睛用双手一蒙,蹲在了地上,我紧接着以闪电般的速度把他双手铐上,等他回过神儿来,一切都晚了,这样我以弱小之躯制服了比自己高大的犯罪嫌疑人。事后想想,要是不出警,自己真是无法在当地老百姓中立足,但是如果和他硬拼,可能制服不了他外,反到被他所打,落一身的羞辱,真是两难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