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四十五章 无心插柳(中)

收藏 41 8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吃过晚饭,孟云霄带着展翼罗杰出去侦查了一下地形。回来之后,“火凤凰”用棉被把窗户遮严,几个人一起聚在灯下研究如何行动。


“有啥好商量的?直接去偷出来不就得了!”海三娃可能这段时间都干顺手了。因此才有这一说。


“你们见过机床吗?知道什么是铣床、镗床、车床、钻床吗?”孟云霄第一个问题就让大家大眼瞪小眼了。得,孟大虾立刻就没辙了——都没见过是什么样的东西,偷都成了问题。


看到大队长都不吱声了,大伙儿才认识到这件事儿的严重性。


“好啦,好啦!”孟云霄有些不耐烦地挥挥手,“都睡觉去吧!耗也耗不出个主意来!”


“大哥。”等别人都出去了,柯梦兰过来提醒他,“你先别急啊!更不能怪大伙儿不知道什么是机床啦。人家没见过也有错啦?”


孟大虾一想也对阿,就是这段时间以来诸事顺利,这一遇到点小麻烦就要闹脾气可不好。赶忙冲大老婆笑笑:“哎呀,我也真是,把什么看得都想当然了。这可不好,不过这机床就在手边却弄不到,还真烦人呢。”


“那就大家一块儿想办法啊!刚才我就看见凤凰姐姐好像有话要说的样子,可被你一下子都赶出去了。”


“啊?那我真是该死!就麻烦你两位好老婆赶紧帮我凤凰姑娘请回来好不好?这事儿要有了眉目啊,一会儿‘有赏’。”孟大虾诞着脸说道。


“你别叫我啐你啊?”柯家二姑娘红着脸一边往外走一边小声嘟囔:“你那哪是‘赏’?纯粹是欺负人。”


“可就有人喜欢得不得了呢。”孟大虾在背后嘿嘿的坏笑着接茬。


********************* ********************* ******************


今天是腊月二十,新的一年马上就到了。尽管生活在战乱的年代,尽管是沦陷区,可也要过年啊。大街上人来人往,人声鼎沸。采办年货的人们牛声大气的和卖东西的小贩们讨价还价。人们好像暂时忘记了正在遭受着侵略和践踏。


城南曹锟的后花园(现在的动物园)附近也有进城卖土产的乡下人摆起了摊子。那白花花的鸡蛋,扑楞楞乱跳的大公鸡引起了看守弹药库的鬼子的主意,三五成群的从营房中走出来,霸道的狞笑着走近卖东西的人群。


几个卖东西的人好像觉察到什么不祥的预感,匆匆的收起摊子就向小胡同里躲避。“巴嘎!站住!”六七个鬼子狂叫着追了过去——那肥硕的大公鸡太诱惑人了。不一会儿几个日本鬼子又出来了,手里拎着鸡蛋篮子和几只大肥公鸡,一路“哟西、米西”的回了军营。


“又他奶奶的抢东西!那几个老乡过年可不舒坦了。”几个路人小声咒骂着摇着头走开了。


位于城中心的旗杆大街可就更热闹了。虽说旗杆底下的直隶总督署就是鬼子的师团司令部,可这里毕竟是城市的闹市区,依然可以用车水马龙来形容。而且也不知道今天鬼子在搞什么活动,门口停了好几辆摩托车和卡车,还不时的有穿着军官服装、挎着战刀的鬼子趾高气扬的进进出出。


“诸位,”总督署院内的司令部里,刚和第十师团换防的第二十师团参谋长杵村久藏大佐正在主持一个新年酒会式的活动。“自从今年7月份我师团在天津登陆以来,托赖各位的忠勇,一路过关斩将、所向披靡,为天皇陛下的圣战立下了汗马功劳。在新的一年里,希望各位再接再厉,奋武扬威,为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为天皇陛下的荣誉,再创...”


杵村久藏大佐刚说到这儿,坐在门口的一个尉级军官“噗噜”一声把刚喝下去的一口热茶喷了出来,然后就笑得喘不过气来了。


“巴嘎!”杵村久藏大佐立刻勃然大怒:“怎么回事?”


那个军官哈哈大笑着站了起来,他旁边几个低级军官也随之站了起来:“哈哈...我说老鬼子,你说话就说话呗,老点头哈腰的‘叽咕’什么呀?”——竟是一口标准的汉语!


“八哥鸭鹿!你的什么的干活?”


“去你姥姥的八哥、鸭子鹿!老子抗日独立纵队的干活!”话音未落,那个军官及其周围几个人闪电般的各抽出两支大肚匣子枪,二话没有,“乒乒乓乓”的就招呼起来,司令部里立刻献血四射。这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以至于杵村久藏大佐中枪倒地之后别人都没反应过来。由于距离太近,而人群的密度又过大,再孬的枪手现在也能弹无虚发了,更何况屋里这老几位原本就都是夜间打香火头的主,因此局面立时就是一边倒。


看到屋中的局面被控制,两个瘦削的人影“噌”的窜出去,抬手就把院中高房上的两个哨兵打了下来。随着身形晃动,俩人头上那顶极不合适的军帽掉了下来,飘撒下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不是柯家双凤又是谁呢!


孟云霄和展翼罗杰的六支枪在屋里一阵狂射之后也跟着跃了出来。罗杰生怕屋里的人死的不彻底,就手从腰里摸出两颗手榴弹又扔回了屋里,展翼也随之效仿。趁着手榴弹爆炸哄起的硝烟,几个人前后分做两排,边打边向外冲。


走了几步转过影壁墙,孟大虾抬手打倒奔过来的几个鬼子,柯家二凤向着院门就甩出两颗手榴弹,正试图从门口冲进来的几个鬼子立时被炸得东倒西歪。几个人迅速向门口靠拢。


听到院里枪声一响,总督署门外的枪声也随之呼应的响了起来。装作卖糖葫芦的班慧超一脚踢到糖葫芦架子,对着门口几辆汽车旁的鬼子抽枪就射,几个‘蓝狐’小队的队员也抛开掩护身份的物件加入战团。大街上的老百姓一听见枪声早就跑得没了踪影。不过半袋烟的功夫,总督署门口除了‘蓝狐’小队的几个人就是满地的死鬼子了。


孟云霄等人几个健步就蹿到大门口。百忙之中孟大虾还顺手捡起两顶日军的钢盔戴在柯家两位小姐的头上:“戴好喽!不仅为了安全,咱们还要继续装下去。”说着话几个人一起各掏出一颗手榴弹,头也不回的就扔到院子里,然后几大步就跑到停着的汽车旁。


班慧超抢到鬼子在门口垒的沙包工事里,踢开被炸死的鬼子,端了一挺外把子,又挟起一箱子弹跑了回来。


“快上车!”孟云霄已经在驾驶室打着了火,汽车的发动机“哼哼”的叫着,没待班智超坐稳,汽车一个倒车、调头,就直向莲池大街的方向冲去。


车还没冲去多远,就感觉着大地“唿悠”的一颤,紧接着就从西南角传来震耳欲聋的一声巨响——真有晴天霹雳吗?谁知道呢,我只知道这是单飞延把城南的军火库给引爆了。


随着城南的蘑菇云冉冉升起,西门外的火车站也传来了激烈的枪炮声,还有城西北角的物资存储方向也热闹了起来......


乱了,整个古城全乱了!


口哨声、脚步声、马蹄声、叫骂声,声声入耳,这才叫人声鼎沸呢。


一队队的鬼子兵从各个方向的街口涌出来;一群群的伪军、汉奸也胆战心惊的从各个角落冒出来;还有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叫花子.....都在街上纷拥杂沓的乱跑着,嚎叫着。


孟云霄等人就这样开着车在大街上横冲直撞,直奔东城。间或遇到鬼子兵,不容对方开口,站在驾驶室外的展翼罗杰就用简单的日语指手画脚的大喊:“快!师团司令部受到袭击!军火库受到袭击!火车站受到袭击!快~立刻增援!”


还别说,这法子真管用,居然一路蒙混着把车开到了东城的修理所。首先他们都穿着日军军官的服装;而且说的都是日语;第三说的都是实话。谁不信啊?那就没人想到西边在遭受袭击,他们往东跑干吗啊?肯定有,这不修理所门口值勤的哨兵就问呢——


“哪支部队的?来这儿干什么?”


哨兵得到的答案首先是两记响亮的耳光——“啪啪”的左右开弓打过之后,孟大虾才大骂着开口:“混蛋!师团司令部遭到袭击!军火库、火车站、物资储备仓库都遭到袭击!我们是来取送修的武器的!滚开!”虽说挨了“上尉”的耳光,这哨兵还是一个立正,把胸膛高高地挺起来,目不斜视的大声“哈依”着,放孟大虾等人进去了。


孟云霄把车直开到修理车间。真的有机床啊!镗床、铣床、钻床、老虎钳应有尽有。孟大虾指挥着众人迅速跳下车,七手八脚的把这些能搬动的铁家伙都装了上去。海三娃拿的不过瘾,顺势装上了一门82迫击炮,虽说炮弹只有试炮的几发,先装上再说吧。


孟云霄再把车开出来的时候,哨兵可糊涂了——怎么刚才进去的明明是帝国的士兵,现在车厢里却坐了好多穿便衣的人啊?


“巴嘎!支那人!”可算明白过来了,但是车已经开出去老远了。海三娃在车厢里用一发炮弹给他留个了“收据”!紧接着修理所的车间里又响起了一连串的爆炸声——又是高四宝延时爆发雷的响动。


此时城内各处的枪炮声已经稀落下来,修理所的爆炸声就是信号。各处负责偷袭骚扰的小组听到东城的爆炸声之后,知道大队长他们已经得手,纷纷按原定路线撤出战斗。孟云霄则拉着一车人和机器直奔东门。


东门的守军正犹豫呢。城中、城南、城西、城北都打得很热闹,唯独东城既冷清又安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司令部的电话没人接听。虽然刚才修理所传来了几声爆炸声,不过这很平常啊,修理所经常试枪试炮,这声音都听习惯了。


这正纳闷呢,孟大虾的汽车就风驰电掣的开过来了。离着老远展翼罗杰就喊:“快!集合!立刻从城外增援南门!”哦!可算得到命令了!收成的鬼子伪军立刻在城门下列队,准备上车出城增援。


可孟大虾的车到了城门前别说停下,反而“呜”的一声加大了油门,直接就冲出城门。车头过去,车厢里却甩下来七八颗手榴弹,直落到人群里,刚刚列队的鬼子伪军立刻被炸得鬼哭狼嚎。


“痛快!真他娘的痛快!”车厢里的海三娃要不是在高速行驶的汽车上,可能就要跳起来了。


(历史上,七七事变之后,日军第五师团、第六师团、第十师团和第十四师团和第二十师团都在七七事变之后在保定附近出现过,但是随着战事的进展,前述各个师团最终都离开了保定而奔赴各个战场,只剩下第二十师团。驻守保定的应该是第二十师团。但小弟写的是小说,和史料无关。所以不实之处请大家指正。也别当真,YY有理!呵呵!)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