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伊藤大佐的日子被折腾得不好过,孟大虾却闲得难受了。


各营现在都学会了给鬼子‘上眼药’,孟大虾是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就说这班智超的三营吧,这小白脸儿对付鬼子就很有讲究——三个连都放出去,每连选出一个排“干活”作诱饵,其余的人打伏击。因为你总偷电线小鬼子就该派人巡逻防备了不是?那就好,只要你敢出来,人多我就吓唬你一下,打个埋伏立刻闪人;人少就不用说别的了,直接一口通吃;不出来更好,安心的割了电线走人,临走还要在电线杆子底下埋上一颗半颗的地雷手榴弹啥的,反正是不叫你鬼子消停。如此一来不但骚扰削弱了鬼子,还同时锻炼了队伍的实战能力。这可是个练兵的好办法,实战出好兵嘛!


各营都忙活起来,孟云霄却清闲了。总想带人去凑凑热闹,陆子宇却死活不同意:“你是大队长!一家之主啊,别总像个小孩子似的瞎胡闹。要说的文明点:你的位置应该是指挥所!”


得!几句话孟大虾就失去了“打、砸、抢、偷”的自由。那就找事儿干吧。先去了黄念康的医院,可是人家第一期培训班已经结束,学员已经回各连队了。最近又没有多么激烈的战斗,伤员很少。人家两个人正带着几个有心的护士在给老乡们看病呢。


那就去“笑佛谷”看看赵伟的修械所吧。到“笑佛谷”一瞧,还别说,赵清泉还真把那个地洞修成了一条隧道。洞口新修了两明一暗三个碉堡,加上谷口的防御设施,这都不是能用固若金汤来形容了,该怎么说呢?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嗨,就这么说吧。


穿过隧道进了“大肚子”,人家赵伟正忙着呢。也不知道从哪儿弄了几口釉瓷大缸,几个人带着防毒面罩正围着那大缸搅和什么呢。


“干吗呢这是?”离大远孟大虾就好奇的问。赵伟闻声抬头赶紧示意他别靠近,然后自己走过来摘下面罩,连连呼出几口长气。


“你们这是干吗呢?怎么没在山洞里干活啊?”孟云霄第二次问道。


“就那些破枪破炮,早给你修完啦!”赵伟贪婪的呼吸完几口新鲜的空气才回答,“大家没事儿干,我就琢磨咱们现在不是没有机械设备干不了啥大事儿吗?那就做硝脂炸药,利用用过的弹壳重装子弹吧。可是没有玻璃器皿,做炸药的强酸搞不出来。这些老乡真有办法,就弄了几口釉瓷大缸,还别说,做出来的强酸浓度还挺高。”赵伟兴奋得说。


“是吗?”孟云霄一听也很兴奋,“要不人都说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呢。现在人手够不够用?”


“陆参谋长给我选了三十多人,眼下是够了!但是我马上就需要大量的空弹壳,炸药都搞出来了。”


“没问题!我回去就立刻通知各营帮你收集。对了,还有发动群众,呵呵。”孟云霄说着转身要走,忽然又回过头来:“还有呢?弹头的问题你怎么解决啊?”


“这个大队长就不用操心了。这太行山里矿产丰富,陆参谋长给我派的人里就有开过小炉的矿主。这‘笑佛谷’的附近就有一座废弃的铅矿。虽然还不知道有多大储存量,不过估计暂时够用。”


不是吧?孟大虾眼睛都快直了:“你是说你们这半个多月里还开了铅矿冶炼?”


“这有什么奇怪的?”赵伟很是不以为然,“参谋长给我的人里木匠、铁匠、石匠、金银匠、小炉匠应有尽有,而且大多是当地人;赵清泉又把他的工兵排派了一半帮我们采矿石。你瞧那边的山洞不是正冒烟呢吗,那就是我们的冶炼炉。”


“这怎么可能呢?铅矿提纯需要的化工原料你们怎么来的?铸弹头需要的模具呢?还有......”


“怎么就不可能呢?大队长,你说假如树上要有三只鸟,您冲他们开了一枪,树上还有几只鸟?”


“啊?什么意思啊?”孟大虾一时给懵住了,赵伟干吗问这个古老而又经典的问题啊?


“我还要干活呢,失陪!”赵伟作了个鬼脸儿,一转身就把孟大虾晒哪儿了。


——这就是知识分子吗?我可是大队长啊!孟大虾碰了个软钉子,不过回头一想还是自己关心的不够啊,这大半个月才第一次来。


“喂!”孟大虾站在原地冲人家背影喊,“还有什么困难你先告诉我啊?”


“机床!还有专业的化工人才!”赵伟头也不回地撂下这两句话,走了。


“树上的鸟,机床,化工人才...”孟大虾一路思索着这三个问题回到了神北镇。一进门看见‘火凤凰’在那儿呢,孟大虾劈头就问:“凤凰姑娘,你说树上要有一群鸟,我冲他们打了一枪,树上还有几只鸟?”


‘火凤凰’一愣,她也一时没弄明白孟云霄是什么意思,不过看大队长认真的样子又不像是开玩笑,只好也认真地回答:“你肯定你那一枪打中了吗?”“啊?孟云霄没想到还有这种可能,只好机械的点点头。“你肯定你的枪没有装消音器吗?”孟大虾又像个傻子似的点一下头,。“你肯定那群鸟里没有先天性耳聋的吗?”......“你肯定你那一枪就打中一只鸟吗?有没有胆子特别小的鸟?有没有受伤的惊弓之鸟?......”


“喂!霍姑娘,我就问了一个问题,你怎么那么多的问题啊?”孟大虾不得不打断她。


“因为一切皆有可能发生啊!这就影响到了你的问题的答案。”


哦,孟大虾这才明白赵伟为什么这么问了——一切皆有可能。这就是赵伟要表达的意思。


“我要去保定!!”孟云霄明确的向陆子宇提出要求。陆子宇立刻就皱起了眉头。“赵伟需要机床,”孟大虾赶紧解释,“而且保定要没有,那就只能去天津、北平这样的大城市想办法了。”


陆子宇没办法了,这小子野心大了,听他这口气他还想去去北平、天津。还是放他去保定溜达一趟吧。


“你打算带谁去啊?”陆子宇还是有些不放心。


“柯家姐妹,展翼罗杰。就这几个人吧,人太多了目标大,不方便。”


“你把霍姑娘也带上吧。这姑娘心思缜密,有什么事儿可以跟她商量,而且人家现在是情报科长,总该去见见那帮叫花子属下吧?还有,你到了坨南带上海三娃,这孩子现在可是个人精了,保定那一带就像他家一样熟。”


经过陆子宇这一安排,孟大虾就带着三男三女进城了。


进城之后依然是落脚在“和气堂”,楚天威问明此次的来意,即刻就把抗日独立纵队需要机床的消息及时地向柯龙海在保定的各个产业的负责人作了转达,让大家群策群力,一起想办法。


而孟云霄也带着‘火凤凰’等人去了药王庙,拜会了欧阳林和曹雄等众位乞丐。为了表达丐帮分舵这段时间来为抗日独立纵队提供情报的谢意,孟云霄他们这次还给丐帮的几个高级首领带来了六支短枪和一千两百发子弹。把个叫花子曹雄给美的:“他奶奶的小鬼子!”张口就这句,“老子有了这玩意儿,看你还敢看不起我们花子?”曹雄拿着枪在手里比划着。


“曹兄弟,”还是欧阳林老成,“咱有了这家伙可也不能嚣张。万一咱们这些要饭的引起鬼子汉奸注意的话,咱们都死了都不要紧,可就把孟大队长他们的大事儿就耽误了。”说完转向孟云霄等人继续道:“关于机床的事儿,我这就告诉兄弟们去打听。可是这机床就是有的话,也应该在工厂里,弟兄们要饭可都是在大街上啊。老去工厂门口转悠也不是个事儿啊?得啦,孟大队长你就放心吧,明天一大早听信儿。”


要说办事效率还要数丐帮快,可能是和不用回家做饭有关系吧。孟云霄等人刚回到“和气堂”,这一杯热茶还没喝完呢,门口就传来叫花子的莲花落——


“大爷行行好,就您发财早,寿高福又多,儿孙满堂跑......”


“不会是这么快就有消息吧?”孟云霄和‘火凤凰’等人疑惑的走出门。只见曹雄领着俩叫花子正坐在门前打竹板呢。一见到他们出来就站起来,继续唱莲花落:“大爷要发财,庙门往西来,路北有块好风水,要啥啥就来。”


嗯?庙门西边路北?难道那儿有机床?孟云霄等人个个都是一身火亮新鲜的,总不能在大街上和几个花子称兄道弟的谈论什么吧?可要不细问问,还真听不明白这莲花落里隐藏的玄机。


孟大虾等人着急,那边曹雄也着急。正拿着快板在哪儿编词呢,只见一个小叫花子打后边过来了。这小叫花子可能是刚入行,因为那身上的衣服虽破,可料子质地还算讲究,而且看那泥土就像是刚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沾上去的。


“曹大哥,董阳那个矬子又欺负我!”这小叫花子一件曹雄就号啕大哭起来。曹雄一愣:不认识啊!他怎么知道自己姓曹呢?再仔细一打量,那小叫花子趁着那袖子擦眼泪的机会正冲自己挤眼儿呢。哦,这不是刚刚跟孟大队长去药王庙的那个小个子吗?“董阳锉子”那不就是东洋鬼子吗?嘿,瞧这家伙装的,一哭起来眼泪哗哗的,真和死了亲娘一样。


不大会儿的功夫,海三娃回来了,不过不是从门口进来的,是跳墙头进来的。而且你现在再看他那衣服,这会儿才叫衣衫褴褛呢。


“大队长,曹大哥他们打听清楚了:药王庙西边路北有鬼子兵站岗的那个大院子,可能有机床。因为有好多花子都看见总有拉着破枪破炮的大车进去,出来的时候则是焕然一新。所以欧阳大哥估计那是小鬼子的修理所,那里面一定有机床。”


“没错!”孟大虾也忽然想起来:在他那个时代,队里的兄弟们总想把自己的武器改装一下,有时候就去军械所亲自操控一下机床来改装自己想要的东西。他那时候在一台机密的铣床上看到过“保定机床厂”的字样,当时自己还纳闷问人家师傅“这么精密的仪器咱们自己也有国产的吗”人家就告诉他:这个保定机床厂是日本鬼子攻陷保定之后建起来的,老多年的历史了。不但生产经验丰富,生产技术还先进着呢。现在听海三娃这么一说,孟云霄立刻就估计到:这个地方有可能就是保定机床厂的前身。


现在看起来机床是找到了,可是怎么进去把那笨重的东西弄出来再拉到山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