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四章 以死作证

妙心幻玉 收藏 0 11
导读: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四章 以死作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黑衣人继续说道:“当然,赫子修这次反叛没有成功,而是身负重伤逃出皇城。在他逃出皇城之前,来到关押我的地方,对我说如果我进宫将季妃刚生的婴儿偷出来给他,就证明我对他是忠心的。我丝毫没有考虑就答应了,因为我想让他明白我对他的感恩之情。

“但是,令我无法相信的是,他却在我将婴儿交到他手上的一刹那,用一柄短刀刺进我的胸口,我毫无防范,剧烈的疼痛使我躺在地上,随后传来他冰冷无情的声音‘奴才就是奴才。’之后他便扬长而去。”

隐玉听到这里,忍不住心轻哼了一声。凭直觉,面前这人在撒谎。

黑衣人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于是抬手将自己的衣领扯开,露出健壮的胸膛。说道:“那道刀疤至今留在我的胸口上。”

隐玉迅速瞥了一眼。在他胸膛偏左侧处,有道寸余的刀疤,像一条丑陋的蜈蚣。

黑衣人整理好衣领,稍微平静了一下心绪,继续说道:“我很幸运,我没有死,因为赫子修千想万想也没有料到我的心脏长在偏右侧。”

在隐玉眼中,师父虽然对她很严厉,经常大发雷霆,但对来清幽草堂医治病痛的病人却非常温和耐心。无论什么样的怪病,师父总能药到病除;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穷苦百姓,师父都是面带微笑、和蔼可亲,而且对那些穷苦的病人更是分文不取。

所以,经师父的妙手而恢复健康的人们,对师父感激不尽,故送给师父一个“南山病医隐”的绰号。因为,师父虽然可以为别人妙手回春,但却对自己身上的怪病束手无策。

师父之所以单单对她发脾气,那是因为师父要让她早日学成武功,为父报仇。隐玉理解师父对自己的苦心,更是在心里感激师父的救命之恩和养育之情。

隐玉不能接受黑衣人对师父的诬蔑,她满脸涨得通红,站起身道:“我不信你说的,谁知道你那刀疤是谁留下的?”

黑衣人盯着她,忽叹了口气,不急不躁地说道:“我明白你对赫子修的感情,毕竟他养育了你二十年。但我所说的全是事实,本来我不想管这闲事,但最终还是决定揭穿他的真面目,因为你不是靖南王的女儿,你是我从季妃那里偷出来的婴儿。据我所知,季妃原来是九皇子最心爱的女人。赫子修在利用你达到他的目的,一是篡得皇位,二是寻得宝藏。”

隐玉竭力控制住砰砰乱跳的心脏,冷声道:“单凭你一之辞,我不能相信。感谢你救我出来,我要回去问问我师父才行。”

黑衣人也冷声说道:“恐怕你回去之后,就再也出不来了。你知道了他的丑事,他是不会让你活着的。”

“恐怕是你担心皇上不会让你活着吧,因为你的话没能让我相信。”

黑衣人的嘴角微微上扬,掠过一丝冷笑,道:“如果赫子修良心还存在的话,他也会证明我所说的全是事实。”

隐玉刚想反驳,忽听门外传来脚步声,只见那个叫小陵儿的美少年慌慌张张地跑过来,还没进门就大叫道:“主人,不好了……”

他的话突然顿住,俊俏的面孔迅速扭曲变形,身体也随之矮了下去。只见他双膝跪地,两只手伸向半空,随后整个身体突然僵直,两只眼珠向外突出,死死盯住隐玉。

隐玉看见那双漂亮的眼睛瞬间变成了一片死灰色。

一根白羽长箭从他的身上穿膛而过,深深地扎进屋中的桌面上,箭尾微微地抖着动。

隐玉吓得惊叫一声,差点瘫坐在地上。

黑衣人迅速将隐玉拽到身后,右手一拂袖袍,门窗瞬间闭合。

这时,整个小院中灯火通明,脚步杂乱,人影闪动。

很显然,他们被包围了。

黑衣人低声道:“一定是皇上的卫队跟踪至此。”

这时,门外传来威严的喊话:“屋里的朋友听好了,皇上口谕:按江湖规矩,只要你交出公主,绝不为难于你。”

隐玉紧咬了下唇,低声对黑衣人道:“就算我是公主,我也不想跟他们回去。我们杀出去吧!”

黑衣人冷笑道:“我们?你相信我?想跟我一起走?”

隐玉道:“相不相信你是另一回事,先杀出去再说。”

黑衣人道:“皇上与你骨肉分离整整二十年,怎能放你走?而我是将你偷出来的罪人,原来又是九皇子的死党,皇上是不会放过我的。他带来的一定是高手中的高手,我们很难逃脱成功。”

“那就死拼!”

黑衣人转过头,盯着隐玉的眼睛,俊朗的面孔表情极其严肃,他低声道:“隐玉,不管事实是怎样的,那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是上一辈的恩怨。你是无辜的,如果没有赫子修争夺皇位,你现在也许正躺在你母亲的怀里,享受着母爱与公主的荣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母亲悲痛惨死、女儿满腔仇恨。这里面有我的罪过,我愿意承担,因为我不愿再看到你受到欺骗与伤害。”说着,他站起身,绕过圆桌要走出去。

隐玉一把拽住他的衣角,哑声道:“我相信你说的,我是公主,我会向皇上求情,他会放过你。”

黑衣人转头看她,脸上第一次露出温暖的笑容,轻声说道:“我很高兴你能这么说,我已不再有遗憾。将你救出,我对得起赫子修;告诉你实情,我对得起自己。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再不会有任何牵挂!”

他甩开隐玉的手,大步走到门前,推开大门,昂然走了出去。

门外的侍卫立刻将他围住,他丝毫没有反抗。

这时,只见几名侍卫分开站立两边,皇上高大的身躯映入隐玉的眼帘。

隐玉站起身,慢慢走出屋子,来到皇上面前。

皇上用温暖的眼神看着她,并拉住她的手,低声唤道:“朕的女儿……”

隐玉的目光从皇上的脸上转到黑衣人的脸上,她眼中已潮湿一片。

黑衣人冲她露出一个迷人而诡异的微笑。突然,他双手紧抓一名侍卫的长枪,深深刺进自己的胸膛。

隐玉一声痛呼,瘫软在地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