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四十三章 亦兵亦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报告大佐:刚才电话断线的原因现已查明,”话务兵一会儿就跑了回来,“自县城到保定的电话线有五公里被不明身份的人盗走。”


“巴嘎!是谁干的?”伊藤少男厉声吼叫。


“就是老子干的!”在神北镇孟云霄的指挥部里,海三娃风尘仆仆的刚回来。“大队长,这些够用不?我们十几个人只能背这么多!”


“够不够用你得问贾继祖。我是韩信带兵——多多益善啊!”孟云霄笑得很贪婪。


“你就不用考虑够不够的问题!”贾继祖捋顺着电话线,那口气比孟云霄还贪婪,“只要有机会你就给我往回鼓捣就行。哎,下次注意最好是能把线盘起来,也别剪这么短。这断头多了容易出故障。”


“好嘞!有事儿您就说话。反正我们闲着也是闲着,蹬梯上杆、偷鸡摸狗的勾当没人干我喜欢干!”——靠,这都什么人啊!


“大队长!我计划把电话线路设计成双线,而且不架设在地面上,我想埋起来。一来是安全,二来呢这要万一出现故障,还有一条备用的。”


“你是行家,”孟云霄点点头,“你就做主好了。”


“可这样一来,势必会影响通讯工程完工的速度:首先是电话线不够用,还有这天寒地冻的,挖条沟也不容易。埋一条线挖一次沟吧?”


“嗯,这倒是个问题。”为了保密,架设线路、挖地沟都是新兵营干的活儿,没动员老百姓。可总能让人家新兵营变成工兵营吧!孟云霄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


“这还不简单?”海三娃大大咧咧的说道,“我们接着去偷。你瞧只要一出山,只要是电话线,就是鬼子的。不用顾忌别人。”


“大队长,我们新兵营要不也派一部分去?干脆咱们就放开手脚大偷他一回得了。”金天龙海就是喜欢凑热闹。


孟云霄一听也是童心大起:“干吗光提偷啊?这不快过年了吗,索性连偷带抢,弄点新鲜的年货热闹一回。伍志彪!集合‘蓝狐’小队,咱们当强盗去!”


“哎!云霄,你这是要干吗呀?”陆子宇赶忙追了出来。


“给小鬼子上眼药!弟兄们听着......”前一句是回答陆子宇,后一句则是面对‘蓝狐’小队说的,“以各战斗小组为单位,化装进城。目标:一切有日本鬼子的地方,包括军营、弹药库、宪兵队等等,对于由日本人经营的商行、会馆、药店、工厂也在范围之内!作战方式:偷、抢、砸、绑票、恐吓都可以。作战目的:第一是让鬼子头疼,第二是鬼子的物资!粮食、大洋、枪支弹药、药品机械,能拿回来的都要!至于日本娘们儿......”孟云霄偷偷得瞟了一眼‘火凤凰’,一咬牙:“对于日本娘们儿,可以‘就地正法’,但谁也不许给我带回窝来!明白了吗?”


“明白!”‘蓝狐’小队的人一听可以那啥,一个个的群情激奋。


“哎!大队长,我们新兵营的事儿呢?”金天龙看大家都如此兴奋,生怕自己赶不上趟。


“新兵营每天轮流腾下一个连来,以班为单位,专门配合海三娃去偷鬼子的电话线。都要带着武器,遇到鬼子有便宜就占,但不要硬拼!”


“热闹了!这下可真热闹了!”陆子宇看着这些混世魔王们,喃喃自语。


陆子宇估计的真不错,是热闹了,而且不是一般的热闹。热闹的伊藤嘴角都起了大燎泡——就在一天一夜之内,首先是县城东北角的弹药库被炸,三十多个帝国的军人‘坐飞机’回了东洋;接下来是宪兵队长被人在妓院里砍掉了脑袋;一队运送物资的运输队刚进县城却被人在汽车后面放了一把火;已经征集上来准备送往前线的十万斤军粮被付之一炬;还有十几家日本侨民的店面被砸被抢,听说还有人被绑架......真是‘巴嘎鸭卤’啊!


不过这次的混乱局面上司好像并不知道,至少没有电话的训斥。不过纸里终究包不住火的,何况是军粮被烧,弹药库被引爆这样的事不上报哪儿行?伊藤大佐硬着头皮拿起了电话才明白——电话线又被掐断了。


赶紧修吧。连续派出了三批话务工程兵,整整半天都没回来,电话还是不通。伊藤大佐心里发毛,最后命令万喜八郎亲自带着一个中队去看。万喜八郎真是不负重望,没半个小时就回来了:“大佐阁下,自县城通往各处的电话线均被盗走,话务兵被杀死。”万喜八郎报告的时候眼睛都在发直。


“不会是抗日独立纵队干的吧?”问这句话的时候伊藤信里在祈祷——千万不要是他们。


“报告大佐:十个话务工程兵都是被扒光了衣服,砍掉了脑袋——这是抗日独立纵队对付皇军一贯的手法。”万喜八郎说完之后,伊藤差点没晕过去。


这次孟云霄他们可是发了洋财了!毁掉多少物资装备就不用说了,就光说弄到家的吧——捡到篮儿里的才是菜呢!


高四宝带着爆破组使用延时自爆雷搞掉军火库之前,先弄了八条大枪一挺歪把子;周杰的神枪队和单飞延的侦察组则大绑东洋人的肉票,现洋、金条背回来十来口袋;最绝的还是班慧超的火力组,居然弄回来六大车的洋布。而金天龙新兵营的四连和海三娃的武装工运队的战果是最大的:一捆捆的电话线都在院子里堆成了小山,要想知道有多少米的话只能用大称称一下才知道呢。金天龙还顺脚袭击了一个县城附近看守铁路的伪军据点,正好有十来个鬼子出城来找乐子在那儿吃烤鸡呢,一下子就连锅端了。三十多条大枪,两挺机关枪外带一门小炮全扛了回来不算,还带回来二十多个说什么都不回家的伪军俘虏。


“战果不小啊云霄?”陆子宇手里摸着刚卸车的白洋布再也没有昨天杞人忧天的不放心了,“想不到就这么一折腾,要把这些战果都算上的话,比消灭一个鬼子中队都不小。”


“这就叫积小胜为大胜,”孟云霄很得意,“别看咱这些套路登不得大雅之堂,可只要消灭了鬼子的有生力量,只要让他不高兴,那咱们就算胜利!那个谁,挑一捆干净的白布,找几个女工好的大嫂,给北平来的那几个洋学生做几床新褥子——人家都是爱干净的人,娇嫩着呢。”


孟云霄又回过头来说道:“二哥,咱不多说,只要咱能见天就消灭它二十来个鬼子,你说这一月、一年就要消灭它多少啊?伊藤支队还不够咱半年嚼馕呢。你说......”


“大队长,你快过来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刚从车上挑了了一匹新洋布的‘火凤凰’突然在旁边喊他。只见她手里正在抖落着一件有两条带子,而且像个猪鼻子似的东西。


“这是防毒面具!”陆子宇首先认了出来。毕竟做过国军正规军的参谋,识货!


“哪儿来的?”孟云霄接过来仔细的看着,问道。


“就在这洋布里卷着呢。”‘火凤凰’指着打开卷儿的洋布回答道。


六大车白洋布被迅速的全部抖落开——乖乖!每一匹布卷儿里都有。一共一千五百六十套。


“我说怎么那小胡子手里没现洋呢,”班慧超喃喃自语:“敢情都变成这玩艺儿了。”


“什么小胡子?人在哪儿?快仔细说说!”孟大虾大感兴趣。


“小胡子就是县城十字街上的一家日本人开的布庄的老板。我看那家店面很大,人来人往的生意红火,就带弟兄们去了。结果只弄到三四百块现洋。那小胡子的大腿都被烧红的通条贯穿了四五回,死过去十来次,可就是拿不出钱来。眼看天亮了弟兄们要走的时候却发现后院的库房里堆着一大屋子这种的白洋布。我一想大队长平时嘟囔过好几次要打算给弟兄们统一军装,把这些白洋布弄回去做军装的里子也行啊,于是就装了几车来回来了。”班慧超一口气说完,然后看着孟云霄。


“那你们是都装完了还是剩下了?小胡子人呢?”


“没装完,还有不老少呢。小胡子送我们出城后就把他放回去了。大队长你是说他剩下的布捆里还有这东西?”


“肯定有!”孟云霄道,“这家伙不是日军特高课的特务就是以布庄为掩护在做军火走私生意的走私商。”


“嘿嘿......”班慧超忽然不好意思地笑了。孟云霄正琢磨这事儿呢,班慧超这一笑弄得他有点摸不着头脑:“你笑什么?”


“大队长,我说了你可不要怪我啊:你想要这些东西其实很容易,估计小胡子明天或者后天,反正只要县城解除了戒严一定会送来,因为那个啥.....”


“因为啥啊?说啊!”把孟云霄急的,别人也是都直盯盯的等着班慧超的下文。


“我们弟兄们一起做下的这事儿,不是一个人做的。我们其实也是想把剩下的布都弄回来——弟兄们把那小胡子的儿媳妇儿给弄回来了。要不小胡子怎么肯那么老实得就把我们送出城呢?”


“你是说你把一个日本娘儿给我带回来了?”孟云霄目光如电。


“我们可没把她怎么着啊?碰都没碰她——她是个大肚婆。”班慧超赶紧澄清事实,“这是我们的肉票!”


“哦。”孟云霄点点头,“你把人藏哪儿了?又打算和那个小胡子在哪儿交易?”


“在任营长的二连呢。交易的地点只能在县城和坨南之间,我担心这小胡子使诈,就没打算让他到根据地来,其实他也不敢来。”


“不错!”孟云霄赞许的点点头,“就该这么想。好啦,没事儿啦。大家都忙吧。”


孟云霄是没事儿了,可伊藤大佐的事儿又来了(他怎么这么多事儿啊?)。


原来孟云霄的‘蓝狐’小队和金天龙的新兵连搞了一次“打、砸、抢”之后,这事儿首先就给任义汉知道了。——他离得近啊,来回都要过他的防区。这任义汉立刻效仿,也派出了几支小股部队,连偷带抢,成果不小。而其他各营也纷纷效仿,这下太行山脚下可就真乱了套。伊藤大佐每天接到的战报都是这老一套——良岗镇花花屯的驻军小队被偷袭;百合镇的温家堡驻军小队被歼灭;出城征粮的中队遭到伏击;至于电话线路被割被盗那就甭说了 ; ......


不过这段时间伊藤大佐挨上司训斥的次数少了,因为被袭击的范围早已经超出了他的防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