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四十二章 重礼难收

收藏 41 775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四十二章 重礼难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关于这一点就要感谢石原纪一先生了。”


“什么意思?”孟大虾的回答让石原纪一大感意外。


“今天上午石原先生亲口说:经过游击队的袭击,阁下的‘猎虎’小队只剩下了39个人是吧?而石原先生又把这39个人分成了七个小组,这不都是石原先生亲口交待的吗?”


“难道你全相信了?”


“我没那么蠢!兵法云:实则虚之,虚则实之。我只是选择性的相信了一部分石原先生的话。例如石原先生说你的小分队只剩下39个人这句话我就相信。但石原先生却不可能舍得将这些硕果仅存的精锐之士分的那么零散,况且还有包括石原先生自己在内的九个人都作了烟幕弹这个前提。因此本着石原先生‘擒贼先擒王’的计划,我估计剩下的三十个人一定是分在了神北、良岗、坨南和百合这四个都有我驻军的地方。虽然川里也有我的驻军,但那是骑兵,大日本的飞机是不会大半夜的去追着战马轰炸的。而我的‘蓝狐’也是四个组,正好一个萝卜一个坑。”


提到飞机轰炸,石原纪一又神气了:“孟先生,能向我估计一下你们抗日独立纵队被轰炸后的损失吗?”


“这个不好说。”孟云霄老老实实的回答。


“孟先生,你别指望我会告诉你我们的飞机会轰炸哪里,其实就算我说也晚了——因为按计划飞机马上就要起飞,而这短短不到百十华里的路程对飞机来说太短了。你们没有时间做任何防御准备!哈哈哈......”石原纪一狂笑起来,他那些失去自由的手下也跟着狂笑起来——可算是扳回一分了!


但是孟云霄和他的那些手下一点也不急,就像和他们没关系似的,静静的看他们大笑。


“笑够了吗?”孟云霄等他们都停下来后问。石原纪一疑惑的点点头,样子蠢得真可爱。


“你是不可能告诉我你们的轰炸目标,而且我也没打算问你。分析一下:四架轰炸机在夜间出动,可能分成四个目标轰炸吗?不可能。那就分成两组吧。炸哪儿呢?刚才这个可爱的小岛君已经及时的给伊藤大佐发出了‘活捉孟云霄’的信息,那目标就不可能是神北了。只剩下坨南、良岗和百合。说到这儿我就该向介绍一位朋友了:这位是贾继祖,我国清华大学通讯系的高材生。他的才能高到什么程度呢?今天下午他在修理破电台的时候,捕捉到了一个无线通讯讯号,他只用了两个小时就破译了密码。而且,这个讯号始终都在一个地方:百合镇。除此之外,这个频道再也没有任何呼叫。石原纪一先生,你听明白了吗?”这次轮到孟云霄等人哈哈大笑了。


石原纪一等人还不服气:“你有防空兵吗?”


“我有烧火棍,”孟云霄讥讽道,“一会儿你瞧我怎么把你的飞机打下来!”话音刚落,孙尚尉风急火燎的跑进来“云霄!沈浪这小子不简单啊!高炮连这才训练了半个月,第一次上阵,硬是打下来了两架敌机!另两架也都打伤了!”


石原纪一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了下来。按照石原纪一的计划:由他的‘猎虎’特战队分成几个小组,分别偷袭抗日独立纵队的各营指挥所。而伊藤少男为了保障计划成功的几率,申请调配了几架飞机,作为‘猎虎’失手后的第二套打击方案。一旦‘猎虎’得手,空军的任务就改为由地面引导的夜间轰炸演练科目。这计划不能不说是很周密,但是他们的对手是孟云霄。


“孟先生。”石原纪一诞着脸说道:“我最后还想知道你是如何认出我的身份的?”


“你们四个人今天早上是分坐两辆大车过来的对吧?你车上的同伴撞头自尽,而你在他的右边,你只能左半个身子沾血对不对?但我却发现你右手腕有血迹。这证明你身上有旧伤而且路上颠簸的伤口裂开了。开始我还真把你这个带伤参战的人当成了极普通的一名士兵,因为你们执行的是烟幕弹的身份,极可能被抓住。但是当你们三个人面对我的‘天堂三日游’的时候,我发现另外两个人总是再看你的脸色我就明白了:越危险的地方反而越适合行动的指挥官掩饰身份。我这么说你满意吗?”


石原纪一低下头:“孟先生,输在你手里,我心服口服!”


“我不服!”小岛忽然喊道,“你们这些抗日组织不是一贯宣传说爱兵如子、官兵平等的吗?为了让我们上当,你们却白白付出了三条生命。难道门口那两个哨兵是假人吗?”


“闭嘴!”没等别人开口,石原纪一就先训斥道:“那是井上和千禧一等兵被他们灌了迷药假装的,就像你也中了迷香一样。这都看不出来吗?蠢货!”


第二天一大早城门刚开,正在焦灼不安中等待了一夜的伊藤少男大佐就接到了城门口执勤的哨兵报告:城门外发现五挂大车,并且有一封注明要大佐亲启的信。


伊藤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子凉了半截:完啦!看来昨夜“敌酋被生擒”的消息是假的。而那封信的内容刚好证实了伊藤的猜测——大佐阁下钧鉴:阁下之‘猎虎’随凶猛却愚笨,且外强中干。特与阁下擒而诛之。送上‘虎肉’五车,请阁下笑纳细品。——抗日独立纵队孟云霄敬上。


“车在哪儿?”伊藤气急败坏的问。


“就在西城门外。”


当伊藤带人靠近那几挂大车的时候,车里散发出来的浓重血腥味熏的人直捂鼻子。早上进出西门的老百姓早都被驱散开,宪兵们封锁了现场。胆子大一点的闲人远远的看着热闹。


掀开车篷上的挂帘之后,所有人都想遭了电击一样,愣愣的定在了当场——车里的景象简直都不能以“恐怖”两个字来形容:前两挂大车里装的都是砍下来的人头、胳膊和大腿,血淋淋的断口处还在渗着清亮的人体组织液;而后三挂大车里则满满的装着失去四肢的躯干。


石原纪一的眼皮被割去,鼻子也被剜掉,满口的牙显然是被硬生生的掰掉的,因为有的地方还有断齿;舌头没有了,手脚没有了,被割去四肢的伤口处紧紧地勒着麻绳,估计是怕失血过多而过早的死掉才这么勒上绳子的。你还别说,这办法还真管用,石原纪一上尉还有一口气在苟延残喘呢。


“军医!快叫军医来!”伊藤歇斯底里的喊着,“救活他!一定要救活他!”


军医救护人员迅速地赶到现场。三四个人上到车上,准备抬走石原。而石原纪一空洞的眼神立刻充满了恐惧。谁都看得见,因为这家伙已经没眼皮了。


“不要害怕,”军医软语安慰着,“我们会轻轻的动,不会很疼的。”而石原一听,眼里的恐惧却更重了。军医叹了口气,手一挥,四个医护兵各搬一个地方就把石原抬了起来——“轰”!——石原身子底下的炸弹响了。不仅仅是只剩下躯干的石原,包括车上其余的或死或活的躯体还有那四个车上的医护兵以及附近的日本宪兵,都在这一声巨响中,变得支离破碎,也不知道分解成了多少块。


指挥官的身边随时都会有一些忠勇之士的。爆炸声一响,伊藤身边的一名士兵本能的就把他扑倒在地,用自己的躯体替他挡住了爆炸的气浪,而大量的残骨碎肉以及人的残肢断臂却铺天盖地的砸在他的身上每一个没有遮掩的地方。


第一声爆炸响过之后,紧接着就是第二声、第三声......由赵伟指导、高四宝动手研制的震发性地雷成功的经历了第一次实战检验。


待到四五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完之后,再看现场的人可就有意思了。五大车残肢断臂顷刻间被炸成了不符合规范的饺子馅漫天飞溅,现场那些原本穿着米黄色军装的日本士兵现在却成了清一色的褚红色。无论是头上、脸上、身上都是鲜血和烂肉,要不就是骨头渣子,也分不清究竟是受伤了还是被别人溅上的。


四周围的地上、路边的树上到处都是变形的脑袋瓢子、手掌手指头和大脚丫子。就算真是在屠宰厂也没有这么热闹啊。


幸存的日军士兵都被这人间地狱的恐怖景象吓的魂不附体。有人开始大口的呕吐,恨不得把胆汁都吐出来;有人则是亢奋的来回跑动着大喊大叫,至于叫得什么,连他自己也不清楚;甚至有的士兵可能再也经受不住这种严重的心理恐惧,干脆两个人互相用枪抵着扣动扳机自杀了事。


从此以后,驻守在保定平汉线段西侧、太行山脚下的日军和汉奸,只要一听到“抗日独立纵队”和“孟云霄”的名字,无不股颤筋抖,神魂变色。


伊藤少男好不容易稳定住士兵的情绪,刚刚收队回城,就接到了驻保定日军司令部的电话。叽谷廉介中将在电话中将他骂了个狗血淋头:“耻辱!简直是帝国军人的耻辱!伊藤君,由于你愚蠢的计划,让我损失了一个轰炸机中队!你的情报系统是怎么工作的?这些乌合之众哪里来的如此强烈的防空炮火?你自己向华北司令部解释吧!”


而华北司令部的电话更叫伊藤少男无地自容:“伊藤君,你昨夜不是报告活捉了孟云霄吗?什么时候能把人送到北平来?”日军华北驻屯军第2军司令官西尾寿造在电话中阴森的说道。


“对不起阁下!情报有误!”大冬天的,伊藤少男的额头却开始冒汗,“卑职没能抓住孟云霄,还损失了精锐的‘猎虎’特战对!”伊藤少男战战兢兢的说出实情后,手里握着话筒等待着上司的裁决。


电话里却突然没了声音。“阁下!阁下!”伊藤少男小心翼翼的叫了两声,还是没有回答。“喂,阁下?......”


“这是怎么回事?”伊藤手里握住回声筒问身边的话务兵。


“电话断掉了。大佐阁下。”


伊藤抄起电话上的摇把转了几圈,把听筒贴近耳朵——还是没有声音。


“可能线路有问题,大佐阁下。”一边的话务兵提醒道。


“还不快去检查电话线路!”伊藤摔掉电话怒吼。真是要倒霉起来喝凉水都塞牙啊。


“哈依!”话务兵答应一声,赶紧跑了出去。


伊藤少难道像一头关在笼子里烦躁的狮子一样在他的指挥部里转开了圈子。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