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四十一章 虎假狐威(下)

收藏 40 1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其实很简单。第一个原因就是你们同伴畏罪自杀。一个能忍受撞击脑袋直到撞碎这么大痛苦的的人,肯定受过严酷的思想洗脑,而根本不可能像你说的是个胆小怕事的人;第二个原因就是刚才我给你毛笔的时候,你没接却选择了钢笔。小鬼子,像你这个年龄的中国人认识字的可不多,会写字的一般都是写毛笔字,你怎么不会写毛笔字呢?”孟大虾笑嘻嘻的说着,突然大喝一声:“你老看他干什么?他是你们的长官吗?”闹剧出现了,当孟云霄提到“长官”两个字的时候,三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挺了一下身子。


“哈哈哈......”在场的人都笑起来。而那三个日本人干脆挺直了身子,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孟云霄一边笑一边拍拍手:“好样的!我知道你们几位都是大和民族的武士,是天皇陛下忠实的臣民,你们现在根本不可能投降是不是?”几个人的眼里露出鄙夷的神色。


孟大虾冲几个人挑起大拇指:“不错!有军人的样子!那咱们就玩儿个游戏吧——瞧见没有?这有几个木桩子,这个游戏就叫做‘天堂三日游’。怎么玩儿呢?”孟大虾像个导游似的介绍着,“就是你几位一会儿脱光了衣服,然后我会派人把你们举起来,放到那个尖上。当然是坐不住的,不过要想不掉下来呢,可以把那个尖尖的头插进你们那个排泄的眼儿里......”孟云霄介绍到这儿,别说那几个鬼子奸细,就是在场的金天龙他们几个也是机灵的一下子——这他妈的什么酷刑啊?


孟大虾却自顾自的说下去:“...但是也不能一下子就插到底,因为这木桩的底下是越来越粗的。不过不要紧,我们这不是抹上油了嘛。要是觉得不得劲儿呢(这他妈能得劲儿嘛),你瞧旁边不是还有一根细棍儿嘛——哎哟,这是谁也给抹上油了——你可以扶着这根细棍儿向上蹿一蹿,把姿势调整的舒服了再往下坐。就这么一上一下的,就想上天一样,所以这游戏就叫‘天堂三日游’——不受够三天的罪你死不了!”


孟云霄恶狠狠的说完了最后一句,立马又换上了原来的笑脸儿。再看那几个日本人,虽然还是直挺挺的站得笔直,但几个人的脸已经开始变得煞黄。


孟云霄一挥手,展翼等人还没动呢,金天龙就嘿嘿笑着先跑过来了:“大队长,这游戏不错!先玩儿哪一个啊?”


“写字的这个文化人儿吧。”


“好嘞!”金天龙答应一声,和罗杰等四个人七手八脚的就把那家伙扒了个精光,那家伙也不知道是冻得还是吓的,浑身不住的哆嗦,喉咙里呜噜呜噜的的吼着,在同伴们恐惧的目光中,被几个人各把持着一条胳膊或者一条腿,就抬了起来。四个人站在了一个高台上——这木桩大概有两米高——将这家伙的肛门对准了木桩的尖头就放了下去,罗杰顺势把他脱臼的胳膊给接了回去。


四个人一撒手,这家伙的身子就悬空了。生理上的条件反射是他本能的伸出手去扶旁边的细棍,但这被刨光又抹了油的的棍子只能维持住他身子的平衡,下身传来的不适感让他徒劳的想抓紧它,但滑不溜手的结果只能让他的身子一上一下的蹿动。


“怎么样?”孟云霄笑嘻嘻的问剩下的两个人,“这感觉一定很舒服!二位别急,由于时间仓促,就这么一套工具,我们这不正忙着嘛。你们放心,你们的同伴儿会等着你们的,什么时候这木桩从他下面插进去,穿过他的直肠、大肠、胃和食管,然后从他嘴里再穿出来他也暂时不会咽气。一会儿二位就都有机会体验一下了,耐心点啊....”


剩下的两个人看着同伴儿在木桩上拼命的挣扎,特别是同伴儿痛苦的眼神和听到的类似牛吼一样的怪声,这两个人笔挺的身子早就开始哆嗦了。眼看着又有人开始在地上忙活着挖坑埋木桩子,孟云霄又这么一说,这俩鬼子奸细拼命的摇着头,眼睛里除了恐惧甚至还开始有了泪光。


“不想玩儿这游戏?”孟云霄装作很意外的问,那“可爱”的神态恨不得让人给他两记耳光。两个鬼子拼命的点头。“想要投降?”这俩鬼子一愣,然后犹豫着摇了摇头。


“这可不好办了。”孟大虾为难的摇摇头,“侵略者只有投降或者才有一条生路。”孟云霄盯住二人的眼睛,仔细的捕捉每一个细小的变化。


“我再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孟云霄正经起来,“和你们一样,我也是一个职业军人。我知道投降意味着什么。你们可以不投降,但希望你们和我合作,只要你们说出我们想知道的事之后,我可以让你们以一个军人的方式去选择自己认为体面的死亡方式!甚至尊重你们大和民族的习惯!你们考虑一下。”


两个人互相看了看,又犹豫了一下,那个看起来像是头目的家伙先沉重的点了一下头,另外一个紧接着拼命的点头。有时候能自己选择一种死亡方式也是一种幸福。


——呸!什么武士道精神?在老子的酷刑面前还不是照样崩溃?——孟大虾得意地想着。


“......‘猎虎’小队经过游击队的偷袭之后,由原来的66人降到现在的39人。石原上尉将这些人分成了七组,分别根据执行任务的不同、以不同身份、通过不同路径渗透进来。”

在后院的东西厢房里,两个鬼子奸细被分开来审问。


“这些人都会说中国话吗?”陆子宇负责审问那个看起来像个头目的家伙。


“是的。‘猎虎’的成员都是最早从本土移居满洲国的侨民。”


“各组都有多少人?分别以什么样的身份、执行什么样的任务?”


“这个真得不清楚!各组执行的任务不一样。为了增加任务的成功机会和减少计划泄漏的机会,互相之间都是保密的。我只知道我们和另一组的的任务是渗透观察抗日独立纵队的活动迹象。定时向固定地点输送‘正常’或者‘异常’的信息。不过有一点我知道,就是各组在今晚十点钟以前必须撤离。”


“为什么是在士点钟十点钟以后会发生什么?”


“对不起,真得不知道!”


“那你们今天什么时间、要向什么地点输送情报?”


“中午一点和下午五点还有晚上九点。地点是坨南镇八里沟的一个土地祠。在神龛上放四块石头代表正常,三块代表异常。”


“另一组在良岗。时间一样,具体地点不清楚。”


“云霄,你认为这些可信吗?”指挥室里,陆子宇问。


“应该没问题。他们都知道,就算是死,我们也会让他们等到今晚十点以后,所以他们没必要也不敢骗我们。但我现在考虑的问题是:另外的五组在哪儿?他们又在执行什么样的任务?”孟云霄托着腮沉思着。


“我们可不可以这么想?”‘火凤凰’分析道,“有两组在执行传递信息的任务,而有三组正潜伏在良岗、坨南和神北。在准备为今晚十点以后的敌机轰炸指示目标。”


“真要这样的话,今晚可就够我们忙活了。”孟云霄苦笑着。“伍志彪!集合你的‘蓝狐’小队!”


入夜之后,冬日山村的夜晚,万籁俱寂,只是偶尔从远处传来一两声犬吠。


韩家大院孟云霄的指挥部里也开始清静下来。门口的两个警卫怀里抱着枪,双手互相抄在衣袖里,靠着墙打起了盹儿。屋内一个满头秀发的人背对着门口再看墙上的地图,另一个人则趴在桌子上枕着胳膊好像在出神,桌上放着孟云霄时刻都不离身的“文明棍”。


黑暗中两条黑影蓦的一闪,迅捷的接近两个警卫,一手反扣捂住嘴,同时星光下寒光闪耀,一柄短刀直刺进胸膛。两个警卫抄在袖子里的手都没来的抽出来,身子就软塌塌的顺着墙出溜到地上。


没等警卫倒地,又有三条人影电光雷闪般的掠过门口进入正屋。与此同时,后窗“吧嗒”一声轻响,昏暗的灯光中“嗖”的一下,一把肋差准准的射进长发人的后心,那个人往墙上一扑,也扶着墙倒了下去。


扑进来的黑影迅即的把手中细长的倭刀架在了那个趴在桌上的人的脖子里:“哈哈!孟云霄,你也有今天!立刻向伊藤大佐发报:孟云霄被活捉!”


“别...别动我!”那个人忽然恐怖的叫起来:“小岛君,是我!秋田一郎!”


虽然秋田先喊得“别动”,可是小岛已经性急得把他的头提起来,桌子底下立刻腾起一股白烟——“炸弹!卧倒!”这一切都是出于人的本能反应。


过了好一会儿,爆炸声却并没有响起来,只不过进入屋子里的六个人,包括秋田在内,都已经不能动了——是毒烟!——小岛在意识丧失之前这样想。


“石原纪一上尉,游戏即将进入尾声,你现在是不是该说实话了?”秋天的意识恢复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还是在这间屋子里,而他的顶头上司正在接受着讯问。


“我现在是无话可说,但我很想知道孟先生是如何识透我们的计划的。”石原纪一垂头丧气的回答。他倒不担心自己会被如何处置——就是个死呗——但临死之前他就是想弄明白自己这个天衣无缝的计划是怎么被对方识破的,不然他可能真的死不瞑目。


“呵呵,我也正有些问题向石原先生讨教呢。石原先生,你的计划中为什么要把保定的机场戒严呢?”石原纪一一愣:难道又是那些大佬们画蛇添足之笔?


“对于战争中的一个军用机场来说,飞机起起落落很正常。戒严之举无非是想告诉对手你们要采取一个谨慎的行动。这是我得到的第一个讯号。”


“用飞机对山区目标采取行动就必须要有特工人员的渗透,而石原先生大摇大摆的就以最容易被对方识破的身份就进来了。可能你的目的是想投石问路,探听一下虚实。而我却认为这中间却隐藏着一个阴谋。我这么分析有道理吧?”


石原纪一点点头:“那孟先生是如何知道我要派人来袭击你的指挥部呢?”


“这个就更简单了。石原先生都打算要动用飞机了而地面部队却没有任何集结的迹象,这就说明我的敌人针对的打击目标就是我的指挥中枢以及我自己这样的领军人物而不是整个抗日独立纵队——擒贼先擒王,不是吗?”


听到这儿石原纪一忽然得意起来:“那孟先生有没有想到除了神北,抗日独立纵队其他驻军的指挥系统也会受到袭击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