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淡忘的玖骨

天冷了。还没有来得及细细的品位江南的春天,花就谢了,枝头慢慢的长出了绿芽。不过,见到绿芽的欣喜还远远的大于见过花开。


只记得家乡的春后,第一枚绿芽,不是垂柳或桃杏,而是篱笆上的一种叫“玖骨”的植物。木本,枝细,内有瓤,类似梧桐,但比梧桐矮小而不成良材,只宜剪来做围墙。它是一种丑陋的植物,满身微隆着黑褐色的斑点,全身土黄,生命力强,易扦插繁殖,但是往往长的不高,好像基因的问题,就像从插下去的那一天就开始等着死亡一样。


小时候这样的玖骨很多,好点的乔木没有,只能通常用它来装饰光净的庭院。在未开春前插下去,天气稍暖,又或遇了春雨,明绿透亮的芽就像从泥上冒着泡一样,齐刷刷的涌到一起。记得那个时候,老人家总喜欢看它一眼,再装上一袋烟,又远远的若有若无动看上一阵子。


在乡下,玖骨的地位很低,连常见的马岩草和狗尾巴都可能盖过它的身份。马岩草是放牧的好草料,一片好的草地能让一匹听话的牛,细细的渡过一段丰足的秋夏。狗尾巴草则会在孩童放牧的时候发现它的妙处。到它花开的时候,远远的就能看见它高举的绒,像被吓坏的鸵鸟,虽把头埋在沙里,但带着些许飞舞羽毛的大屁股还高高的撅着呢。


玖骨不受重视除了它不成良材外,还有就是它奇怪的味道。许多人都不愿意粘惹,一旦手上染上了它的绿汁,不仅要用皂角去污,还得很有几天被那股既不刺鼻,也不恶心的味道纠缠着。


它也真可怜,想要伪装成病,却被人厌恶。好不容易进化出一点防御的味道,又不刺激或者有毒之类的。人不避它,也不惧它,只是有点薄薄的讨厌它,甚至连讨厌都说不上。但是它还是慢慢的消失了。要不是今天我看见那个在风中瑟瑟的小乞儿,它或已经从我的记忆里灭亡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