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现汉唐雄风第一部第三十二章 还我河山(三)


第一部 第三十二章 还我河山(三)


龙屠日等他们走远后对房昊天道:“老房,你认为这个人是不是个间谍?还有我们这样对待战俘好不好。”房昊天道:“很难说,从这人刚才杀人的手法来看,毫不拖泥带水,心狠手辣,他决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不过也有可能他贪生怕死,向我们表表决心。我们就看看他的表演吧,这样以后就不会有人骂我们太残忍了,反正是日本人杀日本人,我们只过提供工具而以。”房昊天脸色一正道:“就算我们杀了俘虏又如何,海牙法庭还会审判我们,靠,这个世界就是谁的拳头硬谁说话,就算别人骂我们是屠夫又如何?一个人可以没有明天,但他不能没有历史,想一想九·一八、想一想南京大屠杀,再想一想我国各地的万人坑,那时所谓的正义人士他们干什么,国际法庭在干什么。再想一想二十一世纪时,那些正义人士在干什么,在印尼他们如此屠杀我们华人,国际法庭在干什么,美国炸了我们的大使馆,美国的飞机撞了我军的飞机、美国在伊拉克炸死多少平民。为什么国际法庭不去起诉他们,为什么美军敢对俄国的外交车队开火,就是因为他的拳头比别人的硬,要是我们的拳头硬看谁敢来惹我们。说一句不中听的,要是小日本打胜了美国,我看他们也可以开一家法庭,审判一下罗斯福,说他是个战争贩子,在战场杀了多少日本兵了。要是有人说你家邻居的祖先杀了你的祖先,还等什么?拿上菜刀去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吧,这种人压根就是忘了历史,忘了历史的人是可悲的。要是照他的理论,在二十一世纪里我们就应该忘了一段历史,忘记他们给我们带来的灾难,反正这是上一辈人的事,和我没关系,这种人太多了,动不动就说什么日本人民无罪,没有人民的支持这仗打的起来吗?日本到了后期不是叫着要一亿玉碎吗?日本的正规军有一亿之多,放屁!所以老龙你看,二十一世纪的日本在干什么,他们在改宪法、改教课书、把战犯当神来拜、登上我国的钓鱼岛。他们根本就不承认有南京大屠杀这件事,根本就不承认当年是侵略中国,而是所谓的进入。可悲的是我们还有不少的人在吹捧,认为我们就应该忘了那一段历史,当作没这事。我们现在是以战止战,以杀止杀,现在杀光他们就是为将来打算,难道说把他们放回去,等他们的子孙长大后,再来杀我们。还不如让我们一次性的把他们都解决干净了。让我们这时的拳头就硬起来。法庭是不会审判胜利者的。”龙屠日点点头道:“不错,看来我有些妇人之仁了。”

就在这时相川正十郎手里拿着一些瓶瓶罐罐过来了。他媚笑道:“将军大人,久等了,小人已准备好了。小人这就开始。”龙屠日点点头道:“你就开始吧!你要是做的好,我们饶你一命,以后还有的你的好处。”相川正十郎连忙点头道:“是、是,保证精彩、保证精彩。”相川正十郎从地上捡起一根木棒,走到二个俘虏边上,先向押俘虏的战士一鞠躬道:“大人,能不能先解开两头猪。”那战士看看了龙屠日,龙屠日一点头,同时向他使个眼色。那战士对相川正十郎道:“可以,你去解。”说完向后退了三米远,同时将枪的保险打开,枪口对着他。相川正十郎上去解开两个日军俘虏的绳子,那两个俘虏先放松一下,突然吼叫着向相川正十郎冲去。懂日语的房昊天对龙屠日道:“那两个俘虏在骂相川正十郎是混蛋、是胆小鬼、是叛徒。”只见相川正十郎拿着木棒对两个日军没头没脑的打下去,边打边骂:“你们这两头猪,还想反抗,我打死你们。打、打。”没过一会儿两个俘虏被他头破血流地打倒在地。相川正十郎还不罢休对着躺在地上呈半昏迷状的两个俘虏用木棒不停的打下去。最后相川正十郎打累了,气喘嘘嘘的停了来了。一个战士上前检查一下道:“团长,他们没气了。”龙屠日和房昊天又相互看了一眼。龙屠日轻轻地道:“没想到这家伙心真黑。留下他会不会是个祸根。”房昊天道:“留下他,将来肯定有用,而且我们的战俘营里也需要这种人。以后对我们进入日本也有用。”相川正十郎站在一边直喘粗气。

这时团参谋长易飞过来道:“团长,预警机报告,日军已经意识到我们要全歼他们的西集团部队,现在他们的东面集团部队已向两军结合部靠近,同时他们的西集团分兵两路,已有三个师团的兵力向你们扑来,还有二个师团的兵力向两军结合部冲去,大约在一小时后他们就可以到了,现在头已命令空军部队全力轰炸他们,尽量拖延他们,要我们做好战斗准备。”龙屠日站来道:“他们总算来了,通知部队准备战斗。通知警卫连,一定要给我顶住,等我们打退他们后,立刻去支援他们。”房昊天道:“来人把俘虏带下去。”接着房昊天指着相川正十郎道:“我现在正式任命你为临时战俘营副营长,你要好好的看住这些猪,明白没有?”相川正十郎连忙点头道:“是、是小人明白。”房昊天招来一个排长,让他带着他的排去看押俘虏。

一个小时的等待中,终于日军的身影出现了,先出现的是日军的装甲部队,他们也够惨的,被飞机炸的是七零八落,冲到这里的坦克用手数都数的出来,后面跟着同样狼狈的士兵。但是他们仍然十分凶悍,连防御阵地都不设,向我军阵地发起冲锋。龙屠日在望远镜里看着日军的冲锋,冷笑道:“没有我命令不准开火。”果然日军在冲到我军阵地前一公里处就遇到了我军的地雷阵,顿时将日军仅有的几辆坦克被地雷炸毁,士兵们更惨被他们自己制造的子母地雷给炸上了天。就这样日军的第一次冲锋被打退了,半小时后,日军的大部队也赶到了。现在日军只有两条出路,一条将后面的通道打通,可以让部队撤退,现在日军已发现和东北打人海战术根本就没有,面对着几百辆坦克的冲锋,人再多也没用。要不是阵地前沿有反坦克地雷,反坦克壕沟,他们早就完蛋了,现在东北军已经炸平壕沟,工兵排除了大部分地雷,日军发现以经很难再顶的住了,只能撤退,第二条路是一条险路,就是和东面的日军会合,但是现在两军已被分开,可是会合后很难再建立起阵地,在大草原上人根本就跑不过以机械化动的东北军,可能两军才一会合东北军的坦克就冲到面前了。第二条路只能第一条路行不通的情况下再用。所以日军现在分出了大部死拼,想打通退路。没想到一上来连东北军的人影还没看见就损失了自己仅有的几辆坦克及一千多名士兵。

指挥打通退路的是关东军第5军司令官清水规矩中将,无奈的看了自己手下的三个师团长,道:“诸君,此战关系重大,谁愿意当先锋?”这时第124师团师团长椎名正健少将站了起来道:“我去,我一定的负大家的期望,打通退路。”清水规矩满意的点点头道:“好了,一切保重,我把其他师团的炮兵都交给你使用。”椎名正健向清水规矩敬个礼后就去准备了。说来也可怜,三个师团把炮兵部队凑在一起一共才3门重炮,50门迫击炮左右,而且炮弹更是少的可怜,只够每门炮打三发。大部分的大炮、炮弹、弹药在行军途中被东北军的飞机给炸了。椎名正健从伤兵中找出一些轻伤的,组成了敢死队,让他们打冲锋、滚地雷。

就这样,一小时过去了,在龙屠日的望远镜里出现了近一千名日军伤兵,赤手空拳地向雷区冲去。拉曼摇摇头对龙屠日道:“那群日本猪想干什么,用人来滚地雷吗?他们没有工兵吗?”龙屠日严肃地道:“用这种方法,能最快的打通雷区,通知炮兵,作好准备。”地雷区在伤兵自杀的冲锋中被打开了通道。日军的那几门小炮对着我军阵地开火了,也就打了几发炮弹吧,龙屠日的150mm榴弹炮、105加农炮也开口了,没几下就将日军的炮兵阵地给摧毁了。这时日军的第124师团开始冲锋,打的完全是人海战术,以一个师团的兵力全部压上,一起冲锋,这一万多人的冲锋,场面确实壮观,可借根本没有,龙屠日早有准备,他将部队里近二百辆坦克分成十组,一字排开放在战壕后,对着日军冲锋的部队一起开火,而战壕里的战士手中的轻重武器也对着日军开火,拉曼将88MM高射炮放平也开火了,顿时一道道火网向火鞭一样对着冲锋的日军抽去,而我们空军也不甘寂寞,赶上来凑凑热闹,一颗颗集束炸弹落在冲锋的猪群里。日军根本就冲不到阵地前,通常离阵地还有五百米的地方就被打死,而东北军在这里足有二万多人,根本就不怕日军的人海战术。阵地前沿甚至还出现了轮战,有的连打上几分钟,就被赶到后面去休息了,让其他连上来过过瘾。仅仅半个多小时,日军的124师团就全部打光了,一万多具尸体铺满在阵地前五百米的地方,而师团长椎名正健则在阵前剖腹自杀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