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三十八章 政治走向(上)

收藏 33 116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三十八章 政治走向(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吕长山等人趁着鬼子后退的机会,炸掉了城楼上的重机枪和剩余的弹药,溜下城楼,跑到了城外。


刚跑到护城河边上,鬼子的炮弹就落在城楼上。“他妈的,仗着不是自己家的东西,真他妈舍得下手!”一个游击队员看着雄伟的城门楼子在爆炸声中坍塌下来,惋惜的骂道。


“别磨蹭了,快走吧!没看见南边和北边都有人过来了吗?”石春德催促着大家。


“队长,我们现在去哪儿?”和柏树坟的邱黑子他们汇合之后,邱黑子问吕长山。


“我也不知道。政委你说呢?”吕长山直接把球抛给石春德。


“还能去哪儿?”石春德看着黑暗中南、北、东三个方向越来越近的火光说道:“三面都是追兵,除了向西进山以外好像没别的路可走。”


“那离我们的根据地可就越来越远了!”一听这话,黑暗中蜷缩在一起冻得直哆嗦的十几个女人也开始小声嘀咕起来。


“我们还有根据地吗?”吕长山没好气地说道。石春德一听话头不对,当领导的可不能有着消极思想,赶紧答茬道:“怎么没有?这里到处都是我们中国人地盘,走到哪里都是我们的根据地!”一边说一边捅捅吕长山。


“那就甭废话啦!”吕长山也觉得自己失言,赶紧站起来:“政委带五个人在前面,妇女姐妹们在中间,其余人跟我在后面断后!出发吧!”


“邱黑子!你带人在前面开路,我和队长商量点事儿。”


“我知道说漏嘴了,可我没别的意思!”俩人走在后边,吕长山有些不耐烦地说。“我当然知道你没别的意思。我说得就不是这事儿。”石春德伸手拦住吕长山掏旱烟袋的手:“别抽烟!会暴露目标!老吕,我想说的其实还是今天珲人铺的事儿。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可要换了别人也只能那么做。”


两个人在队伍后边边走边谈。“自从鬼子大扫荡之后,咱们这些最靠近鬼子敌占区的抗日力量都受到了影响:徐水县县大队整个打垮了,满城县委也遭到了灭顶之灾,还有易县县大队都打起了游击,杨团长的独立团主力也进了深山休整......在这个时候,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要保存抗日的火种,俟机东山再起!”


石春德说着叹了口气,“要说眼看着老百姓被那帮畜牲糟蹋而不能出手相救,心里确实窝火。但盲目的出击,以卵击石的打法可就正中了小鬼子的下怀啊!而像我们这次夜袭县城的打法就不错嘛!虽然有些伤亡,也没能救出多少百姓,但我们给了鬼子一个下马威,给对抗日前途有动摇的人打了一针兴奋剂。这无形中就等于是告诉百姓:我们还在!抗日大旗我们还扛着;也让小鬼子知道了我们游击队不但没有湮灭,还就在他枕边呢。”


“政委你别说啦!我都明白啦!”


“明白就好!你是队长,虽然咱们现在人不多了,可你的一言一行都影响到每一个人。既然没思想包袱了,那就说说你这个队长的打算吧!你想带大家去哪儿?”


吕长山抬头看看夜色中巍峨的大山,出了一口长气:“进山!听说这前面四十里的坨南镇有一支抗日独立纵队,打鬼子不含糊,对老百姓更像对自己的亲人一样。正好就这次机会去会会他们,交个朋友也好啊!”


“好啊!上级早就注意到这支队伍啦!那咱们就去看看。不过咱们这样是不是太寒酸了?”


“寒酸什么?咱们本来就是穷人嘛!”


“我说的是咱们现在的状况:刚打了一仗,还带着这些妇女,而且大半夜的,就带着这满脸的硝烟去做客吗?”


俩人刚说到这儿,前面邱黑子跑到后面来报告:前面有一座山神庙,女人们又冷又累,都走不动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两个人回头看看,后边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看样子鬼子的追击部队已经回去了。吕长山还是不放心,登上了路边一座小山,继续向后眺望了一阵,又跑下来伏在地上,把耳朵贴地面听了一会儿,这才站起来点点头:“哨兵要精神这点儿,一有风吹草动,马上报告!”


在山神庙休息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一早,吕长山和石春德就带着这支不伦不类的队伍赶到了坨南镇。


开始一看到这些衣衫不整的女人,任义汉的态度就有些不对劲。后来听说是抗日游击队从日本鬼子手里救出来的,这才释然。立刻派人请来了坨南镇刚成立的妇救会的妇女主任,带着这些历尽苦难的妇女先去了妇救会,洗了个热水澡,又动员一些百姓捐献了十几套女人的内外衣衫,然后才和游击队员们一起,饱饱的喝了几碗鸡蛋豆腐疙瘩汤,这才又由妇女主任领着去号房休息。


游击队员们则留在了任义汉的营部,安排了卫生兵给受伤的伤员换药、清理伤口之后,又安顿了其他队员,任义汉才坐下来和吕长山、石春德交谈。


“你们也要见大队长?”任义汉有些意外的问。


“怎么,不方便吗?”石春德问道。


“呵呵,”任义汉苦笑着,“不是不方便。我只是觉得有意思:今天刚刚来了一批‘客人’,直接就要求见大队长。我已经派人送他们过去了。想不到刚送走一波,又来一波。今儿是什么好日子啊,贵客这么多!”


“哦?刚来的是什么人?”吕长山也有些惊异。


“比你们来头大多了,也气派。”任义汉嘲讽的笑道,“人家自报家门说是河北敌后游击第一师的一个少将旅长,说是重庆政府委任的。咱惹不起,就给送大队长哪儿去了。哈哈!他妈的,打鬼子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个敌后游击师在他娘的哪个小妈的裤裆里钻着来呢!”


“哈哈哈...”最后一句把大家都逗笑了。


“任营长,要是方便的话,也派人把我们送过去?也好让我们见识见识,没准儿也能沾点重庆政府的光呢。”


“我亲自送你们过去。”任义汉站起来,看二人一脸的疑惑,又加了一句:“正好大队长通知我过去商量事儿呢!”


石、吕二人随任义汉到达神北镇的时候,天色已近晌午。听说是八路军游击队来访,孟云霄带着人就往外迎出去。


“云霄啊,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往外走的时候,陆子宇轻声的问,“屋里重庆政府的人来的时候,你可连大门都没出啊?”


“这有什么?”孟大虾好像生怕里面的人听不到,大声道:“这敌后游击师打没打鬼子我不知道,可人家八路军游击队打鬼子那可是真玩儿命!这样的朋友就该远迎!”


待到把石、吕二人请进客厅,三家人见了面之后,气氛就略显尴尬。


孟云霄看了看那帮自称敌后游击师的人,又瞧了瞧脸色疲惫的石、吕二人,爽朗的一笑:“哈哈哈!...各位,都不要拘束嘛。怎么说大家也是一家人啊。承蒙各位都看得起我抗日独立纵队,给我这个天大的面子,我看也别拐弯抹角了,咱们就直说了吧!”


孟云霄此言一出,包括苏仲康等人都是一愣——这老六怎么啦?难道他也知道这游击队的来意?


“吕队长,石政委。你二位不用开口我就知道你们和这几位游击师的朋友一样,来这儿的最终目的呢无非是想让我抗日独立纵队加入你们的政党组织,是来给八路军做说客的,对不对?”


吕长山不由得看了一眼石春德,然后点点头:“不错,我们最终就是这意思!既然孟大队长如此坦白,咱们到也省了许多口舌。哈哈...”


“那你们可就不对了!”没想到孟云霄竟埋怨起来,“你们的上级是谁?八路军是吧?八路军的全称是什么——国民革命军第八路集团军!什么意思啊?这还不明白吗?就是说你们都是一个娘的孩子啊!”


孟云霄这话一出口,那个号称敌后游击师独立旅少将旅长的刘达高兴了,立马就挑起了大拇指:“哎呀,孟大队长,真是深明大义啊!......”


孟云霄摆摆手,打断了他的奉承,继续道:“虽说人家重庆政府没拿你们当亲生的,分出了远近亲薄,甚至人家还养了一些不孝顺、净和你们闹内讧的孩子,可人家重庆政府孩子多了,有偏有向这很正常啊!五个手指头伸出来还不一般齐呢是不是?”


话说到这儿的时候,吕长山和石春德才明白过来,脸上开始有了笑意,而那个刘达的脸色却变得不好看起来。


“所以我说你们呀,就别争了。听重庆政府这个大家长的话,没准儿将来什么时候这个大家长明白过来还真地给你们发点过日子的家当呢!这会儿不待见你不等于一辈子不待见对吧?”


苏仲康、陆子宇等人都强憋着才没笑出来。


“哎我说刘少将啊,那会儿你说重庆政府打算给我个什么编制来着?”


一听孟云霄问到这个,刘达的心情突然又好起来——谁不想升官发财啊?你孟云霄吃这一套就行——“河北敌后游击第一师独立第二旅第一独立团!给您的军衔是上校团长!”刘达说着,还叫身边的随从人员拿出来一章盖着打印的委任状。


“操!别啰嗦那么一长溜,我记不住!”孟云霄不耐烦地摇摇手,“独立团是吧?那我这个独立团是甲种团还是乙种团?”


“这......”刘达立刻语塞。别的不说,他的独立旅现在也不过二百人,自己都不知道是甲种还是乙种呢,满希望收编了抗日独立纵队做自己起家的家当呢,可这孟云霄根本不是一般的精明。


“委任状没说吗?”孟云霄又给他设了一个陷阱。


“对对对,”刘达赶紧就坡骑驴,“这委任状上没写清楚,可能......”


“甲、乙团种都没分清楚,那我接受改编之后的军装军饷、器械补充怎么办?”孟云霄的脸色不好看起来。


“这...这个嘛,因为是在这个敌后,咳咳,这个,又是非常时期,重庆政府命令我们就地补充......”刘达支支吾吾的开始找不到北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