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起步 五十四

七夕214 收藏 4 18
导读:转折1927 起步 五十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


1928年2月18日晚,比去的时候少用了一天,陈进益带着龚璴回到湘南武工队总部所在地——耒阳。

此刻,耒阳正在进行大练兵。数次偷袭作战,已经初步让新兵具备了一点当兵的心理素质,各方面的战术技能也逐步掌握。而此刻,多次进行偷袭,已经让周边县城的敌军有所警觉,想要故技,重施恐怕反而会落入敌人的圈套。蓝程与韦茂名商量后,决定停止偷袭作战,转而进行阵地作战与运动作战的训练。

龚璴过来的时候,看到就是这么一副大练兵的场景。

整个武工队已经扩展到了800多人,都是从各县参军的青壮年里精挑细选出来的,3000多人才挑出了800人,无论身体素质或是政治素质都极其优秀。武工队缴获的步枪将近有600支,虽然有一部分劣枪、残枪给了民兵,但除去机枪手等人员,余下步枪仍然是几乎人手一支。

正规部队的服装都已经染成了各种色块相间的斑驳模样,与民兵非常明显的区分开来。蓝程与韦茂名带着龚璴,指着训练场上一块块不同“色彩”的人群,给他详细介绍各部分武工队的训练内容和情况。

休息一夜,一起床就看到一派蓬勃的景象,龚璴顿时坐不住了,利马让蓝程与韦茂名带他去各处训练场参观。正准备组织训练的蓝程与韦茂名只得放下手上的训练,全程陪同。而陈进益把龚璴一甩给蓝程等,就带着他那一队人,屁颠屁颠的跑去接受蓝程等预先编好的侦察连。

龚璴对于蓝程等宁可正规部队少要人,也只要精锐的打算本来颇有不解,看罢训练后方才明白,不禁叹道:“你们这哪里是少要人!看起来你们人马少,实际上这些民兵比起正规部队根本就没差多少!说是800人,实际上我看你们足足有两千人的实力。”

蓝程笑道:“这些民兵你不要看和我们正规军一起训练,实际上,民兵的作用主要是进行维持治安、游击骚扰、协助部队搞后勤这些,除非到了紧急关头,我们从没有把他们整编起来上战场的打算。他们现在的训练,是作为将来正规部队补充。”

龚璴奇道:“这区别在哪里?”

旁边的韦茂名解释道:“民兵装备差,训练标准比起主力部队差了许多,如果整编上战场无疑会造成较大的牺牲。我们的打算,是将民兵作为主力部队牺牲后的补充。主力部队的总体编制不变,牺牲一名就补充一名民兵,这样战斗力不至于有较大的下降。”

蓝程再补充道:“如果接受到红麻根据地的装备,或者缴获的装备足够了,条件成熟,到时候扩充新连队的时候就从民兵中择优录取。”

龚璴若有所思,道:“这么说来,你们要的是一支精干强悍的部队,这样的部队战斗力无疑是非常强的。而且,你们严格的区分出了主力与民兵,在整个管理制度上要先进了许多,这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对了……”

龚璴话锋一转,问道:“你们说,将来红麻根据地可能会给你们补充装备?”

蓝程道:“不是可能,而是必然的!红麻根据地地窄人少,不能扩充太大的部队。我们在国民政府北伐结束及军阀混战前,都会默无声息的发展自己,各个游击区负责发展部队,而红麻根据地负责补给武器弹药,把全国的星星之火壮大成滔天大火,到军阀混战后期我们就能一举控制全国的局势。”

龚璴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全局有如此清晰的认识,不禁讶道:“你们怎么知道北伐结束后国民党各军阀会产生混战?难道你们早就对局势做过详细的分析?”

韦茂名有些责怪看了蓝程一眼,接话道:“这个情况,我们李军长早就进行了分析。当前国民党各部里面看起来是团结一片,其实蒋系大权独揽,对阎系、冯系、桂系都形成了一种整体压迫的势头。现在他们有共同的目标,所以矛盾不显,一旦打败了所有的旧军阀,全国统一,这些新军阀必然会发生利益上的冲突,战争誓不可少。”

龚璴顿时大感兴趣,当下问道:“蒋系?阎系?冯系!这些系统我们知道,但新军阀——这个词用得很妥贴!……他们会发生利益冲突,这我知道,但你们怎么能肯定他们一定会爆发战争?你们怎么得出这样的结论?那么,你们对于当前国内、国际形势怎么看?”

韦茂名顿时大感头痛,他知道历史的进展,也能够分析出其中的要害,但这个解释起来,也太罗嗦了吧!而且,自己毫无在此刻表现的准备,万一和蓝程刚才一样,说漏了嘴……

恰在此时,一阵枪声传来,龚璴转头看去,讶道:“你们居然拿实弹训练么?”

韦茂名顿时一阵轻松,忙介绍道:“这是给他们平时训练的奖励。他们每次据枪能够达到半个小时的,每天完成三次,就能够打一发子弹。”说着,向蓝程使了个眼色,示意蓝程把龚璴引过去。

蓝程顿时心神领会,笑着道:“龚璴同志,要不要过来看看我们新兵的据枪训练?”说罢手上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示意龚璴跟着过去看看。

龚璴按着蓝程的指引,走了过去,边走边问道:“据枪?怎么据枪?”

蓝程从新兵手上拿过一支步枪,放到龚璴手上,示意龚璴按着他的动作摆出姿势,随后道:“你就是这样,端着枪瞄准前面那个靶子,维持步枪不动,这就是据枪。”

龚璴试了试分量,还道很轻松,举了片刻,顿时感到步枪越发沉重起来。再等片刻枪口便不由自主的晃动起来,怎么用力,都难以稳定的对准前方的靶子。

蓝程见状接过龚璴手上的步枪,劝慰道:“你没有经过训练,是难以持久的,我当年也是这样,训练了五六天才有一点成绩。不过,据枪如果训练得好,将来射击的时候就不怕枪口会晃动,一打一个准。”

龚璴松了松手上绷紧地肌肉,感叹道:“没想到你们地训练这么严格!这个方法,是你们工农红军十七军的训练方法吗?而且,你们这样训练……”龚璴本来想说你们这么训练不怕浪费弹药吗,但转念想到了韦茂名所说的,红麻根据地提供补给的事来,心下大悟,把话缩了回去。

蓝程道:“这是我们一贯来的训练方法,不过奖励什么的倒是罗霄山脉武工队的创造,李军长见到效果好就通传了过来。”

龚璴不由叹道:“看来,李锦江同志真的已经走在了我们的前列!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打败国民党反动派,到时候我一定要到红麻根据地去,见一见李锦江同志!”

韦茂名心中大喜:只要你能够对李锦江产生佩服,进而崇拜,从心理上倾向过来,将来劝说整个湘南起义部队的时候,无疑就多了一个支持者!当下韦茂名可以说是曲意奉承一般,与龚璴大谈马列主义,大谈当前的局势,我党现今该行的工作方法、方针等。

龚璴是一个较有理想的人,对于当前的一些事情,龚璴看问题的角度更为全面。当年他叛变,就是因为他思索过当时政策的不妥,为那些受到极端处理的地主说过话,对于扩大化处理富农、中农持反对态度,才招致了党内处分,最终走上了叛变革命的道路。

韦茂名与龚璴聊上这些,正对了龚璴胃口,而韦茂名秉承后世思想思索问题的角度,更让龚璴在一些方面上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这种认识,对于现在的中华共产党员,是较为少见的,起码韦茂名接触的不少县委党员,都不具备这些,谈到后来,韦茂名已经对龚璴有了几分佩服。

韦茂名当年在校时,对于马克斯列宁主义等理论做过深入的研究,理论知识非常的丰富,同时,他也具有经过后世历史学家、政治学家数十年总结的成果,对于实际的革命经验也及其丰富。同时也让龚璴对他佩服不已。两人越聊越投机,蓝程插不上话,干脆把龚璴甩给韦茂名,自己认真的练兵去了。

两人聊了一天。让韦茂名极为欣慰的,是龚璴对于他的江西战略非常认同。然而美中不足的是,自始至终,龚璴都以为那些大局的分析,都是李锦江的所为,把整个江西战略的策划功劳都归到了李锦江的头上,让韦茂名始终有些不爽。

接下来,进攻郴州完全没有什么概念。

经过商量之后,以南昌起义部队为主的湘南起义军联合湘南武工队,20日晚悄悄包围了郴州。午夜时分武工队率先偷袭,清理完北门外的岗哨、碉堡后,摸上了北门,随后,在安装了消声器的嗤嗤声及刀子割在喉咙上的闷声下,武工队仅用半个多小时就完成了对郴州四门的控制。临晨四点,武工队与湘南起义军开始进入郴州,并按照各自的任务分别对驻军处与郴州靖卫团、警察局等军政机关实施了包围分割,并开始潜入里面一一缴械。

整个行动,按照事先制订的作战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除了南昌起义军那里响了一阵枪之外,沉沉的夜幕下,只见一队队士兵整齐有序的奔向各自的目的地,就如同一场没有敌人的演习。朱得、陈逸等此刻方才相信,陈近益所说的湘南武工队仅牺牲数人拿下四县,并不是妄言。

天色大亮之后,湘南起义军与湘南武工队举行了一场盛大的会师大会。蓝程、韦茂名、陈进益等人站在主席台上,这才明白,当年为什么会热衷于搞这么多的大会。

无他,宣传!

这个年头,除了搞这么一次盛大的大会,把群众都吸引过来,采用其他手段进行的宣传都绝对没有这么好的效果!不象后世,多数情况下纯粹为了政绩目的才搞这些活动。

郴州城内,聚集了许多周边地区逃难过来的人,这些人和郴州县城原本的居民一样,都以为共产党就是共产共妻、杀人放火的野人、匪军。这样的大会一开,并经过参加大会后的闲人回去描述大会情况,立即就能让郴州城内所有的人见识到,共产党以及共产党所领导的部队,并不是国民党所说的那么可怖,相反还显得和蔼可亲、平易近人。

回师大会非常隆重,湘南特委、湘南起义军、湘南武工队的领导人热情相拥,彼此推崇,互相亲近,气氛极其热烈,大家都亲如一家人一般在一起话家常,互诉革命以来的辛酸。这样亲近的气氛无疑是令人心情澎湃的,连有些作秀想法的蓝程、韦茂名、陈进益等人都真实的感受到了几分感动。

但这种亲切的感觉没能持续多久。晚上,湘南特委召集湘南起义部队、湘南武工队开会,就在这个会议上,顿时在众人之间发生了严重的分歧。

湘南特委主持会议的是一名瘦瘦小小的年轻人,叫鲁林,回师大会上韦茂名就认识了他,对他的印象感觉还算不错。待众人坐定之后,鲁林开始了会议,道:“今天开会,是我们湘南两支武装力量整合之后,所进行的第一次会议,会议将讨论下一步的工作方针。湘南武工队及莱阳、常宁、永兴、资兴四县县委的同志,你们刚参加会议,可能还不知道共产国际和中华共产党中央关于革命斗争的最新指示,下面我先传达一下。”

鲁林翻出他随身带的小本,先读道:“共产国际指示:‘中华国革命是不断革命,一直发展下去,没有间断的到社会主义;革命认识一直要高涨上去;革命的方针是全国总革命。’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中国革命是马克思所称为‘无间断的革命’……民众革命斗争,尤其是农民暴动自发的到处爆发,而有汇合起来成为工农民众的暴动推翻军阀豪绅资产阶级统治之趋势……努力使群众自发的革命斗争得有最高限度的组织的性质……努力使互相隔离零星散乱的农民暴动,形成尽可能的大范围内的农民总暴动……努力保证工人阶级的爆发与农民暴动互相赞助互相联络……对于豪绅工贼及一切反革命派,应当采取毫无顾惜的消灭政策……没收一切土地,由农民代表会议自己支配给贫农耕种……”

听到这里,韦茂名与蓝程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惊讶:这也太绝对化了吧!这样岂不是把那些中间性质的以及那些开明的地主、乡绅全部都推到敌人那边去?

鲁林没有注意到韦茂名与蓝程的小动作,仍然继续读了下去:“……最重要的组织任务是——将工农分子的新干部替换非无产阶级的知识分子之干部……支部书记、区委、县委、市委、省委的成份,各级党部的巡视指导员的成份,尤其是农民中党的工作员的成份,必须大多数是工人同志或贫农同志。工会机关的干部,则须全部换成工人……一切政权归工农兵士贫民代表会议……”

这一段是说现阶段的党组织组成、政权结构等的问题,除了韦茂名还在认真的听并做记录,蓝程、陈近益、马腾逍等数人从昨晚忙到今天,此刻一松懈下来,听到这么好的催眠曲,无不昏昏欲睡,连指示什么时候读完,什么时候鲁林开始介绍湘特委关于起义的决定,蓝程、陈近益等都没有注意到。

但在听到“撤销湘南耒阳、常宁、永兴、资兴四县临时党委会,撤销蓝程……”时,朦胧间蓝程猛然听到有他的名字,顿时醒了过来,忙推醒身边诸人,认真听了下去。

“……韦茂名、陈近益、马腾逍等8人所任‘四县临时党委会委员’职务,蓝程任中华共产党湘南特委委员,韦茂名、陈近益、马腾逍等7人任中华共产党湘南特委候补委员……下一步,我们必须依照共产国际的指示及中华共产党中央的指示,严格执行湘南特委关于‘烧尽土豪劣绅的房子,杀尽土豪劣绅的头颅’,变有产者为无产者,从而带动他们起来革命的决议……”

听到这里,韦茂名知道,再不出声制止,这个错误的决定就会执行下去了。他忙打断鲁林的话,道:“关于湘南特委‘烧尽土豪劣绅的房子,杀尽土豪劣绅的头颅’,变有产者为无产者,从而带动他们起来革命的这一决议,我认为应该暂缓执行。”

鲁林有些奇怪,问道:“这一指示是根据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决定作出的,需要立即执行下去,韦茂名同志有什么疑问吗?即使有,也应该先执行。难道,耒阳、常宁、永兴、资兴四县到现在还没有执行这个决议?”

韦茂名道:“这个决议,我们刚到耒阳的时候,耒阳县委的同志就已经告诉了我们,但是我们分析之后,认为这个决议有一定的问题,所以暂时没有执行。”

鲁林皱了皱眉头,问道:“那么,韦茂名同志,你们认为这个决议有什么问题吗?”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