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从原始社会做起 第二卷 第十八章.日语.文字的起源

dontbb 收藏 2 244
导读:抗日从原始社会做起 第二卷 第十八章.日语.文字的起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69/


话说,樱花枝子主持军队,对外征战。内务全部交给了铃兰美枝子。


虽然,铃兰美枝子也帮父兄管理过,比现在王国还要大得多的大部落。但做惯大小姐的她,如何安排得好。可她是个权力欲特别强的女人,特别是现在父兄不在了,要保住现有地位,一切都得靠自己。她只好硬着头皮干,不过她毕竟聪明,虽然开始出了不少差错。但有女王担待,也挺了过来啦。


特别是铃兰美枝子挖掘出部落中一个矮小土人,虽然长得鼠目猴腮,但非常善于管理,人相当机灵,他就是小泉儿,铃兰美枝子稍施媚功,轻而易举收服他为己用,让小泉儿成了她裙下一条哈巴狗为她办事,将部落内务办得井井有条。


不过,小泉儿有不少毛病,非常贪色。这对于铃兰美枝子来说不算什么,要命的是小泉儿是个有色心而无色力的半残废男人,每每弄得铃兰美枝子刚刚火起,就鸣锣收兵。几次恼羞成怒的铃兰美枝子一脚将他踢下了床,这深闺怨妇,情欲一动,便难以自禁。那是非要寻个欲火焚身、身心俱毁不可!若不是有身强力壮的卫兵东条扎机补火,她真想一刀砍了小泉儿。可叹,部落管理又离不了他。让铃兰美枝子郁闷极了。


小泉儿不但贪色,还嘴馋爱贪小便宜。屡次他利用职务之便,偷食公家的存肉,有时还悄悄拿一点勾引部落骚女人,俗话说;“夜路走多了,总会碰到鬼。”一天,正用肉食泡妞,被一直在找他碴的情敌东条扎机发现,而且是人赃俱获。


东条扎机将他扭送到铃兰美枝子那。本来对他偷食的事,铃兰美枝子早就知情。因自己还靠他邦着管理部落内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跟他计较。可今天他敢拿公款泡妞,那得了。恶人有对付恶人的办法。当时她黑着脸,叫两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让小泉儿整整一下午提心吊胆,办错了好几件事。


夜深人静,铃兰美枝子把小泉儿、东条扎机叫到自己睡房来。好象不把白天的那事当回事,当着左一郎与小泉儿调情。小泉心里那个高兴,自以为铃兰美枝子内政离不开自己,靠美色收买他,一扫下午的郁闷,调情之时还不忘作鬼脸气东条扎机。东条扎机气得两眼冒火脖子变粗,没有想到事情会这样。心里只后悔也暗地里骂铃兰美枝子臭婊子。


“东条扎机,你去拿几根绳索来,我要玩点花样,慰劳你们对我的忠心耿耿”俩人衣服剥得差不多时铃兰美枝子发话了。


东条扎机回来时,小泉儿激情高昂,搂住铃兰美枝子只想成全好事。


“猴急什么?老娘心情好,我们三人今天好好玩玩,东条扎机先把他捆在柱子上”铃兰美枝子边温柔地抚摸小泉儿,指挥东条扎机将小泉儿赤身裸体绑在床前木柱上。


“哎哟,你他妈的轻点”东条扎机为了发泄自己的不满恶狠狠用力捆着,痛得小泉儿直叫唤。


捆好后,铃兰美枝子扔下小泉儿不管,拉着东条扎机摸摸索索起来。不一会儿,在铃兰美枝子妖艳淫荡熟练且有经验的技法刺激下,东条扎机渐渐的心痒难耐,一腔怒火化成欲火被迅速的点燃。左手手指揉弄着那娇嫩敏感的丛林,右手抚弄着她的胸前凸起,美人儿轻轻颤抖着娇躯,双腿无力的分开了,任凭他尽情的抚摸玩弄着自己那妖艳的玉体。东条扎机慢慢地压上了她,两具肉体终于毫无隔阂地接触在了一起。


一阵接一阵,一阵高过一阵的喘息、呻吟响了起来,使这房间里充满淫秽的春意。作为旁观者,小泉儿看得激情高涨口水直流,甚至忘了被死死绑着的难受。终于风平浪静,两人赤裸裸躺在哪里,一片狼籍。似乎忘了房中还有人存在。


“喂,东条扎机快给我松绑,该我了。”小泉儿望着象两条死鱼般一动不动的铃兰美枝子和东条扎机急了,大声叫唤。


见东条扎机动不动,铃兰美枝子搂过东条扎机的头附耳一会,东条扎机一脸邪笑,不怀好意地爬起来骂道;“叫什么叫,老子就不急,气死你”


“快、快松”小泉儿也不跟他计较,只是不但催促他,希望早点解开泄火。没想到东条扎机偏偏不急,慢慢吞吞用脏稀稀的内裤衩,擦着自己湿漉漉的裆里。老半天才来到他面前,气得小泉儿两眼发白,心里盘算着日后如何报复他。更让他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东条扎机抬手想将那脏内裤衩塞向他口中,大吃一惊的小泉儿反应过来后,死死闭着嘴左右摇头,东条扎机弄了好一会,虽然搞得小泉一脸脏稀稀的,但始终没有得逞。心中大怒,照着小泉儿的肚子一拳,小泉儿眼前一花,胸腹便传来一阵剧痛,痛得小泉儿直咧嘴,东条扎机趁势将裤衩强行塞入小泉嘴里。仍后在小泉儿身上擦了擦脏乎乎的手,钻进了铃兰美枝子被子里搂着她睡了。


本州岛的夜晚很冷,此时,知道铃兰美枝子故意惩罚自己的小泉儿,欲火一退。赤裸裸的身子凉透了。嘴里想呕又被臭哄哄的裤叉堵着,难受之极。更要命的是身躯慢慢冻疆了,两条鼻涕从泉眼里涌出来……


连续数天,小泉儿高烧不退,让此俑者铃兰美枝子慌了神,死个把倭人她没有放在心上,可小泉儿一命归西天。她一时半会那去找合适的管家,甚至有点后悔自己玩笑开大了,跟着她的东条扎机可惨了,成了她的出气筒。小泉儿还算命大,在没有什么药的情况下,挺了过来。


大病一场之后,小泉老实多了,铃兰美枝子与身强体壮东条扎机颠龙倒凤时,也不时强忍自己恶心,让他尝点残汤剩水。三人一体竟相安无事了。


一年多后,她也产子啦,不过她比樱花枝子厉害,一次产俩,还是双胞男儿。她也比女王开放多了。为了平衡俩个主要内宾,她给双胞胎分别取名为;小泉一郎,东条英机。乐得两个做爸爸的人嘴都合不拢。这点连樱花枝子都自叹弗如。


部落在一天天扩大,为了方便管理交流,樱花枝子女王下令;让铃兰美枝子与小泉儿、东条扎机他们,在中国大陆话基础上与当地土话,混合成让天神部人听不懂的,叽叽喳喳新鸟语作为国语。为了便于她管理王国,她还令铃兰美枝子与小泉儿、东条扎机创建文字,这可就给铃兰美枝子他们,出了大难题啦。


语言还好办,土人们本来只有简单的口语单词,铃兰美枝子与小泉儿、东条扎机只是将这些单词,溶进食人族土话里,加上小泉儿、东条扎机天天围着她,哈巴狗一样叫唤,什么汪旺、嗨、哈依,很快就弄出了他们的所谓国语。它发音生涩拗口,可让大家学起来就难了,不是一朝一日可以学会的,让后世的外国人伤透了脑筋,特别是她祖宗的传人,学起来不知要死多少脑细胞。


文字就更难了,小泉儿、东条扎机只不过是俩个刚刚脱了些毛的野人,哪里见过文字。樱花枝子女王本是狼人也不识字。食人族三十六人,大都是地位低下的猎人、侍卫更是大字不识。只有食人族大小姐,铃兰美枝子学过一点古中文,无奈她年轻时,风骚过人,哪有时间扎扎实实识字,加上连教她的老先生被她迷得神魂颠倒,根本没有学会多少字。


俗话说;“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造字重任全部落在铃兰美枝子身上。这次可苦了这位大小姐,她绞尽脑汁,白了不少青丝,花了九九八十一天,终于默写出一千多个汉字,当然其中错别字不少。不过她也算是尽了全力。


精疲力尽的她,工作还不算完成,她也不管可用不可用。首先她教会了小泉儿、东条扎机。有美女陪读,他俩人又竟争识字,很快学会了她所谓的文字,其实铃兰美枝子办法还是美色,那个识字多就拥有她本人。她就是奖品。


学是学会了。可小泉儿、东条扎机在生活当中一用,还是不好用。有时根本无法表达某些事,他俩只好请教老师铃兰美枝子。此时,铃兰美枝子心思全放在两个儿子身上。那有心思管这些事,加上她本也只有小半桶水,又不好下台,反将他们骂了一顿;“你们俩头蠢猪,女王是叫我们造新字,全部用大陆的文字,别人会看出来的,别人网上写小说,也不过抄过百分之八九十就好,那个一字不落,百分之百抄别人的。你们自己随便加上点鬼画符不就成了,快滚,弄不好,不准与老娘睡,闷死你们。”


小泉儿、东条扎机只好苦着脸,夹着尾巴退出铃兰美枝子的房间。临出门还心有不甘,偷偷摸摸用眼光贪婪地漂了一眼铃兰美枝子没有完全遮好的两只因哺育变得硕大雪白的乳房,极不甘心地退出了。


小泉儿、东条扎机毕竟是土人中智商最高的,弄了些弯弯曲曲的符号,与中文一整合,看上去虽然非常难看,但还真象那么回事,不断能记事,还留传了数千年。


各位读者、专家、日本人切勿,过份计较上文的真伪。笔者下载了一段文字给大家,自认为比起日本考古界太斗藤村新一先生强多了,引用的史料也真实多了。敢肯定日语抄窃于中国,而且有当今日语为证。以上文章也是看了底下报道有感而作,如果有那个日本右翼分子想弄清自已的历史,不妨看看《抗日从原始社会做起》一书中,日本起源的介绍,比起日本国的教科书准确多了,日后就不会弄出藤树新一理事长那样的笑话。如果看得起逍遥贺拜在门下,逍遥贺可是有教无类,有意开化野蛮人,为世界和平尽点微薄之力,不收学费。


先埋再挖石块变文物日本考古惊现丑闻


今年10月7日,负责对日本东北旧石器文化研究所原副理事长藤村新一造假丑闻进行调查的日本考古学会特别调查委员会委员长户泽充则教授宣布,“经藤村参与的遗址考古全是假的。此类假造遗迹多达42处,遍及东北、关东和北海道地区的1道6个县。”此消息一出,立即在日本考古界和全社会引起强烈震撼。考古学者普遍认为,日本有关旧石器时代的研究将为之倒退20年。(详情网上可查.逍遥贺不想过多占了自己的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