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从原始社会做起 第二卷 第十一章.公主下嫁

dontbb 收藏 1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69/


何峰在楚都,以未来驸马爷身份大肆结交王室权贵,朝臣武将,为人随何出手阔气。一时人气极旺,人人争与他交。楚王、楚后面前更是乖顺嘴甜,楚王、楚后君心大悦,。楚国上下欢颜。唯有太子屈傲心中郁闷,何峰虽表面上对他很尊重客气,他也想收为己用,无奈对方似乎难以深交。到是与楚二王子兄弟情深,父王年迈。令贪酒好色的狡祚的楚太子忧心不已,不安、猜疑和嫉妒,让他寝食难安。


公主出嫁,空前绝后的喧哗扰攘,隆盛无比。婚宴上,何峰暗中吩咐匆尔博渗淡自己喝的水酒,喜宴散宾客归,何峰十分清醒进了洞房。


洞房内,何峰屏退下人,轻轻挑开公主红头盖;她那桃花面、冰雪肌,烛光下映衬得更加细腻动人,尤其是那粉耦一般的雪白臂,更是荡人心弦。何峰见她如此的美态,忍不住便要俯身轻吻她去。香秀公主这天真无邪的少女,情窦初开,春心萌动,难以按捺。她在洞房中,害羞地抬头看着夫君,任由何峰亲吮。春情动,香秀紧紧地将身子贴着丈夫烛光下笑魇如花,幸福的深情洋溢在她的脸上,她柔声地说到:“以后年月里,只要在何郎身边,每一刻都是那么幸福!”


听了公主的话,何峰笑着说到:“我会一生让你幸福的”


……


“何郎!~”


公主深情迷醉地说到,在何峰的怀里撒着娇,“香秀现在觉得自己好幸福哩!”


洞房温暖如春,熏香雾气缭绕。


公主躺在华丽软软床榻,笑着说到:


“何郎!为何还傻傻地站在那里呢!难道不知道‘春宵一刻值千金’吗?”


哪个男人会不知道春宵一刻的珍贵,傻傻细视公主的何峰顺势扑了上去,搂着她的细腰,便要剥开伊人的衣裳,他兀自笑着说到:“让我看看娘子将这春宵藏在身上何处了!”


感受到爱郎手指的侵袭,香秀公主的俏脸儿立即如火烧一般红了起来,一直延伸到了耳根。羞喜交集的她动人地将自己的头颈往何峰的胸膛钻去,似是娇羞无限,但是拼命跳动的心儿,却暴露出她亦是有点迫不及待了。


公主的可人样儿更加刺激了何峰的情欲,环着公主腰肢的手更加用力,将她搂得更紧了,让她那无比诱人的娇躯与自己贴合得更紧了。温柔的手指更加扩大了活动范围,轻抚着,将香秀公主的情焰煽得更高、更热。


香秀公主完全沉醉在爱郎的情佻之中,轻启檀口发出种种销魂蚀骨的低吟,美丽的胴体不住地挤压、摩擦着何峰,任凭他将自己的衣物一点一点的剥离去,将自己那白玉凝脂的美丽身体暴露在柔红的烛光之中。


直到,阻碍两人融合的衣物尽皆除去,香秀公主才微微地睁开了美眸,看着丈夫充满男子阳刚气息的健壮躯体,用着残存的意志轻轻在他耳边说到:“何郎,对香秀温柔一点!”


何峰轻声应到,慢慢地压上了她,两具肉体终于毫无隔阂地接触在了一起。


一阵接一阵,一阵高过一阵的喘息、呻吟响了起来,远远地传遍驸马府,使这庄严的府第忽然间有了一丝淡淡的春意。


洞房内温度骤然升高,似是要将这也一起融化、焚烧!


…………


“吱~唔~!”


窗外响过了一阵阵鸟语。府中几棵茂盛的大树上一群小鸟找寻食物。


何峰亦被这群早起觅事的鸟儿给吵醒了,他透过窗口望去。蓝空如洗,不时地有各种鸟儿在上空盘旋飞舞着。


美人儿却还在海棠春睡,均匀的呼吸声预示着昨夜她经历过狂风骤雨后的幸福和安宁,从锦被下露出来的肌肤似还散发着夺人神魂的艳光。


何峰爱怜地看着公主,见她那乌黑的秀发意态慵懒地散落在两肩后面,将她那芙蓉面、冰雪肌,映衬得更加细腻动人,尤其是那白玉般的雪白胸肩,隐隐若若可见的双峰,更是荡人心弦。见她如此的美态,忍不住便要俯身轻吻她去。


俯身之际,却见两道浅浅的泪痕出现在公主的俏脸上,那是幸福而喜悦的泪痕,何峰心中一动,轻轻地揭开盖在她身上的锦被,想要与她再次温存一番。


青春焕发、凹凸有致,峰峦起伏的的美丽景色立即呈现在了眼前,何峰带着寻索的目光继续探了下去,粉嫩细腻的修长大腿之间,浑圆的美臀下——


落红片片的痕迹悄然而现。


想起昨夜的自己的激情冲击,不禁有点暗生后悔,捧着公主那不堪盈握的腰肢,将她轻轻地揽在了怀中。


怀中的公主幽幽地醒转了过来,感受到爱郎火热的胸膛,她紧紧地贴了上去,娇羞地扬起了头,以蚊蚁般轻细但甜美的悦耳声音说到:“何郎,昨晚香秀感觉到好幸福!虽然有那么一点疼,但是香秀真的很开心,因为我以是你的女人了!”


何峰轻声在公主耳边说到:“既然公主觉得做我的女人如此幸福,那要不要现在再做一回我的女人呢?”


公主显然是余痛未休,还以为丈夫又要“梅折二度”,不禁担忧地轻颤着娇躯,喃声道:“何郎——人家……”


何峰当然知道她再不能经受第二次风暴,亦只是和她开玩笑而已,只是也不肯轻易地放过她,他温柔地吻着她的樱唇,轻啜着她小小的舌尖,然后是她的眼睛、脸蛋,接着是粉颈还有玉乳,何峰都一一爱怜地吻了过去,弄得公主浑身抖颤时,才放过了她,微笑着说到:“不用担心,你的何郎怎么会如此不识情趣呢!乖乖地躺着一会,待我叫下人为你准备早餐去!”


“嗯”


望着交待完下人,又回到床边的丈夫。公主妩媚地横了丈夫一眼,喘着气娇声说到:“何郎啊,香秀想问一件事情——”公主好像觉得这个问题羞于启齿,便将头埋进了何峰胸膛,娇羞地说到:


“何郎,你昨晚和香秀结合的那是什么姿势啊,为何如此曼妙哩!”


“反抱琵琶!”


何峰哑然失笑,咬着她的小耳,轻轻地说到:“七情六欲绿玉心,反抱琵琶怀中弹。曲不曲,调不调,只为佳人盈盈笑!公主就好比那玉石琵琶精,令何峰神移魂荡,只想以佳人为琵琶,弹上一曲销魂琵琶吟!”


“反抱琵琶,倒也贴切!”


公主含羞地说到,“曾经闻得仙女,便是做那反抱琵琶之姿,其姿态曼美,身神采飞扬,飘然若飞天神女。不想这男女欢爱之中,也能有这般艺术的姿态,让香秀倍感情趣,真是个欲仙欲死的醇烈滋味!何郎那,香秀真是爱煞你了!”


何峰轻声道:“以后的时间还长着哩,公主难道还怕没有机会体味那些更曼妙的姿势吗?”


一阵男女调笑声中,两人又温存了一番。


“何郎,你会天天这样对我好吗?”


“嗯”


“你骗人,二哥说了,你有五个妻子了”香秀公主不悦地推开何峰搂着自己的手。


“我会象待她们一样对你好,如心不对口死无全尸”何峰紧张地对公主发誓。


“谁要你发毒誓,只要你对我好,我就心满意足了”公主连忙用玉手封住了何峰的嘴。


她仰起美丽的脸庞,因清晨而泛红,更加显得诱人,性感红唇的微微翘起,脸上就像是诉说“吻我”的表情,何峰的心不禁有了心动的感觉。


这是他第一次对女人有了如此强烈心动的感觉。他的脑海里却想着,她是我的老婆!不管将来与楚国关糸如何,我都要带走她!


公主的迷人气息打断他的思绪,欲念从他心里角落迅速的占领他的身体的每个细胞,他低下头,嘴唇重重的吻住公主的红唇。

公主双手抱住何峰的脖子,热烈的响应丈夫的吻,不停的吸着丈夫伸进她嘴里的舌头。


“公主驸马爷早餐准备好了”门外公主的侍女轻轻喊道。


何峰与公主一惊,猛然分开,相视一笑。何峰轻轻拍了拍公主后背说道;“我们该起床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