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冰 第三十四节 第四十九章

liuz345 收藏 5 0
导读:薄冰 第三十四节 第四十九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0/


在老师用心教导下,大概用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我总算是及格了。我有时在想是不是我太苯了还是我没有语言方面的天份,才会有这样的表现。到后来才从老师那里知道,闽南语是中国最难学的几种地方语言之一。这个时候我才明白,感情不是我人苯而是背,一抽就抽了个最难学的。当时就恨不得把自己的手给废了。

一旦有事可做,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我们来这里都快四十天了。两队经过这段时间的磨合,相互之间的配合已经变得非常默契。说实在的,我越跟国安的哥们合作越发喜欢上了这一群血性汉子。他们战术技能一个个都很厉害,尤其是城市作战,经验超丰富。在这方面都是他们手把手教的我们。跟他们接触久了发现他们并非像我们先前想的那样,其实他们同样也是铮铮铁汉。也一样会哭会笑,也同样把荣誉看得高于一切。只是他们处在的位置不同,再加上本身工作的特性,让人没有办法可以了解他们,尊敬他们。这是一群永远行走在黑暗里的铁血汉子!

终于到了那出发的时间了。临行前,唐队跟国安的几位领导特地给我们送行。唐队除了祝我们顺利完成任务外,还特地一个个的亲口说着同样的话:“你小子一定要给我好好的活着回来!”敬完最后一个军礼,我们跟国安的哥们一起喊出了心里憋了好久的话:“血债血偿!”

出于保密的缘故,我们是分批出发的。我跟国安的尹队还有另外两名队员是一批,手持中华民国的护照先经R国再到H国,最后再从那里到达目标过T国。

一路上倒算是平安,还有在这一路上尹队的表现让我大开眼界。真是演什么像什么,我算是知道他的外号“戏子”是怎么来的了。到达目的地后,我们在确定没有引起人注意,便消失在T国的人海中。反正现在是T国旅游的高峰期,外国人特别多,所以我们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来到事先约定好的集合点,发现大伙都安全到达了。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并建好这个集合点的,单从表面匆匆一看,就明白这并不是一年两年就能搞好的。说不定光这里就有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跟人物,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行动的话,我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们的存在。

跟大伙热情的拥抱了一会,我领到了属于我的那份装备,一水的M国货。我一看就头痛,心里只犯嘀咕:这些玩意靠不靠的住啊,别又像上次R国那样就要命了。猴子在一边看出了我的担心,笑着说让我放心,这批家伙早就有高手调过了,绝对可靠。还说调试的人比他强多了。我一听着句话就放心了。

离行动的日子还有几天,我们每天只能窝在地下室里。除了讨论行动的步骤跟细节外,就是熟悉手里的装备。这里的主人是一个中年汉子,姓徐。不时找机会下来跟我们一起吹牛打屁。他说自己好久没有痛快的说汉语了,他很开心能跟我们认识。因为我们让他想起了他年轻时当兵的岁月。听他这样说后,我们都一致叫他老班长,这让他开心的不行。猴子还跟他认了一个老乡,因为他俩都是北京人。大家都说好了,等我们完成任务后,回国再一起好好聚一下,到那个时候一起好的喝个一醉方休,现在只能以咖啡代酒。

行动的日子终于到了,最后一次装备检查完毕后,我们分成两组上了早早停在院子里的面包车。开车的人分别是老徐跟另一个男子,车开出院子后,在大街上来来回回四处转悠着。在完全确人没有人跟踪后,便飞快的开往了目标所在的区域。

车在离目标不到一公里的小树林里停了下来。在这里,我们将渡过行动前的最后三个小时。突然间,我发现自己的手心里有些出汗,心跳也不是很有规律。我知道我有些紧张,也可以说我有那么一丁点害怕。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了身边的战友跟远在万里之外的亲人们冷静下来。慢慢的汗没了,心跳也平了,一切结果在三个小时后就见分晓。表哥,班长,坦克,老鼠,请你们在上面保佑我们所有人吧!

“开始行动!”尹队发出了我们期待已久的指令,我们像箭一般划开了夜色。根据事先安排好的,我们特勤负责占领位置,并且担负起外部警戒线清除及阻击任务。大楼内部由国安的兄弟们负责。因为这个他们还特地搞来了M国最新型的神经麻痹武器,据说那玩意非常厉害,对付建筑物这种封闭场所非常有效。我们对他们能搞到这种东西十分佩服,想想看,这帮哥们也太神了一点。

行动很顺利,从施放“武器”到他们进入清场,直到安全退出,只用了十分钟左右。虽然时间不多,可我们心里都清楚,遇上这班哥们,这幢楼里的人绝对是倒了血霉了。估计现在没有一个是能出气的。

紧接着我们向另外一个目标进发,好在离的不远。一座并不是很大的军营,根据情报,这里是分裂份子的训练基地。八小时前的情报显示,这里有二十七名前来接受训练的分裂份子。再加上七名教官跟十一名后勤管理人员,共计四十五人。我们主要目标是七名教官,据说他们全是T国原特种兵。跟我们事先估计的一样,整个军营是内紧外松,也许是他们认为这里是自己的国家,非常安全。在外围就没有设立警戒线,只是出于军人本能的谨慎,在营内按标准的内卫模式,除了排出双岗外还加上了两个潜伏哨。

平心而论,他们这样的安排在T国相对安全的环境来说是很不错了,可惜他们一开始就不应该选我们作为对手。这一点自汉唐到近代的朝鲜战场,都让他们有过一定教训,可他们只记吃不记打,这让我们无话可说。对这样的主,只有一条往死里打!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