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十九章 宿命 宿命(七)

royf22 收藏 27 92
导读:特战先驱 第十九章 宿命 宿命(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陈怡走后好半天,李勇才推开了连部的门。

这还不算,进门后李勇竟然还似笑非笑地问:“走了?”

配合着古怪神情的这个问题把周卫国问得直翻白眼。

看见周卫国的表情,李勇乐了,说:“老周,这可不像你啊!别怕,我不再问就是!”

周卫国笑骂道:“长舌!我去给战士们上文化课去了!”

说完,起身向外走去。

刚出门,就听李勇在身后问道:“老周,你等等,陈县长这回给你送什么好东西了?”

周卫国头也不回,大声说道:“在桌上,自己看!”

过了一会,突然反应过来,不由喃喃道:“老李这家伙,不厚道!知道她当县长了也不告诉我一声!”


文化课结束后,周卫国刚进连部就闻到了一阵茶香,随后就看见了桌上冒着热气的茶壶。

李勇正端着碗喝茶。

周卫国随口问道:“这茶怎么样?”

李勇放下碗,赞道:“好茶!”

周卫国点头道:“这包新茶我看过了,都是社前新芽,自然是好茶!”

谁知李勇接着却说:“这茶好,解渴!”

周卫国一愣,随即骂道:“这么好的茶叶给你喝真是糟蹋了!”

李勇理直气壮地说:“茶叶就是给人喝的!有什么糟蹋不糟蹋的?”

周卫国叹道:“所谓品茶,就是要细细品味,哪有像你这样大口大口喝尚且只用来解渴的?你这样的喝法,这样的评判标准,陆鸿渐要是听见了,非和你拼命不可!”

李勇奇道:“谁是陆鸿渐?”

周卫国没好气地说:“就是茶圣陆羽!他一生没别的爱好,就好品茶!所以死后被尊为‘茶圣’!”

李勇竖起拇指道:“一辈子喝茶?不容易!”

李勇想了想,又问道:“老周,你以前在苏州时是不是常喝茶?”

周卫国随口道:“也不是很常喝,只在三四月间碧螺春出了新茶时我才喝上一点。”

李勇叹道:“俗话说‘物以稀为贵’,你这‘喝上一点’恐怕要花上不少钱吧?”

周卫国笑道:“这你就错了!我阿姨是太湖西山人,我家喝的茶都是阿姨送的!就连时鲜水果和太湖水产也大多都是阿姨送的!”

李勇突然舔了舔嘴唇说:“老周,人家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苏州既然是天堂,总归要有很多好吃的东西吧?你是苏州人,给我说说,苏州都有什么好吃的?”

周卫国想了想,笑道:“苏州好吃的东西可多了!东山、西山的水果,太湖的水产,采芝斋的糕点,样样好吃!开春之后,四月的鳜鱼,五月的梅子、枇杷,六月的杨梅、密桃、白虾,七八月的菱角、莲子,九月十月的白果、板栗,十月的大闸蟹、银鱼、白鱼,十一、十二月的橘子和石榴……”

说到这里,周卫国自己也忍不住咂吧咂吧嘴,止住了即将流出的口水,瞥眼间,却见到口水早已流下的李勇,不由笑道:“老李,你这是怎么了?”

李勇先是叹了口气,随后大声说:“老周,等打完了鬼子你一定要带我去一趟苏州!这些东西我都要尝个遍!”

周卫国笑道:“那是当然了!对了老李,你是赣南人,你们赣南又有什么好吃的?”

李勇立刻满脸自豪地说:“我们赣南好吃的东西也不少啊!有南丰蜜橘,鱼丝、鱼饼、米果、酒娘蛋、擂茶、粉蒸肉、酿豆腐、小炒鱼……”

李勇一说完,周卫国也大声说道:“老李,等打完了鬼子你也一定要带我去一趟你家,我要吃遍赣南!”

两人相视一眼,俱都哈哈大笑!


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

也不知是不是周卫国那封信的原因,涞阳的鬼子竟像是铁了心一般,再没进过虎头山!


这天下午,周卫国正带着战士们在打谷场练队列,突然看见上洞村方向的山路上急匆匆跑来一个背着枪的村民。

那村民出现没多久,就被潜伏哨喝住,因为说不出口令被强行缴了枪。

那村民被缴了枪后忍不住冲着周卫国大声喊道:“周连长,俺是上洞村的狗剩啊!出大事了!”

他这一喊,周卫国总算是认出他了,立刻命令哨兵放他过来。

狗剩一得自由,连枪也不要了,飞快地跑到周卫国面前,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周连长……不好了……鬼子要进俺们村了!”

周卫国立刻大惊,说:“怎么回事?”

狗剩几乎是哭着说:“今天一早,俺们鲁队长留下俺们六个人在村外放哨后就带着队伍离开村子进山训练去了,也没说去哪,就说要等日头落了才回!俺们吃过晌午饭还想睡一觉的,没想到就看见鬼子大队人马进山了,看样子是直奔俺们上洞村去的!这回只怕已经进村了!”

说完,再也忍不住,哭出了声。

周卫国脸色一变,回头大声命令道:“通讯员,吹紧急集合号!”

通讯员立刻吹响了紧急集合号。

周卫国回过头来,沉着脸说:“你们鲁队长怎么就留六个人看家?”

狗剩哭着说:“俺们也没想到啊!这段时间鬼子不是没进山吗?俺们见到鬼子后,大家伙一商量,说俺腿快,就让俺先跑回村报信,俺回村报信后,陈县长又让俺来阳村找您!俺走的时候,他们五个人已经和鬼子干起来了!……”

周卫国叹了口气,说:“鬼子有多少人?”

狗剩想了想,说:“鬼子倒不多,六七十号人吧,二鬼子倒有百多人!”

这时,原本就在打谷场训练队列的全连已经全副武装集合完毕。

李勇跑到周卫国面前,问道:“老周,什么情况?”

周卫国沉声说:“大概有一两百鬼子和二鬼子进山了,现在可能已经到了上洞村!”

李勇大惊,说:“怎么会这样?鲁震明的抗日农民军呢?”

周卫国怒道:“这小子今天竟然只留下六个人放哨就带着他的农民军进山训练去了,还说要等太阳下山才回!”

李勇骂道:“胡闹!怎么这么大意?!”

随即面色一紧,说:“不好,我们得赶紧赶去!上洞村的乡亲们肯定来不及转移,新成立的涞阳县人民政府也还在上洞村没来得及搬呢!”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我也这么想!不过现在敌情不明,我们连不能全去上洞村。我的意思是,我带特战队和一二三排赶去上洞村!你带四排和机炮排留在阳村。我带部队走后,你再派几个人出去侦察侦察,看看阳村附近有没鬼子,再通知丁厂长,让他准备好转移,阳村乡亲们的转移工作也要准备好。”

李勇立刻说:“老周,这你放心!我就怕你带的人手不够!”

周卫国说:“狗剩说鬼子只有六七十人,二鬼子一百多人,顶了天就是一个混编中队!我还对付得过来!怕就怕不止这么一支鬼子部队进山!”

周卫国突然叹了口气,说:“其实大意的岂止鲁震明,鬼子这么长时间没进山,连我们都大意了!”

说完,大步走到战士们面前,大声说道:“鬼子和二鬼子加起来大约一个中队现在可能已经进入上洞村了,我们现在就要赶去消灭这股敌人!连直属队,一二三排出列,跟我出发!”

特战队和一二三排立刻出列。

周卫国一挥手,带着他们出发,朝上洞村急行军。

一路上,周卫国不停催促战士们:“快!快!……”

这时,三连平常耐力训练的效果就显露了出来。

在周卫国的带领下,队伍越跑越快,没过多久,已经跑了二十多里山路的狗剩就被远远甩在了后面,急得他直叫。

就这样,仅用了四十来分钟,周卫国就带着部队来到了上洞村村口的那段大悬崖下。

到了这里,周卫国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眼看过了前面的悬崖拐角就可以看见上洞村村口,这时,已经可以听见从上洞村传来的鸡飞狗跳和大人小孩的吵闹哭喊声。

周卫国面色一紧,立刻停下脚步,右手握拳举起至耳旁,打出了“停止前进”的手语。

战士们立刻停了下来,据枪警戒。

周卫国转身,右手食指一指赵杰,赵杰立刻会意,从身上取出带柄小镜子,递给了周卫国。

周卫国走到悬崖拐角,将镜子悄悄伸了出去,从镜子上只见村口趴着四个鬼子,正警戒着路口,其中还有一挺机枪。

周卫国不由皱起了眉头。

这里离村口有六七十米,村口地势又比这里要高,中间还没有一点遮蔽物,射界良好,如果硬冲过去,就算运气好遇上鬼子机枪卡壳,也肯定要付出很大伤亡!而且,如果枪声惊动其他鬼子,使得鬼子在战士们冲过开阔地之前赶来增援,集中全力封堵这个狭窄的口子,只怕整个三连全来都未必有把握冲过去!

本来如果能从悬崖上爬上去倒是可以下到村口那几个鬼子的身后,悄悄干掉他们,只是刚刚出发前全连正在训练队列,没一个人带着钩索!现在就算想从悬崖上爬上去也没工具了!

这时,从上洞村传来的各种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响。

周卫国额头已经冒出了汗珠,撇眼间看见了身后的刘三,脑中突然灵光一闪,立刻低声问道:“三子,你的‘如意金钩’带了没有?”

刘三立刻低声应道:“俺的如意金钩时时都带在身上呢!”

周卫国大喜,说:“三子,你这回可立大功了!”

说完,指着悬崖说:“这个悬崖你能爬上去吗?”

刘三看了看悬崖,说:“没问题!”

周卫国点头说:“那就好!上去后,把绳子固定好,我再带几个人爬上去。”

刘三迟疑了一会,说:“连长,俺随身带的绳子只有四丈长,这道山崖足有十来丈高,俺的绳子不够长。还有,俺的绳子太细,只受得了俺自己的分量,俺怕……”

周卫国毫不迟疑,立刻命令道:“全体解绑腿,每两付绑腿为一段,接在一起,最后送到刘三面前!”

说完,自己先蹲下,开始解绑腿。

不久,由一百多付绑腿接成的绳索就送到了刘三面前。

周卫国低声说:“三子,这根接起来的绳子长足有四十公尺,应该够用了!”

刘三点了点头,立刻将这根用绑腿接成的绳索卷起,背在身上,又从背包里拿出了他的“如意金钩”,将三爪钩接好细绳,插入圆筒,上好机簧,随后起身面朝崖底后退了几步,扳住圆筒表面的一个凸起转了几圈,举起圆筒对准悬崖,在圆筒尾部轻轻一按。

随着圆筒轻轻的一震,三爪钩立刻带着绳索向上飞去,直到绳索绷紧才回落勾住了凸出的一块岩石。

刘三拉了拉绳索使三爪钩抓牢后立刻拽住绳索飞速向上爬去,转眼就上到了那块凸起的岩石上,接着,刘三收好绳索,继续向上射出三爪钩。

就这样,刘三分三段爬上了崖顶,很快就垂下了绑腿接成的那根绳索。

周卫国低声命令道:“赵杰、钟祥、水生、柱子,跟我上!”

说完,拽住绳索迅速向崖顶爬去,不一会,就爬上了崖顶。

接着,赵杰、钟祥、林水生和柱子也爬上了崖顶。

等柱子爬上崖顶后,周卫国将绳索收了起来,背在身上,随后带着五人矮身从崖顶往前走。

等绕过了村口的鬼子后,周卫国停了下来,将绳索固定在崖顶的一棵树上,低声命令道:“水生,柱子,你们留在崖顶,战斗一打响,你们就开始狙杀鬼子军官和机枪手、掷弹筒手。其他人,跟我下去,摸掉村口的鬼子!”

说完,紧了紧身上的装具,以避免发出声响,随后拽住绳索,就要往下滑去。

林水生突然低声叫道:“连长。”

周卫国一愣,停了下来,问道:“什么事?”

林水生解下自己的快慢机,连着子弹盒一起递向周卫国,说:“连长,俺和柱子在这里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这个您带上!”

周卫国略一思索,点了点头,接过快慢机和子弹盒,佩戴妥当后,率先悄悄向下滑去。

四人都从崖顶滑下后,村口的四个鬼子还浑然不觉!

周卫国右手拔出短刀,面对三人用左手食指轻轻滑过颈部。

三人立刻跟着拔出短刀。

周卫国带着三人悄无声息地摸到村口四个鬼子身后,各自选定了一个目标。

待三人都准备就绪后,周卫国手一挥,发出了攻击的命令。

几乎在一瞬间,村口的四个鬼子全被无声无息地干掉!

干掉这四个鬼子后,周卫国立刻面朝悬崖拐角,举起左臂,手指紧闭,不停向着自己的方向摆动。

特战队的其他队员和一二三排战士立刻冲出了悬崖拐角,迅速通过开阔地,进入了上洞村。

周卫国低声命令道:“连直属分队以三人战斗小组为单位,各班以六人战斗小组为单位……”

这时,从村里突然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枪声。

周卫国脸色大变,他听得非常清楚,这正是勃朗宁袖珍手枪射击的声音!

周卫国眼前不由一阵眩晕!

自己送了一支勃朗宁袖珍手枪给小雅,小雅用这枪自杀了;自己不久前刚送了另一支勃朗宁袖珍手枪给陈怡,难道……

此时此刻,周卫国脑中突然闪现出两个字:“宿命!”

但很快,周卫国就清醒过来,右手拔出快慢机,左手拔出驳壳枪,说:“各小组逐屋逐巷肃清!不留俘虏!行动!”

特战队和三个排的战士立刻按照以前的村落巷战训练迅速分成了一个个战斗小组。

很快,各个战斗小组就像水银泻地一般,直插上洞村的各个方向!


上洞村里,很快响起了绵密的枪声!

村里传来第一声枪声后,林水生就扣动了扳机,将早已找出并稳稳套在瞄准镜十字架上的鬼子中队长击毙,几乎在同时,柱子也将鬼子小队长击毙。

很快,失去了指挥官又遭到近距离突然袭击的鬼子陷入了一片混乱!好不容易组织起来的火力反击也很快就被不知从哪飞来的子弹瓦解!

至于伴随的伪军,更是早被突如其来迅猛精准的射击给打懵了,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冲到眼前的战士们一一消灭。


整个战斗持续了不到十分钟!

战斗的结果就像演习!

分散在上洞村各处驱赶村民的七十名鬼子无一漏网,全部被击毙!其中因为暴露在屋外被林水生和柱子消灭的就达十九名!伴随的一百二十二名伪军除一人被俘外,全部被击毙!唯一的伪军俘虏,是战士们在一个粪坑里找到的!

特战队因为近战火力强,仅有一名队员轻伤。但三排一个战斗小组因为肃清一个房屋时遭到鬼子手榴弹袭击,阵亡两人,重伤四人!

这一仗,三连共阵亡两人,重伤七人,轻伤十六人!

此外,五名阻击鬼子的农民军队员全部阵亡!


由于三连及时赶到,除了在战斗中被流弹误伤以外,上洞村村民只是有些人在和鬼子的争执中受伤。

战斗结束后,村民们想起里垄村村民的命运,不由暗暗后怕!


当陈怡安然出现后,周卫国立刻迎了上去。

两人都没有说话,但周卫国却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世上本就没有宿命!命运,要靠自己掌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