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八节:别了,南国(7)

醉长生 收藏 2 10
导读: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八节:别了,南国(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轰~~”前面和中间的两辆摩托车已变成了零件被炸得漫天飞舞,四具残缺不全的尸体也被高高抛起,砸落在路旁的水田里溅起大把泥花。


最后面的那辆摩托车距离稍微有点远,虽没受到爆炸的冲击,两个宪兵也被震得昏昏沉沉的。‘咚’,一截手臂掉落下来砸在司机头上,司机猛的惊醒,突见一截断手顺着胸前滚落到车轮下,吓了一跳。车被埂得一弹,司机连忙稳住,再往前面一看,司机的眼睛瞪圆了。那辆装甲车的后门大开,正停在路中间,门里两枝步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


‘砰、砰’,两声枪响,正打在司机脸上戴着的防风镜上,碎裂的镜片后面登时一片血肉模糊,整个防风镜都变成了红色,司机头一仰,又重重的脸朝下栽倒在摩托车把上。机枪手被枪声惊醒,定睛一看,摩托车正直朝装甲车撞去。两个大地特工砰的把门关上,摩托车就象是直直的往钢铁墙壁上撞去一样飞快的冲去。机枪手坐在车斗里呆滞的伸直双手,好象想把装甲车推开似的……


‘咣~’,一阵巨震,车里的人撞得东倒西歪,几滴血也从射击孔里溅了进来,整个装甲车都被撞得移动了几十公分。


白少虎站起来抹掉溅在脸上的血,“倒霉的孩子。”


熊无疾耸耸肩,“倒霉的孩子。”叫道:“狗仔队甩掉了,开车。”


……


鬼冢廉介领着日军等在离清水桥下桥一公里远的小树林中已有一会了,六门迫击炮已经校准弹着点完毕,两门对准公路,四门对准清水桥,以防万一被察觉到了埋伏立即覆盖桥面,断其退路。还埋设了一排的针对轮式装甲车的小型反装甲地雷,怕伤了谢南国,已经倒出了一半的炸药。另外还有300多个步兵藏在路两侧树林里已经就伏击位。整个作战计划真可说是天衣无缝,现在万事具备,只等大地特工们送上门来了。


这些该死100次的畜生终于来了!鬼冢廉介心里一阵悸动,望远镜里清楚的看见一辆装甲车跟在一辆卡车后面,车头一转,离开大路飞快的向清水桥驶来。“冷静……冷静……”鬼冢廉介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要冲动,只要踩上地雷他们就插翅难逃。


“奇怪,停车了?”鬼冢廉介诧异的看见卡车开上了桥面,装甲车却停在老远不上桥,下来几个人从卡车里抱出一大捆一大捆的东西往桥面上扔,没多大工夫就快铺满了桥面。


“你看看。”鬼冢廉介把望远镜递给木村新兵卫,“那是什么东西?”


木村新兵卫眼睛比较好,接过望远镜看了一会,刚好看见那几个大地特工把最后一捆扔下去,疑惑道:“好象是稻草?”


余杰和周春黄杰把几具日军的尸体丢下卡车,打开上六个汽油桶的盖子,费力的全部推到。汽油登时哗啦啦的从后车厢上流到桥面上,吸进稻草里。余杰进了驾驶室道:“打火机给我。”


周春甩手抛来一个汽油打火机,余杰一把接住道:“没事了,你们先下去。”


“是,排长。”周春和黄杰走到桥下等候。余杰开着车匀速的倒了回来,让稻草充分吸进汽油。


木村新兵卫举着望远镜边观察边说道:“车头向着我们这边在慢慢倒车,后面好象有什么东西从车厢里流了出来,看不太清楚。”


“稻草、流下什么东西、稻草?”鬼冢廉介喃喃自语,突然,心里电闪般闪过一个念头,“不好!”他知道大地特工是要干什么了!“迫击炮,目标装甲车,准备放!”鬼冢廉介大叫,又一想不行,改命令道:“迫击炮待命!狙击手都过来!”


最近的三个狙击手闻声而至,鬼冢廉介急命:“你们留下,瞄准那个卡车司机,他一下来就打,但不能打死,也不准人上去救!明白?”


“是!阁下!”加上另外几个匆匆赶来的狙击手齐声应道。


“迫击炮准备,装甲车只要一开动就给我打!其他人全体上车,给我冲!”鬼冢廉介急如星火的冲出了树林,藏在后面树林的十辆卡车‘喀啦啦’撞断无数树苗跟了上来。鬼冢廉介一下跳上第一辆卡车,抓住反光镜挂在车门上挥舞着手枪厉吼:“动作快!”


卡车已经倒回桥头,溢满桥面的汽油顺着桥两边的凹处,滴滴哒哒滴落到桥下的清水河里。余杰跳下车,掏出一根烟叼在嘴上,才掏出打火机时,瞳孔猛然一缩:大批的日军步兵和军用卡车已经向清水桥急速冲来!


余杰嚯的转身欲跑,“日军来了,快上车!”声音刚落,猛觉一股大力撞在两腿膝处,把他撞倒在地上。余杰还没意识到什么事,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刚直起身子,‘砰’的又是一下,打在背后的防弹衣上,把余杰撞到在地,打火机也滚到了车底下。


周春和黄杰齐声惊叫:“排长……”想冲过去救他,两发子弹呼啸而至击中胸口,把两人双双打得仰面朝天摔倒。


装甲车里的几人见状大惊,也是要下车救援。熊无疾才打开车门,一发子弹就打在门上‘铛’的溅出几点火星。熊无疾本能的往后一缩,回手一把揽住也要跳下车的白少虎,躲在车门后大叫:“老余~你怎么样!?”


余杰迅速的几下滚到卡车车底,一把抓住打火机趴在轮胎后缓了口气。看看两腿,因为距离太远的缘故,子弹从两腿膝弯打进去没钻出来,恐怕已经留在了膝盖里。余杰脸色惨白的苦笑了一下,摆摆手喊道:“快撤,不要管我!”


周春黄杰哭叫:“排长……你过来啊……我们一起撤……过来啊……”清水桥比地面略高一点,两人趴在地上狙击步枪便打不到他们,不过一抬头子弹就呼啸而至。


熊无疾咬牙怒喝:“我命令你回来!”


余杰轻轻的摇摇头,举起手中的打火机惨笑。


熊无疾心在滴血,恨目圆睁,吼道:“撤!”日军的狙击手既然能同时准确的打伤余杰的腿,那么打他头也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几百日军也不开一枪,只是急速冲来。打伤余杰后日军狙击手好象只是压制射击,不准人站起来的样子,这一切只有一个理由:把伤员留在桥上,不准他们点火!


这一点,熊无疾和余杰二人都心知肚明……在几枝狙击步枪的压制下,熊无疾没有选择,只能撤退。


鬼冢廉介已经冲到了桥头,唰的跳下车指挥日军士兵向桥那头冲去,突然摆手叫道:“停!”两百多个日军齐刷刷的挤在了桥头,满桥的汽油和那一小团橘红色的火光,不用鬼冢廉介的命令他们也不敢踏上桥一步!


装甲车已经开动了,直向五号公路通向海边的那头驶去,才开出十几米远,两发迫击炮弹就呼啸着飞来炸在车旁。装甲车顽强的抖动了一下,轰鸣着向前继续开去。


余杰一手举着打火机,一手抓住卡车上任何能抓的地方,吃力的慢慢挪到车头前。“各位是想过来吗?”余杰痛得冷汗湿透了背心,忍住腿上锥心的疼痛,轻松的说道:“那就过来吧。”


鬼冢廉介对渐渐开远的装甲车仿佛视而不见,眼里只有大地特工手里的打火机。轻轻的把手枪插回枪套,手掌一伸,表示无恶意,“别激动,放下打火机,我们谈谈可以吗。”


余杰微微一笑,拖着无力的双腿使尽了全力才爬到车头坐在引擎盖上,如注的血顺着裤管,顺着引擎盖滴落到桥面。他掏出一包烟,顶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左手递给另一边桥头的鬼冢廉介,“想来一支吗?”


鬼冢廉介心里急得火烧似的,又不敢确定这个大地特工敢不敢点火,因为第一个烧的就是他自己,冷冷道:“不要拖延时间,我以新加坡总督的名誉向你保证,只要你放下打火机,我决不杀你!否则我立即下令开枪!”鬼冢廉介的决定没错,如果他真敢点火,不如让他早点点火。


中午的阳光明亮,照着一座大桥。桥这边的卡车上坐着一个男人,微笑着,很客气的,请另一边桥头用两百多枝各式枪支指着自己的人抽烟。而另一边两百多人却紧张到了临界点,两百多枝枪口对准了同一个男人,却没有一个人开枪。


“哈~原来你就是鬼冢阁下啊。”余杰轻笑,点着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呼”,忧缓的吐了出来,闭着眼睛很享受的样子,“这烟挺不错的,很醇厚,不过可惜呀……”睁开眼睛看看急得快要喷火的鬼冢廉介,脸上的确是一副很可惜的样子,好象真的替鬼冢总督可惜,这么好的烟,鬼冢总督为什么不来一支的样子。


他轻轻的摇摇头,微笑的叹气:“可惜我再也抽不到了……”


打火机从他手中脱落,向车下坠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