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儿子,我不该打你

jizhibird 收藏 6 119
导读:[原创]儿子,我不该打你


今天我在这里写下这些话,意在告诫自己以后不要再打你,无论你做错什么,都要好好教育。

——是为题记

今天——三月二十五日的夜里,我又打了你。说“又”真的很痛心,因为实在记不清有多少次打你了。想到上天把你送给我,是让我去疼的、去爱的,而不是去打的。

真的,儿子,对不起!

今天夜里发生了什么事,让我再次举起了打你的手?

当我和你妈妈睡下的时候,看到你那屋还亮着灯,妈妈过去看你,发现你还有一大堆作业没有完成,开始责备你周六、周日只顾贪玩,连作业都不写了,我在这屋听着,火气越来越大,因为在下午还问过你,有没有完成作业,你说完成了;即使晚上看电视时,我再问你,你仍然这样说。联想到你之前的种种劣迹,我不由地冲进你的小屋,你正光溜溜的坐在小床上,低头听着妈妈的责骂,身边的床上是一张你自己写着“已经默写”的字条。我愈加生气,你不仅不完成作业,还在撒谎,欺骗家长、老师,越来越不象话了。于是我举起了手,对你开始劈头盖脸的殴打……

我想当时我是发疯了,因为我根本不考虑下手的轻重,我控制不住自己,越打越狠,自己的手都打木了。看着你的求饶,我毫不理会;听着你的哭喊,更加助长了我的怒火。我只觉得你是错的,这一切都是你应该承受的。打到最后,你甚至不敢哭了,因为你意识到,你的哭泣毫无意义,你的哭反而刺激你爸爸更加重打你的力度。妈妈拉不开我,因为在那一刻,爸爸真的是疯了!直到我打累了,吼累了,才放过了你。

我不想再理你了,你不是我的儿子了,你以后不要再叫我爸爸了……甩下这几句话后,我余怒未消地离开你的房间。现在我都不知道你之后是怎样拖着疼痛的身体委委屈屈的完成剩下的作业的。坐在椅子上你的屁股疼吗?没有披衣服的身子冷吗?我说的话你小小心里会不会很害怕很害怕?那时我都不去思考了,只觉的自己是很失败很失败,我在学校里教育别人,在家里却连自己的孩子都教育不好,屡次说谎,屡次欺骗。总之,脑子里全是你的不对。

我不爱你!真的,儿子,我当时真是这么想的。这样的父亲是不是很不称职,或者根本就不是父亲?

躺在床上,我不能安静下来,听着你的低低的抽泣声,以及和妈妈的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不会隐瞒作业,不会让爸爸生气……我突然心乱如麻!怒气没有了,愤恨没有了,代替的是通彻心扉的后悔,是的,是通彻心扉的后悔。我无法再在床上躺下去,但又不愿去你的房间,因为我不想在你面前表现出我的后悔,或许是我不敢看你看到我时畏惧的眼睛。我去了书房,我在网上满无目的地游逛,不知看了些什么,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期间,听着你妈妈的嘱咐,听着你那屋渐渐的安静下来,听着夜踩着沉重的脚步走过了十二点。

我想去看看你!因为我的空虚、我的后悔逼得我去看你。

推开门,看到你小小的蜷缩的身子,脸上还有泪痕,薄薄的被子老老实实的盖在身上,想到你以前睡觉张扬的样子,今天你心里一定是很恐惧。你想不到,你最亲的父亲竟会下手这样重,面孔竟会那样冷酷、恐怖。因此,腿也不敢乱伸,手脚也不敢四处乱放。睡觉时怎样,现在就是怎样,睡前的害怕担惊持续到梦里。看到你当时的样子,我一下子悔痛难抑,泪水溢满眼眶。

是那根神经让我那样失去理智,那样发狂?儿子,我怎么会那样打你?你是我亲生的儿子啊。

我躺到你身边,你知道吗?我猜你是知道的,因为我见到你眼皮轻轻动了动。儿子,你醒着吗?醒着为什么不睁眼看看爸爸?好让爸爸当面向你道歉,好让我心里好受些。你也许不敢睁眼,是不是害怕再次遭来爸爸的毒打?或者从此你不敢相信了爸爸还是爸爸,他已经说不要你了,怎么会再来你身边,还会看你?你也许觉得这是梦啊,既然是梦,就别睁眼让好梦继续吧。

我不敢看你的腿,因为我知道我的手有多狠,我的手掌现在都肿痛,可是我最后还是撩起被子看了。大腿上,屁股上,满是我打的手印……已经血淤在一起了。那一刻,我真想抱住你痛哭,但怕再吓着你。我只能注视你,希望能用我尚存的一点温柔为你编织一个网,不让害怕、恐惧、分散、不幸、伤害、冷酷、疾病、陌生侵入到你的梦里,能让你睡一觉之后全部将今晚的事忘记的干干净净,只当是一场恶梦。可是,身上的伤痕能让你忘记吗?能让你不痛吗?我控制不住的眼泪流了下来……

可怜的儿子,可怜的儿子,你作为我的儿子,你真的是不幸的,我给过你一个孩子应该有的幸福吗?就在今天夜里,一个满心悔痛的父亲,泪眼朦胧的注视着自己的儿子,一遍遍的问着自己。

你虽然是咱们焦家唯一的男孩子,但因为妈妈的缘故,奶奶、爷爷开始并不喜欢你,除了你出生的时候,奶奶来看过你,之后的几个月,似乎一直没有特意来看你,只是顺便送些东西。你便是由笨手笨脚的妈妈和颤颤巍巍的姥姥照看。但没想到,你粉粉嫩嫩的身体竟然也会奇迹般的越长越胖。

在你三个月的时候,手头只有八千块钱的爸爸竟然决定盖房了!你觉得不可思议,是吗?因为那时租的房子,又潮又阴,终日见不了阳光;而且在某天的夜里,老鼠竟爬上了咱们睡觉的床。所以,为了你的成长,为了全家的幸福,爸爸要盖房了!

盖房的日子真的是很苦的,又要上班,又要买材料,忙的不可开交,爸爸白天晚上不是学校,就是呆在工地,只有中午吃饭的时候回趟家里,来看看、逗逗还不会说话的你,问问妈妈你的一些成长中的趣事。爸爸晚上是不敢回的,得看工地,因为咱们没钱,雇不起人来看。跑前跑后的只有爸爸一个人,头发在搭的简易小窝棚里滚的乱蓬蓬的,背心也因为扛东西背东西而磨的全是漏洞,但爸爸当时是快乐的,妈妈是快乐的,你也是快乐的,不然不会长得那么胖,被人争着抱来抱去。因为我们全家人是有希望的,十月一日,我们就可以搬到自己的干净明亮的新屋了。

于是爸爸夜里睡在窝棚里,心里是激动的,睡前会盘算明天需要买什么,买什么材料最合算、最漂亮;更主要的是,这是爸爸妈妈凭着自己的努力送给你的最有价值的一份礼物。当夏天时,你可以在自家的院子里蹒跚的学走路,甚至可以颤巍巍的跑,看那些飞来飞去的蝴蝶蜜蜂,闻闻那些开在院子里鲜艳的花朵;当冬天来临时我们就坐在明亮的屋里,晒着暖暖的太阳,你在妈妈臂弯里闭上小小眼睛睡个长长的懒觉,爸爸会看着你,也仔细注意自己的行动,害怕惊醒你。

有时也想到你长大了,去幼儿园了,念小学了,一定是个可爱聪明的孩子,是不会做让大人生气的事的,即使是偶尔犯些错,那也是可以原谅的。哪个小孩子在成长中不调皮呢?你犯错了,教育是肯定要的,但爸爸是绝对不会打你的,你嫩嫩的好像吹弹即破的皮肤怎么能承受得了爸爸粗糙的手掌?而且,爱你的爸爸怎么舍得?史铁生说:儿子的痛在母亲那里是要加倍的。这是在他失去母亲之后深切的体会。我想,如果父亲的脾气不加节制,对儿子造成的伤害又会有多大呢?我可不愿成为留给后人的告诫。因为我明白:母子、父子的感情是一样的,儿子给母亲的痛与父亲给儿子的痛还能有什么区别呢?

如此想来,爸爸真的是爱你的,可是,为什么今天爸爸打你时,内心一点点心疼的意思都没有呢?毕淑敏也打孩子,可是她说她打的时候心里是颤抖的。我为什么没有?难道仅仅是冲动驱赶了理智,愤恨占据了慈爱这样简单?你的所有缺点果真应该接受这暴风骤雨的惩罚吗?

爱,爸爸现在不敢说了,经历今天的事情,爸爸没有脸再说了,因为爸爸打你的时候真的不是因为爱而打,只是愤怒!想想你小时候,我是多么爱你,为你会竭尽所能,会奉献一切。你不会记得那件伤心的事了吧,我希望你不要记得。

九七年十二月十七日,你高烧42度,傻傻的爸爸妈妈听信了一个庸医的许诺,没有带你去医院,只是在打了一针退烧针之后,把你包裹的严严实实,为的是出汗。甚至爸爸把高烧的你、瘦弱的妈妈和病体连连的姥姥丢在家里,去给学生上晚自习。多傻啊!

爸爸是被人从教室里叫出来的,说你高烧抽搐,已经去医院了。

我骑上摩托车。

我加油到发动机只是轰鸣,速度却不再提高。

我脑子里只想着你一定不会有事。

我许诺如果你安全,让我立刻去死都可以。

当我到医院时,你还处于昏迷,带着大大的氧气罩,眼睛紧闭着,小脸是那样苍白。旁边的医生忙碌着,抱怨说为什么一点常识都没有,不懂的降温,不懂的早来医院……其实怎么不懂的来医院,咱们刚盖完房,哪有那么多钱呢?满以为打一针就可以好的。

但不久,邻居就把爸爸悄悄叫出去,说你姥姥出事了。等我赶到内科诊室时,姥姥已经躺在诊床上永远的离开我们了,她老人家面容慈祥。这就是你出生以来帮妈妈操劳家务、帮妈妈做饭、经常抱着你、哄你、逗你的姥姥啊,你长大后也许都记不起老人家的样子。就这样安静的躺在我们活者的旁边,却永远的走不进各自的世界。爸爸在那一刹那间,突然安静下来了,恐怖没有了,紧张没有了。爸爸第一次真切的认识到你的危险与姥姥的死亡这样近,仅仅是几间房的距离;认识到死亡与危险距离生命这样近,就在几分钟间全都来到爸爸妈妈的身边。从那刻起,爸爸更加坚定好好爱你、爱你的妈妈,因为你们是爸爸人生里最重要最重要的人啊。

这些事,并不敢让当时一心扑在你安危的妈妈知道;这些事,到现在也不敢对你讲,生怕因为你听了姥姥是因为担心你而去世之后感觉内疚。尽管事实上就是这样。但爸爸妈妈希望你开心,不会因为我们大人难以控制的灾祸影响到你的心情。这些,你能理解吗?

好在你是幸运的,是啊,不幸应该体谅人间的承受力,一个家庭,一个人,尤其是你的妈妈,怎么能、怎么该接受两个最亲的人离开呢?儿子,我们爱你,我们可以把你从阴暗里抢会来,武器仅仅就是爱你,虽然很多的时候爱在灾难面前往往显得那么无可奈何。

那件事之后,我们很想把你永远抱在怀里,但你终归是要离开的,而且爸爸妈妈也很忙,于是,把你送到一个中年妇女的家里,请她照看。但爸爸有一次中途去看你,却发现在这个中年妇女的家里,聚了十多个人在热火朝天的打麻将,而你就被放在墙角处,委委屈屈,已经睡着,手里还紧紧攥着从咱们家拿的玩具,而中年妇女养活的小鸡就在你的身上跳上跳下……

这个画面是如此深刻的刻在爸爸的印象里。你真是可怜的孩子啊

你在慢慢长大,爸爸的不安分随之也越来越强烈。于是,二零零二年的三月离开你们来到了张家口。

现在想想,是不是因为这一年半的分别才使我对你变的生分呢?

初来乍到,在许多方面不熟悉,又不会调整自己,我的脾气变得暴躁、不耐烦,常常想着法子逃避,也往往把自己在生活工作上的不如意带给你们。但我真的不记得因为你淘气的缘故骂过你,更不要说打你了。因为我清楚的记得在2002年的一个夏夜,我和你郭小明叔叔坐在教师宿舍的台阶上聊天,听到对面的四楼传来打骂孩子的声音,我甚至冲动的要上去和那位母亲理论。我想,虽然那时我的心里长了草,但不会茂盛到看不到青青蓝天下的真情;

心田的因此荒芜也不会连同对你的疼、对你妈妈的爱一起枯萎。之后的某一个星期六回家看你们,转入咱们家那个一下雨就泥泞不堪的小巷时,就远远的看见你穿着红背心、红短裤在那里站着,看到我时,犹豫了一下,就喊着爸爸张开双臂朝我跑过来。那是一个阴沉的中午,但看着你摇摇晃晃的奔跑的身体,我突然觉得这是我一生里遇到的最为灿烂明媚的时光,我静静的站在那里,幸福的感觉让我寸步难行。

儿子,你真是可爱的孩子啊

可是,我为什么今天竟打了你?之前也不止一次的把手掌重重的落在你柔嫩的肌肤上?

你污脏的衣服,不良的习惯,对于别人意见的任性,学习上的马虎,我会生气、叱责,但从来不会动手,我想,对于活泼好动的孩子,尤其是男孩子,这点小错就像倔强的要流向大海的河涌起的浪花一样平常,相反,没有这些小错,河流会失去了可以回味的记忆。

但是,你说谎,隐瞒作业,作弊,甚至逃课是不能原谅的!于是,爸爸最终选择了殴打!

放纵中,我竟然滥用了这种权利,有时竟全不去管该不该动手,总认为对任何小错的改正没有比殴打来的更痛快。

坐下平心近气的交流没有了,仔细倾听你的故事的耐心没有了,或者就像现在,在月色朦胧的夜里听你嘤嘤的呼吸,看你熟睡中像合欢一样静谧的额头也很少有了。

我在忙些什么?我自许自己很忙,可是我真的忙吗?同样的是教书先生,孔老夫子在教导那么多门徒的时候,还不时地抽出时间,教育他的儿子孔鲤学诗:“不学诗,无以言”;“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并且常常耳提面命。

可是,我为你做了些什么呢,只在你犯错误之后责罚你,从来不去未雨绸缪做些什么。躺在你的身边,愧疚对我内心的侵略比夜色对大地的笼罩更加天衣无缝。儿子啊,你睡梦里会原谅我吗?会因为爸爸的暴躁而变得谨小慎微、胆怯自卑吗?儿子啊,你梦醒后看到我会不会毫不犹豫的把你的双臂环在我的脖颈上?如果你能知道爸爸已经在你床上静静的看你半夜,他已经后悔不迭了,你会吗,儿子?我们还能回到咱家盖房时阳光灿烂的日子吗?虽然生活贫穷,但快乐却如春日稠密的细雨,无处不受到滋润。

儿子,我现在就在你的身边,看着你静静地睡。此时,爸爸不再是疯狂的野兽,也决不允许另外的野兽闯进你的梦里,我已经知道我错了,怎么能忍受雪样冰冷、铁样坚硬的痛再来伤害你?即使当岁月风干了记忆,当雨雪覆盖了纯真,当信仰沦落为贪婪;即使当疾病肆虐,当冷漠横行。我也希望你的世界永远是快乐的,你的路途永远是平坦的。我发誓:我会尽我所有的力量保护你,直到爸爸从这颗星球上离开的那一天。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