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长篇连载《蓝剑战记》楔子

芦荻荭荼 收藏 172 309
导读:[蓝剑原创]长篇连载《蓝剑战记》楔子

声明:

本文情节纯属虚构,所出现的铁血注册会员ID仅为文章增加亲近感,其在文章内的表现与其本人的现实情况无任何关联。如认为不妥,请提出,我将立刻做出修改。本声明其余未尽之处,望多谅解。谢谢。

×××××××××××××××××××××××××××××××××××××××××××××××××××××××××


铁血帝国的创立者是一批来自东方大陆的移民。当他们定居在这片构成日后帝国中心的四面环山,物产丰茂的巨大盆地之中时,还仅仅是一些各自为政的小部落,彼此之间时而合作,时而敌对。

大约经历了三百年的征战吞并,原来的几十个部落逐步整合为七个较强的大部落联盟。这七大联盟分别为赤龙、黑虎、金雕、白鹤、紫凤、青虹和蓝剑,其领袖被尊为大首领。由于实力相当以及互相牵制的缘故,这一时期绝少战争,取而代之的是各联盟之间为寻求利益交叉点而展开的种种合纵连横之策谋。因此,这段历时近两百年的时期被后世称为“虚幻的和平”。

将这虚幻的和平彻底击破的并非来自外族的入侵或某一联盟之中出现了雄才大略的王者,而是三种分别名为“金”、“铜”、“银”的元素的发现。由于它们有着非常优异的融点,因而极易煅制,且在附加魔法上也堪称出类拔萃,因而得以迅速风靡于七大部落之间,使贸易得到飞速的发展。

这三种元素之中,金元素通常只能在赤龙与白鹤两部的天然边界——龙鹤崖下的山谷里才能找到;紫凤和与黑虎之间的翠溪洞是铜元素的唯一产地;至于银元素,较之前两种的表现稍微逊色,但由于在盆地内分布极广,因而足以弥补其自身的不足。

人类的特质在于无时无刻都会催生出新的野心。于是,独占三种元素,进而成为七雄之主的野心,恰如被春风吹过的野草般茁壮成长起来。然而,尽管在过去的五百年间,七大部落的大首领之中曾出现过许多堪称绝世无双的实力型人物,凭借其高强的手腕、雄厚的军力和坚定不移的信念,向着将至高无上的权力巅峰发起过一次又一次冲击,但每次总是在眼睛已经看到曙光的一刻,就会因为某些奇特甚至可笑的意外事件而功亏一篑。

据帝国最权威的历史学家们的统计,在这段被称为“失意的霸者”的时期内,共计有21位大首领被命运所翻弄,从只差一步到胜利的位置上一头栽入万劫不复的失败深渊。然而,正是由于这种古怪命运的操纵,虽然大首领们的失败总会让本部落遭到严重的损失,进而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一蹶不振,但也总会在遭到其他部落侵犯的关键时刻绝处逢生,得以继续存在下去。

根据历史学家们的通常观点,这个时代的结束是以突然出现在盆地南方的克迪安人于大陆历1023年侵入与之相临的蓝剑部落为标志。而克迪安人的入侵目的也在于他们对三种元素的觊觎之心。开战之初,克迪安人凭借强大的军事力量和突然袭击的优势,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一举征服了赤龙部落的大部分领土,并将蓝剑的根据地深水城团团围困。

由于事出意外和忙于治疗内战创伤,其他六大部落最初都只能畏惧地注视着侵略者的出现,即使有人了解唇亡齿寒的道理,也不敢贸然行事,以免自己的背后成为其他部落的试刀之地。

当时,在各部落中有一个故事广为流传。说的是:某人某一天出门去打猎,看到树上有一只蝉在快活地唱歌,却没注意到背后正有一只螳螂在盯着它。可是螳螂也因为只顾盘算怎样捕捉蝉,而忽略了不远处已经饥肠辘辘的黄雀。同样,黄雀因为极端渴望食物,也没失去了平日的警惕,忘记某人手里的弓箭已经在瞄准它。

第一个编出故事的人叫江泪,据说他的父亲出自赤龙族的贵人,母亲却是五百年战争中时常和赤龙杀得天昏地暗的白鹤族大首领之妹。这样的血缘经常使江雷处于尴尬的境地,因此他既不承认自己是蓝剑人,也不愿前往母系的青虹族寄居,因此宁愿放弃荣华富贵,成为一介居无定所的浪人。

本人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生活的权力,但他还是因此被讥为无用之人。显然,将无可厚非的事情拿来演绎八卦,这也是人类各种负面心理之中的一种——无聊。直到发生了此次外侮入侵的事件之后,人们对江雷的观感才得到了真正的改变。

就这样,在观望、猜忌、犹豫、彷徨和恐惧的复杂情绪之中,深水城居然奇迹般地在克迪安大军的屡次猛攻下屹立不倒,据说原因是城内忽然出现了一位用兵如神且勇敢过人的统御者。

是的,这个人就是江雷。他能穿过几十万克迪安人的军队进入城内而毫发无伤的表现立刻让城市里的蓝剑部众视为天人。当他说出自己的身份并表示愿与族人共存亡的时候,蓝剑的大首领渡梦河立刻表示愿意让位给他,却被他拒绝了。

“我只希望暂时得到全城的指挥权,并无成为大首领的意愿。”

留下这样的回答之后,他就直接走上最前沿的城壁,大声向已经疲惫不堪的士兵们说道:“无论敌人攻到怎样的距离,我都会一直站在这里,你们随时都能看到我。”

然后,他从怀中取出一面旗帜挂起来,擎在左手,又将蓝剑的战旗持于右手,从此就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只是在需要的时候才会发号施令。任凭城下敌人的箭镞如五月的暴雨般落在他的身前身后,都不能令他后退一步。

“是!一步不退!”蓝剑一族的战士发出海啸般地回应,身上的疲敝伤病瞬间都化为乌有,剩下的唯有无穷无尽的勇气和力量支配者他们去战斗。

那是一面什么旗?久攻不下的克迪安人开始注意到城壁上的变化。那面突然出现的黄色大旗上画着一个巨大的红色V字。那是大陆通用语之中用以表述胜利的词“Victory”的第一个字母。因V字战旗而树立起来的信心俨然化做了第二道城壁,将克迪安人一次又一次掀起的进攻狂潮牢牢拦住。

“集中去射掉那面旗!”因克迪安人主帅的命令,V字旗成为所有弓箭手三天之内的唯一射击目标。可是,仿佛是有某种魔法的保护,所有的箭镞落下去的时候,V字旗依旧高高飘扬。这时,那个字母在克迪安人的眼中又化做了一张可恶的笑脸,嘲笑着他们的徒劳。

“王者不死!”

这样的传言终于超越了城壁和包围网的界限,象插上了翅膀般飞越广大的盆地,落入其他六大部族的人心之中。

“既然上天都在护佑蓝剑一族,各位又有什么资格见死不救呢?”

在身为蓝剑求援使者的雨中彩蝶的积极游说下,赤龙一族的少首领闲云野鹤终于动了心。但是,在向父亲大首领请求出兵的时候却遭到了拒绝和反问。

“若是白鹤人从背后突袭我们怎么办?”

于是,闲云野鹤只能铤而走险,通过贿赂父亲爱妾的办法得到了调兵虎符,成功地对已经有些师老兵疲的克迪安人发动了一次背后袭击。江雷也趁机率领蓝剑守军冲出,里应外合,大破克迪安人并乘胜将他们一口气赶出了盆地。

事后,因为被叛了父亲而无法再回归本部的闲云野鹤也留在了蓝剑部落,成为日后号称铁血开国大帝的江雷麾下的七柱国之一。

通过此次战役,江雷也意识到不能一味遁世,如欲永绝克迪安人入侵之患,必须统合整个盆地,将七大部落凝聚为真正的国家,才能外御其侮,内安民生的道理。从此,他高举V字战旗,以蓝剑为立足点,踏上了壮丽的统一之路。

因此,后世历史学家将大陆历1024年命名为“王者发祥之年”,而其后长达十年的统一战争时期则被称为“帝国的萌芽”。

为了减少战争造成的伤亡,江雷提倡七部平等,并不因蓝剑的最早追随而将其视为高人一等的特殊部落。由于这样的号召,其他六部之中的有识之士莫不顷心来投,很快就在盆地之中构筑起最强的势力。

命运在此时也仿佛在垂怜这块多灾多难的土地,不再如之前那样做出连续制造“失意的霸者”的恶作剧,反而开始默默地推动历史的进程,将一个又一个胜利的预照投入人间。有人猜测,正是因为江雷大帝有着与之前那些贪婪的霸者们截然不同的无私目的,才会博得上苍的眷顾。

大陆历1125年春三月,七大部落在深水城会盟,签订了永久和平协定与帝国成立协定,公推江雷为帝国皇帝陛下,其子孙也将因此获得帝国的永久继承人。唯一的约束是,有资格继任的江氏子孙必须经过七王公会议的选举,得到超过半数的四票者才能合法登极。至于所谓的七王公,就是已经成为帝国七大封臣的原各部首领。这些七位王公可以在帝国内保有自己的独立领地,但当王公之位发生更替的时候,新王公必须获得皇帝的亲自任命。

这个互相制约的法令成为维护帝国正常秩序的重要基石,从而大大降低了日后出现野心家弄权和昏庸皇帝的可能。

最初的帝国领土被划分为一百二十个行省,其中五十个省为皇帝直辖,其余七十个省由七王公分别领有。随着帝国版图的日益扩张,皇帝直辖行省增加到七十五个,七王公的领地也增至十五个。

微妙的均势政治并未随着岁月地流逝而发生崩坏,反而稳健地维护着帝国的安泰和繁荣。与宿敌克迪安人的战争也依旧未能停歇,双方始终处于绵长的交战状态,只是谁也没有彻底战胜对方的把握。

当历史的车轮隆隆碾过大陆历2007年的时候,帝国第四十九位皇帝,史称克隆二世,讳江泪已近花甲之年。也正是在他六十华诞将近,举国一片欢腾的喜悦之中,南方的山上又一次燃起了令人心悸的狼烟烽火……

帝国的历史,又翻开了新的一页!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