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8/

在埃及这边,隆美尔指挥的北非装甲集群的主力部队已经越过了苏伊士运河,开始向现在的约旦地区前进,他的计划是高速穿插过约旦地区后,从伊拉克西部沙漠地区进入伊拉克。在边境上他们将会得到伊拉克新政府军队的接应。

此时在巴勒斯坦地区还有一部分的英军驻防,不过隆美尔并没有打算进攻他们,他们现在不是隆美尔指挥的北非装甲集群的目标。在计划里写的很清楚。隆美尔是迅速进入伊拉克的巴格达地区并有效控制住伊拉克,并且要向土耳其施加一定的军事压力。让那些还在摇摆不定的突厥人能够明白他们现在在做什么。不过为了防止在巴勒斯坦的英军部队干扰德军的前进。隆美尔还是抽出部队对北非装甲集群的主力部队的左翼和右翼进行保护,并要求海军的舰艇部队随时为他提供必要的火力支援。

而在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土耳其军方代表和政府官员的讨论仍然在继续中。

土耳其军方的观点是英国在中东的势力已经大幅消退,在中东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势力真空,南边的伊拉克政变就是最好的例子,而现在土耳其就是最合适的填补这个势力真空的对象。

他们此外还拿出了德国驻土耳其大使冯。巴本向他们出示的德国和苏联外长谈判的会议纪要,在这份纪要里,莫洛托夫毫不掩饰他代表的苏联对巴库以南的土地的想法,而那些地方多数是归土耳其管辖的,并且莫洛托夫要求德国承认苏联在土耳其海峡的特权。而德国驻土耳其大使冯。巴本则表示了德国政府对一战盟友的关心,并暗示他们德国将会扶持他们,恢复奥斯曼帝国的风光。并且指出了德国军队向伊拉克的前进是在提醒他们赶快加入轴心国的阵营。

在土耳其政府官员这边,他们当然也认识到了由于英国在中东势力的消退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势力空间,此时土耳其可以在德国的支持下扩大自己在中东的影响。并且他们也看到了北方的那头北极熊的野心,也认为如果给那北极熊一段时间,他很有可能会选择南进。

但是土耳其政府官员更担心的是现在战局虽然看起来德国是占了上风,但是根据他们和俄国人的交战历史来看,德国想征服苏联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现在如果不看好形势就随便投入一方势力的怀抱。那么对他们来说他们就可能没有‘后悔药’可以吃了。所以他们只同意加强和德国的经济往来,至于加入轴心国阵营,他们认为还需要时间去思考。

现在让我们来看德国地面部队在苏联的战斗,

1941年5月24日04:30分时(德国时间),波兰境内布格河西岸,

德国灰色的三号坦克里死一般的寂静,士兵们的心跳随着秒针的晃动而加剧:“3分钟、还剩3分钟就要开始了!”

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菜鸟部队,全部成员都是看过波兰战役宣传片后志愿参军的,虽然如愿以偿送入装甲兵学校培训,却由于法国太快灭亡而没有赶上1940年实战的机会。经过一年的沉闷生活后。

1941年4月20日他们被送往波兰中部的一处森林,在那里漆有白色‘G’字的全新坦克已整装待命。在4个半小时前,参谋军官宣读了收藏已久的的‘告东部战线士兵书’:“德国士兵们。东部战线——这个词可能很陌生,但是请你们相信,边境线已经不复存在!它的名字现在叫战场!”

坦克兵列兵斯威特,作为‘古德里安装甲集群’所属第2装甲军‘大德意志连队’(团)第2装甲中队(连)203号车机电员也身处其中,这是一辆旧式的三号G型坦克。但是斯威特对希特勒亲自起草的讲话似乎不感兴趣。“说这么多不累啊?”

倒计时2分钟。同一时间,从里海尽头到黑海沿岸1500公里战线上的300万德国陆军士兵都在等待。

1分钟!命运之箭已经射出去了!

04时30时。随着命令的下达,“开火!”上万门火炮同时怒吼,火光中工兵部队和潜水坦克迅速抢渡,对岸的守军还未惊醒就成了枪下之鬼。日出之前第2中队已在布格河东岸桥头堡下与先前大队会合。穿过燃烧的村落飞速挺进。

“炮塔1点方向!目标敌装甲车,高爆弹准备!距离800!”耳机中传来车长沙哑的喊声,在初次遇敌的一瞬间,列兵斯威特似乎嗅到了战争的气息。50毫米高爆弹轻而易举地将笨重的BA-10装甲车掀翻,第一批苏军俘虏从斯威特的舱门旁缓缓走过。

作为闪电战的先锋第2中队没有片刻的休息,各队指挥官简单地核对了路线和手表后,扔下损坏的坦克再度前进。

第一目标:斯莫棱斯克!装甲大军昼夜挺进,士兵们只有在深夜才躺在坦克上打个盹,这种突飞猛进的战术让德国军队的对手苏军连设置路障,埋设地雷的时间也没有。

作战开始一周。第2装甲军抵达明斯克南方大桥,开始和第3装甲军配合进行南北夹击。突然,几辆奇怪的破旧卡车从203号车旁驶过,车上晃动着棕绿色的影子,浓绿色领章的金边在阳光下格外刺眼。俄国人!斯威特一身冷汗,怎么办?这时车长却悠闲地捏了捏喉部通话器:“别紧张!是影子特战队,给他们让路。”

影子特战队,全部由SSVT和武装SS组成。身穿苏军制服混入敌后,遂行炸毁铁路、补给线和占领桥梁的特殊任务。

一小时后,河对岸升起白、绿两发信号弹。“成了!PANZER VOR!”

三号坦克隆隆碾过桥头工事,一阵暴雨般的射击让苏军的大桥守备部队的火力完全沉默下来。第2中队毫发无损的通过大桥,影子特战队的背影渐渐消失在烟尘之中。

“哼,又要去帮谁?”斯威特吃力的推开舱盖,回头看了看那座燃烧的城市。1941年6月的明斯克,苏联4个军、30万士兵在这里消失。

‘G’部队现在踏上宽阔的明斯克-莫斯科公路,补给车蹒跚而来,使劲地按着喇叭:“汽油!来领汽油!”斯威特无精打采的离开位子,搓了搓手——根据以往的经验,有30桶汽油等着他这个小兵去搬呢。

“喂喂,只给12桶?没搞错吧,你们后方怎么搞的!”

车长不满地一通吼叫,那补给兵耸耸肩:“没办法。我们有5辆被俄国飞机干掉了,路上又被俄国残兵打死了司机。我好不容易才开到这儿!”

“妈的,空军那帮混蛋不是说俄国人的飞机不是都被击毁在跑道上了吗?俄国人从哪搞来的飞机?”

“我怎么知道俄国人的飞机是从哪个机场起飞的!上帝保佑,别再让我碰见他们了。”补给兵做了一个企求上帝保佑的姿势,然后走开了。

斯威特和其他几个人手忙脚乱的为坦克加好了汽油,坦克纵队又开始前进了。

苏军和法军截然不同,对他们来说只要还有一口气战争就没有结束,挺进过快的德军后方陆续出现无法肃清的残敌。斯威特感到一丝恐惧,眼前一望无际的俄罗斯大地究竟有没有尽头呢?他彻夜未眠,数着岗哨单调机械的脚步等。

“PANZER ALERT!,我们遭遇了俄国人。”

车长利索地关上了舱门。斯威特将收发机转到接收档,然后把整个脸贴在了机枪座旁的观察口上。

这个小小的窗口就是坦克兵斯威特的全部世界,在坦克纵队的前方那浓密的树林里冲出了五花八门的苏联坦克,它们鱼贯而出,BT、T-26、T-40、“巨人”KV-2,还有倾斜装甲的中型坦克。虽然乱七八糟毫无队形,但伊万(俄国人)终于开始反击了!

三号坦克内部的空气瞬间凝固。车长单调的嘶叫、炮手迟缓的喘息、炮尾开闭的金属回音和炮舵发出的刺耳啸叫合奏着战斗的前奏曲。战斗开始!

很快BT和T-26已化为一堆废铁,但KV坦克和新型坦克却反弹了所有攻击!“这里是老虎1(代号)!各战斗员停止射击,全小队侧面迂回!”车长硬着头皮想要冒一次险。

敌坦克横冲直撞以极快的速度发炮,这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指挥车首先变成了一团火球,接着202号车的炮塔也被整个掀飞,但浓烟遮蔽了敌军的视线—机会出现了!3辆III号同时开火,终于打断了它的履带。斯威特不知道,早在一星期前第3装甲军就已经经历了同样噩梦,这就是“T34 SHOCK”。虽然在此之前德国已经研究过这种坦克,但是由于德国到入侵苏联前能对付这种坦克的武器装备数量并不是太多。很多坦克团还是使用的老式的III号和IV号坦克。而且由于苏联军队仓促应战,这些坦克被分散出去,没有捏成一个集团作战。为本来准备应付苏联新式坦克集团作战而特别集结起的部队却着实没有碰到太多的对手。

同时小队留下的阵地现在只有37毫米反坦克炮班坚守,但它实在难以撼动KV坦克那猛犸般的身躯。37毫米炮一门接一门瘫倒,就在这时那辆KV-2却可笑地陷在潮湿的草地里动弹不得——它太重了!

“借过借过!”空军的弟兄们终于拖来了88毫米高射炮。

没有时间流泪,第2小队掩埋了战友的遗体再度踏上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