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名顶替的艳遇 第四部 萧墙之祸 第十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3/


“报告主任,行政部主管周才庶有事向几位领导汇报。”周才庶仗着酒劲立正站在李岩身后,李岩和大家都很纳闷,“什么事非得酒桌上汇报呀?什么事非得现在说?”李岩皱着眉头问道。“主任,您不是命令属下去安排饭店吗,属下本来已经安排好了——‘黄金海岸’。菜单都订了,可是属下发现他们给咱们准备的海鲜中,不少是用夫尔马林尸体保护液泡的,人吃了会致癌,所以才改到这儿来的。”

所有人,包括叶永盛,都没想到周才庶会在如此场合下说这伴事,正在吃鲍鱼的政协主席老姚头吓了一跳,马上望着叶永盛。叶永盛马上起誓发冤地保证没问题,但是各桌海鲜从此无人再动一筷,叶永盛心中这个悔呀,告诉他这些干吗呀。

时书记和崔治国明白,这不管是不是李岩和他的下属在演戏,但是‘黄金海岸’的事现在必须得办,因为所有在场的人都看着结果呢。

“老朱呀,这事儿就得麻烦你亲自辛苦一趟了,人命关天呀!”“朱礼科一看时书记和崔治国同时下令,去吧!不就是一个海鲜酒楼吗,肯定不是在座的人及亲属开的,关门得了。

一声令下,省卫生厅、省疾控中心、省食品检验检疫中心、电台、电视台、报社,各路人马都到盛豪门口集合后,浩浩荡荡地向黄金海岸进发了。

没等黄金海岸的人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卫生防疫人员就找到和查到用夫尔马林浸泡的、及含夫尔马林水浸泡的海鲜近千斤,及不少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看到这些物证,朱礼科一句“封了吧”顿时招来看场子的炮子头和保安的围攻,要不是李岩觉得不对,让肖翔派武警去增援,恐怕连朱礼科都别想回来。

黄金海岸的事可闹大了,执法人员加上媒体记者伤了三十多人,成了松江乃至全国的暴力抗法大案。几千万的酒店一夜就废了,老板外逃。虽然行凶者都抓住了,但没有钱赔偿,没着李岩让罗蕊娜给送去50万医疗费,谁让是咱的人报的案呢,这些是后话了。

朱礼科走后,李岩将章帆这个杂牌军调了过来。“章省长,我可要抽查了,合格我就给钱。”章帆知道李岩不是开玩笑,“药品是公开招标的,百姓参与定价,中标企业还必须按供应量总额的10%现金返回医院,做医院设备维护金;医疗设备也是分期付款,五个区级医院、五个县级医院,您可以随便抽查。”“我信任你和松江的所有人,明天派人来取支票。”李岩的这句话,给足了酒桌上人的面子,纷纷又同李岩喝了起来。

自从杜红娟表完态后,就没有人找她们仨喝酒了,她们仨也挺高兴不用喝了,于是就看着李岩喝酒。杜红娟以前看李岩就象个没长大的孩子,没有主见,总需要别人帮一把,现在看他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难道真是磨难使他成熟了吗?!

杨阳小春也在看李岩,她觉得李岩很有男人味,但男人味是什么她也不清楚。罗蕊娜也在看李岩,她不知道李岩为什么见到女人就不会说话,但为此还招了这么多女人呢,怎么看他也不象色狼呀!!

该说的话说了,该喝的酒喝了,加上朱礼科那边出事了,所以大家也就散了。罗蕊娜买单的时候叶永盛死活都不让,因为叶永盛一算九桌,光酒菜成本就三万多,收九千还不如不收。罗蕊娜也知道今天的这九桌三千一桌都下不来,“叶总,这样如果你能告诉我周才庶说的话是真是假,谁教的,我就领你的情,不买单了。要不然,明天我将款打到你帐户上,一点情也不领。”

叶永盛心里这个气呀,恨不得将这小丫头压在身下干一千遍,同时也纳闷:她怎么知道周才庶说的话是我教的呢?其实周才庶说黄金海岸时,罗蕊娜看到李岩的表情很惊愕,同时发现叶永盛的脸也变了,而且还做了个小手式,似乎是不让周才庶说这件事。难道是周才庶借办公室的名义替叶永盛出头?所以罗蕊才有此一问。

“叶总,以后有机会再见。”说着罗蕊娜挎上小坤包,带领自己的两名手下快步走出了餐厅。等叶永盛反应过来追出去的时候,罗蕊娜的沙漠王已经绝尘而去。

叶永盛呆呆地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想了一下,不管怎么地自己手里还攥着一个周才庶呢。于是忙回头向专用电梯,可当他打开专用电梯门时,一看里边有个人吓了他一跳。

“纪厅长?您怎么在这儿呀?”叶永盛头有点木了,这个秘密电梯没几个人知道,可纪尚兵却正站在里边等候自己。

“进来吧,叶老板。”叶永盛一听纪尚兵发话了,赶忙走了进来。“几楼?”“什么几楼?”叶永盛不明白纪尚兵问的是啥意思。“别跟我装糊涂,带我去见周才庶。”听了纪尚兵的话叶永盛差点没晕过去,今天这是怎么了,罗蕊娜问他周才庶说的话是真是假、谁教的;纪尚兵又堵在电梯里等他,看来他这里已经没有私秘可言了。

纪尚兵和罗蕊娜同样坐在李岩对面,李岩的表情和叶永盛的动作他也看见了。按说违犯食品卫生法的事不用惊动省领导,周才庶在酒席上如此这般,不外乎是拿办公室压省领导们灭了黄金海岸。

可是周才庶一个转业兵,灭了黄金海岸对他没有一分钱好处,如果单单是为了逞强出气,那这人可就太可怕了,整不好李岩都得毁在他手里,所以纪尚兵就密切注意着周才庶的动向。

当叶永盛借上菜的机会向周才庶耳语几句后,周才庶就借口上洗手间,被叶永盛领到了这个电梯里不见了,因此纪尚兵独自在这里等候周才庶或叶永盛的出现。

正在胡思乱想的叶永盛,突然觉得脑门冰凉,抬眼一瞧:“妈呀”纪尚兵正拿着手枪顶在他的脑门上。

“别跟我装疯卖傻的,信不信我在你脑门上开个洞,反正也没几个人知道这部电梯,等发现你的时候早已经烂了、臭了。”叶永盛不是没见过场面的人,但听完纪尚兵的话,看着他扳开了机头,就觉得裤裆间热乎乎地有什么东西顺着大脚流了出去。他知道纪尚兵是全省警察中最狠的一个,二年前还一人同八、九个歹徒博斗,头都让歹徒打裂缝了,身上还插着两把刀,硬将这几名歹徒全抓住了,那时他四十五。

纪尚兵逼着叶永盛将自己领到了盛豪酒店的最高层——37层玻璃屋,这里全部是用玻璃搭制,而且是目前江城最高的居住区。恒温空调,可以任意调整室内温度,使室内温度温暖如春。

圆形的玻璃屋中间是一张圆形的大床,大床上有两个人正在进行肉博战。纪尚兵上前就给周才庶颈部一枪把,将他击昏,一看下面的女子被堵着嘴,交叉反绑住手脚,身上有不少青瘀伤痕,床单上血迹斑斑,旁边都是撕碎的衣服。“姓叶的,我不管你与黄金海岸有什么恩怨,今天你敢用这种方式酬谢周才庶,足以证明此事与你有关。不管怎么的,咱们认识有几年了,我不难为你,给这女孩50万损失费成不?”“成、成、成。”叶永盛知道今天犯了个天大的错误。不应该让这些人来吃饭。不对,是不应该起贪心!!

不大一会儿,纪尚兵的几个嫡系来了,拍了照、取了双方口供,果如纪尚兵判断的那样,周才庶是为泄私愤,假办公室压省领导灭了黄金海岸,情报是叶永盛提供的。周才庶痛哭流涕求纪尚兵高抬贵手,但纪尚兵决不能留半点隐患在李岩的身边,所以必须除恶务尽。“带走”,纪尚兵一挥手,几个嫡系迅速将周才庶带出了玻璃屋。

“叶总,把带子交出来吧!”叶永盛看到纪尚兵伸出的手立即瘫到在地,“我没有、我没有、、”地叫喊起来,“信不信我把你从37层上扔下去,然后说你是怕黄金海岸的人报复,畏罪自杀。”叶永盛一听真的傻了,如果纪尚兵将周才庶和他的口供往外一拿,他的盛豪也就啥也不是了。

“纪厅长,您就饶了我吧。盛豪兄弟不要了,送给您了,我这就在松江消失,行不?”叶永盛说着给纪尚兵跪了下来,他知道一但带子交出去,那将是过千官员的前途毁在他手里,他将面临着四面八方的追杀。

“好,那我就再给你加一条:公然行贿公安厅长。”纪尚兵看着这个江城及松江的头面商界大佬,此刻已会无了尊严,正拿着泼皮无赖的劲耍宝。

“叶永盛你听好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交还是不交?十分钟内刑警总队就会在你门前集合,到那时你想走都走不了,而且你的全部身价将被充公,你就是想跑路也没费用了。怎么样?我知道叶总不是被吓大。”纪尚兵在逐渐加压,让这个大佬清醒一些。

要说叶永盛原本有翻盘的机会,但当他被纪尚兵用枪顶着脑门后,就失去了一切机会。纪尚兵收了他的手机,断了他与外界的联系,现在只有听天由命了。突然他一骨碌爬到纪尚兵脚下,“纪厅长,您是怎么知道我有监控的?”叶永盛猛然想到了这个问题,楼上的玻璃屋连他儿子都不知道,监控是他修玻璃屋时留好管线自己装的,没有任何人知道呀。

“很简单,你修这个玻璃屋决不会白白提供性服务场所,必有所图。因此你就必须留有证据,以备日后之用;再有一条,就是我们的前任领导和主管我们的省领导,三令五申不让查你盛豪,他们有股份吗?没有。那就只有一条,他们有把柄在你手里。什么把柄能让他们肯为你充当保护伞?只有录像带,比什么都好使。”叶永盛明白,在真正的刑侦专家面前,自己的这点小把戏啥也不是。

为达目的,极尽所能,不择手段—这只是小说瞎诌的。在生活中不论你处在哪个层面,你都必须遵守这个层面的游戏规则,你或许能逾越这个规则一两次,但绝对不可能一直成功。极尽所能,不择手段这八个字说明什么?说明不合时,不合势!不合时,不合势的事终将趋于毁灭。历史上从来没有人能够逆“天”而行,这个天就是层面上的游戏规则!如果说刺探商业情报,有的时侯还能掩盖掩盖。而象这种监听官员那就非同小可了,影响太大的话,说不得谁知道了都要干掉他。康熙王朝的任伯安,搞了个百官名贿,结果是人头落地。

“纪厅长,您能保证我的安全吗?”叶永盛哀求起纪尚兵来。“废话少说,但短时间应该没问题。”“一星期,我求你,纪厅长帮我们全家办几个护照,我移民,我移民。”叶永盛现在只有指望纪尚兵了,如果他自己要是露出风声,那他可能会被某些人马上灭口。说实在的纪尚兵也不愿叶永盛留在国内成为定时炸弹,所以点点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