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感怀王勃

jizhibird 收藏 2 11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当动荡不安的公元675年来临的时候,其实也是中国诗坛的不幸,年轻气盛、才华横溢的初唐四杰之首的王勃溺水惊悸而死,这一年,他二十六岁。

正如千疮百孔的社会一样,他在这一年也是时运不济、命途多舛。

先是,其父受牵连被贬为交趾县令,地在偏远,身心伤透。

后是,勃风尘劳顿、失意忧愤,南下去陪伴父亲。途经滕王阁,一露锋芒,尽管语惊四座,但也只能算是昙花一现、临殇绝言。

公元六七五年的十一月,在南方,应当是个乍寒还暖的天气。诗人去的也许并不冷的让他心痛,但那海水,却分明涌起阵阵波涛,去应和诗人的绝唱:

滕王高阁临江者,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

所谓风也凄凉,水也凄凉。

而在北方,时候已进入冬季,他的朋友或许听到了这个噩耗,在泪眼婆娑中看到落霞与孤鹜并不美丽;冬水凝结,却已不再是春天的颜色。

孟氏芳邻依在,而谢家宝树却已随风吹走,随水漂去……

一千三百三十一年后的今天,我们手托着王勃的诗序,感叹生命易逝,尽管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我们如果细下心来,去体味王勃的思想情绪,使他的形象复活,却又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他应当是瘦瘦的,因为诗人自古就是多情的。正因多情,也就多愁,进而多愁善感。满身油脂怎能领会“衣带渐宽”“人比黄花瘦”?

他的眉目应当是清秀的,因为他的词风就是清新的、美丽的,美丽之人写优美之作,自古而然,正如姹紫嫣红、媚态千娇只能在春天一样,美丽蜜蜂的裙边一定也是金黄的一样。而且当他以二十六岁的年纪被邀参加周公聚会的时候,又怎能是邋遢小子,而不是“俊才星驰”中的一个!

他应当是口齿伶俐、城府不深的,这或许是幸运,或许是遗憾。

正因城府不深,才使他不懂谦让,冒昧领命,写出《滕王阁序》这篇千古绝唱。

正因口齿伶俐,才使他面对朋友的离去,吟出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劝慰。

但遗憾呢?太多了。

他不工于心计,才一次次仕途遭贬。

他不善于逢迎,才天柱高耸而北辰远遥。

他不爱交际,才“杨意不逢,抚凌云而自惜”。

但在他青春驿动的外表下,掩藏的却又是一颗坚强的心。

他三尺微命,一介书生:

对志向,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

对前途,尽管无路请缨,却能“有怀投笔”。

但他毕竟是一个自知的人,更是一个知世的人。

他懂得大是大非,懂得人生浮沉,懂得盛衰自有天数。

那么,归去吧,归去吧,莫若侍奉自己的父亲,但苍天无情,白发苍苍的父亲盼到的竟是关于王勃逝去的噩耗。那天夜里,凄风苦雨中,老人浑浊的泪眼里一定是儿子神采奕奕的影子。

王勃,一路走好。一路走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