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四卷 狼烟再起(93)

辛十三郎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说话之间,两人面前的炼丹炉内忽然响声大作。道长手一指,炉盖往上升起一尺多高,悬在空中。瞬时,一股股带着浓烈香味的紫气,冉冉上升。道长摸着嘴下的胡须,眯缝着眼望着罗伊:“贫道这一炉丹,还不到时辰就炼好了,真是怪哉!莫非这丹也知道将军要来?既然如此,贫道也就顺了天意……将军,这一炉丹只有三颗。一颗服了之后,能长生不老;一颗能为人带来大富大贵;还有一颗,服了能开通人的慧根。贫道欲送将军一颗,请问将军选择哪一颗?”

能长生不老?这违反生物的规律,秦始皇、汉武帝……甚至普通老百姓,都有这个愿望,谁能实现呢?罗伊觉得这不实际。即使服了此丹,你一个人活上百岁千岁,而相识相依的人都离你而去,你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大富大贵,这不是罗伊的追求,他想都不想就否决了。

“道长,如果让我选择,我希望去我混沌,开我慧根!”

道长欣慰地笑了:“将军之选择,在贫道意料之中……”道长双手一拍,一颗丹从炉中跳出,道长伸手接住,放在罗伊手中。丹大如枣子,色泽金黄,香气扑鼻,还带炉温。“将军,请用茶水服下!”

罗伊将这颗金丹放在口中,还未咀嚼,那金丹一下就滑进肚里,他端起瓷钵喝了几口清茶。茶水如同琼浆玉液一般,进入腹中直透胸臆,清爽极了。不一会儿,罗伊的肚子里就叽哩咕嘟响个不停,像有个东西在他的五腑六脏内搅得翻江倒海,连头也搞得昏昏然。道长微微笑着,一直在注视罗伊。莫非道长要害我?罗伊望着道长满脸慈眉善目,又觉得不像。

“将军,你服下此丹,会有不适,不必在意,须臾之间就可安康……”

罗伊接过道长递给他的清茶,连喝几口,感觉好多了。“请问道长,茶水香甜可口,用什么制作的?”

“你问这茶水?茶,是贫道取千年茶树的嫩芽,亲手揉、搓、烘、炒而成;那水么,是童儿每日天亮之前,用竹管吸取树叶上的露珠……”

“怪不得这么好喝!”罗伊赞叹不已。他把盛茶的瓷钵放在波尼面前,要波尼也分享分享。

道长很赞赏罗伊的做法:“将军不仅勇猛,心地也善良。此犬有灵性,将军要善待之!”道长说罢,用手摸着波尼的头,眼里露出慈爱的光。

“道长,它名叫波尼,是我的朋友,也可以说现在是我唯一的亲人!”波尼深情地看着波尼:“好几次,它不顾它的安危,拼命救了我!……我为它做的,比不上它为我付出的多!”

“真是一只义犬!”道长由衷地赞道:“将军,你就没有看到它有何异常之处?”

道长与玛雅,都说波尼有别于其它的狼犬;波尼也怪,对玛雅如同敌人,视道长为朋友。关于波尼的异常未经证实,罗伊不愿多说。

“道长,波尼最奇特的是它特别通人性,有时还与人心灵相通!”

“波尼!”道长亲切地叫了一声,波尼立即站起来,面向道长。“来,走近一点儿……”波尼上前一步,紧挨着道长。道长轻轻摸住波尼两眼之间:“波尼,你能听得懂我的话么?”

波尼温驯地向道长点着头。

“波尼,你有着高贵的出身,和难言的过去……你被压抑得太久了!”

波尼蓝色的眼睛,湿润了。

“没人知道你内心的痛苦,你的希望,你的爱与恨……”

波尼流下了眼泪。

道长对波尼,像在和人在交谈,罗伊既感动,又出乎他的意料。

“贫道法力有限,不能帮助你解脱……”道长深深叹了口气,他把右手的三根手指头卷起成弹指的形状:“我只能打开你的命门,日后,你可借助外力,解除你身上的桎梏!”道长说罢,闭上双眼,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对着波尼的眉心连弹三下,波尼一下倒卧在地上,它挣扎着跪拜在道长面前。道长轻轻抚摸着波尼的头和他刚才弹过的地方:“波尼,你记住,这里就是至诚之道。天地之间,讲究的就是‘气’、‘义’二字。气为天,义为地。气,可理解为万千气象,宇宙间的风云变幻;义,是人世间的万事万物,也就是道义。这气、义,以至诚为本,也称为至诚之道。有了至诚之道,道可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无穷……波尼,这些话你可能现在不能理解,但你要记住。终有一天,精诚所致,金石为开!”

波尼向着道长,连连点头。

道长一番话,罗伊听得似懂非懂。道教在秦汉时期,己在华夏初具规模,信者日众。道教对华夏的影响很深,现代语言中,还有许多重要词汇与它有关。比如:道理、道义、道路、道德……等等、等等。关于道教,罗伊平时接触不多,十六年来了解的道义,还不如道长一次讲的多。他觉得道义朴实无华,深的地方,听后可以意会,浅的道理,一听就懂。

“将军,”道长啜了一口清茶,望着罗伊,目光深邃:“你爱波尼么?”

“爱,胜过爱我自己!”罗伊脱口而出。

“ “愿意为波尼做点儿什么?”

罗伊望着波尼:“为波尼上刀山,下火海,我罗伊再所不辞!”

波尼感动了,它既惊讶,又兴奋的望着罗伊。

“好,将军果然侠义!波尼有一禁锢它自由的劫难,需要你帮它化解!”

“道长请讲!”

“峨嵋千韧高峰之上,生有一种灵芝,可化波尼体内的淤血;嵩山绝壁之巅,生有千年不败的莲花,可清除波尼体内的浊气;青城幽谷之中,有一种名叫杜仲的树皮,可制止波尼嬗变时的痛苦;武当山云雾辽绕的悬崖旁,生有一种像蚕虫的草,可以清醒波尼头中的烦躁。将军再取大漠之鹿茸,西域血汗马之精液,吐蕃藏獒之血,将这七种东西合在一起,取山中清泉,熬上七七四十九天,让波尼服下,将军到时会有惊喜!”

“罗伊为波尼,一定会做到!”

“将军,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贫道所言之事,如无坚忍不拔之精神,一往无前之决心,历经磨难之准备,实难办到!”

“道长不用担心,罗伊说到做到!”

“好,贫道从将军赤壁一行,就看出将军是个可以信赖之人。曹操若能有将军辅佐,司马昭之心焉能实现!”

罗伊愕然,司马昭欲将曹氏天下取而代之,是数十年后发生的事情,道长已经洞若观火,他真的有超人的智慧?想到道长对自己了解得一清二楚,他能在瓷钵中显现过去、现在、将来发生的事情,这是非寻常人能办到的了。罗伊不禁对道长肃然起敬,索性把他去见庞统的真实打算,告诉了道长:“道长,我与凤雏先生虽然只见过一面,但他为人之诚恳,追求之执着,说话之直率,待人之真切,莫不使罗伊感动。罗伊静下来时细想,从情义上讲,凤雏不如我与赵云情深;罗伊也敬佩凤雏;然而,不如罗伊钦佩之曹操。奇怪地是,罗伊就是放心不下他。这次去耒阳,罗伊想阻止他去落凤坡……”

“断然不可!”道长打断罗伊的话,神情严肃地对罗伊说:“天有一定的定数,否则不能称之为天;人也如此,生老病死,富贵贫贱,都有定律,如违反这个定律,岂不天下大乱?人之祸福,能避则避,不能避则是天意!凤雏命该如此,将军不可逆流而动!”

“道长,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确实没有!”

“实在是可惜,一代英才,就这么陨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