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火 第一集 新兵连 第六章 军营怪谈 上

tkdrby 收藏 1 12
导读:底火 第一集 新兵连 第六章 军营怪谈 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4/



秦天躺在铺上辗转反侧,虽说他心态上较鲍宇成熟很多,可好奇心会害死猫这个道理却是不假,已经熄灯快一个小时了,十班长的影子还是不见。

和秦天头对头睡的鲍宇竖起耳朵,听了听寝室里逐渐多起来的呼噜声,从枕头底下摸出根真空包装的香肠来,掰了一半递给秦天,小声道:“天哥,今天你把责任一个人都扛了下来,小弟我很感激,其实你不用这样的,法不责众,人多了连长他也没办法,总不能把我们都送回去,他自己当光杆司令吧?!”

秦天脑袋里想着连长交代的话,晚饭本就没吃多少,加上食堂饭菜的质量的确有点对不起观众,一闻鲍宇递过来的香肠,肚子就跟着咕噜噜叫了起来,他也不客气,接过香肠大块剁颐。

“的确要比食堂那些汤汤水水要好吃得多。”秦天吧嗒着嘴感慨道。

“靠,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鲍宇嘴里咀嚼着香肠,含糊不清的说。

“你以为连长傻子啊,法不责众只是说说,是四个全死好还是一个人死好?要不是你惹来是非,我才懒得去管他们的死活,再说了,有大哥我在的地方,什么时候轮到你呈英雄,就算扛炸药炸坦克,你也永远排在我后边。”秦天一边添着沾在手指上的油星一边说道。

“坚决杜绝个人英雄主义,非洲都独立了,你还搞种族歧视啊,兄弟我虽然小你两岁,可堵枪眼的活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占了!”鲍宇意郑严词的说道。

“小样,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我当时自己扛黑锅的时候你咋不站出来呢,大言不惭,我鄙视你!”秦天不屑的说道。

“我……”鲍宇一听他这么说,就想起身和秦天理论一翻,可他刚抬起屁股,八班寝室的门嘎吱吱咧开了道缝,打断了鲍宇的后续动作。

借着窗外皎洁的月光,秦天定睛望去,只见一个白花花的影子‘飘’了进来,他只觉得后背一紧,头发根发麻,手心里全是冷汗,旁边的鲍宇也没好到哪去,僵直着身体,张大了嘴巴,直瞪瞪的望着那团白色的影子,喉咙里发出哽咽的声音。

那团白色的影子左飘飘右飘飘,越晃越近,在距离他俩不到半米的地方停住了,突然间白色影子的白色‘外衣’似是失去了外力的支撑,轻飘飘的向下坠去,一道手电光应势而起,一张在光线自下而上的照射下仿佛变得扭曲了的脸孔出现在二人面前。

秦天本是侧身躺着的,因为紧张,他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没动,鲍宇起身的动作被寝室门声所扰,半跪在床上,此时见状不禁妈呀一声,右腿下意识的一动,一脚踹在来人胸口,紧接着传来的是十班长的一声闷哼和八班长的喝问声,“谁?!”

“别激动老八,是我,老十。”十班长见惊醒了熟睡中的八班长,忙用电筒照向自己的脸解释到。

十班长没有注意到手电光照射的方向有误,把头扭向了八班长床铺的方向,本已经把鲍宇和秦天吓个半死的把戏无意中又用在了八班长身上,八班长一惊之下,顺手抄起身边的武装带就飞了过去,不偏不倚正砸在十班长的脸上,打得十班长欲哭无泪。

清醒过来的秦天十分庆幸自己的运动神经比常人慢了半拍,要不然自己这一电炮砸过去,还不得把十班长打成熊猫眼啊,白天刚打完群仗,晚上再打了班长,那他真的就不用在新兵连混了,他会很自觉的收拾行囊来迎接连长的恩赐。

鲍宇一见事情不好,忙从铺上蹦下来,上前扶住十班长,八班长也知道自己的本能动作误伤了人,可他仍理直气壮的说道:“妈的老十,大半夜的你不在你寝室睡觉,跑我屋来吓什么人,又抽风啦?!”

鲍宇这个鬼精鬼灵的家伙此时已经明白了个大概,忙想着补救的办法,顺手从他的被窝里掏出两罐准备孝敬自己班长的易拉罐啤酒和一袋还没开封的花生米,拉着十班长来到八班长的铺前说道:“八班长别生气,十班长是来给我们讲故事的。”

他转头又对十班长说道:“我刚才那脚不是故意的,班长你别生气,来,两位班长先喝点压压惊,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十班长本就是个随和的人,况且自己吓人在先,虽然挨了鲍一脚他也没生气,八班长不爱说话,接过了啤酒后闷头喝了起来。

“班长你来就来呗,弄这么大的动作干啥,误伤了人也是会被判刑地。”鲍宇一见风平浪静,身上那点痞子劲儿就又冒了出来。

“你不是让我给你讲故事吗,我这是先烘托下气氛,这样才能让我讲的故事更生动,更深入人心。”十班长喝了口酒,摇头晃脑的说道。

“讲什么啊?不会是我们在新兵连里的那点破事吧。”八班长随口问道。

十班长答道:“刚才我带他们上大厕,回来的时候路过那个废弃的教堂,这帮小子非让我给他们讲讲,我就来喽。”

“那班长你给我们说说啊。”一旁的秦天催促着说道,引起不少的附和声,原来经十班长这一闹,整个八班混合宿舍内的所有成员都清醒了,侧着耳朵聆听下文。

“说道那个教堂,还要从我们的新兵连班长说起。”十班长又喝了口酒才沉声说道。

“这样的故事太多了,我们在新兵连的时候有位班长,人长的帅,口才也好,刚到新兵连没多久就赢得了一位女兵班长的芳心,两个人当时关系那个好啊,可你们也知道,部队的规定中有一条,不许在军营内谈恋爱,也是他们俩倒霉,半夜偷偷约会竟然让一位教员抓个正着,地点呢,就是那个教堂。

后来全营通报批评,两个人还因此得了处分,那个男兵班长本来在新兵连结束后就会被破格提干,送去军校学习,经这事一闹,前程彻底毁了,那几天正是他闹心的时候,女兵班长受了委屈,当然找他哭诉,结果他却乱发脾气把所有事都归咎于对方身上,把女兵班长骂跑了,当夜,心里憋屈的女班长一个想不开,钻了牛角尖,点了把火,教堂就成那个样子了,她也上了天堂。”

“那,那那个男兵班长后来怎么样了?”漆黑的寝室中不知是谁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后来年底退伍了,听说那个女兵班长对他不依不饶,经常半夜回来找他,再后来就进了精神病院成了疯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