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火 第一集 新兵连 第五章 坍塌的教堂

tkdrby 收藏 1 19
导读:底火 第一集 新兵连 第五章 坍塌的教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4/



冬日的太阳缩进了深山,无边的黑暗笼罩着大地,秦天呆坐在靠窗的写字台边,望着漆黑的夜色默不作声。

“出恭了,十班长带队,去的走廊集合。”一班长的吼声打断了秦天的思绪。

“秦天,出去透透气抽根烟,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鲍宇凑过来拽了拽秦天的衣角,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新兵营出于安全上的考虑,怕刚从地方上招来的新血受不了这里的生活,私自开了小差,凡是想在休息时间走出寝室大楼,必须由班长带队。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一连的走廊内三十几个人自觉的排成了两列,在十班长的带领下走出了大楼。

人头蹿动的队列里,真正去上大厕的无非也就是几个人,剩下的多是烟民,还有零星一两个是出来透气的,最后一种人只占少数中的少数,毕竟目的地的气味不是出来透气的理想场所。而队伍人数的多少也取决于带队的班长,换上严厉的或者非烟民班长,队伍的人数自然也就不会很多,这些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事。

十班长是所有班长中最好说话的,他在新兵连曾经创下过记录,一百多个新兵陪他一起上只有不到五十个蹲位的大厕,现在想起来也算是蛮壮观的。

“小厕一分钟,大厕三十秒,解散。”十班长一声令下,三十几个人迅速分散开,十几簇淡黄色火苗在黑暗中一闪即逝。

鲍宇抢在其他人前头,从怀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家乡烟递到了十班长面前,恭敬的点燃了火机,得意的瞟了眼身后的人,就好象自己是刚杀出重围占领高地的孤胆英雄一样,秦天嗤笑了声,用攥着火机的左手在漆黑的夜色中对他竖起了中指。

“班长,为什么大厕才给三十秒,而小厕却给一分钟啊,不是你说错了吧?”鲍宇‘好心’的提醒到。

“呵呵,这个呢我在刚到新兵连的时候也不明白,后来有一次真的憋急了才知道,真正憋急了来上大厕的,一下子就都排泄出去了,连二十秒都用不上,而小厕因为流量有限,耗费的时间却要比上大厕时间长很多的。”十班长深吸了口烟,缓缓的说道。

“哈哈,我明白了。”鲍宇笑道。

“一看你们几个就不单纯是来上厕所的。”

“班长英明,那一会我们从这里绕回去行吗?”鲍宇小心的问道。

“你要干什么?”刚抽了鲍宇烟的十班长笑嘻嘻的问道。

“那边有个卖零食的小摊,我想改善下生活,食堂的伙食太清淡了,你瞧我现在正在长身体的时候,要是营养不良导致后天发育不足,我怎么对得起远在他乡的父母啊,十班长你说是不是。”鲍宇痞味十足的说道。

“嗯,看得出来,你不但缺锌,你还缺钙,真是个严重的问题。”十班长后退一步仔细打量了鲍宇一番后,表情严肃的说道。

“天啊,十班长,你太牛了,这都能看得出来?不愧是我的偶像!”鲍宇一脸惊异,用崇拜的目光望着十班长说道。

“是啊是啊,我看你红光满面,不光欠揍还缺心眼,这么过分的要求你都能提出来,难道我说的不对吗?”十班长放声大笑道。

在众人的笑声中,鲍宇堪堪比拟城墙厚度的脸皮上出乎意料的泛起丝霞红,他搔了搔头,讪讪的跟着干笑了几声。

十班长说归说,集合队伍后还是同意了鲍宇的请求,他也知道新兵集训的苦处,没授衔前的新兵伙食费每天每人才三块多点,想吃好就吃不饱,再加上大多数人都是家里的独生子,哪吃得惯油星少得可怜的大锅饭。

秦天被鲍宇这个活宝一打浑,郁闷的心情好了许多,憋在胸口的那股闷气出了不少,绷紧的面容也松弛下来,终于有心情加入购物的行列。

在这个全封闭的环境里,服务社黑心的小贩恶意抬高物价,原本在外面卖一块钱的东西,在这里竟然要三块还多,秦天摸了摸身上仅有的二百块钱,对着成山的食品直留口水,最后一咬牙,用五块钱换来了两袋廉价的榨菜,快步离开了这个诱惑人犯罪的是非之地。

那边的新兵们还在热情洋溢的采购着,秦天却开始打量起眼前的景物,其实在昏暗的路灯下,人的目力非常有限,周围也没有什么值得观赏的景点,秦天这么做无非也就是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从而避免身上本就少得可怜的现金被万恶的黑心小贩掏去。

他们现在走的这条路是从寝室楼的另一端绕回来,并没有什么希奇,两侧十几盏路灯散发着昏黄的光芒,远处的灌木丛中隐约能见到红色的砖墙,靠近锅炉房的一侧围墙边还有道锈迹斑驳的铁门。

那道锈迹斑驳的铁门的另一面是什么,秦天不得而知,可铁门上犹如干涸了的鲜血般颜色的铁锈却上他想起PS中的一款游戏生化危机来,昏暗的夜色加上从耳边吹过的飕飕冷风,秦天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意犹未尽的新兵们排起两列纵队重新上路,在十班长的带领下喊着口号继续前行。

走出能有百十多米,四连寝室门口对面,右侧的灌木丛中,几道残恒断壁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倒塌的建筑物周围杂草丛生,破败得不成样子,但从残留的三面断壁上还是可以依稀分辨出它大致的模样,断壁顶端黑色的十字标示了这幢建筑物倒塌前的身份,赫然是一座欧式教堂。

现代化的军营里竟然出现一座破败了的欧式教堂,怎么能让这些本就好奇心极强的孩子们不诧异,顿时语声四起,虽说十班长为人随和,可转过了前边这道弯就是寝室楼的正门,一旦被连长看到自己带的队伍如此不守纪律,挨K那是免不了的。

“消停点,这么没眼力见呢,前边就到家了,要是让连长看到,你们还指望我带队出来吗?都给我闭嘴!”十班长低沉但富有穿透性的嗓音好比音响的开关,队伍里的语声嘎然而止。

一队人在十班长的指挥下,挺起胸膛,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进了寝室大楼。

临解散的时候,鲍宇偷偷拉了拉十班长的衣襟,小声哀求道:“班长,那个教堂是怎么回事,你就给我们说说吧。”

十班长笑了笑,刚想开口,一阵急切的哨声响起,接着就是一班长的大嗓门,“各班洗簌,十分钟后熄灯就寝!”

“等熄灯后再说吧。”十班长在茶缸和脸盆的撞击声中走回了本班寝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