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火 第一集 新兵连 第四章 貌似平等的协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4/



“好了,看你们的表现不错,就跑到这里,集合了。”就在秦天打着趔趄,即将要去见周公的前几秒钟,一班长大声下着命令。

惩戒归惩戒,于海蛟还没想把他们往死里整,反正来日方长,想要折磨一个人,最痛苦的不是一棒子打死,而是要让他不死不活的拖着,细细的去品尝其中的滋味儿。

整队完毕后,于海蛟并没有马上带队回宿舍,他慢声细语的说道:“别以为剩下的几圈不用你们跑就开心了,我要求你们每个人再做十个俯卧撑才可以解散,有问题没有啊?”

众人听了一班长的话,心就放到了肚子里,不就十个俯卧撑吗,那还不简单,甚至有几个人立即伏地做了十个标准的俯卧撑,之后起身等待他下解散的命令。

“呵呵,不要这么着急,俯卧撑不是这么做的,我数一个你们做一个,等我数到了十就解散,刚才带头的自动站出来,不要等我去拎,明白了吗?”

“明白了!”众人齐声答道。

“好,俯卧撑准备,一、二、三、二……”于海蛟拍着巴掌,耐心的查着数。

“报告班长,三之后应该是四,不是二!”秦天虽然还是不知道是谁,但他可以肯定一点,声音的主人就是上次发问为什么是十八圈的家伙。

“哦?三之后应该是四,那二跑什么地方去了?你他妈的二呀,现在是我数,我什么时候数到了十,什么时候解散,哪来的这么多问题!”于海蛟怒声骂道,要知道自己在新兵连的时候如果随便发问,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顿暴打,想想自己也算很仁慈了。

在一班长念的有些口干舌燥,一不留神读出了十后,被折腾着做了百十个俯卧撑的新兵们终于停止了强奸大地的动作。

“好了,今天就饶了你们,刚才带头闹事的人自动出列,等待你们的将是最严厉的处罚!”一班长依旧保持着平和的语调说道,可没人认为这是亲切的话语。

秦天想也没想,上前一步走出了队列,鲍宇犹豫了下,跟上了秦天的步伐,随后又有两名士兵走出了队列,秦天用眼角余光扫了下,这两个应该就是最开始动武的人。

“其余人解散,给我回到寝室安生呆着去,你们四个跟我来。”

鲍宇紧跟在秦天的背后,四个人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在一班长的带领下来到了连部。

“报告连长,带头闹事的四个人已经带到。”于海蛟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后站到了另外的十一个班长身边。

“哦?你们谁来说说事情的起因。”杜峰带着有些诧异目光在秦天的脸上稍微停顿了三秒后缓缓说道。

“报告,我来讲。”秦天迈前一步,双瞳直视杜峰,坚定的说道。

杜峰做了个请讲的动作后,秦天原原本本叙述了发生在八班寝室的一幕,只是有些地方稍微做了些修改,之前的一切都被他淡化了,又把所有矛头都引向了自己,在秦天的叙述中,最开始动武的两个人和激起民愤的鲍宇也只不过是个配角。

杜峰听了秦天的叙述后沉吟了半晌,严肃的说道:“按照你所说的,你将为这次殴斗事件负起大半的责任,在你没有参加授衔仪式,还不是一个士兵前,我仍然有权力将你遣送回地方,我再提醒你一次,话不是乱说的。”

鲍宇听了杜峰的话,刚想上前为秦天辩解,秦天却坚定的说道:“是的连长,我清楚自己在说什么,我接受连里对我的惩罚。”

“好,鲍宇、王岩、魏忠海,作为对你们的处罚,一连的厕所在接下来的一周里由你们三个打扫,你们先回寝室吧。”杜峰简短的下着命令。

鲍宇三人走出连部后,杜峰凝视着秦天的双眼半天没有说话,秦天也是丝毫不避讳杜峰的目光,一时间,不到二十平米的连部里,以秦天为中心的十五个人谁也没有开口,气氛显得异常尴尬。

“连长,他是我的兵,他犯了错,我这个班长也逃不了干系,作为你的部下,我只求你不要把他遣送回地方,对他的惩罚我情愿承担一半。”李东升终于打破了难耐的尴尬气氛,走出来为秦天求情。

杜峰没有言语,李东升身边的一名军服与众不同,肩膀上扛着钢拐的班长拉了下他,凑到他耳边轻声说道:“放心老七,连长不会送他回去的,怪不得大家都说你是出了名的护短班长,这个时候也敢出来为自己的兵说话。”

“老五你别光说我,你不护短啊?!”七班长没好气的叨咕道。

“嗯,我说老杜啊,七班长都出来求情了,你就放秦天一马吧。”一直没有开口的指导员也顺势为杜峰铺了个台阶。

“这个,嗯,好吧,秦天,算你小子命好,有你这个护短班长给你求情,还有指导员帮你说话,遣送回地方的事呢,我们就暂放一边,你我来个君子协定,在新兵连的三个月里,我有足够的时间观察你,你每做出一件能让一连增光的事,我给你一分,到下连的时候如果你集不齐五分,我还是会旧事重提,到时候可别怪我不讲情面。”

“谢谢连长、指导员还有各位班长给我的这次机会,我会努力去做。”秦天情绪多少有些激动的说道。

他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已经被自己定向为大尾巴狼的班长能站出来为自己求情,沉默寡言的指导员也为自己说话,这一切的一切多少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好了,你回寝室吧,明天我会交代你第一个任务。”杜峰摆了摆手,秦天走出了连部。

“我说老杜啊,你的棒槌和胡萝卜用的不错啊,可你用在这个刺头的脑袋上,多少是不是有些浪费?”指导员罗中文问道。

“你没见到秦天叙述事情起因的时候,他身后那三个兵欲言又止的样子吗,我看九成九是秦天这小子想一个人背这个黑锅,如果你们不相信我的判断,可以私下里找来个当事人问个明白。”杜峰笑呵呵的答道。

“呵呵,我看没那么简单吧连长,你能不能把秦天的档案给我看看?”五班长笑问道。

“还是你小子精,不愧是押运队出来的班长,看可以给你看,但这个人是我先选中的,别在下连的时候和我抢啊。”

“那你就先满足下我的好奇心吧。”吕腾飞笑道。

“秦天,两年前的高中应届毕业生,当年考取了省艺术学院,在连里应该算得上是高学历又有特长的了,由于家庭困窘辍学,在南方的一家机床厂打了两年工,社会经验有些,但为人却不奸猾,从刚才的事上就能看出来,象这样的苗子训出来一定是个好兵,你说我能不动心吗?”杜峰一边递过秦天的档案和当年的录取通知,一边向大家解释道。

“早说啊,我白担心这么半天了。”七班长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

“哈哈哈哈……”连部里传出阵阵爽朗的笑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