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火 第一集 新兵连 第三章 群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4/



秦天眼见不好,忙闪身上前,双手托住鲍宇下坠的身体,顺势肩膀用力,顶开了拽住鲍宇不放的安徽兵大叫道:“闹着玩也不带下死手的,你这是干什么。”

鲍宇经这一吓,半晌没言语,手中紧抓着洒了大半的蚕豆塑料包装直瞪瞪的看着拉他下来的安徽兵,突然间,醒过来腔的鲍宇挣脱开秦天的手臂,飞起一脚踹在了那个安徽兵的肚子上,大吼道:“你奶奶的,连我都敢打,不想混了是咋的!”

那边缠斗在一起的两个人在这个时候本已停手,喘着粗气望着对方,那个被鲍宇揣倒在地的安徽兵在这个时候捂着肚子从地上爬了起来,高叫道:“安徽的哥们儿们,他们东北来的这么欺负我们,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还真以为我们安徽的是豆腐做的,上啊!”

就因为鲍宇的这一脚,本来已经安静下来的八班寝室再次沸腾,二十来号来自两个不同省份的新兵纠缠在一起,单挑变成了群殴。

带头的安徽兵挥舞着拳头冲了过来,站在鲍宇身旁的秦天一见势头不好,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一闪身横在了鲍宇身前,挡住了对方的攻击,急切道:“大家以后都是战友,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动用武力解决?!”

那家伙一见秦天挡在了鲍宇身前,也不还手,嘴里还不住的说着软话,胆子一大脑袋一热,对着秦天的腮帮子就是一拳,大骂道:“你算哪根葱,给我让开!”

秦天明白此事是鲍宇不对在先,出言很客气,却没想到对方的脾气暴躁到如此程度,见谁咬谁,连自己这个劝架的也打,大家都是年轻人,谁没有点火气,秦天揉了揉微痛的脸颊,腹内怒火中烧,虽说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可嘴上却没个把门的。

“靠,给你脸你不要脸,还真以为老子怕了你,东北来的兄弟,是爷们的都给我上,出了事我一个人扛,到啥时候也不能丢了咱东北人的脸!”

秦天一席挑逗的话语才出口,屋子里按耐了半天的十来个东北新兵跟狼似的,嗷嗷叫唤着冲了上去,安徽的十来号人也不示弱,发起了反击,两伙来自不同地域的新兵在见面还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掐在了一起,一时间,寝室内凡是能移动的物体,都无幸免的成了他们互相殴斗的工具,叮咣声不绝于耳。

正当寝室内的群殴发展到白热化阶段的同时,嘭的一声,八班寝室紧闭的房门被人用力踹开,十二个如狼似虎的身躯冲了进来,朱红色的武装带漫天飞舞,散发着银白色光芒的不锈钢卡头狠狠的抽打在混战中的新兵身上,刹那间,哀号声此起彼伏。

新兵们虽然打红了眼,可还没有到疯狂的地步,很快就在十二个班长的武力镇压下平息了殴斗,连长和指导员穿着笔挺的军装缓步走进了八班寝室。

连长杜峰凌厉的目光扫视着在场诸人,不怒反笑道:“你们这些浪费国家粮食的垃圾们还是有点血性的嘛,不过眼光却不怎么好,竟然选择在我的地头上闹事,你们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军营,不是街头巷角混混们撒野的地方,既然你们有如此多的精力挥霍,那作为连长的我怎么也要帮一把,要不然你们该说我不厚道了,一班长。”

“到!”于海蛟朗声答道。

“带他们到操场上运动个十圈八圈的,等他们发泄完多余的精力,把带头闹事的领到连部。”杜峰说完,走出了房间。

于海蛟扭头看了看在场众人,手中的武装带头一下块似一下的敲击着床铺上的金属横梁,发出急切的叮叮声。

“垃圾们,听到连长说的话了吗?都给我速度点,今天谁要是在半个小时内跑不完十八圈的路程,恭喜你,不用吃晚饭了。”

“报告一班长,连长说让我们跑个十圈八圈的,没让我们跑十八圈。”秦天没敢回头,不清楚是谁问了这个愚蠢的问题。

“十加八等于十八,这么简单的算术题你都搞不懂,你是白痴啊,快快快,动起来,你们不想吃晚饭别浪费别人的时间,跑不完的都是孬种!”于海蛟戏谑的说道。

嘴角还挂着血丝的秦天听了一班长的话,拉起发呆中的鲍宇率先冲出了寝室,其余人见他俩一动,恍然大悟般蜂拥而出,在他们看来,少吃一顿饭无所谓,要是从此以后被人指着鼻子骂孬种,任谁也接受不了。

一圈、两圈、三圈,五百米一圈的操场上,秦天在前鲍宇在后已经跑出了一千五百米,对于没有长跑经验和从没有接受过体能训练的两个人来说,身体已经有些难以承受了,秦天费力的咽了下口水,一呼一吸间,喉咙里传来的灼热刺痛感和小腹抽筋般的疼痛让他难过莫名,转身看看鲍宇,他也没好到哪去,捂着小腹张大了嘴拼命喘气。

“速度速度啊,跑在前边的两个垃圾,没看到你们身后的人已经追上了吗,脚步不要停,加快速度向前冲,还有十五圈!”一班长不知疲惫的扯着嗓子高叫道。

秦天扭头看了看马上要追上来的安徽兵和自己的老乡,一咬牙,拉起还在喘息中的鲍宇拼命的向前跑,嘴里还不停的叨咕着,“你小子能耐,要不是勾起了这些人的火,我们至于受罚吗,今天你要是落在了他们后边,我一辈子鄙视你。”

“你话说的好听,怎么错全跑我身上来了,要不是你煽动他们打群架,也许我们还到不了这个地步。”鲍宇白了秦天一眼道。

“草,你小子门牙没被人敲下来就偷着乐去吧,少在这儿跟我讥讥歪歪的,一会跑完了十八圈,你小子有没有种和我一起去连部?”秦天一边跑一边问道。

“我怕你啊,大丈夫敢作敢当,这种出风头的事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占先。”鲍宇说着,挑衅似的推了秦天一把。

“毛都没长全,还大丈夫呢,后边的兄弟们加把劲,刚才没分胜负,现在怎么也要论个高低,加油冲啊!”秦天扯着嗓子一阵狂吼,脚下没有半刻停歇。

后面的吉林兵听了秦天的话哄然应好,安徽兵也不白给,嘴上没说什么,暗地里也较着劲,原本前进速度已经变慢的队伍有如吃了兴奋剂一样,重又恢复了活力。

人体是一个蕴藏了无限潜力的宝库,当你尝试着去挖掘的时候,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当一个人的体能达到了极限,只要意志力足够顽强,体内的潜能就会一点点的爆发出来,完成你平时想都不敢想的壮举,换一种说法,也叫自我催眠。

虽说自我催眠能在一定时间里将人体内的潜能激发出来,可当人的体能消耗到及至的时候,人体内起到保险开关作用的大脑中枢神经同样会跳闸,强制你休息。如果闸门要是锈死了,或者来个玩忽职守,估计当事人也就离死神的镰刀不远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