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三十六章 人间地狱

收藏 39 220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三十六章 人间地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看大家没有任何反应,何顺义回头看看洋主子,洋主子的脸色不太好。吓得他赶紧回过头来:“这样吧:按照往年的老规矩,双丁抽一!凡是家里弟兄两个的,都站在这前面一个来。”


人群还是没动静。何顺义急了,刚想要再说什么,万喜八郎走上来,一下把他拨拉到一边:“巴嘎!沉默就是反抗的干活!统统死啦死啦地!”“唰”的一下拔出战刀。


“太君太君!”何顺义赶紧过来拉住他的手,“我地再问问,再问一次!”


何顺义虽然是伪保长,也不敢让日本人做的太过火。这日本人要真发起疯来杀人屠村,自己也难幸免; 即便是自己大难不死,可日本人走了,游击队还会来,那时候没办法向游击队交待。唉!这他妈两头都不捞好的事儿怎么偏偏就让自己赶上了?


“我说乡亲们呐!咱们大家伙儿一起土生土长这么多年,谁不知道谁啊?我也不想让大家为难是不是?可大伙儿也要给我点儿面子吧?这日本人咱惹不起,弄不好大家都过不去,对吧?看谁家孩子多,就匀出一个来。这不单是给了我面子,也等于是救了大家啊!”


人群中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站了出来:“顺子啊!你家有三个儿子,这好事儿你怎么不自己先占一个呢?”


“三爷!”何顺义看看身后的洋主子,压低了声音:“您老是看我长大的。我当这保长大伙儿都骂我是汉奸了,我再叫我儿子去当皇协军,那我们家还不成了汉奸窝啦?你们不一样,最多你们算被迫,将来好交代啊!”看来这何顺义还不算太坏。


“呸!”三爷啐了一口:“咱中国人虽穷,但活要活个骨气!”说完转过头来对着人群:“孩子们!别听何顺子瞎摆活。这数典忘宗的事儿咱不干!”


“巴嘎!”万喜八郎虽然听不懂二人再说什么,但是根据人群的骚动反应也明白肯定是没说自己的好,“老头!你的良心大大地不好!死啦死啦地!”话音未落,几个如狼似虎的日本兵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就把三爷捆了起来。


“爹!”三爷的四个儿子冲出人群,但无异于狼入虎口,很快也被日本鬼子绑在了场院中栓牲口的石桩上。


“瞧瞧,瞧瞧!这是何苦呢?”何顺义苦着脸,无奈的甩着手。


几个日本兵不知从谁家弄来一领炕席铺在地上,又在席上均匀的铺了一层秫秸杆儿;然后把三爷往上一扔,几个鬼子就把三爷连同炕席和秫秸杆儿一股脑的卷了起来,外边又用绳子死死的捆上。


“三爷你就服个软吧?”何顺义蹲在三爷的头前着急的近乎哀求,“这东洋人狠着呢!你瞧都去搬铡刀了!哥儿几个,”何顺义又冲三爷的几个儿子打躬作揖,“只要你们有一个点头,这老爷子的命就算保住了。他可是你们的亲爹呀!”


“你们几个听着——”捆在炕席里的三爷没等几个儿子开口,就大声喊道:“谁要是敢穿那身黄狗皮,谁就不是我何家的子孙!死后也不许入何家祖坟!”


三爷的几个儿子被绑在石桩上,眼睛瞪得铜铃一般。但也只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人被送到铡刀口里。随着“咔嚓、咯嘣”两声脆响,年逾古稀的三爷被铡为两断,身子断口处涌出的黑血冒着腾腾热气瞬间染红了地面。乡亲们都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看着亲人的半截身子还在地上蠕动,三爷的几个儿子眼角都瞪出了鲜血:“小鬼子!我日你八辈儿祖宗!”老二厉声嘶叫,如虎啸狼嗥。


“呀——”一个鬼子新兵挺着长长的刺刀在日军小队长的指令下,带着杀声刺入了何家老二的胸膛。刺刀在胸膛里搅动着,何家老二被剧痛折磨的扭动起身子,绳子深深的勒进肉里。拚着最后一点气力,何老二一口鲜血喷在了小鬼子的脸上。


“杀给给——”随着鬼子小队长一声令下,其余几个鬼子新兵也带着野兽一般的嚎叫扑向了何三爷剩下的几个儿子。血腥的现实使人群骚动起来,孩子开始哭,女人开始叫,男人们则目龇欲裂的握着拳头向鬼子逼近......


“机枪准备——”万喜八郎看到群情激奋,也有些紧张,没等他举着战刀的手放下来,人群中有人大吼了一嗓子——“穷爷们儿们,拼了吧!”随着声音落地,激愤的人群发出海一般的呼啸——“拼了!掐死他们!”


然而善良本分的人们却忽视了他们的对手。手无寸铁的人群面对得是一群狼一般的野兽。这些野兽牙尖嘴利,他们拿着世界上最有效的杀人凶器。


机关枪响了起来,条条火舌无情的吞噬着善良的生命,人们像熟透的麦浪,被一层层的割倒;爆炸声响起来,残暴的日本鬼子把手榴弹投向了人群,一时间,硝烟四起,血肉横飞。侵略者哈哈的狂笑着,笑声中残肢断臂满天飞舞,鲜血碎肉遍地铺溅。机枪声、爆炸声、惨嚎声、呼儿唤女、哭爹叫娘的嘶叫形成了一座惨绝人寰的人间炼狱。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过去,屠杀仍然没有结束,杀戮还在继续。凶暴的日本鬼子满大街的抓捕着幸存者。房子烧起来了,鸡飞狗跳,猫扑鼠窜。就连这些低等动物也在抗议着日本鬼子的暴行。


在屠戮抢掠了一个多时辰之后,侵略者终于撤离了。吕长山带着人钻出古墓,来到大街上。看着满眼的残墙断壁,满地的死尸骸骨,游击队员们个个义愤填膺。


幸存的老百姓都在默默的收拾着亲人的遗骨,整理着破败的家园。看到这些人之后,并没有像往常那样迎上来嘘寒问暖,只是木然冷漠的看了他们一眼,就又继续自己手里的活计了。这让吕长山和游击队员心里充满了愧疚。


“不能怪乡亲们冷漠,”吕长山心想,“老百姓在遭受侵略者屠戮的时候,游击队并没有出现。‘患难见真情’,没有和乡亲们共患难,还算什么老百姓的队伍啊?这也就难怪乡亲们失望了。”


“同志们!”吕长山的心情很沉重,“咱们这次作了缩头乌龟,让乡亲们失望了。”看乡亲们的态度谁不知道啊?谁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


“队长!那咱就去找小鬼子,把咱们的威信在重新立起来。”邱黑子提议。


吕长山心里开始苦笑,就凭这几个人这几杆枪?唉!不过话又说回来,不去找小鬼子点麻烦这事儿怎么向上级、向老百姓交代呢?管他娘的,拼了!死在战场上就是交待。


主意一定,吕长山觉得心里好受些:“大家听着:韩铁贵带人继续在这儿隐蔽着;杨子立刻去下马庄通知政委;黑子跟我化装进县城。他奶奶的,有卵子的爷们儿就跟我去搅和搅和小鬼子的老窝。”


夜。满城县县城一座废弃的小学校里。


“石原君!明天,你的‘猎虎’特种作战分队将第一次出发执行任务。为了表示对帝国勇士的激励,万喜君今日出去肃正治安的时候,给您带回来一些支那的花姑娘。哈哈哈...”伊藤少男大佐正在淫笑着给他新的下属践行。“这些花姑娘就在这隔壁的房子里。等一会儿就让你的勇士们尽情的享受吧!”


“谢谢大佐阁下的鼓励!谢谢万喜君费心。此次‘猎虎’出击,一定不会辜负各位的期待!”石原纪一上尉以标准的军人姿态立正、敬礼,“这次带来的全是经过满洲帝国特殊训练的关东军的精英!相信他们一定会给各位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好!不愧是帝国的武士!”伊藤眉开眼笑的赞扬道,“石原家族将会为你的圣战功绩而自豪!”伊藤说这话一挥手:“诸君也请离开吧!让我们的帝国勇士们在胜利即将到来之前好好的享受一下!告辞了!”


“拜托了!”“告辞!”众人也纷纷和石原纪一客气着起身告辞。


此刻,就在这所小学的外边,吕长山带着精简后的游击队趁着夜色的掩护,悄悄靠近了这所小学校。


游击队太穷了,经过日本鬼子的大规模围剿之后,现在只剩下了十几条长短枪。吕长山不得不把没有枪的队员留下来。——总不能空着手去送死吧?


看着伊藤少男带着大队的鬼子出门离开,吕长山才开始战斗部署。“韩铁贵!”吕长山轻声的命令:“你带两个人,负责门口的那个哨兵亭。一定要控制到大家出来!其余人分成两组,邱黑子带一组。看见鬼子就给我往死里打!另一组跟着我去解救被抓来的妇女姐妹。得手之后,立刻向西门撤退,和西门的政委石春德汇合!行动!”


一声令下,各小组纷纷从藏身的地点站起来,弯着腰,狸猫一般悄无声息的接近各自的目标。


吕长山的小组接近院墙以后,一个个的游击队员站在墙边,居然掏出各自的老二,依次轮流的冲着一个地方开始‘放水’。一个人尿完之后,旁边一个队员用早就准备好的刺刀开始在润湿的土坯墙上“呲咧呲咧”的刮起来。刮到干土,就会又有一个队员上来接替‘放水’,然后再刮。如是四五次之后,土坯墙终于有一块土坯被挖了下来。挖下第一块就好办了,顺势向旁边抠摸扳拉,几下就把土墙掏出一个能钻人的窟窿。


邱黑子的小组却没用这笨法子,只是跟着韩铁贵三个人直接靠近门口,探头悄悄往里一看,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哨兵,正踮着脚尖,拼命的抬高身子向院子里亮灯的房里张望呢,显然是那里传出的淫笑和尖叫声刺激着他的某个神经;而另一个哨兵则在哨亭里就着马灯再看什么东西。


邱黑子和韩铁贵交换了一下眼神,两个人就默契的摸了过去。韩铁贵从鬼子哨兵身后轻轻的伸出胳膊,温柔的搂住他的脖子。这家伙还以为是同伴开玩笑呢,仰着个脑袋都没低下头来,韩铁贵的匕首就抵着他的后心,刺了进去。背后突然传来的剧痛让这鬼子想喊,韩铁贵则及时的捂住他的嘴,并同时把手里的匕首狠狠的搅动几下,直到这鬼子的身体抽动着瘫软下滑,韩铁贵才拔出匕首,慢慢的放开手。


与此同时,邱黑子从两个人背后闪进哨亭。正在看色情画报的鬼子一抬头,一个铁塔般的大汉突然站在他面前,吃了一惊,那嘴巴条件发射的就张开了,然而更让他吃惊的是嘴里马上就多出来一柄铁器——邱黑子没容他叫出声来就用一根红缨枪穿透他的嘴,并用力将他钉在了墙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