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三十五章 鬼也猖狂

收藏 47 83
导读:论剑太行 论剑太行 第三十五章 鬼也猖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6/

伊藤支队的防区虽然在平汉铁路的西侧,但华北驻屯军给他的命令也是措词严厉:限期剿灭防区内的任何抗日组织,特别是抗日独立纵队,确保占领区以及平汉线一侧的安全。

伊藤少男命令支队参谋长岩松义雄中佐将所有收集到的有关抗日独立纵队和孟云霄的情报都集中起来,对着这些情报伊藤少男开始冥思苦想。想了一天也没有想到什么办法。

到了晚上,随着国内第一批探亲家属团来的妻子大岛惠子帮他放好洗澡水,殷勤的伺候他更衣沐浴。

来到中国半年了,中国女人没少被他糟蹋,但是一看到妻子和服中白嫩的腰身,伊藤立时就来了感觉。刚泡进大浴桶,伊藤就迫不及待的撕扯着惠子的和服,这个来自名古屋显赫家族的日本娘们也是久旱逢甘霖,尽管内心深处已经迫不及待,还是矜持的保持着大家闺秀的风范。伊藤就喜欢这道道,被扯掉和服的惠子就像一头剥了皮的白羊,在丈夫的挑逗下,鸳鸯戏水的好戏立刻上演了(儿童不宜,此处删除544个字)........

年近不惑的伊藤由于长年征战,身心俱疲,一泄之后就有些力不从心;而久旷的大岛惠子正值虎狼之年,半年不知肉味的煎熬哪儿会如此轻易的放过他,于是鸳鸯戏水的好戏又从浴室续演到榻榻米上。

伊藤舒服的四仰八叉的躺着,乜斜着小眼睛欣赏着惠子在胯下手口并用的忙活,戏谐着妻子:“还没吃饱吗?淫货!”

此时的惠子早已不见了大家闺秀的风范,吐出口里的东西爬起来,叉开两条白腿骑在伊藤身上,将手里握着的东西努力的放入自己体内,上下左右摇摆起来之后才气喘吁吁的回答:“啊,差不多,半年没有享受,这种,啊,欲死欲仙的滋味了,一定要,好好,体味一下,啊,...伊藤君,刚才在上面,现在,轮到我了,啊,...这叫做‘以其人之道,啊,还治其人之身’,啊......”

“你说什么?”正在闭眼享受的伊藤倏地瞪大眼睛,两只手用力抓住惠子两胯丰腴的白肉,迫使她停止动作。

像所有驯服的日本娘们儿一样,惠子赶紧停下来道歉:“啊,对不起,有些忘乎所以,冒犯您了,请原谅......”

“刚才的话请再重复一遍。”伊藤瞪着眼睛,惠子却发现他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却仍然心中忐忑:“对不起,实在是有些得意忘形,您别介意......”

“刚才最后一句说什么?请重复一遍!”伊藤双手用力,惠子疼得眼泪差点掉下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伊藤“忽”的一下,把惠子压在身下,五短的身躯想打夯一样激烈动作起来,嘴里狼一般的嗥叫:“谢谢了!真是个好女人!帝国的圣战有你的一份功劳!啊...天皇陛下......万岁!.....”——高潮来临的时候高呼天皇,真他妈的“忠心”啊!

精神亢奋的伊藤梅开二度之后,一边从女人身上爬起来穿着衣服一边大叫:“卫兵!立刻通知中队长以上军官,火速赶到指挥部!”伊藤飞快的穿上军装,忙中偷闲的还在发呆的惠子白嫩的乳房上揪了一把:“一会儿回来之后,继续让你享受欲仙欲死的滋味!”

十分钟之后,伊藤少男大佐的指挥室里。

“诸君,这么晚打扰各位休息真不好意思。”伊藤少男脸上挂着得意,假惺惺的说道,“相信诸君为了帝国的圣战是不会介意的。”

“大佐阁下!难道是有什么重要突发事件发生么?”参谋长岩松义雄小心翼翼地问道。

“突发事件倒是没有,但是我却想出了一个对付抗日独立纵队的好办法。”众人一听,这才松了一口气,大半夜的,谁也不希望出去打仗。“而且,”伊藤继续补充道,“这个办法出了对付抗日独立纵队,还能对付一切抗日组织,包括八路军游击队。”——牛皮吹得真响。

“那阁下的办法一定是条万全之策!”看来拍马屁的人随处可见。

“可以这么说!”伊藤少男大言不惭,“我的办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伊藤说完看看大家迷惑不解的样子,心里更是得意,“经过我对抗日独立纵队一天的研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独立纵队里有一个叫做‘蓝色狐狸’的特殊部队。”

“大佐阁下,我也注意到了。”拍马屁的岩松义雄随声附和,“这是一支规模很小的部队。他们来无影、去无踪,疾如闪电快如风;各个都枪法如神,人人会飞檐走壁。皇军每次和抗日独立纵队作战,几乎都是失利在他们身上。”

“岩松君说得不错。诸君有没有对这样的特殊部队深入研究过呢?”看到部下们纷纷摇头,伊藤少男又开始卖弄了;“这种部队在西方叫做‘特种部队’。是近两年新兴的一个军事兵种。支持这个新兴军事学科的理论依据是:历史是伟人创造的,但同时,小人物的作用也不容忽视。比方说,大家都听说过老鼠打败大象的故事;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就是因为塞尔维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刺杀了奥匈帝国的王子...如此事例不胜枚举。而特种部队进行的特种作战的意义则在于:它不是通过各个层次的作战行动逐步完成任务,而是以特殊的作战手段,甚至通过一次作战行动即达成战役目的,起到常规军事行动很难起到的作用。 ”

伊藤少男看着属下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样子,继续唾沫横飞的摆活着:“难怪有人形象地称特种作战为‘战略级决策、战役级指挥、战术级行动’。提高决策指挥的层次性,主要着眼于减少不必要的组织指挥环节,隐蔽作战企图,使特种作战更具灵活性和高效率。就像我们遇到的这支‘蓝色狐狸’一样,他的领军人物就是孟云霄这个抗日独立纵队的首脑人物。......”

“大佐阁下,你的意思是......”万喜八郎中佐越听越迷糊,只好不合时宜的打断上司滔滔不绝的“雅兴”。

“我们也成立一支这样的特殊部队,而且作战目标直接针对‘蓝色狐狸’和孟云霄!打掉对手的首脑机关和领军人物,敌人必会不攻自破!”

“高见!实在是高见!”下属们纷纷高声赞扬,大放谀辞。伊藤得意的哈哈大笑:“诸君,前日华北驻屯军司令部来电,说近日将有一支由满洲国精心训练的特务队加入本支队战斗序列。这可是个大好的机会啊!哈哈哈......”

几天之后的一个早晨,在满城县城北边的神兴镇珲人铺,冬闲的人们还赖在热被窝里没有起来的时候,日本鬼子进村了。伪保长何顺义敲着破锣在大街上扯着嗓子喊:“乡亲们!皇军来啦!大家都去村南的打麦场集合啦!皇军要训话!如果谁不去,抓住砍头!乡亲们!皇军来啦!......”

窝在家里还没穿衣服的老百姓一听就懵了。前几个月,刚事变那会儿,由于东北军五十三军的一个团在徐水漕河渡口狠狠地阻击了东洋人一下子,国军走后,渡口旁边那个小村子整整一百二十六户,五百多口人全被东洋人杀的杀死、烧得烧死了。这珲人铺前一阵儿闹过游击队,东洋人是不是也来报复了?要早知道的话,就该出去躲躲啊!

老百姓没有防备,恰好刚转移到村里的游击队照样也没提前得到情报。

“队长,咋办?”在村子西北角一个没人住的破院落里,韩铁贵攥着大枪,紧张的问。

“不好整啊!”游击队长吕长山扒在一段残垣断壁的后面,观察了一阵儿回答道,“小鬼子就怕有人逃走,早有准备。你瞧西边的坟地里有黄色的影子在晃动呢。如果村里有人想跑出去的话,只要跑过那片坟地,进了柏树林儿,后面就是山。可小鬼子早就在那儿安排好人了。这是唯一一条安全的出路。”

“那咱怎么办?就在这儿等小鬼子来抓咱?”

吕长山回过头来看着这些精壮的汉子。日本鬼子的八路围攻之后,原来八九十人的游击队就剩这二十多人的骨血了。可不能再有什么损失,不然火种都没有了。话又说回来,已经被鬼子包围了,不打能突出去吗?就算是突出去,老百姓怎么办?

吕长山正在捉摸这些挠头的问题呢,邱黑子开口了:“队长,咱们钻地洞吧?”

“地洞?哪儿有地洞?”吕长山没好气地说道。这是大山的边沿地区,二三尺厚的土层下都是石头,怎么会来的地洞呢?

“我知道哪儿有。”邱黑子没脸赖皮的继续道,“我二姨家是这村的。小时候我娘带我来这村儿串亲戚,村里的孩子带我去过。”

说是地洞,其实就是一座坍塌的古墓,就在游击队藏身的院落后边不远。因为大伙儿都知道是个古坟,附近总是阴气森森的,于是周围的住家都陆续搬离了这里,只有三几户孤寡穷困的还没有搬走。

事出紧急,吕长山只好带大家钻了进去。

踩着满地的寒霜,珲人铺的老百姓们都极不情愿的慢慢腾腾向村南的打麦场走去,身后是凶神恶煞般的日本鬼子。

打麦场的四周早已经架起了机关枪,几个小日本鬼子牵着狼狗在空地上走来走去。散漫的人群一到这里就被鬼子男女分开,左右两边集中在打麦场上。半个时辰之后,老百姓都来的差不多了,伪保长何顺义在一个日本军官的示意下开始说话了。

“乡亲们别害怕!这次皇军来是有事儿和大伙商量。大家只要顺着皇军,那就是良民!”何顺义的话让人群安静下来。只要不杀人放火,那什么事儿都好商量。朴实善良的老百姓都这么想着。

“乡亲们!皇军说了,为了加强地方治安,肃剿刁民抗日亲共分子,要扩大县城的治安皇协军的编制。因此,皇军要在我们村征集青壮年25名,参加皇协军。参军之后,每月饷银三个大洋,家里也免去三年的军粮赋税。乡亲们呐,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啊!”何顺义像得了多大便宜似的摆活着。

“便宜你怎么不叫你俩儿子去呢?”人群中有人小声嘟囔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