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二十五章 惊魂(上)

angryfox 收藏 4 59
导读:异时空-1925 第一部 闽粤筑基 第二十五章 惊魂(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6/


还在1930年的十月,中原大战一结束,果然如叶江明所料,消灭共产党成为蒋介石的首要任务。到了1930年的夏天,共产党领导的红军趁着各大军阀都忙于中原大战之机,将部队迅速发展到了10万人,并开辟了10余块苏区。对此,中原大战一结束,蒋介石就急令武汉行营主任何应钦在汉口召开湘、鄂、赣三省"绥靖"会议,确定了以军事为主,党务、政务密切配合,分别"围剿"各苏区红军的总方针,并将重点置于中央苏区,同时指令其江西省政府主席、第9路军总指挥鲁涤平组织实施。

10月20日前后,从湖南省和陇海铁路(兰州-连云港)方面抽调"围剿"中央苏区的国民党军陆续进入江西省境内,在武汉的第19路军也准备进入江西参战。11月2日,鲁涤平集中了江西境内的7个师又1个旅编为3个纵队,下达作战命令。限于5日前,第1纵队第18师集结于樟树,第24师集结于丰城西北之赣江北岸,新编第13师集结于临川;第2纵队第50师集结于西山万寿宫,独立第14旅集结于靖安;第3纵队第77师集结于上高,新编第5师集结于高安;总预备队第8师集结于南昌。企图一举消灭红一方面军于袁水流域的清江(今临江)至分宜地区。

这时,红军主力约4万人正在中央苏区西北部清江至分宜段的袁水两岸地区活动,毛泽D得到情报后提出,在红军和苏区尚未巩固、敌强我弱的形势下,不宜脱离苏区贸然攻打大城市。面对国民党军的大规模"围剿",应主动退却,将敌诱进苏区内,发现和造成敌之弱点,依靠苏区人民的支援,选择有利于红军作战之战场,集中兵力适时反攻,各个歼敌于运动之中,以粉碎其"围剿"。10月30日,红军在罗坊会议上通过了这一方针,并决定红军主力东渡赣江,在地形、群众条件较好,便于尔后发展的赣江以东地区作战。据此,中央苏区党、政、军、民迅速行动,进行政治动员,实行坚壁清野,部署游击作战,建立支援红军作战的组织等反"围剿"准备。

红军主动退却,国民党军一再扑空 11月5日前后,朱D、毛泽D以红3军留在赣江西岸监视国民党军;率红3军团、红1军团第4、第12军等部,从袁水两岸东渡赣江,向靠近苏区北端的新淦(今新干)、永丰、崇仁、宜黄之间地区转移,并向樟树镇、临川方向进逼。11月上旬,各路国民党军分别进到清江、新淦、黄土街、罗坊、新喻(今新余)、分宜等地,均因红军已先期转移而扑空。鲁涤平得悉红军主力已东渡赣江,深恐红军夺取樟树镇、临川,遂以第3纵队仍在赣江西岸进攻,以第1、第2纵队尾追过赣江,寻求红军主力决战。

红军面对国民党军的并进长追,为保存军力,待机破敌,即以少数兵力配合群众武装迟滞、消耗"围剿"军,主力于11月中旬分别由赣江以东新淦、崇仁、南城、南丰、吉水之间地区和赣江以西路口、油田地区,逐次向苏区中部的东固、龙冈地区转移。

18~20日,"围剿"军各纵队分别进至吉安、吉水、永丰、乐安、宜黄、南城等地,再次扑空,遂转入就地"清剿",为进攻苏区中心区作准备。12月初,红20军分散在富田、东固、龙冈地区活动,并与当地群众在东固附近山头构筑假工事迷惑敌人;主力则秘密移至宁都县黄陂、小布、洛口地区集中。中旬,又移至平田、砍柴冈、安福圩地区,抓紧整训和筹措给养。

12月上旬,蒋介石到南昌亲自组织对中央苏区的"围剿",确定于中旬开始,各路"围剿"军以东固地区为会攻目标,分进合击。并急电催调第19路军由武汉入赣参战;另调驻福建的第56、第49师、暂编第2旅向闽赣边界推进,堵截红军。至此,"围剿"军总兵力增至11个师又2个旅,共10万余人。为了加强指挥,设立了陆海空军总司令南昌行营,鲁涤平兼主任;第18师师长张辉瓒为前线总指挥。其部署为:第6路军第24师由蛟湖向东韶、洛口、宁都进攻,第8师由黄陂、南丰之线向广昌、宁都、雩都(今于都)进攻,第56师经建宁向石城推进;第49师和暂编第2旅向瑞金、会昌推进;第9路军第18师由永丰分经古县、白沙向东固进攻,第50师由乐安分经招携、藤田向龙冈、东固进攻,新编第5师由吉安经富田向东固进攻;第77师主力守吉安,一部向安福方向"清剿";第19路军第60、第61师经萍乡分向万安、泰和推进;第12师第34旅仍防守赣州。

红军鉴于国民党军宽大正面的"围剿"布势及战线拉长,间隙过大,兵力分散,且"围剿"军均非蒋介石嫡系部队,派系复杂,难于协调等情况,于12月中旬在宁都县黄陂召开会议,再次缜密研究反"围剿"作战方案。毛泽D等鉴于战场态势已利于红军反攻,决定选择接近红军集中地的"围剿"军主力为歼击目标,集中兵力实施中间突破,割裂"围剿"军整个部署,然后各个击破,粉碎"围剿"。

为不失时机地转入反攻,红军派第12军第35师赴兴国东北约溪地区引敌西向并监视之,主力全部集中到黄陂、麻田地区隐蔽待机,抓紧进行政治鼓动和临战准备。12月16日,各路国民党军开始向苏区中心区进攻。19~21日,新编第5师(后改称第28师)、第18师先后进占东固,未见红军主力,该两师却在浓雾中发生误战。第50、第60、第61、第24、第8师分别进到招携、万安、泰和、草台岗、新丰、三坑等地。沿途屡遭红军小部队和地方武装袭扰、阻击,交通运输常被阻断,故进展迟缓。24~28日,第28师进至因富,第18师先头1个旅进到南垄;第50师进到源头,准备续攻小布;第24师经东韶进至洛口;第8师进到广昌,先头进至头陂;第60师准备经赣州转向北进,配合泰和之第61师进攻兴国。红军得悉第50师欲孤军进犯小布,遂于25日和27日两次在小布设伏。但该师惟恐被歼,不脱离源头阵地,红军伏击未成,撤回原集结地待机。28日,鲁涤平令其深入苏区的5个师向宁都以北黄陂、小布、麻田地区红军发起总攻。其中张辉瓒率第18师第52、第53旅和师直属队,于29日由东固孤军冒进龙冈。红一方面军总部得悉第18师主力向龙冈推进,当即决定以一部兵力在赤卫军、少先队配合下,牵制源头、洛口、头陂之第50、第24、第8师;集中主力分左、右两路秘密西进,求歼第18师主力于运动中或立足未稳之际。29日下午,方面军在向龙冈前进途中,查明第18师主力已到龙冈,当晚确定围攻龙冈的部署:左路红3军为右翼,于30日晨占领木坑以北地区,继向龙冈攻击前进,红12军(欠第35师,指挥第64师)为左翼,于30日拂晓向表湖前进,以一部占领龙冈南端之盲公山,主力截断龙冈至南垄大道,从兰石、茅坪攻击第18师侧后;右路红3军团、红4军以主力向上固、下固前进,以一部到还铺附近,向龙冈西北端之张家车攻击前进,如上固无敌,主力向还铺、张家车攻击前进,以一部向下固、潭头警戒。在约溪地区的红35师,于30日午前插至南垄、龙冈之间,配合红12军主力攻击龙冈,并向南垄警戒。

30日晨,第18师第52旅为先头,师部和第53旅随后,由龙冈向五门岭前进。9时许,其先头在龙冈以东小别附近,突遭居高临下之红3军先头第7师迎头痛击。张辉瓒误认为是红军小部队袭击,自恃兵力、武器占优势,遂组织部队向红军阵地反扑。战至中午,红3军全部加入战斗,第18师亦展开两团兵力猛攻,战斗十分激烈。15时许,张辉瓒率4个团拼力向红军实施多路进攻,又被击退。此时,红4军和红3军团一部已插到张家车,截断了第18师与东固、因富的联系,并从侧后向龙冈猛攻;红3军团主力占领了上固及附近有利阵地,切断了敌从西北方向增援和龙冈之敌向西北方向突围的道路。至16时许,完成了对第18师主力的合围,红军即发起进攻。张部向西北突围未逞,全军溃散。激战至18时许,红军全歼第18师师部和2个旅,俘张辉瓒。

第18师主力被歼后,深入苏区的其他各路"围剿"军闻讯退缩。其中,第50师于1931年1月2日晨分路溃逃,主力经南团撤往东韶。红一方面军总部当日决定,分左、中、右三路尾击第50师主力。中路红12军经南团、琳池由西向东攻击东韶;左路红3军团经头陂由北向南攻击东韶;右路红3军到达田营后,以主力牵制第24师,以一部迂回东韶以东攻击;红4军为总预备队,随红12军跟进;方面军总部进到龙坛指挥战斗。3日,红军中、左路相继进抵东韶附近,旋即向立足未稳之第50师发起攻击,激战至15时许,分别突破其防御。但这时,因右路红军尚未迂回到东韶东端,第50师余部乘隙向东和东北方向窜逃。红军奋起追击,再歼其一部。此战共歼第50师1个多旅。

东韶战斗后,各路国民党军争相撤离苏区,在兴国、泰和、吉安、吉水、永丰、乐安、宜黄、南丰之线转入防御。至此,国民党军对中央苏区的第一次"围剿"被粉碎。此役,红军共歼国民党军1个师部和3个多旅约1.5万人,缴获各种武器1.2万余件。

直到张辉瓒被俘,参加围剿的各路国民党军撤出苏区,时任十九路军军长的蔡廷锴还留在广东,并没有上任的意思,在北伐战争和中原大战中表现神勇的十九路军这次竟温柔得如同绵羊一般,慢慢腾腾,不温不火,让蒋介石大为恼怒,直接给蔡廷锴发电报,要他立刻来江西上任,亲自参与蒋介石组织的第二次围剿。

蔡廷锴回到广东,一呆就是近三个月时间,这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只是感觉从军二十多年,

辗转战场,饱受危险与风霜,眼见年华逝去,两鬓风霜可见,更令他萌生了退休之意。中原大战,参战的各方损失惨重,中原百姓因为战乱流离失所,苦不堪言。在河南驻军期间,他亲眼看到当地村落之中的百姓在泥穴中居住,个个蓬头垢面,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询问当地情况,得到的答复是:“地方狭小,数年来土匪遍地,生意没办法做,一般民众连杂粮也没有得吃,稍有积蓄,都给地方土军抢走,真可谓穷到如是,民无死所。“蔡廷锴心中极为震撼,他忍不住对旁边的副官说:“即使过去封建社会的昏君,也要管老百姓的死活,如今推翻帝制已经有多年,还有这种情况发生,实在是搞政治人的责任。“

回到广东后,那一群群蓬头垢面的“人鬼“始终浮现在眼前,让蔡廷锴始终不能忘怀,难道他冒着生命危险,枪林弹雨中冲锋陷阵给国家带来的结果竟然是贫困和落后。每逢蔡廷锴这样想,沮丧的心情油然而生,周围的朋友看见蔡廷锴自回粤后闷闷不乐,也不清楚什么原因,往日蔡廷锴性情直率,最喜欢和交际花在一起喝花酒,而香翰屏等蔡廷锴旧友一连几次安排的花酒都让蔡廷锴提不起兴趣。眼前的广州,歌舞升平,灯红酒绿,不过蔡廷锴的心情没有一点好转。生活较战争时期平静了很多,和叶江明的通信也频繁了许多,其中的一封信中他这样写道

“余从军至今已有二十年,少小之时,只知当兵吃饭,并无远大抱负。后渐知推翻封建帝制,消灭割据军阀,乃是利国利民之好事。二十余年过去,余从一普通士兵渐成国军中将,可谓统率千军万马,心情却渐感失落,厌恶嗜血之战斗,犹以半年来为甚。行伍之人,渐生倦怠,可谓领军大忌。蒋总指挥在江西指挥剿共,常电报催我赴任,又云身体多病,欲前往上海养病,我与蒋公相知多年,中原大战后期,蒋公常捧《陶渊明集》、《剑南诗稿》,不肯释卷,其与我心意相通矣!

我等非黄埔嫡系,听蒋总司令指挥,东征西杀,实乃‘华夏国现在最需要统一和平,我们当以铁血维护之,不容任何人破坏。‘然当局政治糜败如此,犹战乱纷纷,令人不由得不心生怨望。弟于海外留学多年,国人常谓为天才,自主政泉厦以来,颇多新政,闽省之人常道,弟之来福建,使往日之渔村转眼而成福建之上海。弟之举措,每每出人意料,却颇得奇效。回想征战多年,弟于我军资助颇多,然救国之目的恐弟多有失望了。此番国内共党势力若能迅速平定,我意国家可多用弟之类经国之才,吾辈军人,应退出政治舞台。

又,前日已闻,此番剿共已告失败,时局艰难,吾等茫然,不知方向,可叹,可叹!“

叶江明回给蔡廷锴的信中则总是安慰蔡廷锴,“国事多艰,乃百年所积,非一朝一夕可改换面貌,兄在军旅,应格外珍重。“,也少不了泉厦的新闻,其中常附几张照片,不是新崛起的高楼,就是投入使用的电厂和码头。也只有接到叶江明的来信,蔡廷锴的心绪才能稍微平静了一些。

磨着也不是办法,蒋介石的电报一封接一封,那边蒋光鼐离赣养病的日期已定,不得已,蔡廷锴在二月十七日上了火车。这时广东往江西的铁路只能通到韶关,韶关以后就只能步行了。十八日,下了火车,天空中寒风细雨,随蔡廷锴同行的还有一团从福建、广东各地招募的补充兵,一直到24日,都是阴雨不断,道路泥泞,只能缓缓而行,接近赣州时,每日不停有红军小股部队进行骚扰,都是在午夜时分,跟随的新兵初时惊慌失措,后来也就逐渐习惯了。二十五日,蔡廷锴和区寿年旅的邓志才团在赣州会合,时十九路军主力已经进驻兴国,周围是红军的活跃区,因此往来需要邓志才团护送。

会合了邓部,蔡廷锴在二月二十六日离开赣州,前往兴国。沿途村庄空无人烟,不停的可以听见土炮的声音,邓志才向蔡廷锴介绍说,这些土炮是红军赤卫队的信号,一声炮响,所有附近村落中百姓一齐躲避。而国军行进百余里,就如同进入荒山一样,这样的坚壁清野措施,组织如此严密,让蔡廷锴也为之惊讶。

沿途的道路已经被红军破坏,部队行进缓慢,直到28日才到了十九路军军部所在地兴国,十九路军在兴国驻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兴国的周围都构筑了公事。红军小股部队每天夜里都对十九路军进行偷袭,让这支北伐时的铁军颇为头痛。这时蒋光鼐还没有走,他的指挥部设在赣州城里,前敌事项完全委托给蔡廷锴。

周围没有大股的红军,只是不停的有小股红军进行骚扰,蔡廷锴和蒋光鼐商议第一步是肃清兴国周围的小股红军,保证赣州到兴国的赣兴公路通畅,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一点也不容易,红军极其擅长运动作战,苏区的百姓又多为红军耳目,因此十九路军的一举一动,红军全部明晓,而红军的举动,部署,十九路军则完全陷入鼓里,一连两周,每天都有大部队出动进剿附近的红军游击队,但是收效甚微。这时,从南京传来消息,说到蒋介石和胡汉民发生政治冲突,胡汉民被蒋介石扣押在汤山,软禁了起来。此举一出,全国哗然,孙哲生、古应芬立刻南下广州,联络陈济棠反蒋,原广东省主席陈铭枢因为时局动荡,周围没有自己的部队,逃往广东,宁粤对立局面出现。广西的桂系本来势力已经十分单薄,为粤系控制,趁此机会,重整旗鼓,宣布支持粤方,反对蒋介石的独裁政治。不久粤方派出蔡廷锴的好友粤军香翰屏来做说客,拉拢十九路军投往粤方。蒋光鼐、蔡廷锴、戴戟三人电报请示陈铭枢,询问下一步动向,此时陈铭枢已经到了日本,回电只有寥寥几个字

“静观局势之变。“

蒋、蔡、戴得了要领,立刻离开兴国,十九路军全军移往赣州,这时蒋光鼐借机向剿总请假,前往上海养病,直接包租了一架CNAC的飞机,从赣州直飞上海,一下飞机,就住进了上海同济医院,谢绝一切国民政府内蒋系和粤系的说客。这时十九路军名义上归剿总指挥,蒋介石也多次发电报给蔡廷锴,督促该军按照剿总计划,克期完成进剿的任务。蔡廷锴电报请示陈铭枢和蒋光鼐后,三人觉得目前蒋介石还是国民政府的最高首脑,如果不敷衍一下,于十九路军未来的生存不利,于是决定重新离开赣州开赴苏区进剿。

前后几件事一折腾,时间已经跳到了一九三一年六月二十六日,国民政府对于江西红军的第二次围剿此前不久已告失败,主力被歼灭了三万人。面对红军在军事上连连失利,对于宁粤对峙中的蒋介石十分不利,不得以蒋介石将其嫡系部队第14、第11、第6、第9、第10师共10万人调到江西省,连同原在中央苏区周围的和新调来的非嫡系部队,总兵力达23个师又3个旅共30万人。蒋介石亲任总司令,何应钦为前线总司令,并聘请了英、日、德等国的军事顾问随军参与策划。这次"围剿",蒋介石采取"长驱直入"的方针,企图首先消灭红军主力,摧毁苏区,然后再深入进行"清剿"。

十九路军接到命令,由赣州经吉安开往中央苏区所内的富田。此时进入伏夏,天气已经炎热,背负着军械的战士们一会就汗流浃背,每日只能行军二十里。富田境内空无一人,整个十九路军的粮食补给成了大问题,只得在富田休整,打通富田到吉安的交通线,保证粮食的供应。全军一天只能吃两顿饭,食盐也是极为稀少,不少战士的腿部都肿了起来,蔡廷锴只得再次放慢行军速度,蔡廷锴之后形容:“两个月间,像蜗牛一样在苏区中缓慢的爬着。“一直到七月八日,才完成了蒋介石下达的第一个任务,不幸的是同日就传来了福建地方军阀刘和鼎部被红军抽空包了饺子。蒋介石下令,十九路军会同韩德勤师会功红军的大本营东固,龙岗的防务由周浑元师接手,蔡廷锴在龙岗休整了五天,随后命令六十师为左翼、六十一为右翼,韩德勤师居中,于十三日进攻东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