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九十章 考问

潭轩 收藏 4 26
导读:我错误的军旅生涯 炮兵连 第九十章 考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95/


对于这个问题,我当然是非常自信的。事实也证明了我的自信是有根据的。底下先是一愣,然后赞美之声不绝于耳。对此,老将军表现得很自然,用一种非常宽容的态度,笑着,看着。

“安静!你们这七嘴八舌的干什么呢?还有没有纪律了?真不像样!”王平总是在最合适的时候,发出最正确的声音。就在自己志得意满的时候,王平的表现就更显冷静了。我收起了笑容,因为我知道老将军不会就怎么结束的。他一定能有方法验证战士们说的话是否是真实的。

依然是宽容的微笑,“你们说他俩对你们好,也没个标准衡量。这样吧,我提个问题大家可要如实回答啊。”

“是!”排山倒海的气势。

对此很满意。依然是微笑着说:“他们俩在连里也有快两年了吧,王平作指导员的时间比潭轩长。那咱就先说王平。王平在作指导员这一年里没和你们大家谈过心的,请举手。”

结果没人举手。

“有一次的。”

有人有动作可是好像不是在举手。

“两次的。”

这回有人开始举手了,但是人不多。

“三次的。”

比刚才多些了。

“那么说大多数都有四次及以上的经历了?”

“是!”气势满满,不过没有刚才那么震人魂魄了

同样的问题又问了一遍,只是对象换成我了。大家都知道其中的选项,于是开始的时候都不举手了。我不等老将军问最后一个问题,赶忙抢步上前,立正、行礼。用异常肯定的话说:“将军,请允许我把这个问题再问一次可以吗?”

并没有因为我打断他的话而有任何的恼怒或不快。依然是保持着刚才那宽容的笑容。“有这个必要吗?”不等我回答,他半开玩笑的说:“这里是你的连队,你说了算。”

我站到每次自己讲话的位置上,迅速的看了方阵一遍用很平静的话说:“你们都很了解我,我最讨厌什么你们也都明白。这次首长能来我们连队这本身就说明了对我们的重视,所以这一年里我和谁没有谈过心的举手!”

还没人举手。我生气了,要不是后面有将军在,我熊人的话马上就出来了。后面传来了王平轻轻的咳嗽声,我深吸了一口气,中气十足的又问了一遍,“这一年里我和谁没有谈过心,马上给我举手!”

居然还没有人举手!有的只有重重的呼吸声,有后面王平发出的,也有对面方阵发出的。我真的忍不住了,开始点名。每喊一个名字,就有人一个人答到,一共喊了十来个吧。最后我对他们吼道:“这一个年里我和你们谈过心吗?为什么不举手?”

其中一个一级士官率先开口了:“报告连长,谈过了!”其他人全都附和。

他这么一说,硬是把我给气乐了。看我笑了,下面的人也跟着笑了。“笑什么笑?我问你武永宝,我哪天和你谈过心了?谈的什么?”

好像有备而来似的,胸有成竹,信誓旦旦的说:“具体时间我忘了,内容我记得,主题是假如战争明天爆发。还有去年10月份的时候,如何正确看待提干和转志愿兵。还有……”

他说的这些都是我在晚上政治学习中选的主题。“这些不算谈心。”我断然打断了他:“我问的是有没有私下交流。”他弄的我都不知道怎么来解释谈心这个词了。

“报告,我觉得谈心不一定非要私下交流。”

我刚要开口反驳他的时候,后面传来了将军的话:“小潭啊!”我转身向他行礼。“争这个没有意义,既然他认为是谈过心了那就算是。不过有一点你要清楚,既然是谈心就必须了解对方不是吗?”我已经把这些人的名字一一都点过了,他要说什么呢?“你能轻松叫出他们的名字就已经说明你对他们有一定了解。不过这次我要提高点难度。”把文书叫过来,把名单要了来。对我说:“我现在要点几个人,你不但要说出他们的名字还要说出他们的籍贯和年龄。”

身后的参谋拉出了几个人,看样子他用这手段,没少进行过测试,而且一定是屡试不爽,不然怎么会这么熟悉这套程序呢?文书拿着花名册,给参谋指点着。我不仅能背出了籍贯,年龄。甚至他们得过什么奖励、受过什么处分也都一一背诵出来,最绝的是我还背出了他是几号炮位的,他们在训练方面有什么优缺点。这些东西对我来说真是在再熟悉不过了。如果不知道这些,还怎么能为他们作训练计划?况且训练的时候每次都是我带着他们练,天天都有训练,这时间一长就算你不特意去记,这些东西也会自己望脑子里灌。所以每当拉出来一个人的时候,我说的总是一大堆。这不单单是炫耀,更是对将军出这个题目的抗议。作为一个一百多人的部队主官,连自己手下的兵都不了解,那是干什么吃的?将军就在边上冷眼旁观的看着、听着,没等测试完他就喊停了。解散了部队,在我们的带领下又看了一下营房,最后进入了会议室。

他坐在主席的位置上,旁边站着参谋,后面是威风的警卫员。虽然自我感觉表现的还算不错,但到最后该总结的时候还是有点紧张。他看出了空气中的紧张气氛,招呼我俩坐下。虽然是坐下了,可是我只占了小半个椅子,身子挺得直直的,一脸的严肃。看到我们的表现,他笑了,率先问我:“为什么刚才要重新问那个问题?他们的答案对你来说不挺好的吗?”

“他们在向上级撒谎。这是不被允许的,至少在这个连里不行。”

“可是他们是在为你说话呢!”

“虚假的繁荣不是繁荣。再说,再说……”我看了看他的脸色依然是微笑鼓起勇气说道:“再说,您曾经帮了我大忙,我怎么在您面前弄虚作假呢?”说这话我绝对是处于真诚,没有任何拍他马屁的成份。

“那么说别人来了就可弄虚作假了?”

听他这么说我笑了。“有些人喜欢看假的,我们也只能演给他看。不过我这人不喜欢搞虚的,我对自己的战士是这样,同时要求他们也这样对我。我觉得如果在和平时期都不能相互信任,一旦战争打响,到了危难时刻,以性命相托这样的话,自然就成了空话。一个人人自危的军队,何谈团结?没有团结又怎么会有战斗力?”

等我刚说完,乖巧的王平赶忙补充:“潭连长经常强调,‘只有坦诚待人,别人才会坦诚相待’。他自己就是这么做的。”

将军被我们的默契所感染。要知道我刚才的表现给王平很大压力,可他不仅不和我计较还帮我说话。他点头,微笑着说:“那你们怎么就知道,我不是来看样子的?”

“侦察连的表现应该很不错才对,您如果仅是想看样子的话,不用再杀马枪,到我这个穷乡僻壤、设施不全的炮连了。”

“哈哈,潭轩啊!你居然一点没变,还是这么敢说话。和我见过以后感觉到压力了吗?”

“压力很大。”我非常诚然的说。“不过,我相信您的压力一定比我大。”

“哦?我的压力?说说看。”

“我回来以后就想,不可能仅凭自己几句话首长就能把这么大的事情决定下来。您名义上是听取下面的意思,实际上就是看谁能和您想到一起。其实您主意早就定下来了。”说到此我突然站了起来,非常激动的说:“我小小的一个炮兵连长,上面都像个宝似的不肯撒手。试想您会遇到多少这样的情况?再加上这样的选拔一定会触及军区直属侦察大队的利益,他们怎么会没有情绪呢?都是您的老部下,您能舍得?”对此我是身有感触,自己带出来的那些兵,特别是那些佼佼者,舍不得他们复员。侦察大队的可都是人尖子啊!说到此我更加激动了:“可您却能毅然决然的做出这样的决定。”真不知道自己应该用怎样的语言表达了,我给他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不是因为他是将军,我是中尉。而是因为他有选择一条满赴荆棘道路的勇气,能有痛失爱将的牺牲精神。我不知道,一旦自己座到他的那个位子,会不会也能像他一样,做出同样英明的决断。我能有这样的勇气吗?舍弃平稳而选择荆棘。我的理智最终能战胜感情吗?面对一系列的问题,我真不知道最后的答案。所以这个军礼包含了自己很多情感,但其中最多的是对一个将军,一个优秀军人的最高敬意。

他对此倒是非常坦然,依然保持着一贯的慈爱的微笑。挥挥手,示意我坐下说。“就因为压力大,所以你才没有进行测试,故意放弃进特种大队的机会?”

“我……”我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看到他虽然是面带微笑,可是他的眼睛却严肃异常。那不是一双能看透人心,放出锐利的寒光的眼睛。恰恰相反,它朴实无华。但你不可能抗拒它,不是因为它了解你,它对一切了如指掌。严肃的眼光说明他对事情的看重,和蔼的微笑说明他对你的信任。没有被压迫感,有的是对良心的拷问。所以对他,我不能有任何隐瞒。但是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怎么解释那个和团长进行的“交易”。

对我的犹豫有些不满,以为是自己猜对了,开始似乎有点生气。“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在军区大院门口的冲劲儿哪儿去了?就这点压力都承受不住了?简直就是逃兵!你要是到了战场……”到后来,他越说越有气。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张口结舌的呆住了,心想我不能对不起团长啊!所以难过的低下了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